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是個什么江湖 > 第十一章 還是那個林月如

第十一章 還是那個林月如


  風又起。
  微風吹著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炙熱的太陽被一片巨大的烏云籠罩了起來。
  “你們三個出手吧。”柳清風說道。
  唐九他們三個互相對視了一下,微微一笑,這一笑夠自信。
  天凡首先拿刀砍了過去,天凡的力氣極大,很快就把柳清風手中的樹枝砍斷了,柳清風見眼前這小子有些蠻力,便拿出帶鞒的寶劍來地方他猛烈的刀法,唐九望著天凡有些愣神,心里默念道:“這根本不是亂砍,這到像一種很高級的刀法,處處壓制對方的劍,天凡看來是深藏不漏,憑他的刀法對付這兩兄弟可以說是輕松至極,為什么他還要被這倆混蛋欺負。”唐九一時搞不懂。
  魯星馳則是在在后面弄他的機關陷阱,這周圍已經布滿了陷阱,這是在方海告知他們柳清風要來后,他所籌備的。
  柳清風的劍法真的很快,他用帶鞒的劍還是那樣的快,很快天凡不敵渾身被刺的青一塊紫一塊。
  唐九從袖中拿出飛鏢,準備射柳清風的手腕,他的飛鏢形狀很獨特,很小類似柳葉形狀,頭重尾輕,出手之后,方位不會出現問題,嗖!鏢已出手。
  柳清風正在狂虐天凡,他根本忘了這里有一位會使用暗器的少年,飛鏢直中柳清風手腕,他手中的寶劍跌落在地,他用另一只手趕緊捂住受傷的手腕,大叫道:“什么,這鏢有毒。”他的手腕先發青后紫,流出來的血是暗紅色,他的表情很痛苦。
  唐九蒙的一下想起,自己剩下的飛鏢都是帶有劇毒的,如果不及時治療柳清風,恐怕他的手臂是保不住了,他飛奔過去趕緊喂了柳清風一顆特制解毒藥,柳清風吃過解毒藥,不停的口吐白沫,雙眼發直。
  眼前,吳平、吳巨見柳清風這樣嚇得趕緊往華山正堂方向跑,嘴里還不停的大叫,不好了,不好了,他們殺人了。
  柳清風暈了過去,天凡找到毛巾用水弄濕,貼在了柳清風的額頭之上,隨后問唐九:“他的手還能保住嗎?”
  唐九的額頭也流出汗水,緊張的回答道:“解藥吃的還算及時,不過幾個月內是用不了劍了。”
  他們正說著話,柳清風雙眼瞪開,格外的嚇人,起身便要拿劍刺他們,可是他的右手已經拿不起劍了,剛拿起劍沒等揮動就跌落在地,于是柳清風用左手拿劍,他推開劍鞒,向唐九猛刺過去,唐九趕緊向后退去,魯星馳拉開陷阱,柳清風就被吊了起來,柳清風用劍斬斷吊起自己的繩索,跌倒在地,他慢慢爬起,雙眼發紅,在次向唐九沖來,唐九還是退繞著,魯星馳在次拉動陷阱,柳清風被沖出來的木棍狠狠的擊倒在地,口吐鮮血。
  魯星馳洋洋得意的笑著,因為他在這周圍布下了十幾個陷阱,不過現在的柳清風再觸碰兩個陷阱就應該剩半條命了。
  柳清風被剛才的木棍擊倒后,沒有站起來,而是躺在地下用手抓了一把地上的土,用力的握著,恐怕這是他一輩子遇見最恥辱的事情了,他很生氣,很絕望。
  “清風!”原來是吳平吳巨兩兄弟帶著吳中平趕到了這里,吳中平跑到柳清風身前用手摸了摸他的脈搏,問道:“你們,喂他服用解藥了嗎?”
  “是的,已經喂過解藥。”唐九答道。
  “你們的事我聽方海說了,都了解了,我也知道我這倆兒子的性格,看來清風需要靜養一些時間了,你們三一會跟我來,我有事跟你們說。”吳中平說道。
  唐九和天凡扶起柳清風,隨后三人往門派正廳堂走去,柳清風望了望四周,還好眾師兄們都在練功,否則讓他們看見可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來到正廳堂之后,方海也在這里,他在遠處望了望受傷的柳清風,撲哧笑了出來,他笑柳清風明明是這江湖排行榜中“劍客榜中的第十名”高手,卻被三個小孩玩弄成這個樣子,劍都拿不起來,他想近距離觀察下,因為他沒有看到他們之間的戰斗,于是捂住了嘴,走進柳清風跟前看了看他身上的灰塵和那發紫的手腕,雙眼還有雪絲,方海咽了一口唾液,他驚了,他在想就算柳清風放水,也不至于被打成這樣,就算柳清風不拿物品對付三個剛剛進入這江湖的小男孩也應該不成問題,他心里默念道“看來手上的傷是毒鏢所致,這毒性猛烈,雖然及時去毒,但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記,這是唐門的毒。”
  吳中平了咳嗽了下,然后慢慢說道:“我知道你們三個人的身世,你們都不簡單,那個臉白白的孩子恐怕是唐門唐霸天之子吧,還有那個瘦小善于制造機關陷阱的孩子你是魯班門魯木的兒子吧,最后那個又高又黑的小伙子,你就是‘塞北刀王’王猛之子吧。”
  等吳中平把他們的身世說出來后,當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吳平吳巨更是坐倒在地,柳清風頓時望了望自己手腕上的傷,他知道眼前這三個孩子的身世后覺得自己這樣不虧,這可都是江湖榜排名頂尖人物之子,唐霸天不用說了,暗器第一,魯木不用說了,機關第一,這塞北刀王雖然沒有前兩位列害那也是前三,他想了想自己師傅吳中平也就在劍客榜上排到第五名,他忽然心情舒服了好多。
  方海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手開始麻木,他覺得以后來錢的路沒了,他不懂這三個人自家本領那么強大,為何要來這華山之上,他甚至雙眼不敢直視他們三人,他們的背景太過強大了,不由得讓人心生畏懼。
  吳中平見大家都不說話,笑了笑嘆氣道:“我真不知道拿你們怎么辦,是讓你們父母來接你回家,還是留你們在此,可憑你們現在的本領,我又應該讓誰教你們。”說完看了看方海,方海只是搖了搖頭,吳中平也知道,方海沒什么本領,定壓不住這三個少年,他思考這,屋子氣氛很安靜,沒人愿意多說一句話。
  我來管教他們!這聲音是一名女子,唐九望了望廳門走進一位妙齡少女,年紀不大二十多歲,看著比天凡還要年輕,她很普通,普通到很讓人舒服,很讓人喜歡的那種普通,她大大的眼睛,腰間纏繞著一柄長鞭,身高跟唐九差不多,唐九望著直了眼。
  “月如師妹,你怎么回來了?你管教他們,他們可不是普通孩子啊。”吳中平說道。
  唐九聽吳中平叫她師妹大驚道:“什么,她是你師妹怎么可能,她看著比天凡還年輕,怎么保養的,難道是傳說中的天山童姥?”
  “你小子胡說什么,我叫林月如,我今年才二十四,輩分懂嗎?你小子確實應該管教管教了,”林月如說道。
  柳清風看見林月如心里很是激動,他喜歡這個‘師叔’,他顫顫的走到她身邊輕聲說道:“月如小心他們三個,這三個小子滑著那。”
  月如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道:“明天來這正廳堂集合,我給你們統一發衣服,咱們不穿跟他們一樣的衣服。”
  吳中平見到自己這個還不懂事只知道玩的師妹要教他們三個,也是苦笑起來并同意此事。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