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極惡暴拳 > 第一章 噩夢

  嘩嘩嘩……
  李行雙手等在放開的水龍頭下,捧住一抹清水直接澆在臉上,冰涼的刺激感陡然從面部傳上大腦,讓他因為剛脫離午睡而顯得有些萎靡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
  用力揉了揉臉部肌肉,拿過旁邊架子上的白毛巾放在水中浸濕擰干,將臉上擦干抹凈后,他推開房門,走出了衛生間。
  衛生間外面就是一個不大的房間,或者說是病房,三張鐵架子床并列排在房間內,似乎因為年代久遠風化老化,原本刷滿白漆的床架早已多處起皮脫落,露出下面銹化的斑痕。
  而房間四周的白墻,也早已褪色,變成了略顯黯淡的枯黃,窗邊的那片墻壁應該是由于雨水的緣故,甚至爬滿了一大片黑色,很是刺眼。
  從窗邊向外眺去,入目均是各種老化嚴重的建筑體,整個醫院都透露著一股遲暮的衰老氣息,讓每次看到這一幕的李行都產生了一種,仿佛置身于紀錄片里的上個世紀末的感覺。
  “在華國,印象中貌似也只有十年前,老家鎮上那個重建前的破醫院是這個風格了,至于現在已經根本看不到了吧……公司為了摳點醫療費,居然能找到這么一家老古董……”站在窗邊的李行無事可做,抬頭望著灰蒙蒙的天空胡思亂想著。
  此時的李行并不在國內,而是在冰蒂亞聯邦,一個位于華國北部,與華國接壤,在整個世界都有著重大影響力的龐大國家。
  而李行來到這個國家,則是為了……搬磚。
  在華國,現年十九歲的李行本應該是在上大學,而事實上他確實也是一個大學生,雖然只是一個普通二本。
  現在正值七月份,正是暑假期間,若是在三年前的這個時候,此刻的李行或許也與其他同齡人一樣,坐在開著空調的房間內玩著游戲,或者與好友一起出去玩樂等等。
  但是這一切,就在兩年前傳來他爸爸噩耗的那一天改變了——李行爸爸在工地上,不慎從二十層高樓摔下,當場死亡。
  而在工地事故身亡后,不但沒有能收回尸骨,而且連一丁點的賠償都沒有。
  因為他爸爸是在冰蒂亞聯邦的工地摔死的,并且持有的是更容易辦理的旅游簽證,不是工作簽證,包工頭說工地拒絕賠償,就算請律師都沒用,自己掏了幾萬塊塞給了李行媽媽就算了事。
  身為家里最重要支柱的爸爸突然死去后,家里瞬間變得困難了起來,李行媽媽只是一個服裝廠的普通工人,每個月的工資除去家里的各項開銷后,就所剩無幾了,至于李行兄妹兩個的學費就完全支撐不住了。
  李行在異地上大學,開銷較大自然是不用說的了,而十七歲的妹妹李可染當年更是因為成績突出,被市里一家貴族私立學校特招了進去,私立學校開銷龐大,每年花費的費用比之李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本李行是想自己成績本來就不怎樣,不如干脆直接輟學去打工,減輕家里的負擔,被他媽嚴厲否決了。
  后來就想著打寒暑工,這點他媽媽終究沒有反對,畢竟家中確實是困難了許多。然后李行就找到了以前和他爸爸一起干活的工友,十七歲就走上了搬磚的這條道路。
  至于為什么會選擇搬磚……就是因為錢夠多,門檻夠低。一個假期下來,至少他那個二本一個學期的學費是綽綽有余了,加上平時在學校還勤工儉學省吃兼用,上大學他就完全沒有動過家里一分錢,還有節余能往家寄點。
  而國外比國內的工資還要高許多,比如在冰蒂亞聯邦差不多就是國內的一點五倍到兩倍左右,一天算上三小時的加班費,就連小工都能掙到三百多,大工更是最少五百。
  所以十九歲的李行才會選擇在這個暑假,跟著工隊遠走異國他鄉。
  結果沒想到剛來了一周就因為水土不服上吐下瀉,從而一頭栽進了醫院,還好要不是包工頭說了不但醫療費工地全包,住院期間都算病假有最低工資拿的話,李行估計會哭死。
  “小染這個時候,應該剛從姨爸他們餐廳回家吧……”無聊中的李行想到了妹妹李可染,同樣懂事的她也和李行一樣早早開始打工了,在他們姨媽家開的餐廳里幫忙端端盤子。
  轟隆!!高空一道悶雷忽地炸響,打斷了李行的思緒。
  他抬頭望向高空,窗外陰沉的天空開始落下稀疏的雨點,隨后雨勢猛地變大,一場暴雨驟然來襲,凹凸不平的地面很快積攢起了一個個小水洼,入耳盡是嘩嘩的雨水聲。
  下面停車場上,一個剛停下來的車上走下一個身材火辣,一身職業OL制服的金發美女,望著瓢潑的大雨,用著李行聽不懂的異國語言咒罵了一句什么,頗顯狼狽地跑向了大樓,身上很快就被完全淋濕,濕透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將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李行知道這個金發美女,是院長派奇的秘書費洛莎,火辣性感的她幾乎是這個醫院里所有男人的YY對象。
  “嘖嘖嘖,冰蒂亞女人的身材就是好……”一道略顯猥瑣的熟悉聲音從李行背后傳了過來,隨后一個穿著病號服,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走到李行旁邊,盯著下面那個在雨中奔跑的費洛莎。
  “于叔,剛剛去哪了,怎么沒看見你?”李行隨口打了個招呼道。
  這個男人是一個病房的,也是工地上的工友,叫做于亮,剛開工的頭天就因為前晚在宿舍喝多了沒醒酒,一頭從兩米高的梯子上栽下,摔斷了胳膊,在醫院已經住了快半個月了。
  大雨中的費洛莎很快就跑進了醫院大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于亮惋惜的收回目光,笑道:“剛剛老板從工地來了一趟,還給我們兩個帶了點水果,你在睡覺我就沒喊你。”
  于亮口中的老板就是他們的包工頭顧大勇,專門接冰蒂亞的工程,工人都是他從國內帶過來的,當初李行爸爸就是跟在顧大勇后面來的冰蒂亞聯邦,就是沒想到后來會發生那樣的事。
  順著于亮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柜子上一袋香蕉和蘋果進入了李行的視線。
  “老板說了,讓你不要著急,在這里好好休養,等到徹底養好了再去工地。”
  李行聽后微微點頭,顧大勇為人大方,向來很是照顧工人,不像一些包工那樣苛刻,只會幫著建筑公司壓榨工人。
  “說起來,于叔你準備什么時候出院啊?”李行突然問道。
  于亮的胳膊傷的并不嚴重,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前兩天就聽他說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等到他一出院,整個病房就剩李行一個人,連個說話解悶的人都沒有,所以便順口問下。
  “這個啊,剛剛我特意探了下老板的口風。”見李行問到這個,于亮臉上便閃過一絲得意,眉飛色舞道:“我跟他說了肩膀一用力還是有點疼,他讓我再修養幾天,我估摸著這個星期都不用出院了。”
  李行有些無語,于亮這個人其他還好,就是為人懶散了點,對他來說每天不用干活就能拿到最低的基本工資,就已經滿足了。換做他自己就不會這樣,等到痊愈了,立刻就回工地去。
  他來冰蒂亞可不是旅游的。
  不過這樣也好,不然自己一個人待在這個醫院,旁邊一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估計要被憋瘋。
  冰蒂亞語不是國際通用語,那些人說話李行完全聽不懂,而唯一能排解寂寞的手機,他也為了省錢沒有辦理國際漫游,和家里打電話都是去工地上的專用電話亭。
  坐回床上打開電視,調了半天終于調到了一個用英文解說的動物世界,下午的時光很快飛逝而過,到了晚上一個身材臃腫的大媽推著餐車送來了晚餐,吃完洗漱過后,涌起強烈困意的李行直接上床休息了。
  …………
  黑暗、死寂、冰冷。
  猶如置身于海底深淵之中,沒有一絲光線、聲音,身周一片漆黑,整個人都被濃稠如墨水的黑暗緊緊包裹其中,讓人幾欲透不過氣來,腦海中一片混沌迷惘,只是下意識地前行蹣跚。
  李行腦海中一片混亂,無意識地打量著四周,他此刻的精神狀態頗為古怪,既清醒又恍惚,就像置身于一個荒誕的夢境當中,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切行為,卻又有些無法控制。
  這里到底是不是夢境,李行自己也不能確定。
  因為這里并不是他第一次來了,大概是自一年前開始,當晚上睡著之后,他便會偶爾來到這處所在,這片黑暗空寂的未知之處,如同一個孤魂野鬼,無意識地在其中游蕩,直至第二天太陽升起。
  而他醒來之后,更能清晰的記得其中的一切細節,與那些醒來后就基本沒有了印象的普通夢境完全不同。
  因為這個,李行還翻閱了大量關于夢境的書籍,甚至還找了心理醫生尋求幫助,可是都無法解釋這種現象,不過隨著經歷的多了,原本的一些畏懼也逐漸消弭,將這里當成了夢境一樣看待。
  但是最近讓李行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么,原本李行只是偶爾墮入這片夢境,可自從來到冰蒂亞住進醫院后,每天晚上都會墮入這片所在。
  而且隨著一天天的過去,這片他已經非常熟悉了的古怪夢境,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原本夢境中只是一片昏暗荒涼的平原,一直沒有改變過,但是這段時間以來,籠罩在夢境中的黑暗越發的濃郁,那種死寂之感也越發強烈,到了今夜更是完全被黑暗所包裹,死寂冰冷。
  無意識的前行著,也不知走了多久。
  忽然,前方遠處,一道微紅的黯淡光線出現在李行的視線之中,宛若黎明時分那即將升起太陽的地平線。
  “那是……光?”
  李行停了下來,略顯茫然地望著前方。
  不知怎么,那道紅光,總給他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他瞇起眼睛,正準備看的清楚一點的時候。
  嗤!!
  那道狹長細微的紅線猛地向上擴散,化作一片遮天的血光,無盡血光中央,一只巨大無比的恐怖豎瞳,死死盯向了李行!
  這竟是一只巨大的血色獨眼!
  恐怖血眼睜開的瞬間,李行的大腦就轟的一聲巨響,一種恐怖的劇痛遍布全身,好像整個靈魂都被徹底撕碎了一般,發出了慘烈至極的痛吼聲。
  …………
  “啊……!!”
  黑暗的病房中,李行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上的衣服完全被汗水打濕,臉上一片猙獰扭曲,遍布著尚未消散的痛楚與駭意,身體尚在顫栗。
  劇烈喘息一陣后,他才慢慢放松了下來。
  當痛楚得以緩解,正準備回想剛剛發生了什么的時候,李行腦海中就是一陣劇痛,臉上猛地一白,不由抱住了頭。
  再過了片刻,腦海中雖然還是昏沉沉的,但是已經不再痛了,李行的臉色卻依然很難看。
  因為此刻他的腦海中竟是一片空白,完全沒有剛剛的記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像被人用橡皮擦掉了一般。
  “越來越反常了……”李行臉色難堪地自語著,精神疲憊的他重新躺回床上,試圖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一切,然而全無收獲。
  突然,一陣腳步聲伴隨著推動病床的聲音從門外走廊傳來,并在不斷接近中,將李行從思緒中打斷,他下意識望了望墻上的電子鐘,上面殷紅的數字跳動著,正顯示凌晨一點多。
  “奇怪,都這個時候了,還有病人住進來么?”李行正奇怪著,就聽到房門一響,隨后房間的燈就被打開了。
  啪嗒!
  刺目的燈光突然亮起,他下意識就閉上了眼睛。
  隨后微微瞇起眼,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兩個穿著白色制服的粗壯護工,推著一張空床來到了于亮的床前,將沉睡中的于亮抬起,搬上了那個被推進來的空床上,隨后直接推了出去,關上了燈光和房門。
  而任那兩名護工如何擺弄,于亮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像一具死尸,任人擺布。
  讓看到這一幕的李行,心中突地泛起了一股詭異的涼意。
  隨著房間重現陷入黑暗,腦海昏沉的李行控制不住強烈的睡意,再度昏睡過去。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