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明天下 >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第四十九章大明朝的法律教育


  
  
  云昭回到跨院準備大睡一場的時候,錢多多掀開了窗戶,站在外邊好奇的瞅著睡在炕上的云昭。
  “呆子,人家沒把你當回事。”
  云昭把身子往被子里鉆一下,只露出半張臉道:“所以你就陷害了秦良?”
  “他在酒宴上說想請我吃雞!偷偷的。”
  “應該是好意吧?”
  “如果他大大方方的請我吃,我會認為是好意,躲著他的爺爺,他的父母兄弟,再輕聲的邀請我,那就是居心叵測了,你說對不對?”
  “所以你就大聲拒絕了是吧?”
  “對啊,他不大方,我可是大方人!對了,看你昨晚在偷看地圖,你想好搶劫誰家了沒有?”
  “沒法子,西安城就是一個堅固的籠子,在城里搶劫容易,脫身太難,看來,此事要再議。”
  “膽小鬼!孫猴子都敢大鬧天宮!”
  “主要是孫猴子殺不死,我要是也殺不死,我也敢!”
  “給你出個主意,有個叫做明月樓的地方非常有錢,你要不要去看看?”
  “為什么是明月樓?那是一個什么地方?”
  “青樓,這一次買我的地方就是明月樓。”
  “你很討厭這個地方?”
  “身契在明月樓呢。”
  “你人都被山大王給搶走了,還在乎一個身契?那東西屁用不頂,我不信那些人敢去藍田山里找你!”
  “好吧,是我把事情弄糟的,當初你家山大王搶我的時候,我以為要糟糕,就把一個人推到水溝里用草掩蓋起來了,你家山大王沒有發現,把明月樓的護衛跟有錢的老鴇子給殺了,卻把一些苦哈哈的趕車人給放了。
  然后呢,被我藏起來的人被那些該死的車夫送去了明月樓,現在,我想把他弄出來。”
  “你的情郎?”云昭半個身子就露出了被子。
  “我弟弟!”
  錢多多臉上的笑容沒了,這還是云昭第一次見她如此莊重。
  “你不是說你家就你一個,還被……”
  “我以前說的話你就當我放屁好了……”錢多多不等云昭把話說完,就立刻打斷了。
  “我哪里知道你說的話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
  “你要是把我弟弟救出來,以后,你讓我干什么我絕無二話!”
  云昭閉上眼睛,打了一個哈欠道:“等我睡醒!”
  當一個女人想要干挽救弟弟這種大事情的時候,別人想睡覺這種事根本就就是借口。
  所以,云昭被穿好衣服,就快速的出發了。
  雖然一個小男孩跟一個小女孩去逛青樓有些奇怪,云猛他們還是老老實實的跟上了。
  秦氏管家聽聞云昭的去向之后,也只是冷冷一笑并不阻攔,隨意指點一下方向就關上了大門,似乎很害怕被別人知曉這一行人是秦氏的親戚。
  天上的太陽很大,一片云彩都沒有,是一個好天氣,街上的行人腳步匆匆,都奔著一個方向去了。
  云昭幾人被人群裹挾著一路跌跌撞撞的就來到了一個不算太大的高臺前面。
  既來之,則安之,據說戲劇從明代就開始有了,云昭很想看看最原始的戲劇。
  錢多多急得要死,云昭還是決定先看看熱鬧再說。
  一聲鑼響,一個瘦小的漢子就被拖上臺子,脖頸上后邊還插著一個牌子,這讓身材高大的云虎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兩聲鑼響,一個懷抱鬼頭刀的劊子手就來到這個瘦小漢子的身邊,向來彪悍的云豹,就把脖子縮了縮。
  三聲鑼響,劊子手抽掉漢子脖頸后面的木牌,云猛面色發白,哀嘆一聲。
  云昭不解的看看身后三位神色有異的叔叔,一聲鼓響之后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焦躁的錢多多拽拽云昭的袖子道:“這里的人都在看什么?我們先鉆出去再說。”
  云昭搖搖頭道:“先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想看好看的,回來了我給你跳舞,比這些人跳舞好看的太多了。”
  話音剛落,就聽廠子里面一個穿著暗紅色衣袍的中年人展開一卷文書扯著嗓子吼道:“秋決大典開始!斬殺巨寇草上飛一名!”
  然后,人群里就發出各種模樣的歡呼,卻以叫好聲最大。
  還以為隨后會有莊嚴的典禮,還以為會有三聲炮響一類的儀軌,卻看見一個劊子手手起刀落,那顆被人按在木頭墩子上的腦袋就離開了身軀。
  劊子手用腳踩著草上飛的尸體不使尸體滑落,沒了腦袋的脖子正對著一個木桶噴血,直到脖腔中不再有鮮血噴涌,這才一腳將尸體扒拉到一邊……
  一顆雙目圓睜的頭顱,此時已經跌落地上,一個面貌兇惡的軍兵用腳把這顆頭顱踢到人群里吼叫道:“看清楚,這就是日走千家,夜盜百戶的飛賊草上飛!”
  隨著人頭滾動,所到之處,人群轟然散開,讓這顆人頭如入無人之境。
  人頭蹦蹦跳跳的來到了云昭腳下,錢多多慘叫一聲就一個虎跳騎在云昭的腰上,將他抱得緊緊的。
  云昭側過頭瞅著這顆人頭,此時,人頭也瞅著他,還調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云猛提著人頭上的頭發,將腦袋丟上了臺子,臺子上的劊子手沖著云猛很有禮貌的拱拱手,就再踢一腳,那顆腦袋就掉進了一個碩大得柳條筐。
  云昭進入了一種很奇妙的境地……無法言說。
  直到一個骯臟的披頭散發的破衣爛衫的漢子嚎叫著,哭泣著再一次被人押上高臺,云昭才從那種難以言說的境地里清醒過來。
  這一次,他睜大了眼睛,決定不再躲避。
  “斬殺月牙山盜匪探子大目賊一名!”
  紅袍官員顯得極為不耐煩。
  同樣的劊子手似乎也沒有再往鬼頭刀上噴酒的興致,也不管那個賊寇口中狂呼’冤枉’就狠狠地將鬼頭刀砍了下去。
  同樣的標準行程,尸體依舊留在臺子上往木桶里流血,腦袋依舊被軍兵當做球踢……
  云昭小小的身子抱著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在人群中顯眼極了,于是那個自認為在幫云昭的混賬軍兵再一次把人頭踢到云昭腳下。
  這一顆人頭與上一顆又有所不同,上一顆只是眨巴一下眼睛,這一顆腦袋的表情就生動多了,眼角還流著眼淚,嘴巴依舊在蠕動,一雙眼睛里滿是懇求之色……
  云昭想把錢多多從身上撕下來,努力了兩次都沒有成功,云猛再次嘆息一聲,撿起地上的腦袋丟還給了劊子手。
  在這個陽光明媚的上午,云昭親眼看到六個人的腦袋被人活生生的砍了下來。
  官員對待這些被斬首的人毫無憐憫之意,就像是看人殺豬……或許還比不上殺豬,殺豬至少還有滿滿的期待,期待將要到來的肉食……這些被殺死的人,他們的肉沒人吃……所以,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人命在劊子手眼中算不得人命,砍別人的頭對他來說只是一份工作罷了,普通而無聊。
  云昭上輩子就沒見過有人被殺,雖然傳聞不少,親眼看過,這還是第一次……不,準確的說,這已經是第六次了。
  人啊,一天有一次震撼就足夠了,一天六次,就會變得麻木。
  不過呢,云昭來西安準備大干一場的想法,這時候就跟熱湯潑白雪一般消散的干干凈凈。
  不得不承認,大明朝的法律教育工作做得簡單而粗暴……似乎還非常的有效果。
  看完殺人之后,不論是云昭,還是云猛,亦或是云豹,云虎,都很想吃飯。
  關中的大老碗里永遠不變的美味就是面條,如果再配上一碗清湯羊肉,這對饑餓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腦袋很重要,主要是因為嘴巴長在上面,幾個人唏哩呼嚕的吃面條,充分發揮了嘴巴的重要性。
  錢多多無聊的挑著面條輕聲道:“要不,你把我賣了,把我弟弟贖出來,多余的錢,就當是我弟弟在你家的吃飯費用?”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