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是個什么江湖 > 第二十一章 野猴子

第二十一章 野猴子


  七月七日,晴,天干酷熱。
  唐九等人頂著烈日來到小華山上,走到溫泉跟前,這里周圍收拾的很干凈,有帶涼棚的溫泉坑,有的則露天,唐九用手試了試這溫泉里的水,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奇怪,這水明明是有溫度的。”唐九問道。
  方海看見后也有些疑惑,因為掌門對他說這溫泉沒有了溫度。
  酷熱的正夏,那太陽就是一個巨大的烤盆。
  天凡大叫一聲:“忍不住了太熱了,我想試試這溫泉,不知道夏天泡溫泉什么感覺。”
  說完天凡脫下衣服,跳進這溫泉之中。
  “舒服,舒服,這感覺爽,原來夏天泡在溫泉里有一種別樣的滋味。”天凡自語道。
  林月如也熱的全身粘粘的,她找了一個離他們很遠的帶稻草搭建棚子的溫泉坑,脫下衣服走進溫泉之中,那身姿的曼妙,真的是美如畫,可能她平時穿的衣服都過于笨重,缺少了女孩子的靈氣,這脫下衣服后真是讓人垂憐三尺。
  星馳見天凡已經進去溫泉之中,也脫下衣服鉆了進去,唐九和方海不敢頂這烈日也像林月如一樣,找了一個帶稻草搭建棚子溫泉,脫衣而入。
  正午十分,溫泉水滾燙,尤其是天凡和星馳的溫泉坑,因為沒有棚子的緣故,烈日照了下來,一張黑黑的臉蛋上流下汗珠,一張黃黃的臉蛋正在咧嘴大笑。
  吳平一直跟在他們幾人身后,可是要在這漏天地方去衣服里偷書確實不太現實,不要說是一個人出現在這周圍的環境,就是一只蝴蝶恐怕他們也不難發現。
  就在此時東南方向出現一只巨鳥,那鳥身長有一米多高,尖頭彎嘴,唐九等人望去,
  吳平內心大叫一聲,天助我也!唐九等人正看的出神,吳平在他們身后開始翻起他們的衣服。
  這方海畢竟經驗老道,他聽見有什么聲音便回頭看了一眼,他這一回頭不要緊,可沒把吳平嚇個半死。
  方海見吳平在翻他們的衣服,感覺好像是在尋找什么?他內心想難道是這小子賭癮犯了是在翻錢?不至于,吳中行對吳平出手還算寬敞,那不是找錢就是找寶物了,莫非唐九這幾個臭小子弄到什么絕世珍寶后讓吳平知道了?方海大腦不停的跳動,他想了十幾種情景。
  吳平抬頭發現方海正在看他,嚇的他后退倒在地,后揮手讓方海不要出聲,方海明白吳平的意思轉過頭去一起看那巨鳥。
  唐九等人根本沒注意后方自己的衣服,吳平翻來翻去只找到了些銀票。
  吳平內心自語道:“這老爹是不是搞錯了,這衣服里面根本就沒有什么缺一門,缺二門的,這銀票我就順手牽羊了,這一路曬的夠嗆,這銀票就當工資了,吳平拿走唐九和星馳的所有銀票揚長而去。
  其實今天也正巧,唐九告訴魯星馳要去泡溫泉,魯星馳心怕弄陰了秘籍,就把秘籍就放在了床下,恰巧吳平來他們身邊偷取秘籍,于是就這樣吳平拿走了他們身上所有的銀票,不過這也不是好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吧。
  唐九和魯星馳還在討論那鳥到底是個什么鳥,怎么那么巨大。
  天凡這時說道:“那該不是‘焱’吧?我聽我父親說過焱鳥似鷹,可是卻比鷹大的多,異常兇猛,在早的君王都有養焱來做寵物,還有這東西極其稀有,現在能見到已經很是不容易。”
  焱已經飛走了,它的速度不快也不慢,在空中悠哉悠哉時不時回頭看眼唐九,唐九和焱的對視,像是存在某種關系,唐九也隱約感覺到自己體內在發熱。
  隨后唐九等人走出溫泉,眼前這一幕有些吃驚,因為他們的衣服被翻的很亂。
  魯星馳走上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說道:“什么情況這里有人?你看我疊整齊的衣服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方海笑咪咪的說道:“可能是野猴子吧,這山野猴子特別多。”
  很明顯方海想掩蓋吳平翻衣的事實。
  魯星馳上前摸了摸衣服里的銀票,“沒了,錢沒了,野猴子要錢做什么?難道是猴子精?還有你們看,只有唐九,天凡和我的衣服被翻動過,二師兄你的衣服卻還是整整齊齊,難道這野猴子認識你?”魯星馳質問道。
  方海額頭露出冷汗,他沒想到魯星馳觀察的這么仔細。
  唐九上前翻了翻自己的衣服說:“確實,我身上的少許銀票也不見了。”
  隨后又翻了翻方海的衣服,他的衣服里銀票還在,唐九發現自己的折扇還在,也不想過多追究。
  魯星馳里明白,這一定是人為的,而且這個人并不是為了找錢,只不過剛好順手拿走了錢。
  魯星馳見唐九不想過多理會這事,上前說道:“出來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個字就是“錢”字,可沒了錢真是寸步難行,我們現在身無分文,難道還要回家去取嗎?這事不能妥協,我一定要找到偷錢的野猴子。”
  唐九見星馳這么認真,也決定開始尋找那偷走錢的“野猴子”。
  他們來到林月如這里,林月如在這溫泉之中閉著眼,頭靠在石臺之上,美極了,看的唐九,天凡,方海三人真是如癡如醉。
  “你們在干嘛?”林月如睜開眼說道。
  星馳答道:“這里有偷銀票的野猴子,我們的銀票都被偷走了。”
  ?……野猴子,你們背靠過去。
  林月如話音一落,這四人趕緊轉過身去。
  過了片刻,林月如走到他們面前詢問野猴子的事情。
  唐九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林月如。
  這時星馳開啟了神探模式,他開始檢查這周圍的一切,他發現在他們放衣服的地方,周圍有一些泥印,這泥印的形狀不就是人的腳印,這腳印形狀像真絲長靴留下的,這能穿真絲長靴除了唐九在就是吳平,吳巨了,當然如果這么判斷有些冒失,可他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會出現在這附近,他的感覺告訴他,這人一定就是他猜測的這兩個人。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