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極惡暴拳 > 第三章 駭人發現

第三章 駭人發現


  說好會給李行回電話的顧大勇,似乎是忘了這件事,整整一天都沒有電話打過來,很快就可以出院的李行也沒有太過在意。
  到了晚上六點,送餐的粗壯大媽照例推著餐車送來了李行的晚餐。
  等到大媽走開后,李行站在門口觀望了一下,見左右無人便關上房門,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塑料袋,將晚飯全都倒了進去,然后扎緊袋口,塞進了柜子里。
  做完這些后,他坐回了床上重新看起了電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到了晚上八點鐘,往日到了這個時候,李行早已打著哈欠滿是困意,但是今天卻精神抖擻,雖然也有一點睡意,卻完全沒有前幾日那么強烈。
  飯菜果然有問題……李行心中雪亮。
  雖然沒有什么困意,他還是關上電視和燈光,準備開始睡覺。
  或者說做出睡覺的樣子。
  因為自八點開始,外面有個穿著護工制服的男子,已經從門外走過三次了,每次路過時,都會特意透過門上的小窗觀察房內的情況。
  關上燈躺好沒多久,門外再次響起了那人的腳步聲,腳步聲雖然并不重,但是在較為寂靜的晚上,還是顯得很是明顯。
  李行閉著眼睛,聽著那時而停頓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很快就來到了門外。
  腳步聲停了下來。
  下一刻,李行驟然感覺眼前一片明亮,他下意識就要睜開眼睛看看怎么回事,不過立刻就忍住了。
  門外,護工拿著一支強光手電筒對著李行的臉照了照,確認李行已經完全入睡后,便收起手電向著下一個房間走去。
  聽到腳步聲離去的李行心下微微一松。
  同時他也推測到,剛剛那應該是每晚的例行檢查,只不過以往這個時候的他都睡得死沉,所以一點都不知道罷了。
  “過了這一關,接下來只要保持清醒,安靜地等到天亮就行了……”
  黑暗中,李行望著天花板想著。
  不過雖然沒有吃摻了藥的飯菜,但是身體的生物鐘畢竟已經習慣了作息時間,原本想著各種心事的李行,不知不覺中困意便泛上心頭,強行撐了幾次后,還是抵不住強烈的睡意,睡了過去。
  但是還未睡多久,他就被門外一陣嘈雜的聲音給弄醒了。
  李行仔細一聽,心中一緊,因為那正是推動床架的聲音,而且正在不斷逼近中。
  不用捏自己的大腿,他都可以確定這絕對不是做夢。
  于亮被帶走的一幕再度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讓他通體生寒。
  “和昨晚的聲音一模一樣……不會是來找我的吧。”李行心中慌亂了起來。
  他下意識四下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卻看不到任何一個能帶來安全感的藏身的地方。
  至于窗戶更是被他否決了,他住在十樓,敢跳出去絕對死。
  “不要來找我……不要來找我……”聽著越來越接近的聲音,李行的心臟劇烈的跳動,心中更是不斷默念著這幾個字。
  聲音停了下來,李行的臉孔也隨之扭曲了起來,被子里的拳頭更是攥的死緊!
  因為就停在他的門外。
  接下來,門開了,燈光隨之打開。
  兩名體格健壯的護工推著床架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拿起本子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再仔細對比了一下一臉平靜正在熟睡中的李行,片刻后點點頭,對另外那人做了個手勢。
  兩人上前掀掉被子,將李行直接抬上床,然后推了出去。
  躺在搖晃的床架上,李行緊緊攥著的拳頭早已松開,任由兩人推著自己前進。
  原本他在房間時還抱著全力一搏的念頭,但是在偷看到兩個人的體格后,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這兩人的體格都比他強出不止一籌,隨便對上其中一個,沒有什么打斗經驗的他都沒有任何勝算,貿然出手也只有被生擒的下場。
  更不提他還在兩人的腰間都看到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極大的可能是電棍。
  所以李行選擇隱忍了下來,他目前最大優勢就是他們都不知道他完全處于清醒狀態,這也是他唯一的優勢,所以他必須好好把握。
  兩人推著李行一路進了電梯,李行偷偷看了一眼按鍵,發現負一樓的按鍵正亮著。
  他記得那里好像是地下停車場。
  李行心中一動,或許可以在那里尋找脫身的機會。
  電梯微微一震,已是到了負一樓,電梯門打開后,兩人把床架推了出去,李行睜開一條眼縫,愕然發現這里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停車場,而是一個長長的陰暗走廊,白熾燈不斷閃爍,就像鬼片里的場景。
  走廊并不長,很快就到了一個T型交匯口右轉,盡頭是一個緊閉的大門,看起來像是一間手術室。
  一名護工將門打開,他們將床架推了進去,李行透過眼縫看見護工拿起對講機講了一句什么,然后兩人就直接走了出去,關上了燈光和大門。
  聽到聲音逐漸消失,李行睜開眼睛,先是謹慎地看了一圈,發現沒有攝像頭后,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快步走到門邊,抓住拉手試圖打開大門。
  啪嗒!把手紋絲不動,顯然已經被從門外鎖上了。
  李行面色微變,他沉下氣,稍微平復了一下緊張的情緒,開始打量起了此刻身處的這個地方。
  很輕易地就在門邊找到了燈光開關,打開一個光線最為微弱的燈后,李行第一眼就落在了前方不遠處,房間中央的一張床上,還有床的上方那個顯眼的大型燈具。
  李行心中一沉,他認出了那是無影燈,手術臺的標準配置。
  他深吸一口氣,很快移開目光,將視線轉向其他方向。
  就在他的右手邊不遠處,兩個單獨隔離出來的房間進入了他的視線,李行看了一眼,認出一個房間上的衛生間標志,他走向了另一個房間。
  房門沒鎖,他輕輕一擰就打開了門走了進去,房間并不算大,但是因為被整理的很好的緣故,所以有著足夠的空間,看起來很是寬敞。
  房間看起來像一個小型辦公室,里面沒有其他多余的東西,只有幾個書架和一張書桌,書桌上堆著一些書和文件夾。
  李行來到書桌旁,他想看看這里有沒有外面的鑰匙。
  拉開中間最大的抽屜,一抹白光就印入李行的眼中,他微微瞇眼,便看清原來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正安靜地躺在抽屜中,剛剛是反射的冷白燈光正好閃到了他的眼睛。
  李行拿起手術刀,看到刀柄處被人刻了一個“K”,這把刀似是有著特殊意義的紀念品。
  他看了一眼便準備將手術刀放回去,但是下一刻他就停住了動作,將手術刀收在了身上。
  收好手術刀后,他繼續翻起了抽屜,但是讓他失望的是,所有的抽屜都找不到鑰匙的痕跡。
  怎么都找不到鑰匙,李行的心情開始急躁起來,手上的動作也變得開始雜亂,一不小心動作幅度過大,將桌上一個文件夾碰掉了地上。
  他彎腰準備撿起文件夾,在看到第一頁文件上的人物照片后,動作微微一頓。
  照片上的人正是于亮。
  李行抓起文件夾,上面滿滿的內容都是冰蒂亞語記載,他完全看不懂,直接翻到了第二頁。
  李行瞳孔猛地一縮。
  一張血腥的照片映入他的視線之中。
  照片中,陳舊的手術臺上,于亮正安靜地躺在那里,猶如睡著一般。
  與平常不同的是,他的腹腔已被人殘忍剖開,露出了里面的內臟器官,望上去異常血腥恐怖。
  這一幕給李行帶來了強烈的沖擊,他強自平定心緒,用微微顫抖的手向后翻去。
  一張張圖片映入他的眼中,照片中,于亮的器官被逐一摘除,到最后完全成為了一具空殼。而后面幾頁,則全是各種器官的照片。
  李行知道,這些都是于亮的內臟。
  于亮死了。
  他合上文件夾,深深呼出一口氣,再度拿起旁邊的文件夾打開。
  這本文件夾中是另一個人,里面的內容如出一轍。李行粗粗看過后就放下來,再度拿起一本,打開后看到照片就是一怔。
  照片上是一個白人青年,他第一天來醫院的時候遇見過,就住在他隔壁病房,和他很熟。
  這個青年叫里迪,來自賽迪亞合眾國,一個人前來留學,一口流利的英語,在這里是除了于亮外,唯一一個能和李行聊天消遣的人。
  只不過李行來到這里才三天,就聽說他出院了,為此還惋惜了一陣,沒想到卻是死在了這里。
  如果不是多留了個心眼,過了今晚,恐怕自己也會和他們一樣,不明不白地死在這里了。
  不行,他絕對不能死在這里!
  突然,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外面響起,傳入李行的耳中。
  有人來了。
  李行身子一凝,隨后關上燈光,快步沖了出去。
  此刻的他雙眼中透露著決絕狠辣,使得他原本溫和的面孔看上去格外猙獰!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