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笑傲恩仇傳 > 第二十六章 追風鐵拳

第二十六章 追風鐵拳


  牛大力架著馬車向西走了一個多時辰,到達一處峽谷,將車廂卸下,扔進了谷底,偽裝了自己后,騎著馬繼續西行。
  晌午到達了一個小鎮,將馬匹低價賣給了一個西行的商隊,看著商隊向西而去了,牛大力扛著竹竿找了家面館,暢快的連吃了三大碗。
  會過賬后,找了家騾馬行,買了匹劣馬,騎著往北而去。
  行了一個時辰,路過一個叫和林鎮的鎮子,見也有一家車馬行,先出了鎮子見四下無人,將劣馬趕跑,換身衣裳,撤去裝扮,回到牛大力本身面目。
  將裝有長槍的竹竿和衣物藏好,牛大力裝著風塵仆仆的樣子回到和林鎮。昨晚洗劫了院子,不缺錢財裝成豪客的牛大力買了匹良馬。
  策馬回到先前的鎮子,到鐵匠鋪買了把趁手的腰刀,上馬直往京城而去。
  鐵拳站在十字路口,細細的勘察了西、南、東三個方向。追風道:“這有何難,兩輛馬車,分別到西、東兩個方向,一方就是障眼法,或者兩方都是,我追南方。”說完追風不理鐵拳,策馬向南而去。
  兇手頗為謹慎狡猾,鐵拳上馬向西而去,速度不是很快,一路集中精神觀察著來往行人和車馬,半個時辰后,一個灰衣垮刀人策馬而來,兩騎相交而過后,鐵拳突然喝道:“站住!”
  牛大力聽到聲音,心中一跳,卻也勒馬而停,調轉馬頭,看著素不相識的黑衣人,抱拳道:“閣下何人?為何出此言語?”
  鐵拳看著此人雖面丑,神情卻也坦然,況且此人用刀,暗想自己多疑,可自己的直覺一向很準,就算此人不是兇手,肯定也有問題,于是不在遲疑,一踩馬鐙,躍起,馬背上一腳助力,朝牛大力撲去。
  見對方突來襲來,牛大力也不客氣,握刀在手,隨意刀第十三招“刀出風起”劈向來者,鐵拳見此人出刀凌厲,不敢怠慢,扭轉身形,一拳砸向馬頭。
  見來人變招極快,躍下馬背第十四招“隨刀而行”使出,來人再轉身形,連出三拳砸向牛大力的頭胸腰,大力第十五招“無中有刀”化解來人攻勢,第十六招“刀不留痕”直向來人胸腹而去!
  鐵拳面露凝重,連出三招化解此人攻勢,施展身法退后,躍上馬背,抱拳道:“得罪了,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閣下這是何意,莫名其妙突下殺手,我倘若不會武藝,豈不是就要命喪當場,如此草菅人命,真是不當人子。”牛大力握著刀,冷冷的說道。
  “閣下誤會了,在下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絕不會濫殺無辜,得罪之處,請見諒!”見此人刀法之好,武藝之高足矣躋身人榜,那昨晚行兇之人絕不是此人了,倘若刀槍雙絕,那還得了。
  牛大力冷然說道:“閣下是否還要再戰,若戰,奉陪。不戰,告辭!”
  “閣下請便!”鐵拳見此人光明磊落,再無懷疑,抱拳說道。
  牛大力躍上馬背,戒備的調轉馬頭,絕塵而去。
  追風策馬向南又到了一個十字路口,見路口一個茶攤,擺了五六張大小桌子,三張桌子坐著十幾個人。
  將馬韁繩在拴馬樁上系好,追風在空桌子上坐下,茶博士端上一大碗茶,追風一飲而盡,示意茶博士再倒上一碗,往桌子上扔上幾文錢,端起茶碗慢慢的飲著,聽著旁人的話語聲。
  “阿爺,我要一件花衣裳!”一個六七歲衣裳破舊的小女孩站在一個端坐著喝茶的老漢身后,扯著袖子說道。
  老漢忙道:“莫扯,扯壞了阿爺可沒衣裳穿出門了,好,回家阿爺扯一塊布,給娘給你和弟弟做身新衣裳!”
  “噢,我有新衣裳穿嘍!”小女孩興奮的蹦蹦跳跳。
  “阿爹,這騾車您賣這個高價,確定沒事?”壯漢有些擔憂的問道。
  “這能有什么事,一手交錢一手交車,各屬自愿。”老漢滿不在乎的說道。
  見老爹都這么說了,壯漢也就放心了,于是充滿憧憬的說道:“趕明兒找孫木匠打造一輛新車,買匹壯騾子,再買頭牛,明年咱的日子就好過了。”
  追風一口喝完手中茶,走到十字路口看了看,解下韁繩,跳上馬背,向東而去。
  快馬加鞭的追風,追過一輛輛在官道上行駛的馬車,終于看到一輛騾車在前方,于是一夾馬背,超過騾車,抽出長劍,喝道:“停車!”
  車夫以為遇到強人,忙停下車子,抱頭道:“好漢饒命,錢財只管拿去,只求饒我一家老小的性命。”
  看著不對勁,追風用劍挑起簾子,看到幾個老少抱成一團,嚇得瑟瑟發抖,看衣著,家境不錯,不像是乘坐這破騾車的人。
  追風喝道:“說,這車哪來的?”
  “好漢饒命,這車是有人跟我換的馬車,小人不該貪財,請好漢將銀兩和騾車拿去,只求不要傷害我的家人。”車夫跪在地上,連連磕頭道。
  “說,你的馬車有什么特征?”
  問清情況的追風繼續追了下去,半個時辰后,終于追到了目標。
  侯勝勒住韁繩,看著持劍指向自己的灰衣人,知道麻煩來了,卻也不怕,抄起竹竿,震裂取出長槍,飛身朝追風而去。
  只守不攻十數招后,追風知道此人只是兇手之一,卻不是那個最厲害了,于是暗中警惕隨時會突襲而來的槍。再過數十招,見暗中對手還未出現,追風尋到一個破綻,飛起一腳將侯勝踢出數米,持劍指著侯勝喝道:“說,還有一人在哪?”
  侯勝口吐鮮血,這一腳震得五臟沸騰,受傷不輕,喘了幾口氣,說道:“一人做事一人當,人都是我殺的,你只管殺我報仇,不要連累別人。”
  “求求你不要殺侯大哥,他是好人!”何苗領著七個小女孩噗通跪在地上,不停的朝追風磕頭。
  侯勝道:“不要為難這些可伶的小女孩,殺我之后,希望你能找人送她們回家,最不濟也請不要再傷害她們!”
  追風看著傷痕累累不停磕頭的小女孩們,作為捕頭,如何會不知這些女孩兒是怎么來的,那地方又是何等的黑暗,這些女孩兒如果不是被人救出,那么必定又將面臨著殘酷的折磨。
  還滿腔熱血,一心想弘揚正氣的年輕捕頭,握劍的手在顫抖。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