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是個什么江湖 > 第十章 吳平 吳巨

第十章 吳平 吳巨


  下面砍柴的口氣不小啊,殺了我倆,哈哈哈,那我們下去,看你如何殺我倆。
  這兩個人走到這柴火前,火光照在他們倆上,這兩個人長得一摸一樣,他們年紀不大,二十左右歲,打扮的不像華山弟子,很像經常逛窯子的那種公子哥。
  聽說你要殺了我倆?你知道我倆是誰嗎?
  “我管你倆是誰,你欺負我可以,但是你欺負我朋友就該死!”唐九說道。
  天凡嚇壞了,一把拉住唐九顫抖的說道:“惹不起,他倆惹不起,咱們回屋去。”
  小子,聽好了,我叫吳平,我叫吳巨,是這華山掌門吳中行的兒子,你怕了吧。
  魯星馳在一旁往烤兔上灑咸鹽,聽他倆這么一說大笑起來:“哈哈哈,兩個官二代被,掌門之子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以為什么大人物,還無憑無據?這名字好逗比啊。”
  吳平見有人敢這么侮辱自己,上去一腳踢飛了魯星馳手中的烤兔。
  “唐九,烤兔被他們弄臟了,浪費食物,不可原諒!”魯星馳大喊道。
  吳平吳巨這倆公子哥在這華山之上可是沒人敢惹,就連方海那個老滑頭見到他倆兄弟也是躲著走,想不到今天被兩個新來的人頂撞。
  吳平沖向前來想打唐九一拳,天凡看出吳平的意圖,上前一把抓住了吳平的手,抓的吳平直叫娘,吳巨見吳平被抓趕緊抽出腰間的劍向天凡刺去,唐九拿出飛鏢,刺入那吳巨的手腕之上。
  “哎呀,疼,他媽的這倆小子玩陰的,我們走,明天白天收拾他們。”吳巨叫喊道。
  天凡松開吳平的手后,吳平吳巨連滾帶爬的跑遠了。
  唐九走到那野兔前,用衣服擦了擦,然后說道:“還能吃,咱們開吃吧,真的要餓死了。”
  魯星馳沖了過去,拽下一塊兔腿松給天凡瞇眼一笑,“謝謝你,剛才出手,夠義氣。”
  “你在說什么,其實我也看不慣他倆,可想在這華山之上學習就一定要服從他倆。”天凡低下頭說道。
  唐九把蛇肉羹,分給天凡,魯星馳走到跟前:“那個,給我分一點我看看什么味道,聞著還不錯的樣子。”
  “那個,你不是不吃蛇肉嗎?”唐九問道。
  魯星馳大叫道:“我就想嘗一口,畢竟我沒吃過你做的蛇肉,我也沒吃過蛇肉,就想試試第一次吃這東西什么感覺。”
  唐九給了他一勺子,“嗯,好吃,我靠香,口感細膩,肉質鮮美,真是人間美味,我停不下來了,我還想要,九九,你把你的那份給我吃唄,反正你也經常吃蛇肉,你去吃烤兔。”
  唐九無奈的只好將自己的那份蛇肉羹讓給他,他們三人吃飽躺在草地上開始平肚子。
  “你們兩個到底是什么人?我總覺得你們兩個人不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你倆該不會就是唐門和魯班門的人吧。”天凡望著他倆說道。
  “是啊,我叫唐九,他叫魯星馳,名字就很明顯了啊。”唐九說道。
  天凡更加不解的問道:“你們兩家的絕技天下無雙,為什么還要來這破地方學習什么破劍法。”
  “那個,我倆不會武功,不太喜歡呆在家里,就想學點什么,我主要呢目的是想學這華山派的內功新的,星馳的目的就是陪我來,”唐九答道。
  就這樣他們聊了一夜。
  次日,六月二十七日,晴,大風。
  一大早,方海便氣喘吁吁的跑來,他有些著急,急中還帶著驚訝的表情。
  “你可知道的那吳平、吳巨是何等人物?”方海問道。
  “是掌門的孩子。”
  “你倆怎么知道的?”
  “是他倆自己說的,他倆是華山派掌門吳中平之子。”唐九說道。
  方海嘆了口氣說道:“哎呀,你們倆真是好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他倆在這華山派就是螃蟹,你們還敢惹他倆,我可聽說了,這兩兄弟手都受傷了,給你們提個醒,他們一定會報復你們的。”
  魯星馳聽方海這么說,有些害怕,趕緊拿出五百兩銀票,意思讓方海擺平此事。
  方海見魯星馳拿出銀票,什么都沒說推開要走,魯星馳心里想難道是少了,緊接著又拿出一千兩。
  方海見這銀票很是激動,可是他沒拿,“真不是不想幫你們,只是此事我也無能為力,看在之前的交情份上,我就是過來給你倆提個醒,這倆兄弟,心黑著那,我是惹不起了,躲嘍。”說完便離開這柴房。
  “這方海第一次沒有拿錢,怎么感覺換了一個人似的?”魯星馳疑惑的問道。
  天凡也開始嘆氣,唐九不以為然,來就來咱們還能怕他們不成,就他倆那點本事,咱們三拳兩腳就能打飛。
  天凡看了看唐九又瞅了瞅魯星馳,說道:“如果是他倆來還好,你可知華山派大師兄是誰?那是江湖排行榜劍榜的第八位,柳清風,他手有清風劍精通華山派的劍法,他一直對這兩兄弟過分疼愛,要是知道咱們傷了他倆的手,他一定會出來給他們報仇,他現在后山的石室內修煉,不過很快就會聽到消息來找咱們,你們還是走吧,我自己扛。”
  唐九笑笑了笑,“天凡,你說什么那?雖然你是這華山猛男刀,可你也不能自己出風頭吧。”
  天凡被唐九逗樂了,華山猛男刀,那不過是他臨時想起的一個稱號,沒想到他們還抓住不放了。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已經正午,風已停。
  不出所料,這吳平、吳巨二兄弟,帶著柳清風來到了這柴房,吳巨手上纏著繃帶,吳平則是用手扶著自己受傷的手腕。
  “就是這三個小子,他們玩陰的,偷襲我倆。”吳巨叫大喊道。
  柳清風來到唐九面前從樹上折了一根樹枝說道:“來吧,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你什么意思,欺負人嗎?你怎么不問問他們為何會受傷,好一個一劍清風,原來也是不明事理的混蛋。”魯星馳叫罵道。
  “我只知道他倆受傷了,其余不用多問。”柳清風的話很少,很明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今天一定要教訓唐九他們一頓。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