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星空武夫 > 第二章 冤家路窄

第二章 冤家路窄


  砰!
  隨著一聲爆響,與那名少女對戰的那臺機器人偶胸膛處直接炸開了一個碗口大的破洞,而它的動作也混亂了起來,倒在地上開始不自然地扭動,顯然是報廢了。
  這看的一旁的西裝男子一陣肉疼,眼皮都不自覺地跳了兩跳。
  別看這只是一個人形的機器人偶,但其中結合了當前的許多尖端科技,單獨一個的造價就在五十萬左右,結果被這名少女一拳就打報廢了,這要是后面每個人都是這樣,那軍隊這次得大出血。
  不過萬幸的是,楊亂古和方洲手上的動作要輕了很多,沒有施展出自己的最強力量,完全是在用技巧與機器人偶對戰。
  當機器人偶的倒地次數累計到五次以后它便不再動作了,這也是一開始就被設定好的程序,連續被擊倒五次便算是機器人偶失敗。
  “楊亂古、方洲,還有這位寧初墨,恭喜你們通過了第一輪的考核。”西裝男子對著三人笑了笑,特別是盯著那名少女多看了兩眼,然后才看向了其他人。
  “后面考生的速度請快一點,明天你們就要進入集團內部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封閉訓練了,如果你們能在上午就完成考核,那下午你們還有一點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他如此說道。
  隨后那些沒有參加對戰的考生開始陸續登臺,開始了他們的第一輪考核。
  而楊亂古和方洲兩人則是從擂臺上跳躍而下,然后又走到了一起。
  “楊兄,剛才那姑娘施展的是形意拳里的崩拳吧,那不是你們家族最擅長的武學之一嗎?你們認識?”方洲一臉的八卦表情。
  剛才他可是聽見楊亂古喊出了人家姑娘的名字,結果那姑娘冷冷地掃了楊亂古一眼就扭過了頭,這可不像是什么好朋友見面的場景。
  “呃......算是朋友吧,只不過五六年沒見過了。而且她也是來自于一個古老的武學世家,會崩拳自然算不上什么稀奇。”楊亂古尷尬地笑了笑。
  “算是朋友?”方洲眼神奇怪地看了楊亂古一眼,然后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喔~我懂了。”
  “哼。”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傳了過來。
  方洲立馬順著聲源的方向看了過去,正好看見那個名為寧初墨的姑娘身子一閃鉆進了人群當中——剛才的那冷哼聲很明顯就是她發出的。
  “嘖嘖嘖,看不出來你也有風流債啊。”方洲拿胳膊頂了頂身旁的楊亂古,臉上笑的格外開心。
  “風流債個屁。”楊亂古沒好氣道。心里卻是想到了別的事情。
  ————————
  前兩輪的考核很快結束,原先的三百多名考生此刻只剩下了152人。
  這些人的臉上都掛著喜悅的神色,像那些第一輪就被淘汰的人雖然也能進入星空集團,但多半都是任職一些掃地或者是整理文件的工作,等于是集團最外圍的人員,
  而他們就不同了,可以接觸到一些相對比較重要的工作了,如果他們能更進一步,甚至就可以成為預備隊的成員,要知道預備隊可是具備去往那個世界的資格。這如何不讓人激動?
  “接下來系統會語音播報你們的對戰對手,所有人都聽仔細一點,系統可不會播第二次,如果到時候你對手上臺了你沒有上臺,那就代表著你自動棄權......”西裝男子背著手對剩下的這些考生說道。
  所有考生都點了點頭,然后全部安靜了下來。
  不一會,整個二樓就響起了巨大的機械聲:“萬黃宇對戰賀煒......方百世對戰王四海......王虎對戰月輪......”
  系統一連喊了十多個人的名字,那些被叫到名字的人紛紛站了出來,然后尋上了自己的對手。
  而楊亂古和方洲就是一副淡然的表情站在那里,好像根本不在乎這個自己回頭會遇見什么樣的對手。
  不過他們并不是裝作冷靜,而是真的覺得這個考核沒什么意思,因為說實話這些人的武學境界和他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雖然其中有些體育生出身的佼佼者也許在速度和力量上還要勝過他們,但武學不是這樣算的。
  如果讓他們和那些體育生去打,就好比讓同重量級的拳王和舉重選手、跑步選手去打一樣,他們一個人打兩個都不是什么問題,所以他們當然不在乎自己的對手是誰,反正肯定都打不過他們。
  楊亂古這樣想著,然后就聽見系統喊出了這一輪的最后一組考生。
  “楊亂古對戰寧初墨。”
  他本來平淡的神色瞬間變色,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我靠,你們搞事情啊!”
  如果說之前他還只是猜測,現在他就是完全肯定自己是被坑了,一百多人怎么就能剛剛好匹配到了他最不想匹配的那個人?肯定是他家和星空集團里面的什么人通過電話了,不然不可能這么巧的。
  這真是“人在場中坐,坑從天上來”,早知道他家里那群人會這么坑他,他打死也不來參加考核啊,好好躺在家里等著以后繼承家產不好嗎。
  此時那名叫做寧初墨的女子已經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可以看見她皺起了自己好看的眉頭,顯然也是意識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但她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冷冷地盯著楊亂古看了兩眼,然后走向了最后一座擂臺。
  如果說眼神能殺死人的話,楊亂古感覺自己現在已經被千刀萬剮了,可是他也只能翻了個白眼,這關他屁事,又不是他安排的,搞的好像他很想看見這樣的場面一樣。
  “楊兄!加油!”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方洲在一旁強忍住自己的笑意,然后對著楊亂古比了個大拇指。
  楊亂古這個時候真的想先把自己的這個死黨暴打一頓,可惜就算他把自己死黨打一頓也避免不了現在的這場對戰了,他只能硬著頭皮走了上去,跟在寧初墨的身后來到了最后一座擂臺前。
  唰!
  寧初墨的一只手掌抵住了擂臺的臺面,腳尖一點,一個漂亮的翻身就落到了對站臺上。
  楊亂古也是同樣的動作,只不過他的體型比較大,所以兩者一比較,寧初墨像是一只燕子在空中翻飛,而他就是一只大猩猩在空中翻了個跟斗。
  “出手吧。”
  等楊亂古站定,寧初墨朝著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出招了。
  楊亂古苦笑兩聲,哪里有半分要動手的意思,他直接扭頭看向了那名離擂臺不遠處的西裝男子。“這個.....我可以認輸嘛。”
  其實如果真的動起手來,寧初墨九成不是他的對手,因為他比寧初墨差不多高了一個頭,當兩個人的技巧和武學理解相差不大的時候,力量和身高這種外在因素就顯得至關重要了。
  可是他如果在這里把她給打了,先不說他們兩個人的關系一定是更差了,到時候把她背后的幾個哥哥惹出來了,他還要不要活了,他以前可沒少被那幾個人給胖揍。
  可惜那名西裝男子再一次讓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絕望,眼看他要認輸,軍裝男子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奇怪的笑意。
  “本次考核是沒有認輸這種說法的,你們現在已經是我們集團的人了,而且是有了一定職位的成員,我們集團的字典里面就沒有‘認輸’這兩個字,希望你能認真對待你的對戰。”
  “蒼天吶,饒了我吧。”楊亂古仰天長嘆。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