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100分甜寵,時光傾南 > 初遇

  ……
  他說,我此生只傾南,寵你一生一世,時光有你,真好。
  她說,你是南方烈陽,照亮我全世界,我有時光,真好。
  她們/他們說,墨時有棲南,棲南有墨時,真好。
  ……
  夏日炎熱,樹葉鮮綠的顏色在照耀下似乎被金光籠罩,在偌大的別墅后的院子里,一個深棕色稀有的木質制成的秋千坐著一個大約十二歲的少年,他手上拿著一本關于金融的書,翻看著。
  那張還透著稚嫩的臉上眉間卻有一股冷意,他有一張讓人驚嘆的五官,精致輪廓,可想,長大后會有怎樣的帝王氣勢,妖孽之相。
  樹枝蔓延在他身邊的兩根繩子而上去,院子的一花一草,精修的完美無瑕,在秋千身后有棵龐大的樹,上面嫩綠的葉子密密麻麻,為少年擋去了陽光的熱烈。
  前方突然傳來的動靜,讓少年從書上的視線離開,向前看去,一個傾城之色的成熟女人拉著一個穿著粉色裙子的女娃過來。
  她們走近了,少年看著傾城之色的女人,眉間的冷意散去,柔和道,“媽媽。”
  然后他的看向被她媽媽拉著手的小女孩。
  她那烏黑亮麗的頭發到肩膀,被扎成了小小的一根馬尾辮,劉海卷卷的,很可愛。
  淺淺淡淡的細眉,大大清澈漂亮的眼睛,眼瞳是琥珀色的,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的,似乎有著淚光,眼睛紅彤彤的,挺拔小巧玲瓏的鼻尖也是紅彤彤的,粉紅的櫻桃小嘴不高興的撅著。
  一身簡單的粉紅色裙子,可是質料確實稀缺的,珍貴而獨有。
  少年蹙起眉頭問道,“媽媽,她是誰?”
  沈歌甜甜一笑,蹲下來抱著女娃,對自家兒子解釋道,“這個是我今天撿到的…”
  說完,她的眼睛亮了起來,看著眼前萌萌噠漂亮又可愛的女娃,輕輕的把她抱在腿上,一副心要被融化了一樣,“兒子,我跟你說,我今天走了大運,你媽我今天出去逛個街,都能撿到個自己可愛的小女孩。”
  少年:“……”
  沈歌沒有注意到少年的表情,繼續說道,“唉,我當時看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哭泣,身邊又沒有人,你媽擔心這么可愛的娃被人拐走,所以就帶回來了。”
  少年:“……”
  媽!這不是被你拐走了嘛!臉皮還挺厚!
  沈歌看見自家兒子的表情,有些尷尬的咳了一聲,之后一臉正色的對他說,“寶貝兒子,來跟小萌娃打個招呼。”
  少年似乎有些不情愿。
  沈歌看在眼里,憤怒的在他頭上敲了一下,“墨時!等你爸回來叫他收拾你!”
  少年墨時很無奈的捂著頭,“媽媽,你能不能別每次都敲我頭,我這么聰明的腦袋會被你打傻的。”
  沈歌哼了一聲,“最好傻些,要你這么聰明的兒子何用!”
  墨時:“……”
  他只能無奈的看著小萌娃,伸出手,“你好,我叫墨時,今年十二歲。”
  小萌娃盯著他,眨巴眨巴著眼睛,伸出粉嫩的小手兒握著他的手,發出酥酥甜甜的聲音,“你好,我叫棲南,今年六歲。”
  說完,燦爛的笑了起來。
  墨時感覺到手上軟軟的觸感,看見她那笑起來璀璨奪目,全世界都要黯然失色。
  頓時,他的耳尖紅了起來,趕緊收回手。
  沈歌注意到了自家兒子的耳朵紅了,她目光在墨時和棲南身上來回看著。
  一臉沉思的在想著,咦,小萌娃辣么可愛,好像拐回來當我的女兒,仔細想想,如果,當兒媳婦也不錯!
  有了這個想法,沈歌頓時覺得這個想法不錯,開心的快要蹦起來了。
  她抱著小萌娃放在墨時旁邊的秋千位置上,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兒子,為了你媽,好好珍惜相處,加油!”
  說完人就華麗麗的溜走了。
  墨時:“……”
  他媽這話什么意思?是要丟下這女娃走人了?
  他無奈轉頭,看見小萌娃眨巴著眼睛看著他。
  他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又拿起手中的書看著。
  漸漸的,十分鐘過去了,身邊沒有任何動靜,他轉過頭,看見小萌娃靠在秋千的繩子上,閉著眼睛睡覺了。
  陽光照耀在大樹上,倒映出陰涼的波浪,灰色的光陰,在女孩的臉上流連著。
  他不知為什么,看著看著,眼里漸漸出現了柔和之色,他腿輕輕抬了一下,準備起身,秋千突然不穩,小萌娃靠著落空,就要摔了下去,墨時及時的去扶住她的頭。
  看著她未被驚醒的睡顏,他無奈一笑,輕輕的把她公主抱的姿勢抱在懷里,然后又坐在秋千上,看起書來。
  躲在暗處的沈歌看到這一幕,眼睛亮了亮,拿出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然后她看著手機里的照片,歲月靜好,唯美的場景,大樹照拂,秋千下的兩個人,是靚麗的風景。
  墨時不知道自家媽媽在暗處拍照,只是靜靜的看著書。
  突然,懷里的動靜讓他下意識低頭一看,只見小萌娃伸出雙手,抱住了他的腰。
  他愣了一下,自己都沒有發現唇角勾起的笑容。
  ……
  從第一次的相遇,到后面慢慢的熟悉,小萌娃來到家里的第十五天,墨時發現,小萌娃根本沒有他想的那么乖巧安靜,而是“鬧騰闖禍”。
  看著自己房間的一塌糊涂,書架的書掉在地上,凌亂不堪,床被掉在地上,筆到處亂扔,柜子的衣服也被一件件扔了出來。
  墨時:“……”
  他看著坐在床上用無辜的眼睛看著他的棲南。
  一臉無奈的走到床邊,輕聲問道,“這些是你做的嗎?”
  棲南使勁搖頭,“不是我。”
  墨時盯著她,“真的?”
  棲南使勁點頭,一臉的乖樣兒。
  墨時:“……那我在問你,浴室的牙刷上的毛是不是你剪光的?”
  棲南使勁搖頭,“不是我。”
  “那,牙膏是不是你擠在馬桶里擠光的?”
  “不是我。”
  “洗臉的毛巾是你放在地上擦地的嗎?”
  “不是我。”
  “樓下墨叔叔收藏的花瓶你砸碎的嗎?”
  “不是我。”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