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陽澤大公主 > 為何

  陽澤完全沒有想到第五英變成了這樣。
  頭發凌亂,眼睛紅腫得像核桃,鼻頭紅通通的,嘴唇干裂。特別是脖子上有可怕的掐痕。
  簡直完全顛覆了初見的形象——那個英姿颯爽,有仇報仇的強勢形象。
  現在瞧著就是個嬌氣包,一副弱不禁風的委屈樣。
  陽澤看著滿屋子珍品綢緞,倒是對第五英的受寵程度有了了解。她繞過跪在地上的丫鬟,對于沒人伺候也不甚在意,直接用右手微微撩起裙角坐在了這位大小姐的床旁。
  “英兒姐姐,你的脖子怎么了?”第五英似乎是被這個稱呼給雷到了,一時半會兒傻在那里。“英兒…”“沒什么,不過是之前衣服領子纏著脖子了而已。”
  “那這些丫鬟?”“伺候主子穿衣都不會,不該罰嗎?”“嗯,是該罰。”
  不過,那些丫鬟沒有順勢求饒,只暗暗抹淚。可這第五英的手卻一直在顫,眼睛只往床邊的鞭子看。
  還是個有點心善的主。
  “本宮與英兒姐姐恐怕都惹了煞氣,該請人做做法事才好。前不久,本宮的左手突然就麻木了,可這之前都好好的,原因到現在都沒有解開。本宮就想著姐姐的父親是大理寺卿,也許一些腌臜事見得多,就能幫本宮查查原因了。”
  陽澤撩起一縷頰邊碎發,桃花眸水靈靈地發著光,挺直背脊又看向第五英,就見她又高傲地抬起了下巴。
  “英兒姐姐,是你給我下的毒吧。”
  “憑什么血口噴人!你何時瞧見了。”
  “可當時你碰過我的左手,且之前你燒過我的馬車。”
  “我那只是無心之舉罷了。再說下毒的怎么不能是西子貞?”
  “這怎么下毒?”
  “呵,你自是不知道。西涼人善毒,毒藥,毒蟲,誰人不知。”
  “那八皇子還真是惡毒,竟然指示西子貞做這等陰邪之事,莫不是就為了給本宮一個下馬威?”“不許你說容…八皇子。”
  陽澤瞇了瞇眼,“瞧本宮這張嘴,竟是把太子說成了八皇子。也難為…你這樣惱火了。”
  母后曾說過:女人總是會維護自己愛的人,而有權勢的男人卻可以因為各種理由冷落愛自己的女人。
  女孩也是這樣吧。
  大理寺卿是太子一營,可怎么也管不著小女孩的心思啊。難道真如之前在房門外聽到哭喊聲時茗秋用內力聽到的——第五英鐘情的是納蘭容。
  若第五英是聽八皇子的指令來給自己下毒,倒是很有可能。太子~~從哪方面看都不能啊,難道他閑得蛋疼?
  陽澤今日穿著天藍色的上襖和銀白色的繡花襦裙,腳上穿著新制的木屐,踩在地上噔噔作響,好像凌兮以前在她面前放的小炮有時發出的嚇人聲。
  從大理寺卿的府上出來時,雨已經完全停了。茗秋拿著杏花油紙傘,看著公主腳上被水濺濕的羅襪,一陣無奈。
  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涼棚茶館里到處都擠滿了吃茶的人,有人提到了從大梁來做質子的陽澤大公主,外貌如何啦,在宮宴上丟臉啦。眾人哈哈大笑,絲毫不知道正主正從他們旁邊經過。
  突然,陽澤停住步子。
  “公主,那些百姓的話您不用理會。如果您不高興,我去好好跟他們理論!”茗秋見陽澤沒有反應,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個包著頭巾的老婆婆,穿著黑色繡白紋的衣袍匆匆走著。
  “公……”
  “茗秋,跟上。”
  “啊!哦。”
  ………………
  明慧寺中,一頭插竹葉簪的男子跪在蒲團上,朝著上方的觀世音菩薩雕像上了三炷香,然后端起桌上的一碗水一飲而盡。有小廝低著頭站在后面,手上拿著竹笛。
  “施主今日前來所拜?”黃色的帷幔后走出來一個穿著紅底黃格袈裟的白胡子老人。
  “?”男子呆呆地看著手中釉色不勻的碗,搖了搖頭,“不為什么,我本虔心于佛,只是一個心安,按意所為。凡人自有瀟灑徒,不求什么。”
  “可施主眉頭輕皺,此乃郁結于心;衣裳有水滴,此乃心慌而為;香上有掐痕,此乃不甘所致。此皆為有所為的表現。”
  一時廟里安靜得可怕。
  因為今日為明慧寺的修繕日,寺廟不對外開放,這位男子為寺廟投了許多銀子,得以自由出入。觀其面目,一身貴氣,王侯面相是個舍小為大之人,此人若為帝王,乃國之幸事。
  可惜,此人薄福。
  “方丈,我有一事想請教。”“施主請講。”
  “我討厭一個人,想打敗他;我不喜歡一個人,想整治她。有一個人告訴我,她能幫助我做我想做的。我自詡為正人,可是耐不住誘惑,答應了她。現在她受傷了,我知道應該制止她,可是……我又不甘。我的孽障是不是無法還清的,還是我注定要做個小人。”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善,沒有絕對的惡。一切因果都源于人的心甘情愿,人的想法都是由自己決定的,佛祖也無法改變。”方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著低頭的男子又向觀世音磕了幾個頭。
  總之,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主子,您小心點。”男子從寺廟出來,拂開小廝的手,向下望去。
  明慧寺位于暻秀山的峰頂,從這里眺望可以看到京城百態,也可以看到那個像鳥籠子一樣禁錮他童年、像五石散一樣禁錮他身心的皇宮。
  這種站在高處的滋味,是他一直都渴望的——特別是在被送出征戰之后。
  那種血肉分離的刺激會給他勝利者的喜悅。
  雖然外表看著光鮮溫潤,可也許…他內里已經腐敗了。
  第五英,對不起了。
  不是誰都想做惡人的,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啊。
  把你的愛徹底交給我吧。
  等我打敗太子,讓父皇更加厭惡他,等我坐上皇位,我一定會給你的家族以榮寵的。
  從山頂到山下有兩條路,一條是供貴人坐轎子的,一天是供人們走石板梯的。
  他喜歡從第二條路走下來,因為他相信——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