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星空武夫 > 第一章 考核

  叮鈴鈴......
  隨著一連串清脆的鈴聲,在一名西裝男子的帶領下,數百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女來到了考核大樓的二層。
  現在已經是2050年,自從2030年的一次科學實驗無意間打開了一條通往其他世界的空間通道以后,人類便踏入了星空的時代。
  而發現了那空間通道的“星空”集團自然也瞬間躋身世界最頂尖的科技集團,短短二十年的時間便成長為了一尊不遜于國家勢力的龐然大物。
  這些學生便是前來應聘的。
  “我知道你們這些人是從數萬名的報名者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在之前的考核中,你們不論是體能還是知識儲備都是A級以上。
  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我們公司的考核并沒有你們所想的那么容易,這最后一輪是實戰考核!你們的成績將直接決定你們未來進入公司后的地位,我希望你們能抓住這次難得的機會。”
  走在隊伍最前方的西裝男子突然轉過身來,朝著所有學生嚴厲說道。
  他的個子并不高,甚至可以說很矮,堪堪才過一米七,許多參加考核的女學生都比他要高。
  但是他往那里一站,所有人就感覺到了一股如山一般的壓力朝著自己的身上壓來,有些女生甚至直接往后踉蹌了幾步,險些摔倒。
  這個人的身上有種常人所沒有的氣勢,如果非要形容,那他整個人就是一柄出鞘的刀劍,身子一動,就好像有無形的氣流朝著周圍切割而去,一般人連和他對視都做不到。
  “嘶——”
  那數百名考生中,許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被這名西裝男子釋放出的氣勢給驚到了。
  而隊伍的最后一排,有兩名青年微微點頭,然后低聲交談起來。
  “這種氣勢我只在父親和家里的幾個叔叔身上見到過,難怪父親會想讓我進入星空集團,如果我只是在家族里面按部就班地修煉,在他的這個年紀絕對達不到他現在的這個修為。”
  “確實,我們雖然是被特招進來的,但在星空集團里面根本算不上什么,要知道星空集團在成立之初就開始和我們武道世家進行深度合作了,十幾年的時間過去,他們對于武學的研究早已遠遠超越了我們。”
  他們的身上穿著白色的大褂,與周圍那些身穿運動服的考生相比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其他考生并沒有排斥他們的意思,反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安靜了下來,傾聽著他們的話語。
  在科技高達發達的今天,武道式微,絕大多數的武學世家早已不復存在,即使有的家族將名號傳承了下來,但其實已經失去了原有的精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家族了。
  可凡事總有例外。有些家族的傳承自古以來便從未斷絕,而且在吸收了現代的各種理念后變得比原先要更加豐富和強大了。
  這兩名青年便是來自于那樣的家族當中,他們可以說是在場數百人中對武學最了解的人了。但連他們都驚嘆于這名西裝男子的武學,可想而知他的武學已經達到了何等地步。
  “好了,話就說到這里,接下來我們開始實戰考核。”那名西裝男子打斷了正在低頭討論著的眾多考生,然后帶著所有人走到了二樓大廳的正中央。
  “我們前兩輪的考核為人機對戰,每獲勝一次,你們被授予的職位便會增加一級,第三輪開始則是你們獲勝者之間的兩兩對決,將有三輪,五輪全勝者將會直接獲得星際預備隊的資格!”
  他指著四周的空地對所有考生說道。
  轟隆!
  話音剛落,所有人就發現他們周圍的地板忽然朝著下方收縮而去,緊接著便是十余座長寬均為十米的方形平臺從地下緩緩升起,居然是已經布置好了對戰的擂臺!
  而在平臺的一側還站著一名身高約有兩米的機器人偶。那機器人偶的身體看上去和人類都差不多,但是頭部卻是透明的,露出了內部的器械元件,看來這就是他們第一輪所要面對的對手了。
  “現在你們可以登臺了。”
  西裝男子往后退了幾步,對著所有考生比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考核已經開始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在此之前都是沒有任何實戰經驗的,這個時候難免有些發怵,想要先觀望兩輪再上場,而不是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眼看無人登場,剛才說話的那兩名武學世家弟子有人開口了。“楊兄,不如你我先上?”他看向了身旁的另一人。
  “好!”
  另一人微微點頭,也不廢話,身子輕輕一躍,就跳上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擂臺。
  他們都是從武學世家中走出來的人,自幼便在長輩的訓練下修習武學,對于實戰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如果他們都不第一個站出來參加考核,那難免要落了他們武學世家的名頭。
  看見這一幕,一旁的西裝男子露出了一絲贊許的神色,和他猜想中的一樣,最先登場的人果然是這兩名特招生。
  這兩人分別叫做楊亂古和方洲,都是年紀輕輕便攬獲了國內外許多武術比賽冠軍的人物,如果不是必須要走這樣一個流程,這兩個人直接被授予預備隊資格都算不了什么,星際部隊里面缺的就是這樣的人才。
  唰!
  就在他思考之間,又是一聲輕響,人群中居然又有一人直接跳上了平臺。
  他和最先登臺的楊亂古、方洲三人不由自主地看了過去。
  只看見那是一名身穿黑色運動服的女子,她的身子非常嬌小,明眸皓齒,生的非常漂亮,腦袋后面扎著一個簡簡單單馬尾,讓人感覺只有十七八歲而已。
  但她的表情卻很冷漠,跳上擂臺以后看都沒看不遠處的楊亂古和方洲一眼,只是對著西裝男子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可以開始考核了。
  “寧初墨?!”
  楊亂古皺了一下眉頭,盯著那道身影有些略微失神。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