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莼非得已 > 第146章、紫蘇醬

第146章、紫蘇醬

    午夜,un集團大樓。
  
      從付言成手中成功收購skar后,陳余生沒過多停留,趕了夜間航班,急匆匆地飛回京都。
  
      看了看表,已是凌晨兩點,他沒回酒店套房,而是直接回了公司。
  
      讓王秘書端上杯咖啡后,他就借著咖啡提上來的神,打開電腦,查了一下關于柳市集團的盈虧情況,為明天的早會做準備。
  
      資料查了沒一半,他的私人手機就在兜里震動了一下。
  
      私人手機,他很少用來發短信,一般都是直接通話,除非是他的微信里有了新的信息提示。
  
      深夜來電,詭異異常。
  
      他拿出手機,直接點進微信,看到了一條加他好友的提示。
  
      許是因為忙工作,陳余生懶得分析,一秒直接按了同意,接著,他將手機調成靜音,放下手機,目光片刻不移地盯著電腦屏,開啟了工作模式。
  
      趕工作的時光,比沙漏中的沙子走得還快。
  
      陳余生第二次去看手機時,時間已到到了早晨七點半,微信群里新進的消息已有99了。
  
      躺在沙發上的陳余生,懶懶散散地,抬起指尖,隨便翻閱了下留言。
  
      信息最多的是付言成剛拉他入skar群。
  
      因為skar原來是家族企業,所以里面基本是付家的一些兄妹長輩。
  
      群里的留言,全都是付言成和他一個小妹妹的互懟。
  
      “哥,你看你真沒出息,一瓶酒就把你搞定了,你還真把餐廳經營權賣給了生哥呀!”
  
      付言成的小妹妹?
  
      陳余生想了半天也想不起她的模樣,不過,付家也真夠二的,連兄妹吵架也吵得這么二。
  
      陳余生搖了搖頭,直接退出了skar群,前一秒剛要放下手機,后一秒陳氏家族群就開始有人發了消息。
  
      發消息的是陳余生的奶奶。
  
      “生生,你什么時候過來看看奶奶,聽說你回國了!奶奶很久沒看到你了,你忙完了工作,就抽空過來看看奶奶吧!奶奶讓宋媽給你準備了你最愛吃的煎牛排!”
  
      奇怪?
  
      奶奶怎么知道她愛吃煎牛排?
  
      后知后覺的陳余生這才反應過來,就在昨天,自己的頭像已經從冷凌的霸道總裁換成了嫩脆的香煎排骨。
  
      奶奶的語音消息剛落地,陳父的消息就進來了。
  
      “媽,余生工作忙著呢,您就別老催他,您該催他什么時候給您帶個孫媳婦回來。”
  
      許是陳余生的母親——柳月梅為了怕自己發出的消息使群內的氣氛冷場,發完這條消息,還發了一張自己在地中海曬太陽、喝果汁的自拍照。
  
      呵呵噠!
  
      柳月梅這真是拉仇恨不是嗎?
  
      她退了休,將一切事務拋給了陳建國,陳建國二話沒說,又將一切事務拋給了他。
  
      幸虧他智商高,記憶力好,有經驗,才不會被柳氏那幫老狐貍玩得團團轉。
  
      微信群里安靜了半分鐘,陳余生的父親——陳建國終于冒了泡。
  
      “是呀是呀,奶奶講話,余生是最聽的。”
  
      后面還補了張自己在意大利陪老婆逛奢侈品店購物的自拍照。
  
      呵呵噠!
  
      陳建國什么時候變得這樣跟老婆啦!
  
      剛才在心里一萬個吐槽付家兄妹二的陳余生,現在就納悶了,陳家二的程度也不比付家二的程度低。
  
      就在他準備退出微信,切回手機頁面時,他看到了最上面那張新加朋友的圖像。
  
      簡簡單單的女生簡筆畫圖。
  
      像是自己手動素描而成,她的名字叫做“紫蘇醬”。
  
      紫蘇醬!
  
      陸子蘇!
  
      陳余生盯著這三個字看得入了神,就連王秘書敲門的聲音也沒聽見。
  
      這個點,應該是陳總用早餐的點,按照慣例,王總端著準備好的早餐侯在門外。
  
      他敲了好一會兒門,見沒人應,又怕早餐涼了不好吃,就直接推門而入。
  
      男人躺在有陽光的沙發上,白皙細長的手指拿著手機,眉眼溫軟得不像話。
  
      他已經好久沒看見陳總這樣舒心的情懷了。
  
      對于陳余生的家庭狀況,王秘書是多少知道一點點的。
  
      陳總父母關系不太好,不是打鬧就是吵架,自幼缺乏家庭溫暖的陳余生,中學時候,性格格外叛逆。
  
      不過,他苗子根正,加上是個學習天才,得到爺爺奶奶疼愛的他,沒經過多少時日,便成了一個學業有成、德才兼備的傳奇少年。
  
      只是,他的性格有些孤僻冷漠,總是這樣寡淡疏離,不愿與人多說話,也不愿與人有過多交際。
  
      陳余生看見王秘書一個人端著托盤,靜靜發怵,便咳嗽了一聲。
  
      王秘書秒懂。
  
      “陳……陳總,您的早餐。”
  
      陳余生示意讓他放下,然后起身,進了洗手間。
  
      吃了早餐,進了會議室。
  
      早上的會議,是針對一天后,正式合并柳市企業后,需要開啟的新聞發布會。
  
      諾大的會議室,左邊是柳市的高層,右邊是un的高層。
  
      兩邊旗鼓相當,勢均力敵。
  
      由于上層柳市高層中,scar餐廳出了老牛吃嫩草的事,辦公室又出了吃豆腐的事。
  
      右邊un的高層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哪知,今天太陽真的打西邊出來了。
  
      大  boss的心情今天格外的好,沒有發脾氣,也沒有摔電腦,連茶杯也沒有直接扔到門框上。
  
      說話的語氣,除了有些冷冽外,會議從頭到尾,沒有太多異樣。
  
      會議開到中午十一點,會議結束,中午有個飯局,王秘書陪著陳余生去了京尚大飯店。
  
      一屋子的總裁,推杯換盞,氣氛很活躍。
  
      飯局開到一半,陳余生出去接了個電話,發現微信進了新消息,是付言成發來的。
  
      “下個星期,蔣爵那幫人從國外回來,我剛好也到了京都,我們到時候出來聚聚。”
  
      陳余生想著這個星期忙完了新聞發布會,應該會清閑很多,就丟了個“嗯”。
  
      蔣爵,是陳余生在國外留學時的同學,也是付言成大學同學。
  
      按血緣關系,付言成和陳余生還有點八桿子打得著的意思。
  
      付言成的爺爺和陳余生的奶奶是表兄妹,只是那時候,自家兄弟多,表親就走得少了。
  
      一來二去,兩家也就很少聯系了。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