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大漢昭烈帝 > 第四十五章 誘

第四十五章 誘

    州府之中早已設下宴席,不僅徐州各方頭面人物齊集于此,就連久未出現在人前的徐州牧陶謙也身著華服,滿面紅光地高坐在主位。
  
      與一臉輕松的陶謙相比,本地世家豪強的代表們卻是神色各異,不住地交頭接耳,似乎有別的心思。
  
      其實這也是難免,作為天下十三州之中,難得地沒怎么被黃巾之亂和之后諸侯戰亂侵擾的一方樂土,徐州本地世家對外來的兵頭有著發自內心的抵觸。
  
      他們不喜歡高高在上的袁紹不喜歡好大喜功的袁術不喜歡殺人盈野的曹操不喜歡薄情寡義的呂布不喜歡打出去,向天下人展示自己的武勇不喜歡被人打進來,騎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
  
      劉備這個邊地武夫出身,依靠強大武力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哪里都要把當地世家豪強鏟得七零落的軍閥頭子,他們更不喜歡。
  
      前段時間里,他們也出錢出人,拼命抹黑劉備,然而陳家和糜家聯手,加上一部分依附于他們的小豪強、徐州商會,實力強悍得令人絕望。
  
      短短數月,劉使君的光輝事跡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泛濫,一發而不可收拾,反對劉備入主的聲音也有,但根本無法對抗主流輿論,根本翻不起浪花。
  
      如今劉備劉玄德親自來了,他們有該如何對抗?
  
      正午時分,“劉使君”的車隊在無數民眾的簇擁下緩緩進城,徑直駛到州府門口才停下,然后,居中那輛馬車側面的車廂門被護衛拉開,在場所有人都屏聲靜氣,希望一睹劉使君真容。
  
      “為什么陶使君沒有出城相迎,甚至都沒有在州府門口迎接,難道是對劉使君心懷不滿?”
  
      “不可能,劉使君可是陶使君幾次三番相邀才前來徐州的,陶使君怎么也不會做出這種食言之舉吧。”
  
      “難道陶使君重病纏身,命不久矣的傳言都是真的,他連出門的力氣都沒了?”
  
      眾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同時更加期盼,等待著劉使君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
  
      “出來了出來了誒?”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率先下車的竟然是他們無比熟悉的下邳陳氏當今家主,徐州從事,在徐州推行屯田卓有成效,久享盛譽的陳登陳元龍。
  
      歡呼聲幾欲脫口而出,然后戛然而止。
  
      陳登笑容滿面,對圍觀民眾團團做了一揖,然后轉過身去,將另一人迎下了車。
  
      “這就是劉使君?”
  
      “怎地如此年輕。”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著那名面容英俊,年輕得不像話的青衫男子,然后,他們就聽到了對方的自報家門。
  
      “冀州牧劉玄德帳下從事,陽翟郭嘉,見過徐州父老。”
  
      郭嘉,沒聽說過。
  
      可這陽翟郭氏非同小可,只要是有些見識的就都或多或少地聽說過他們的威名。
  
      這是大漢王朝數得上號的法律世家,潁川名門。
  
      想不到出身于北地的武人劉使君還能得到潁川頂級世家的效忠。
  
      郭嘉做事一向干凈利落,簡簡單單地自報家門后,便與陳登并肩而行,走入了州府朱紅色的大門。
  
      圍觀民眾心中失落,漸漸地也就散了。
  
      這一下,輪到端坐在會客廳堂之中翹首以盼的徐州頭面人物失望了。
  
      陳登與郭嘉二人施施然進入大廳,一路走到正中位置才停下腳步,對陶謙行禮問好。
  
      與其他人張口結舌,不知所措的驚愕表情不同,陶謙卻仿佛是早就知道了此事,只是笑呵呵地站起身來,坦然接受了郭嘉的禮節,然后讓陳登與郭嘉一左一右,坐上了最尊貴的客席。
  
      “老夫當年在洛陽之時與盧子干多有往來,與劉玄德也見過幾次面,想不到二十年過去,當初的年輕俊才已經成為了大漢的棟梁,真是令人欣慰啊。”
  
      作為此地的主人,陶謙緩緩開口,講述起了自己與劉備之間的淵源,言語之中滿是長輩對晚輩的喜愛和器重。
  
      陶謙是主人家,又是德高望重的長者,郭嘉自然也要做出相應的姿態,好在他來時早有準備,一聲招呼,便有隨從抬著木箱進到堂中,當場打開展示給眾人看,竟是一套極為精美,通體潔白如玉的白瓷茶具。
  
      這套茶具由一壺七杯組成,七個茶杯代表北斗七星,茶壺則是代表著高懸天頂的北極星,足夠滿足自斟自飲和幾位好友工作品茶的需求。
  
      北極星和北斗七星在華夏古代歷史上有著頗為重要的地位,北極星一向被認為是天帝的象征,北斗七星則是天之諸侯,負責拱衛。
  
      史記天官書中有云:“斗為帝車”。也就是說,北斗七星就是天帝出行,巡視整個蒼穹時所乘坐的御輦。
  
      身為大州的州牧,陶謙位高權重,倒也配得上北斗七星的地位,至于這個北極星嘛,郭嘉沒有明說,具體是指誰,也就見仁見智了。
  
      “諸位與徐州商會多有來往,有些甚至就是商會成員,對白瓷應該不陌生。”郭嘉轉向眾人,面帶微笑地介紹起了自家產品,“但這套茶具乃是幽州商會旗下第一陶瓷廠歷經三年時間鉆研,又用了兩年時間改進的最高檔白瓷,可謂天下至寶。”
  
      陶謙心情大好,將壺蓋輕輕取下放在面前,雙手捧著茶壺仔細端詳起來,口中嘖嘖有聲,直到過足了眼癮才滿意地點著頭,讓陳登和郭嘉二人代勞,將剩余七只茶杯拿給諸人開開眼界。
  
      在座諸人都是徐州各地有頭有臉的人物,平日里什么寶貝沒見過?可是,當他們小心翼翼地捧著潔白如玉,通體無瑕的瓷杯,感受著沁涼滑膩的杯體之時,內心深處還是泛起了無可抑制的渴望和羨慕。
  
      和這種寶貝一比,他們曾經為止癡狂,花費重金追捧的青瓷,簡直一錢不值!
  
      “在下來的時候曾與使君有過一番長談,鑒于瓷器貴重且經不得碰撞,在幽州本土生產,再萬里迢迢運往各地販賣,著實是有些風險,徐州地域廣闊,多有適合制瓷之地,若是能與本地有識之士合作,興建幾座工坊來研制品質更好的白瓷,倒也是一樁美事。”郭嘉將眾人貪婪的神色盡數收入眼底,便趁熱打鐵,拋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難以拒絕的大餅。7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