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逝去的女主播 > 第四章 一哥廬山真面目

第四章 一哥廬山真面目


  在巨大法力面前,人們只能聽天由命,因為你不知道施法的是神仙還是妖魔鬼怪。
  2016.1.10
  第三天,十點,李小顏先來到星巴克周圍很冷清,雪依然像柳絮一樣漫天飛舞,路上三三兩兩的車輛,不慌不忙的行駛在馬路上,由于修路,這里成了交通的死角。李小顏上身穿的是黃色的羽絨服,下身穿的是黑色牛仔,腳踩恨天高,比門童足足高出一大截。選了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下,面對著店門來的方向。說了聲“一杯橙汁,謝謝!”然后坐下,打開手提,問了WIFI密碼,就靜靜的坐在那里,玩著自己的電腦。過來十幾分鐘,王欣欣出現在店門口,右手食指放在嘴上,對著服務員“噓”了下,門口的帥哥會意的笑了下,做了個“請”的手勢。細看王欣欣,前額整齊的劉海,披肩長發,左右兩邊挑染了幾縷棕紅色,彎彎柳葉眉,細細杏仁眼,秀氣小鼻梁,朱紅櫻桃嘴,自帶迷人笑。微張的小嘴露出可愛的兔牙,天藍色羽絨服領口敞開,里面塞了白色圍巾,斜背黑色女生包,黑色緊身褲配黑色的高跟鞋。目測鞋跟5公分,總身高將近170。輕聲躡步繞到李小顏身后,悄悄的蒙上李小顏的眼睛。裝作男人的聲音:“猜猜我是誰?”
  李小顏雙手去摸蓋著自己眼睛的手:“手指細長有彈性,不是絕世美女,就是勾魂妖精。”
  “咯咯咯咯”兩個女孩笑在一起。
  王欣欣雙手往下滑,放在李小顏前胸,樓著李小顏,臉貼在一起:“小顏妹妹,想死我了。”
  然后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點了杯拿鐵和一份提拉米蘇:“哎,我還沒吃早飯呢,餓了。”
  王欣欣一副快人快語。在公司,她們倆關系最好,屬于那種可以一起上廁所的同事。女孩之間的關系,一起上廁所能說明問題。
  “公司最近忙嗎?對了,博物館的單子,開標了吧?”
  “開標了,我們中了,你辭職的真不是時候,這么肥的單子,哎。”
  “中了?真的?”
  “你走后兩天,也就是周一,老陸招了一個女秘書,一進來老陸就把博物館的項目給她做了。”
  “人肯定很漂亮。”
  “漂亮,高冷,都一起工作這么長時間了,還沒見她說幾句話,早上是不遲到,下午沒按時下班過。不過老陸還說這個單子,都是你的功勞。那個新來的,聽說是舞蹈系畢業的,叫劉蘇。”
  “哦,我想我明白怎么回事了。”
  “你最近還好吧?對了,直播好做嗎?”
  “你怎么知道的,好像沒和你們說啊?”
  “老陸說你因為要開直播,才辭職的,我還不信,后來他告訴我們你的房間號,我們都還去看了,你唱得真好。”
  “今天就為這事來的,一個粉絲在我房間老是送禮物,花很多錢,然后說讓我請他吃飯,我還不知道他是誰呢。”
  “這里也不是吃飯的地呀?”
  “這里是防流氓的地,哈哈,你傻不傻?”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著。時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不知什么時候,一個陌生男人走到對面,還是王欣欣先發現的。“您是?”
  男人指了指李小顏,沒說話。
  李小顏這才反應過來,起身:“您就是杭州......?”話還沒說完,男人打斷了:“是我,趙和平。”
  “趙叔叔好!”李小顏起身打招呼。
  男人擺擺手:“可以叫我趙哥嗎?叫老趙也可以。”李小顏禮貌性笑了笑,細看此人,整齊烏黑的短發向后梳著,傳說中的大背頭,頭發明顯打理的很仔細,瘦肖的馬臉,額頭有輕微的皺紋,濃眉大眼,長長高大的鼻子,嘴角上揚,大長耳,內著白色的襯衫,灰色馬甲灰色西裝衣褲,黑色大風衣,歪加黑色長圍巾掛在風衣外面,身材偏瘦,但是感覺很健壯,腳穿黑色皮鞋。直立身高和穿高跟鞋的李小顏很接近。外表看不出年齡,但是很顯成熟,直覺告訴兩位女孩子,這個人的年齡應該可以做她們的父親了。
  “小顏就準備在這里請我吃飯,不合適吧?”趙和平依舊站在她們對面,沒有坐下來的意思。
  “我們小顏減肥呢,是吧?”
  “我在新白鹿訂好位置了,二位可否移駕?”
  兩個女孩子沒回答,也陪趙和平站在那里。
  “我是地道的杭州人,今天我做東,請二位吃地道的杭州本幫菜。走吧,你們的單,我剛來的時候買過了。”
  兩個女孩子也沒好推遲,李小顏輕輕的點點頭,電腦沒關,直接合上,收拾電源線,慢慢的裝在電腦包里,估計內心在合計去還是不去。但是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三人出門,一輛尾號三個8的奧迪車停在路邊,閃著黃燈。
  “趙大叔,可以這樣停車嗎?交警罰死你呀!”
  “我這打著黃燈呢。”趙和平總覺得這個解釋很別扭,“交警不來這里的。”第二個解釋完自己更覺得別扭。干脆不解釋,招呼她們上座。十分鐘后,在趙和平帶領下,進入包廂。
  “先生,您點的菜是現在上還是?”
  “先上,我們邊吃邊等,我自帶的紅酒,在前臺,報我的全名,趙和平,麻煩去拿下?”
  一向活潑的李小顏今天異常的沉默,見到趙和平后,加起來還沒說十個字。說話的事情,都是王欣欣代勞,閨蜜,總是在這個時候起大作用:“還有其他客人?”
  “沒有了,說三個人,人家不給單獨包廂。”
  “自帶紅酒?這也可以?”
  “我說我是這里的股東,你們相信嗎?”
  “才不信呢!你就會騙人。”
  “有些事情,是無法解釋的,重要的是,我是真誠的邀請二位。”
  “是對小顏的真誠吧?”
  “忘記問了,這位怎么稱呼?”
  “介紹下,王欣欣,我們以前是同事,現在是閨蜜。”李小顏說的最多的一次了。
  “你們以前在哪個單位啊?”
  “星聯,浙江星聯集團,估計你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陸劍平。一個成功的浙江商人典范,勤奮、儒雅、精明。了不起的人,白手起家。”
  “不是說他靠老婆支持才起家的嗎?”
  “這個你們就不知道了,創業的時候,他岳父家是有投資,他岳父很看好他,把自己一生的積蓄都投給他了,房子都抵押了,給他湊了一千多萬,但那是投資,不是贈予,說靠老婆起家的不算過,但不夠確切。他岳父家兩個女兒,大女兒長相不好看,但是人很聰明,后來自己也開了公司,大女兒就是你們老板娘。二女兒人不怎么聰明,但是很踏實,長的漂亮,就在你們公司上班。”
  “這些我們都不知道,趙大叔應該和他很熟吧?”
  “相互知道一些,來,嘗嘗,沒別人,你們倆別拘謹。”說著話,菜已經上了滿滿一桌了,紅酒已經在醒酒瓶里半個小時了。酒香已經遮掩了菜的香味了。
  “時間比較倉促,紅酒醒的時間不夠,還是是邊喝邊聊。”說著,趙和平給兩個女孩倒酒,自己也倒了一杯。
  “大叔,你喝酒,車怎么辦?”
  “少喝一點沒關系的,而且中午不查。”說的若無其事,酒杯在手里輕輕晃動,然后舉起杯子朝兩個女孩,“來,嘗嘗。”自己輕輕抿了一口。李小顏很少喝酒,更別說紅酒,這種原型面板的紅酒,她是沒見過,輕輕嘗了一小口,感覺滿口留香。
  “趙大叔,這是什么酒啊?”又是王欣欣在問。
  “路易十三。小顏怎么不說話,直播的時候,感覺很活潑的嘛。”
  “工作需要嘛。”李小顏自己回答的。趙和平明顯對王欣欣不大耐煩,但是又不好表現出來,所以直接問李小顏。這個時候王欣欣也根本沒把這個大叔當回事。覺得就是屬于那種人傻錢多的類型。吃的暢快,問的暢快,說的暢快,這是王欣欣的性格,別人怎么看,她才不想那么多呢。美女身邊有這樣快人快語的閨蜜,是多少色狼頭疼的事情啊!
  “小顏家里幾口人啊?”
  “爸爸媽媽外婆弟弟,五口。”
  “你不是有姐姐的嗎?”
  “你說的是趙倩兒啊?那是小顏房東,不是親姐姐。”王欣欣搶先一步,就怕沒說話機會一樣。
  “哦!”趙和平左手端著酒杯,本來前傾的坐著,此時,不經意間向后挪了下,靠在椅背上,杯口略高于嘴唇。清晰的看見李小顏眉頭輕微的皺了皺,臉沒轉,但是眼睛轉向王欣欣,但是又轉回來。明顯對王欣欣的解釋不是很滿意。但是也沒說什么。
  “小顏男朋友也在杭州嗎?”
  “她沒男朋友?怎么,大叔有想法?”王欣欣的回答,趙和平很滿意,但是不知道李小顏眉頭又皺了兩下。后來干脆也不管了,讓王欣欣去聊,她自己掏出手機,搜索趙和平。還真搜出來了,1961年,歷任刑警隊員、派出所副所長、所長、分局副局長、副局長、局長、副廳長!再看看手機里的照片,看看面前這個男人,嚇了自己一跳!還真是同一個人!堂堂一個副廳長,跟我們小姑娘扯什么扯?李小顏心理犯嘀咕。
  “只是問問,問問。”趙和平又回到前傾的姿勢。
  飯后,李小顏拒絕趙和平送她們回家,說她們自己在西城廣場逛逛,趙和平獨自駕車回去了。當李小顏把手機搜索的結果展示給王欣欣,王欣欣張大的嘴巴久久沒合上,潔白的兔牙在雪光的反射下顯得更加耀眼!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