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天唐錦繡 > 第七十一章 有敵來投

第七十一章 有敵來投

    “此次南下,老夫打算四處走走,江南的煙雨纏綿,洞庭的煙波浩渺,甚至嶺南的繁花錦繡……死在哪里,便埋在哪里,至此之后,再會無期。”
  
      趙德言反身走入車廂,放下車簾,車夫抬起馬鞭,輕輕的挽了一個鞭花,鞭梢發出輕微的炸響,拉車的駿馬甩了甩尾巴,輕快的邁著步子,緩緩前行。
  
      那守將只是彎腰施禮,目送馬車離去。
  
      自趙德言最后這番話中,他聽出了無盡的灑脫與釋然,那是一種歷盡波劫對于往后余生的淡然與欣慰。
  
      這樣一個一手將突厥攪合得天翻地覆并且最終亡國的一代人杰,縱然在垂暮之年,亦有令人瞻望之志趣。
  
      待到趙德言漸漸走遠,守將才直起身,返回關內,前去尋找一直養傷的阿史那思摩,商議看看能否如趙德言所說那般出兵支援定襄,撞撞運氣,也撈取一個殺敵安邦的功勛……
  
      *****
  
      薛延陀牙帳。
  
      連日的大雪終于停歇,但整個營地之內,卻并無往日那般孩童嬉戲、人盡歡顏的歡愉。
  
      所有薛延陀人的臉上都帶著惶恐與不安,以及難以置信的驚愕……
  
      誰能想得到,本來是薛延陀出兵漠南,意欲經略定襄,逼迫大唐接納和親之請求,憑此使得薛延陀在漠北的統治地位愈發穩固,結果形勢逆轉,二王子率領的十萬大軍音訊皆無不說,唐軍更是兵出白道,悍然攻陷武川鎮直抵漠北,現在連山南屏障的趙信城都被攻破了。
  
      泥熟大人當場陣亡,數萬族人盡皆屠戮!
  
      這帶給薛延陀人的并未多少憤怒,唯有無盡的恐懼,畢竟眼下大唐兵甲之利冠絕天下,東突厥被李靖千里突襲一朝覆滅的故事依舊在草原大磧之上流傳,誰知道今日之薛延陀,會否重演當年東突厥的那一幕?
  
      牙帳之內,氣氛壓抑。
  
      “砰!”
  
      面對契苾可勒帶回來的消息,夷男可汗再也無法保持以往的從容鎮定,一把將面前桌案上的金樽擲于地上,大怒道:“都是酒囊飯袋么?十萬大軍音訊皆無,是死是活連個動靜都沒有,武川鎮屯駐重兵固若金湯,居然一個時辰便被攻陷?爾等誤我!”
  
      他是真的出離憤怒!
  
      任意一個統治者,早上醒來之后被告知邊關淪陷,敵軍長驅直入,已然兵臨城下,只怕脾氣都不會比夷男可汗更溫和……
  
      若非契苾可勒這個武川鎮的守將就跪在自己的面前,夷男可汗都會認為這定然是那個無聊的混賬跟自己開的玩笑。
  
      怎么可能?
  
      契苾可勒跪在賬內,俯首悲泣道:“臣死罪!非是臣推卸責任,只因那唐軍新近裝備了奇怪的火器,威力無比,武川鎮厚重的城墻頃刻間便崩裂坍塌,致使軍心大亂,臣即便是有決死之心,但奈何兵卒潰散,亦是無能為力……及至撤退到諾真水,臣試圖收攏兵卒與唐軍決一死戰,用一身血肉以報大汗信重之恩德,卻不曾想,唐軍的火器齊發,鉛彈如雨,陌刀如林,數萬大軍就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毫無抵抗之力……”
  
      他是真的冤!
  
      有誰能夠料到橫空出世大規模應用于戰爭之中的熱武器,就會讓他給碰上?
  
      誰能想得到縱橫漠北驍勇善戰的薛延陀兵卒,在那種無堅不摧鋪天蓋地的槍林彈雨面前,會猶如懦弱的羔羊一般等待宰殺?
  
      誰能相信固若金湯幾乎不可能被攻陷的武川鎮,會在一聲轟然巨響之后土崩瓦解、崩裂坍塌?
  
      一場大敗,真的不怪他。
  
      然而……又有幾人能夠理解他這個被歷史的巨輪徹底碾碎的可憐人呢?
  
      夷男可汗對于契苾部一直甚為重視,也將契苾可勒視為薛延陀少有的名將,故而雖然契苾可勒在武川鎮大敗,心中惱怒,究竟還是有所克制,臉色難堪,卻并未多做苛責,只是一味沉默著,舒緩著心中怒氣。
  
      更何況,眼下非是問罪之時,唐軍狂飆突進,趙信城失守,兵鋒已然直抵郁督軍山,薛延陀的核心地域危在旦夕,如何商量一個破敵之法才是當務之急。
  
      然而他可以克制,帳中其余人等卻有些無法克制,也不想克制……
  
      梯真達官瞅瞅左右,嗤的一聲,冷笑道:“唐軍驍勇,舉世皆知。即便是當年的頡利可汗雄霸漠北橫行大磧,最終不也覆滅在唐軍之手?故而,契苾將軍縱然戰敗,吾等亦能夠理解,人孰無過呢?但是戰敗之后卻依舊如你這般百般推諉,將一些都歸咎到所謂的火器之上,這就難免令人不齒了。草原兒郎,胸懷廣闊,當如雄鷹一般翱翔天空、睥睨天下,犯了錯不敢認,算什么英雄好漢?”
  
      他是夷男可汗庶長子曳莽的心腹,一力保扶曳莽上位。
  
      現在夷男可汗諸位嫡子之中,拔灼被驅逐去北海,淡出核心,大度設生死未卜下落不知,想來亦是兇多吉少,曳莽繼承王位最大的障礙就只剩下嫡長子突利失,而契苾何力,正是突利失最堅定的擁護者!
  
      若是能夠趁機將契苾可勒打壓下去,將最大程度的掃清曳莽繼任大汗的道路……
  
      契苾可勒面色漲紅,怒視梯真達官,不過并未與其爭辯,而是面向夷男可汗,誠摯道:“可汗明鑒,唐軍之火器威震天下,其威力絕非末將杜撰夸大,若是掉以輕心,必導致末將之覆轍,屆時悔之晚矣!”
  
      夷男可汗略一沉吟。
  
      他不欲處置契苾可勒,可契苾可勒丟失武川鎮,致使數萬大軍覆滅,這等嚴重之后果若不能嚴懲,往后再有別人發生類似之事,怎么辦?
  
      薛延陀雖無大唐嚴明之軍紀國法,但“一碗水端平”的道理還是懂得的。
  
      不然如何服眾?
  
      但契苾部乃是薛延陀戰力強橫的一個部族,契苾何力寧死也不愿歸順,現在若是再重懲契苾可勒,難免導致整個契苾部的怨氣,正值唐軍大舉來犯、兵臨城下之時,搞不好就會出現內亂……
  
      坐在他左下首的一個相貌威猛的青年見到夷男可汗面露猶豫,便冷冷的掃了梯真達官一眼,哼了一聲,沉聲道:“自古以來,怎可以勝敗論英雄?契苾將軍素來善戰,乃智勇雙全之名將,放眼薛延陀族中,還有誰敢妄言戰爭之上比契苾將軍更強?既然契苾將軍戰敗,那便說明唐軍之勇猛驚世駭俗,吾等更要商議破敵之策,而非在此惡言指摘、包藏禍心!”
  
      梯真達官臉一黑,心中慍怒,卻不敢明著懟突利失。
  
      曳莽是庶長子,非是夷男可汗正妻所出,但是因為性情溫厚禮賢下士,平素對待部屬族人極其和藹,故而在薛延陀族中威望甚高,深受一些老臣之看重,意欲將其扶持為下一任可汗。
  
      在突利失沒成年的好多年,都一直作為薛延陀可汗的下一代存在。畢竟草原之上環境惡劣,孩童夭折比比皆是,誰也不知道夷男可汗的幾位嫡子能否活到成年。
  
      而突利失則脾性狠辣果決,頗有梟雄之風,乃是薛延陀族內激進人士所擁戴的對象,而且夷男可汗對這個長子亦是非常疼愛,縱然他梯真達官是夷男可汗的心腹,可若是突利失尋個由頭暗中將他給弄死,最終夷男可汗大抵也是不了了之,并不會將突利失如何……
  
      故此,梯真達官對突利失深為忌憚。
  
      他轉向夷男可汗,沉聲道:“大汗,治國之道,唯公平而已,有功則賞,有過責罰,千古以來,莫不如此。現如今契苾將軍失地喪軍,大敗虧輸,若是不能予以懲罰,以儆效尤,以后如何去處置那些犯錯的人?”
  
      夷男可汗面色為難,這話也正好問到了他的心里。
  
      處置契苾可勒,他有些不忍心,可若是不處置,又難以服眾。
  
      正自糾結猶豫,忽然見到賬外有人大步進來,大聲道:“啟稟大汗,有漢人自稱大唐單于都護府長史,有十萬火急之軍務,前來獻于大汗……”
  
      賬內一片寂靜,在座諸人盡皆露出驚訝之色。
  
      大唐的單于都護府長史?
  
      那豈不是奉大唐皇帝之命管理東突厥余孽的官員?
  
      正兒八經的朝廷命官啊,以前聽說還是個世家子!
  
      結果現在居然不遠萬里跑到薛延陀來,說什么有軍務進獻……這是打算背叛大唐,徹底投靠薛延陀么?
  
      想到這里,大家盡皆振奮起來。
  
      先前雖然有些不大相信契苾可勒對于唐軍強大的描述,但多少都甚為忌憚,現在有了敵人內部的官員前來投降,定然能夠知己知彼,百勝不殆!
  
      就連夷男可汗這一刻都有些恍惚。
  
      難不成,薛延陀當真天命所歸,注定要橫掃大唐?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