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100分甜寵,時光傾南 > 消失不見

  墨時聽著她的回答,回想起他爸欲哭無淚的看著珍藏多年的花瓶犧牲掉,本來想教訓小萌娃的,可是旁邊的老婆大人就發話,“你要是敢動我的小南南一根汗毛,你就一輩子睡沙發!”
  瞬間,就慫了。
  因為,睡不到老婆大人哪里可以和這些俗氣的花瓶比!
  墨時無語,眼眸的溫柔漸漸消失,看著她道,“把手伸出來。”
  棲南乖乖伸手。
  啪!
  只聽一聲響亮的聲音。
  瞬間,棲南的小手兒就紅了起來。
  棲南的小臉上是不敢相信,她眼眸漸漸紅了,怒斥的站在床上吼道,“大壞蛋,你走開。”
  墨時臉上頓時沉了下來。
  直接抱起她,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拍了她一下。
  接著,聽到她大哭的聲音,臉上滿是淚水,像鼻涕蟲。
  墨時一看,頓時就心軟了,可是他咳了一聲,輕聲道,“這次在房間好好反省!”
  說完他帶有一絲僵硬的離去,關上了門。
  棲南還是大哭著,“大壞蛋……大壞蛋!”
  墨時坐在樓下,他爸媽現在都沒在家,所以樓下只有他一人,他聽著樓上的哭聲,心里有些不忍。
  而在房間的棲南呢?她看著脖子上的項鏈,在紅寶石上輕輕按了一下,委屈道,“哥哥,我要回家……”
  里面傳來了聲音,“棲南!不就是不給你買冰激凌,你居然玩失蹤!爸媽急死了知道不!”
  棲南低頭,“哥哥,接我。”
  “你現在在哪里,有沒有危險,這幾天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全家出動都找不到你的位置!”
  棲南走到窗戶外,看見了不遠處的名字,“我…在…任欒區。”
  “任欒區?原來是個軍人的私密別墅,怪不得查不到,幸好我教你學習字了,不然你什么也不認識!”
  然而,在樓下,墨時看著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樓上沒有任何動靜,墨時頓時有些愧疚,他是不是打的太狠了。
  他走上樓,輕輕的打開門,看見空無一人的房間,愣了一下。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棲南,別藏了,我承認是我錯了,對不起,好不好。”
  無人回應,墨時開始找人模式,可是找了許多遍,都沒有找到人,他心里頓時慌亂了起來。
  感覺有什么東西離他而去了。
  他眼眶紅了紅,“棲南,我錯了好不好,以后再也不打你了,你出來好不好。”
  無人回應。
  墨時瘋狂的把所有東西都扔掉,一個角落也不放過,可是,他沒有看到他現在心心念念的小人兒。
  這時,樓下有了動靜,他趕緊跑下樓,看見沈歌和墨父回來了。
  他慌張的抓住沈歌,“媽,有沒有看到棲南。”
  沈歌臉色沉了下來,“小南南怎么了。”
  墨時把來龍去脈都解釋了。
  沈歌坐在沙發上,一臉怒氣,“來人,把任欒區都給我搜一遍,必須給我找到我的小南南!”
  “是。”一群女傭和保鏢突然出現,應道后就去執行了。
  墨父墨淵看著自家兒子,想起和那個女娃女娃朝夕相處了十五天,他已經把她當成女兒了,可是,沒想到自家兒子會把她弄丟!
  他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
  半個小時后,女傭和保鏢都搖了搖頭。
  沈歌握緊拳頭,重重的拍了一下。
  墨淵冷聲道,“墨時,你也不小了,本來等你十六歲的時候讓你到軍營軍訓,既然是這樣,那你從明天開始進入軍營軍訓,斷絕與外界的聯系!我希望能看到一個出色的你!至于棲南,我會用所有的勢力找回她!”
  墨時面無表情,眼眸黯淡無光,“好的,爸爸。”
  明天一早,沈歌看著兒子的離去,眼中有著不舍,問旁邊的墨淵,“這么早?吃得消嗎?”
  墨淵眼里有這復雜的神情,“他會的。”
  而遠去的墨時,他心中回想起與小萌娃生活的種種,他發現,他好像喜歡上小萌娃了,他心里突然出現了一個信念和承諾。
  棲南,你等著,我一定找回你,寵你一輩子,不再…打你。
  可是現在的墨時沒想到,在十二年后,初次遇見,又忍不住打了她。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