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逝去的女主播 > 第八章 中國式相親

第八章 中國式相親


  家,是每個人內心最為牽掛的地方,無論走多遠,隔多久!
  2016.1.23
  早上六點,趙倩兒家里的三個女孩早早起床,三個人女孩瞇著眼睛洗漱,昨天晚上秦文娟的到來,讓這個小家更加熱鬧。本來李小顏定的凌晨一點多的火車票,可秦文娟要和她一起回家,卻訂不到同班次的火車。秦文娟要李小顏去借趙倩兒的車,趙倩兒說,車和老公,概不外借,除非帶上她。于是就組成三人組合。三個人各有心思,李小顏覺得自己該買輛車了,雖然平時也不怎么用的著,但是回家還是方便的,尤其像這次一樣。趙倩兒倒是興奮,她也想看看好姐妹長大的地方是什么樣子,對于一個在國外長大的孩子,算是體察國情了。而秦文娟則是在兩人面前有些自卑,由于上次的事情,不免有些尷尬。但是這種尷尬也隨著昨晚的嬉鬧少了不一些。
  路上是李小顏開車,秦文娟坐在副駕駛,整個嘰嘰喳喳,和姐姐講學校里的各種自己認為很好玩的事情。趙倩兒則在后排美美的睡起來,高速路上的事情,還響起了輕微的鼾聲。十點半,回到了李小顏的家了。
  車子停在一個老式的農村樣式的老宅子門口,宅子坐北朝南,前面一排是平房,共四間,西面三間連在一起,西數第三間有個敞開的大門,大門上方是收起的卷閘門,前兩間有兩個大大的玻璃窗,每個玻璃窗上四個紅色大字“惠民超市”均呈正方形擺開。最東面是兩扇敞開的紅皮鐵門,鐵門敞開,門的東側聽著一輛浙A牌照的銀色北京現代。超市門口站著一個瘦瘦的少年,從天藍色校服上可以看到“馬鞍山二中”幾個大字。少年一頭短發,沒有任何發型,但是頭發很清爽,眉毛是淺黑色,大眼睛,鼻子不大,但是挺的很高,嘴角上揚,耳朵略長,藍色運動鞋,運動鞋很大,感覺就不是他自己的。當李小顏的轎車漸漸靠近的時候,面無表情的少年眉頭舒展,眼睛突然放出亮光,嘴巴張開,笑聲仿佛透進車子里,白白的且整齊的牙齒標準的露出八顆,迎著冬日的陽光熠熠生輝。
  車停了,副駕駛上的秦文娟第一個下來:“亞楠,來看看姐給你買什么了?”說著,轉身向后備箱去。少年嘴上說“來啦”,人卻飛快的跑過來開駕駛室的門,李小顏下來,還沒來得及關車門,少年一個熊抱讓她猝不及防,樓的那個緊,讓她喘不過氣來。一年不見,弟弟居然和自己一樣高了。“好了,好了。姐車里還有客人呢,別人看了丟人。”樓了兩三分鐘,李小顏輕輕拍著少年的后背,讓他松開。
  “小屁孩,小顏姐姐是姐姐,我就不是姐姐啦。過來讓姐姐抱抱。”
  “我不。”少年羞的滿臉通紅,但是回答的非常干脆。然后附耳和李小顏說了句:“二姨給你介紹了對象,也是杭州的,聽說你今天回家,他和他爸爸媽媽也來了。”
  “楠楠,就她是你姐,我就不是你姐了?白疼你了。”
  因為兩家住的很近,又是姐妹,又是鄰居,所以往常兩家就像一家一樣,但是無論秦文娟怎么對這個弟弟好,還是親姐姐更親近,秦文娟早就習慣了。后備箱拿出整整四個旅行箱,“楠楠,這兩個你拿著。”少年吃力的把兩個箱子拿進超市,秦文娟在后面喊:“拎回家!”少年又拎著箱子進了院子。“東西好多,再來一趟!”秦文娟在后面喊。“遵命!”少年大聲回答。
  后排趙倩兒楞楞的看著聽著車外的動靜。可能是沒睡好,眼睛傻傻的左轉又轉。還優美的打了個哈欠。然后打開小包,照著鏡子,在車里補妝。李小顏打開車門,硬是要把趙倩兒拉下來,好像怕她跑了一樣。
  “別動,別動,本宮在補妝呢。”然后懶洋洋的下車。李小顏對她耳語一番,趙倩兒這時來了精神,笑的前俯后仰:“都什么年代了,還包辦婚姻!小顏,別怕,嫁不出去,姐娶你。”說罷,又笑的前俯后仰。
  此時,紅色敞開的大鐵門,出來一票人,最前面的是李亞楠,后面便是拄著雙拐的中年女性,齊耳短發,精致的鵝蛋臉上,長眉毛,大眼睛,高鼻梁,小嘴,眼角有些許皺紋。黑毛衣黑呢子外套,黑色褲子,右腳黑色平底皮鞋,褲子左腿只到膝蓋,下面是空空的。人未到,聲先到:“你們兩個臭丫頭,一年都不回來!媽媽都不要了?”“媽!”“大姨!”李小顏和秦文娟兩人跑過去接。然后三人抱一起。李小顏的媽媽已經哭出聲音來了。
  “姐,哭什么呀,兩孩子不是好好的嘛!”說話的女子,長發,燙成大波浪,鵝蛋型臉,眉毛深黑彎彎的,睫毛很長,高鼻梁,小嘴,嘴唇玫瑰紅,白凈的臉上沒有一絲皺紋。化妝的痕跡有些明顯。白色毛衣,銀色項鏈銀色項鏈墜掛在胸前,天藍色風衣敞著,黑色緊身褲,腳踩黑色套筒靴。鞋跟和鞋底做在一起,但是也能看出鞋跟四五公分,站在穿平底鞋的李小顏身邊明顯比李小顏高出一些。估計都穿平底,個子應該差不多。
  “我家文娟在外面,我就放心,小顏腦子這么活,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不用猜,這是李小顏二姨。
  “就你心大!”李媽媽沖著自己妹妹批評了下。也漸漸的收住了情緒。說也奇怪,秦文娟小時候就跟大姨親,有事沒事,就愛賴他們家,自己爸爸媽媽反而不怎么親。
  趙倩兒站在那里就那么看著,分析著。遠處高個中年男人,國字臉,頭發稍長,后背頭,濃眉大眼大鼻子,嘴角天然上揚,灰色西裝略顯有點舊,心字口毛衣,內著藍色襯衫,腳穿棕色皮鞋,那個男人孤單單的站在門口,一直看著李小顏,但是眼睛里露出慈祥目光的,應該是李小顏的父親。因為從李小顏弟弟的嘴角可以看到相同的遺傳基因。中年男人身邊不遠站著的那個花白相間頭發的老太太,應該是李小顏的外婆。站在李小顏二姨身邊,這個男人和李小顏一樣高,有些謝頂,精致的黑色西裝黑色風衣,白色襯衫淡紫色,黑皮鞋,但是襯衫的領口不夠白凈的男人,應該是她的二姨夫。從和她二姨走路時保持的距離和偶爾肢體接觸可以分析出來。稍遠的地方一家三口呆在一起,想靠近而又不好意思的靠近的架勢來看,就應該是她們家里來的客人了。那三個人,青年男子高高的個子目測不低于185,身材修長,頭發是整齊的右偏分,小臉,小鼻子小耳朵小嘴巴,配上一張小臉一個小頭,五官很小,但是很精致,鼻子上架一副金色邊框的眼鏡更加增添了幾分書生氣。白色高領毛衣,銀灰色一套休閑西裝,白色休閑皮鞋,手很大手指很長,仿佛彈鋼琴的手。五官來自母親的遺傳,父親母親都穿的很樸素,但是從他父親穿的中山裝和別著的鋼筆以及近視眼鏡上可以判斷,他的父親多半是教師。父母身高都在一米七的樣子。當大家七手八腳的把行李拿回家之后,再相互介紹的過程中,趙倩兒所有的判斷都得到了證實。眼鏡男浙大物理系研二學生,兼本科部物理系助教,碩博連讀,本科時一屆物理學院學生會副主席一屆學生會主席。88年的,大李小顏三歲,已經有科研成果和專利,典型學霸。名字叫謝若飛。父親是中學物理教師,職稱是副教授。趙倩兒對自己的判斷非常滿意。李小顏家的后進房子,是二層小樓。堂屋最東最西兩側各一間,其他家庭的堂屋都是在中間。東側堂屋正中央擺著老式的八仙桌,從桌子上分開的一堆一堆撲克牌可以看出,她們回來之前,主人和客人在玩撲克游戲。八仙桌后面是紅色條案,上面供奉著關公像前三柱香燒到一半,條案上雜七雜八的放著各式的酒瓶。對面是一副大大的***掛像。西邊是廚房,李小顏的母親和二姨又回到廚房忙碌著。西側堂屋東邊的房子是父母臥室,二樓從西側堂屋上去,一米寬的陽臺,陽臺外側是藍色的玻璃窗,四間臥室分別是姐弟兩各一間,另外兩間客房,房門統一向南,開向走廊。
  三個女孩,回到李小顏的臥室,李亞楠跟了上去,李小顏把蘋果手機拿出來,送給弟弟,然后趕他去看超市,少年開開心心的走了。然后他們三個在房間里絮叨了一個多小時,直到二姨打電話讓他們下來吃飯。期間,李小顏和秦文娟定了攻守同盟,不準說對方的事情。
  午飯幾個男人喝酒,主人說各種勸酒詞,謝家父子各種推脫,最終謝爸爸和秦爸爸還是喝醉了,謝若飛堅持不喝,說要開車,大人也不好為難孩子。酒席上,謝家父母看李小顏滿是關愛,李家秦家父母看謝若飛滿是慈祥,謝若飛這個學霸,在酒席上也略顯害羞,一點沒有學生會主席的樣子。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