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向往之任務系統 > 第三十三章捉弄

第三十三章捉弄


  
  “哦呦,還有理了。”
  江離一臉戲謔看著歐洋娜娜,自己可是先入為主,萬萬不能暴露。
  “什么嘛!”
  歐洋娜娜很是生氣,這混蛋也太不知好歹了吧,把人家刻成那個樣子還跟自己說起理來了,如果這木刻給別人看了,那會讓別人這么想。
  是刁蠻?還是不懂事?
  一想到這,她的心里更是來氣。
  “還有這個。”
  拿出口袋里面的紙張,歐洋娜娜一點面子都不給的直接丟給了江離。
  黑暗中,赫然之間,歐洋娜娜目光所及之處發現江離沒有穿衣服。
  沒穿衣服!
  一條短褲?
  “你這個臭流氓。”
  說完,她連忙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接下來辣眼睛的畫面。
  而江離則一臉懵逼的接過了那張紙,一看,發現并沒有啥,這是之前自己送給她的歌譜。
  這個沒問題,只是,歐洋娜娜又在發什么神經。
  看著她的舉動,江離低頭一看自己的身上,恍然間,他莫名的有點尷尬。
  “曹尼瑪的狗系統,你這過目不忘是假的吧,哥的一世英名啊。”
  內心咆哮一聲,江離急忙上床用被子蓋住自己。
  說好的過目不忘呢,這雞兒是一點用沒有。
  “靠靠靠,我這是遇到了一個什么奇葩宿主?唉,莫名的后悔呀,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江離腦海中的系統見此,開始覺得欲哭無淚,越發覺得當初的自己就是瞎了眼睛才會看上江離……
  “這真的是失誤!”
  這邊,江離很是強硬的解釋了一下,殊不知解釋后的氛圍更是尷尬。
  “不要臉!”
  “我說的是真的,你得相信我!”
  江離舉起手沖自己比劃了一下,但是效果卻是微乎其微。
  “哼,混蛋!別解釋了!”
  輕哼一聲,歐洋娜娜找到了自己的口紅,也不等江離說話,拿起口紅就要出門。
  這時,天時地利,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人和。
  歐洋娜娜突然一不小心被書桌旁邊的椅子絆了一下,就在她驚恐間,以為要摔倒的時候。江離說時遲那時快,猛然間伸出了自己右手緊緊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借著慣性,歐洋娜娜被江離輕飄飄的拉到了床上。
  隨即,花容失色的歐洋娜娜緊緊的抱住江離。
  畫面太美,只是江離沒穿衣服……
  這里,動靜并不是很大,而且房間的隔音效果不錯,樓下樓上的人根本不清楚這里發生了什么。
  “我靠,自己都快要嚇死了,要是這個準女朋友有個好歹的話,那自己怕是要單身一輩子了!”
  額頭微微冒出冷汗,江離拍了拍歐洋娜娜的后背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終究還是個女孩子,歐洋娜娜更是后怕,這要是摔毀容了怎么辦。怕是連門都出不了,還搞啥上鏡不上鏡的。
  “哎哎哎,我的大小姐,快放手,有點疼。”
  說著,江離趕緊向歐洋娜娜使眼色,示意她快點放手。
  時間突然定格,一時之間,歐洋娜娜突然發現自己自己抓的有些緊,甚至,右手有些手指甲嵌入了江離的表皮。
  如果在平常時候,江離肯定是一點事沒有,但問題是,現在的江離沒穿衣服。
  沒穿衣服!!
  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疼!
  江離咧了一下嘴,歐洋娜娜見了連忙放開手,臉上顯得有些慌亂。
  “我看看!”
  心慌著,也不管江離穿了多少衣服,歐洋娜娜打開了房間的燈光,抬起江離的手臂查看了起來。
  江離嘿嘿笑著,任由她擺布。
  “還好還好,沒出血,刺的不是很深!”說著,歐洋娜娜一臉我不是故意的表情看著江離。
  因為自己要拉大提琴之類的樂曲,所以之前都是沒有留手指甲的。
  但是,因為這幾天參加節目,指甲也確實長出了不少,還好是不長,不然長一點的話都會把江離給戳出“痕跡”來了。
  “好了好了,沒多大事,你不要用這種表情看著我。”
  江離實在是經受不住她的眼光,只是一會兒,他閃爍著目光連忙避開了她。
  “這個,你還給我干嘛?”輕呼一口氣,開始轉移話題,江離拿起之前歐洋娜娜扔給他的曲譜。
  頓了頓,歐洋娜娜接了曲譜,紅撲撲的臉蛋讓江離看的直愣神。
  “小幸運?”
  歐洋娜娜看著曲譜里面的內容,雖然在之前自己是看過了的,但是因為木雕的原因,自己也只是掃了一眼罷了。看著上面的節奏和旋律,歐洋娜娜目光不斷的聚焦。
  “這么好的歌,你這么會想著給我?”
  “哈哈,還好,拿回去多看看,我想著這歌對你應該蠻有用的!”
  這首歌必火,歐洋娜娜很是震驚和欣喜,就算是再好的歌在江離面前也不值一提吧,但是他會送給自己,而這個意義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江離,謝謝你!”歐洋娜娜嬉笑著收起了譜子,滿臉的欣喜。
  江離也很高興,看著歐洋娜娜一臉的開心,自己也充滿了成就感。
  這成就感可比前兩年那什么的狗屁鋼琴聲樂比賽的冠軍高得多了,拿拿啥的比賽第一名都是隨隨便便,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感嘆間,江離戲謔的看著歐洋娜娜,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江離一下子把房間亮著的燈給關了。
  房間一下子暗了下了,緊接著,歐洋娜娜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呀,你干嘛?”
  “沒干嘛,睡覺啊!”
  “睡覺就睡覺,好歹你先讓我出去再關燈啊!”
  氣呼呼的回答著,歐洋娜娜根本不懂江離的深層次意思,自己還在這里勒,關個屁的燈。
  江離也不管歐洋娜娜是否懂了,反正自己也沒打算干啥,拉起被子就這么靜靜地看著歐洋娜娜。
  “哼!”
  伸手不見五指間,歐洋娜娜強烈的第六感似乎是注意到了江離的目光。
  “這混蛋!”輕哼一聲打開了燈,她又開始給江離擺起了臉色。
  “你……”
  但是,讓她抓狂的是江離又一下子把燈關了,看樣子是絲毫沒有將她放在眼里。
  氣的手指直指著江離,歐洋娜娜又抬起手把燈打開了,你關我就開。
  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房間,還不等堅持幾秒,啪的一聲,燈光又被關了。
  然后又是啪的一聲,燈又被打開了。
  “啪,關!”
  “啪,開!”
  ……
  你關我開!
  兩個18歲上下的男孩女孩,在此刻就如同正在上小學的小學生般干著小屁孩喜歡干的事,而且主要的問題就是個人心里還一點逼數沒有,絲毫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妥,還樂此不疲的重復著。
  “啪!”
  “混蛋!”
  “啪!”
  “你還來!不要臉!”
  ……
  “哎呀,你別鬧了。”歐洋娜娜皺著眉頭拍開了江離的手,但是,還不等她反應過來,江離又一下子把燈關了。
  “哈哈!”
  摸了摸頭發,江離終于是忍不住的笑了。
  “你……”
  歐洋娜娜急的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江離實在是太不要臉了,自己見他第一眼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那時候可帥了。
  但是現在……
  好吧,還是那么帥!
  ……
  頓了頓,歐洋娜娜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準備直接摸黑走出房間。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