啃文書庫 > 天下第九 > 第九一三章 我們不是一路人

第九一三章 我們不是一路人

    進入虛空漩渦的時候,狄九已經打算好了,在這里面再被困數千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讓狄九意外的是,他一進去,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拉扯力量傳來,隨即他整個人就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被丟了出去。
  
      狄九第一時間就是想要進入第九世界,不過隨即他就發現根本進不去,神念也伸展不出去。這種事情狄九不是第一次遇見,他很是淡定。以他的肉身強度,想要將他撕裂的虛空力量,還真的很少。
  
      嘭!短短時間,狄九就被丟在了地上,將堅硬的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竟然類似天然傳送陣一般,但狄九知道這不是傳送陣,這很有可能是位面裂縫。這種虛空漩渦形成的位面裂縫,和他之前曾經見到過的虛空漩渦完全不同。
  
      很快狄九就發現,他最擔心的事情出現了。這個地方的天地規則是他從未見識過,也和他平常理解的宇宙天地規則完全不同。
  
      在這里,他的神元和神念直接被束縛住,根本就無法動彈。不僅如此,他連自己的識海和第九世界也無法溝通。
  
      驚慌只是短暫時間,狄九就冷靜了下來。他和別的修士不同,別的修士一旦遇見這種情況,恐怕只能認命,這一輩子怕也無法離開這個地方了。
  
      狄九修煉的是規則大道,最重要的是,他的規則大道并不是依賴于神念和識海而存在。他的規則大道依賴于意識存在,只要他的意識還在,他就可以重新構建適應這里的天地規則,然后重新找回自己的神念和神元。
  
      “嘭!”狄九剛剛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又是一聲嘭響轟在了他不遠處。
  
      狄九反而停了下來,他知道這次跌進來的人是誰,就是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
  
      若是說之前大家神通道法都在的時候,狄九忌憚對方,那現在狄九還真的不懼這個女人。
  
      比起狄九來,曹昔的肉身顯然沒有那么強悍。她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渾身到處都是虛空撕裂的傷痕,好在這僅僅是一個位面裂縫,并沒有空間錯位和撕裂,也沒有將她的衣物撕光。
  
      曹昔擦了擦嘴角的血,看著站在不遠處盯著自己的狄九,“你怎么不逃了?既然不逃了,那就個我一起走吧。”
  
      狄九抱著胳膊,淡淡說道,“你覺得我需要逃嗎?你能拔掉我的一根毫毛還是能動我一個腳指甲?”
  
      不用狄九解釋,曹昔已經明白過來,她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她的神通道法同樣消失無蹤。很顯然的,強弱易位了。若是說之前,狄九是她追殺的目標,那現在她就成了狄九手中的魚肉。
  
      曹昔的心性顯然非同一般,她很快就明白了自身的處境,語氣反而轉淡說道,“狄九,你的資質和功法都是非同一般,而且你的遁術,更是我從未見過的厲害。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借助了宇宙間的規則遁走。這種遁術,就算是當年那個家伙恐怕也不一定擁有。也許你有一些機遇,但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天才。”
  
      狄九呵呵一笑,“我知道我很優秀,不需要你來表揚我。”
  
      曹昔嘆息一聲,“若是你能走上正路,少做殺戮,將來你未必不能勘破道外之道。”
  
      狄九一擺手,“你不用和我說大道理,我自己的路自己知道怎么走,不需要你來指教。我只是警告你兩件事,第一不要再自以為是。我也不是你口中的萬毒道君,不過萬毒道君是我的朋友。他滅了極貝天海,也算是幫了我的忙。所以,你要算賬,找我也是沒錯。
  
      但在你為極貝天海算賬之前,你要弄清楚,極貝天海這些年在宇宙之中滅掉了無數的生命星球,斬殺了無數的修士生命。你為極貝天海報仇,那就是為虎作倀,一樣是一個劊子手……”
  
      “狄道友,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并沒有想殺你,只是要將你帶走磨去你的殺戮性而已。如果每一個人都是睚眥必報,那整個宇宙中到處都將充滿殺戮血腥,哪里會有凈土?哪里會有安寧?”曹昔顯然不認同狄九的話。
  
      狄九哈哈一笑,“我想起了我老家的一個典故,有兩個人,一個叫寒山一個叫拾得,有一天寒山問拾得:‘如果世間有人無端的誹謗我、欺負我、侮辱我、恥笑我、輕視我、鄙賤我、厭惡我、欺騙我,我要怎么做才好呢?’”
  
      曹昔有些訝異狄九能說出如此話來,她也疑惑問道,“那拾得如何回答?”
  
      狄九說道,“拾得回答,‘你不妨忍著他、謙讓他、任由他、避開他、耐煩他、尊敬他、不要理會他,再過幾年,你且看他。’”
  
      曹昔一拍手,“拾得此人有大智慧,實在值得我學習,回答的好,實在是好。狄道友,你家鄉有如此高人,你也知道他的智慧,為何你是一點都沒有學到?”
  
      狄九冷笑道,“若是我學到了,我現在已經在輪回了,不對,我不是在輪回,我連輪回的機會都沒有了。我的謙讓、忍耐、尊敬,是對那些值得我謙讓,值得我忍耐,值得我尊敬的人。至于極貝天海,我只有打他,做掉他,滅掉他,僅此而已。”
  
      曹昔一皺眉,似乎被狄九的戾氣激的有些不舒服。
  
      狄九卻懶得繼續和曹昔廢話,轉身就走。曹昔追殺他這么多年,他心里雖然不舒服。不過曹昔這個女人并不是狠毒之輩,只是行事準則太過無語而已。
  
      直到狄九走出好遠,曹昔才醒悟過來,趕緊追上狄九,“狄道友,你等等……”
  
      “還有什么事情?莫非看上我了,想要和我雙棲雙宿?”被追殺了百多年,狄九雖然不計較這個女人了,心里終究是有些不大舒服的,譏諷一句也是在所難免。
  
      曹昔淡淡說道,“若是你想要我做這些事情,那你直接殺了我,或者我自隕也可以。”
  
      “沒興趣。”狄九轉身再次要走。
  
      曹昔在狄九背后問道,“狄道友,現在你我道法都無法施展,你顯然可以輕松制住我,為何你不制住我,甚至直接殺了我以絕后患?”
  
      “哈哈……”狄九哈哈大笑,轉身對曹昔說道,“那是你的行事準則,你這種高傲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女人,自然是當自己的力量強大了,然后以自己的力量凈化整個宇宙為己任。任何不是你對手的,你都可以碾壓他,強加你的意志。
  
      我狄九也有我狄九自己的行事準則,我打打殺殺,還不時有些戾氣,只是為了自己身邊的人過的更好一些,追求一些自己喜歡的身外之物而已罷了。我現在比你強,卻不一定要和你一樣做事,一定要制住你,讓你沒有反抗的情況下,毫無理由的聽從我的安排。”
  
      說到這里,狄九盯著曹昔的眼睛,“一句話,我們不是一路人。”
  
      曹昔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忽然說道,“你剛才不是警告我兩件事嗎?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我不大想說了,只是你現在能不能別跟著我了?”狄九呵呵一笑,再次就走。
  
      曹昔好像沒有聽懂狄九話的意思一般,依然跟了上來,“狄道友,你覺得我追殺你是錯的嗎?或者說,你覺得如極貝天海這種家族所在的星球就應該滅掉?”
  
      狄九有些無奈的看著曹昔,“那我就再說一個我家鄉的故事給你聽聽吧。”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