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你的紅包需要充值怒氣 > 第45章 警察蜀黍請保護我

第45章 警察蜀黍請保護我


  沈京兵掃視過在場田徑隊的隊員,點頭吩咐道:“好了,解散吧!我希望你們盡量把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一個小時過后我們在這里正式開始選拔。”
  話音落下,田徑隊的眾人便開始了休整。
  “青藤,你過來一下。”沈京兵說道。
  青藤朝沈京兵的方向走過去的時候,隱晦的對一名田徑隊員小弟點了點頭。
  那名田徑隊員心領神會,立馬站在重小樓身后不遠處,擋住了沈京兵的視線,然后便看到青藤如同牛犢一般的身軀朝重小樓撞了過去。
  碰!
  青藤龐大的身軀撞在了重小樓身上,可是想象之中重小樓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情形并沒有出現,反倒把自己的胸口震的發麻,一張臉漲的通紅。
  尼瑪!
  這該死的重小樓,竟然在咪咪處藏了鐵板!?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之所以沒有把重小樓撞倒,是因為自己的身體素質不如重小樓,誰叫重小樓看起來就是一只瘦猴呢?
  “青藤同學,你的臉色怎么這么差啊?是不是想要上廁所啊?憋翔對身體可不好。是不是沒有紙啊?你可以用手指啊,腳拇指也行,就怕你沒有那個技術,你可別用期望的眼神看著我,我可不會那些神乎其神的高超技術。”重小樓對青藤擠眉弄眼的說道。
  【叮咚,怒氣充值,來自青藤的怒氣,+10】
  鬼才用期待的眼神看著你!
  青藤的怒火瞬間沖上了腦門,腦袋上面的頭發都根根站了起來,砂鍋般大的拳頭緊緊握著。
  就在他準備對重小樓發動轟然攻擊的時候,沈京兵見他還沒有過來,催促的叫了他一聲。
  青藤可不敢在沈京兵面前動手,趕緊壓下心中的怒火,怒瞪著重小樓,在重小樓耳邊低聲說道:“一個人走夜路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
  然后面無表情的來到了沈京兵身邊。
  【叮咚,怒氣充值,來自青藤的怒氣,+8】
  青藤不敢在沈京兵面前胡來,不代表重小樓要按套路出牌,只見重小樓猛然舉起右手,高聲說道:“沈老師,青藤同學威脅我,我根本就不知道那里得罪了他,他讓我一個人走夜路的時候小心一點。沈老師,我怕,你說我要不要打電話報警,讓警察蜀黍來保護我啊?”
  青藤慌得一匹,生怕沈京兵取消了他參加這次田徑比賽的資格,連聲說道:“沈老師,我沒有!”
  與此同時,他心中恨死了重小樓,恨不得現在就把重小樓壓在身下摩擦。
  【叮咚,怒氣充值,來自青藤那個傻大壯的怒氣,+10】
  “好了,我知道了。”
  沈京兵并沒有去深究誰對誰錯,反常淡然的說道:“青藤,我把你叫過來,是想要給你說,這次的田徑比賽我非常看好你,你在這段時間最好不要給我鬧出什么幺蛾子。”
  隨即看向重小樓,繼續說道:“你要是沒事的話,就離開這里,回教室學習去。”
  他之所容忍田徑隊接納重小樓這種貨色,純粹是看在棠心的份上,誰叫他對美艷動人、還是單身的棠心棠老師有企圖呢!
  “沈老師,重小樓好歹是我們田徑隊的成員,他這樣離開不太好了吧。既然這次比賽選拔針對的是我們所有田徑隊的成員,重小樓既然來了,也應該參與進來啊。”不知名的平頭青年意會了青藤的眼神,嬉笑著站出來說道。
  沈京兵沒有說話,沉吟的望著重小樓。
  重小樓嘻嘻一笑,道:“沈老師,這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同學說的不錯,我也是田徑隊的成員,理應該留下來參加田徑選拔,說不定我的田徑水平是最好的呢。”
  “就你?”
  “你不會以為田徑是用筆在試卷上面寫字的比賽吧?”
  “我勸你還是乖乖的夾著尾巴逃跑吧,以免待會兒臉蛋被打的啪啪作響,可惜你那張用來吃飯的小白臉了。”
  ……
  田徑隊的成員對重小樓的話很是嗤之以鼻。
  “好了!”
  沈京兵開口說話了,視線一一掃過田徑隊的每個人,嘲諷重小樓的聲音立馬消失不見,最后落在了重小樓身上,心中著實有點不快。
  他覺得重小樓很是不識好歹。
  和田徑隊其他成員一樣,他也認為重小樓的體質和他的外表看起來一樣,不堪一擊,根本就想不到重小樓雖然看起來瘦,但是脫了衣服全身都是精干的肌肉,把紅色的小褲褲外穿,都可以冒出超人了。
  “既然你想要參加測試,那就留下來吧!”沈京兵說道。
  ……
  田徑隊所有成員休整完畢過后!
  “好了,集合了。”
  沈京兵說道:“時間到了,我希望你們把身體調整到了最佳狀態,接下來的測試,關系到了五個代表京都大學附屬中學參加京都市田徑比賽的名額,我希望你們拿出自己最好的成績,這樣才不會辜負你們每天的訓練。”
  “第一項測試,百米短跑,按照之前的安排分為三組,每組五人。好了,第一組的人先測試。”
  沈京兵一聲令下,所有人都開始了行動,第一組的五人相伴前往了起跑地點,專門負責記錄時間的五人來到了終點。
  被忽略了的小透明重小樓弱弱的舉起了右手,道:“沈老師,我是第幾組的人啊?”
  沈京兵敷衍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和第一組的人一起進行測試,我親自給你進行時間記錄。”
  他根本就沒有把重小樓放在心上,沒有給他提供怒氣值已經是看在棠心的份上了。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其實男孩的心思也是不好猜測的,如果讓重小樓知曉了沈京兵沒有給他提供怒氣值的關鍵,他寧愿不要讓沈京兵看在棠心的份上,怒氣值多多益善才好。
  “不要!”
  重小樓矢口拒絕了沈京兵的提議,反而問道:“沈老師,青藤同學是第幾組的人啊?”
  沈京兵表情嚴肅的望著重小樓。
  “哈哈哈,重小樓,你會是想要挑戰我們隊長吧?”
  “就憑你?別說男人只有三條腿了,就算讓你再長一條腿出來,你都不是我們隊長的對手。”
  “想要仰望青藤隊長,回家多吃幾年奶再來吧!”
  ……
  重小樓的話立馬引起了一陣轟然大笑,田徑隊的成員肆無忌憚的表達著對重小樓的瞧不起。
  青藤雙手抱胸,神色倨傲,用鼻子對著重小樓,不屑一顧的輕哼了一聲,開口道:“我在第三組,你敢來嗎?”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