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在火影開直播 > 第127章 等你有了跟他一樣的眼睛,再來挑戰我吧!

第127章 等你有了跟他一樣的眼睛,再來挑戰我吧!

    「心疼我二柱子!」
  
      「二柱子又要被虐了!」
  
      「可憐巴巴!」
  
      直播間的彈幕已經開始為佐助默哀了,畢竟他們一路看著吳敵直播到今天,可以說是對吳敵的實力了若指掌。
  
      吳敵都有什么本事,他們都很清楚,但火影世界的人們卻不知道。
  
      這種信息差,給觀眾們一種非常暢快的感覺,一邊心疼著佐助,一邊期待著吳敵暴虐佐助。
  
      呲呲呲呲呲呲呲呲……
  
      佐助左手上的千鳥閃著奪目的光芒,嘈雜的聲音仿佛蘊含著極強的沖擊力。
  
      “日向雛田,接招吧。”
  
      佐助用雙勾玉寫輪眼盯著吳敵,在他的雙眼中,仿佛是將吳敵的一切動作都看透。
  
      當然。
  
      這都是他自以為的。
  
      「現在看二勾玉的眼睛覺得有點寒酸。」
  
      「好萌的小二助啊!」
  
      「這委屈的樣子,真想欺負一下!」
  
      吳敵深深的看了一眼手持千鳥的佐助,莫名的覺得有點像小孩子在打架。
  
      對方就像是一個拿著小木棍對著自己比比劃劃,而自己則是一個已經成年的人,淡然的看著這一切。
  
      “沒興趣。”
  
      吳敵淡淡的開口,就像是沒看到佐助手中的千鳥一樣,完全沒有正視佐助。
  
      開什么玩笑!
  
      跟佐助怎么打?
  
      宇智波家在木葉的小獨苗了!
  
      而且,現在那么弱……
  
      吳敵在聽到佐助要切磋的時候,心中第一反應最擔憂的是怕一個不小心勁使大了把佐助給弄死了。
  
      鼬可是要來了。
  
      他現在可不是鼬的對手,他也不想和鼬做對手!
  
      這種需要小心翼翼的打斗,又有什么意思,自己拿寧次練招,那畢竟是一家人,而且寧次還是分家的,虐幾下沒什么心理壓力。
  
      至于我愛羅。
  
      這個童年不快樂的孤獨患者需要快樂呀!
  
      “你是在看不起我嗎?”
  
      佐助冷冷的說道,他的自尊心在這一刻再次受到傷害,比之前受到傷害的程度更強。
  
      「hhhh沒錯!」
  
      「就是看不起你!」
  
      「你算哪塊小餅干呀!」
  
      佐助臉色很難看,他從小就以復仇者自居,自認活著的意義就只有復仇,為了殺死鼬,他一定要成為最優秀的那一個。
  
      因為鼬在同齡人中就是最優秀的一個,甚至于在佐助現在這個年紀,已經進入暗部成為分隊長了。
  
      現在比不過鼬就算了……
  
      他的寫輪眼緊緊盯著面前的日向雛田,這個跟他年紀相仿的少女,卻讓他有一種難以跨越的距離感,好像兩個人之間的差距極大,就像當年他看著鼬一樣。
  
      佐助無法接受這種感覺,他一定要自己試一試,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
  
      “若是連一個同齡的女人都打不過,我還復什么仇!”
  
      佐助心中泛起強烈的嫉妒心和自尊心,往往越是這樣要強的人,承受挫折的能力就越是弱一點,他們給自己架設的心里語氣太高了。
  
      漸漸地,他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扭曲起來,盯著吳敵,眼眸冰冷。
  
      “雛田,我要沖過來了,讓我看看你們日向一族的絕對防御,能不能擋住我的千鳥!”
  
      佐助手中的千鳥泛著極其嘈雜的聲響。
  
      這是他現在能夠拿出來的最強的招式了!
  
      學會了絕招,內心多少會產生膨脹。
  
      因而他在錯過中忍考試的第一時間,就來找心心念的日向雛田了。
  
      “不好意思。”
  
      吳敵淡淡搖頭,空洞的白眼仿佛透著不屑,淡淡說道:“以你的本事,我還不需要使用八卦掌回天。”
  
      「主播你還說不欺負他!」
  
      「魔鬼啊!」
  
      「咳咳咳,有點過分了啊,但我很喜歡呢!」
  
      “你……”佐助的眉頭皺得更緊了,臉色極其的扭曲,自尊心再次受到了打擊,隨即猛地竄了出來,抬手噙著千鳥大吼一聲:“你少瞧不起我!”
  
      呲呲呲呲呲……
  
      佐助迅速向著吳敵突刺過去,手中的千鳥在這一刻拉長,宛若一道閃電向著吳敵轟鳴而去。
  
      “太慢了。”
  
      吳敵淡淡的開口,他來白眼都沒有使用出來,他所表達的并不是千鳥慢,而是佐助現在太慢了。
  
      啪!
  
      可就在這個時候,吳敵猛地探手而出,瞬間抓住了佐助釋放千鳥的手腕。
  
      “嗯?”
  
      剎那間,佐助楞了一下,他根本沒想到自己這么快的速度,居然能被對方抓在手腕上,這不可能是真的。
  
      完全不能動!
  
      佐助突然發現,面前這個看起來柔弱的小姑娘,手上的力氣完全是他難以想象的。
  
      “宇智波佐助。”
  
      “你就這點程度了嗎?”
  
      “你把我帶到這個湖邊上。”
  
      “因為很喜歡這里吧。”
  
      “這里給你帶來了很多的回憶吧。”
  
      吳敵說到最后一個字的時候,右手猛然發力,像是扔東西一般,直接將佐助甩了出去。
  
      “那就去跟湖水來一場親密接觸吧!”
  
      吳敵淡淡的聲音傳進佐助的耳中。
  
      隨即,佐助感覺到一股難以抗拒的力量從手腕上傳來,整個人騰空而起倒飛而出,視線中的景色不可遏制的瘋狂后退。
  
      撲通!
  
      佐助跌落在湖水中,若非他反應迅速,雙腳上及時附著上查克拉,整個人怕是直接要掉進湖里了。
  
      左手的千鳥將湖水劃開一個口子之后,緩緩消失不見。
  
      “這怎么可能?!”
  
      佐助瞪大眼睛,眼底深處滿滿都是難以置信之色,他根本無法理解這個結果,更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宇智波佐助。”
  
      “你說宇智波家和日向家誰更強,這個我無法告訴你。”
  
      “但你若是說。”
  
      “你跟我之間,誰更強……”
  
      “嘿嘿嘿!”
  
      “你若是想戰勝我。”
  
      “等你有了跟他一樣的眼睛,再來挑戰我吧!”
  
      “現在的你。”
  
      “太弱了!”
  
      吳敵說完之后,轉身離開,沒有絲毫的留戀,跟佐助打,他是完全提不起勁頭的,生怕一個不小心給打廢了。
  
      「魔鬼主播!」
  
      「哇,主播,你居然跟二柱子說這句話,求求你做個人吧!」
  
      「主播你還說你不想欺負他?」
  
      「這不是在欺負佐助?」
  
      「敲里嗎,我們佐助粉絲會鄭重警告你,你這個亞子,你沒朋友的,我詛咒你以后喝奶茶都沒有珍珠!」
  
      「23333前面的佐助粉絲好兇啊!」
  
      「主播,你不要走,我去買些橘子先,回來再靜靜的看你裝13!」
  
      「二柱子又被教育了……」
  
      佐助怔怔的看著吳敵離開的背影,寫輪眼重新化作黑色的眼球,撲通一聲跪在了湖面上。
  
      “為什么?”
  
      “我連日向雛田都打不過?”
  
      “我這年都在做什么啊?”
  
      “我究竟怎么做才能殺了那個人啊?”
  
      佐助腦袋沉到水面上,淚珠在眼眶里面打轉,現在他的內心世界是崩潰的。
  
      剛剛學會了千鳥。
  
      就被這么輕描淡寫的擊敗了。
  
      這千鳥也不厲害啊!
  
      佐助心態有點炸了,他現在都不知道為什么,一場簡單的中忍考試,居然出了這么多厲害的強者。
  
      “我現在連下忍都打不過!”
  
      佐助臉上露出一抹難受的倔強,趁著跪著跪在湖面上的身體,向著剛才日向雛田所在的位置看去,當然,現在已經沒了人。
  
      “日向雛田,我還會向你挑戰的,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我才是木葉最強的下忍!”
  
      ……
  
      吳敵直接折返回到了日向一族的道場,現在這會回去以后,日向日足已經在家里了。
  
      “雛田,你回來了,你沒事吧?”日向日足關切的問道,他雙眼盯著這個大女兒,回想起大女兒跟我愛羅之間的戰斗,心中就會泛起一股不真實感。
  
      “我沒事的。”吳敵淡淡搖頭,這場中忍考試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場試煉,讓他更加熟悉已經學會的技能,積累戰斗的經驗。
  
      以他現在的實力。
  
      別說是中忍考試中的下忍了,就算是中忍都不是他的對手,那蘊含著怪力的一拳,直接就可以將我愛羅絕對防御的沙子打崩掉,換個人那都是要頂不住的!
  
      “雛田,你好好休息吧,我剛剛接到通知,后天早上村子要舉辦三代火影大人的葬禮了。”日向日足沉聲說道。
  
      “好的。”吳敵點點頭,沒再多說什么,直接向著自己的屋子走進去,而這個時候,眼前的彈幕,也跟著消失不見了。
  
      直播間掐掉沒用的直播畫面。
  
      這是系統一貫的做法。
  
      吳敵本身也習慣了。
  
      回到屋子。
  
      躺在屬于他的小床上,悠悠的自言自語。
  
      “中忍考試結束了。”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將會通過中忍考試成為中忍,但是現在村子里沒有火影,得等綱手老師回到村子之后,才會下達正式的任命。”
  
      “也就是說,我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其他的收獲就是大蛇丸的手指和宇智波止水的寫輪眼,這兩個東西我現在不知道該什么用,也不知道未來會不會用得上,就當給未來留個驚喜吧!”
  
      吳敵說話之間,打開了系統的面板。
  
      當前直播值:1443721點。
  
      “真是一筆不菲的數字啊!”
  
      吳敵忍不住感慨,這里面絕大部分都是大額禮物,還是大額禮物來得快,剩下的都是小禮物積攢下來的。
  
      “讓我研究一下,該怎么加點了?”
  
      “嗯……”
  
      吳敵略微沉吟了一下,腦中閃過一個又一個念頭,比如說將綱手包的技能加到極致,或者說全部都加到屬性點上,讓自己的實力再提升一個高度。
  
      “等等!”
  
      “我先看看陰封印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降級了?”
  
      吳敵突然想起來陰封印的問題,他在先前跟我愛羅的戰斗中將陰封印解鎖了,現在的額頭已經沒有那個紫色的菱形封印了。
  
      頓時。
  
      吳敵打開特殊技能列表。
  
      將注意力放在陰封印上。
  
      陰封印:精通(*)
  
      “這個*號是什么意思?”
  
      吳敵心里納悶,按了下去。
  
      “叮咚!”
  
      “陰封印。”
  
      “當前等級:精通。”
  
      “當前狀態:冷卻。”
  
      “冷卻狀態將在1095天后解除。”
  
      “您可以選擇消耗300000點直播值解除冷卻狀態,是否確定解除冷卻狀態?”
  
      吳敵聽到提示音之后,整個人楞了一下。
  
      1096天?
  
      這不就是3年嗎!
  
      相當于說如果不花直播值的話,就要用直播值來解除,只是相對于正常積累的忍者來說,他只需要等待時間就行,不用硬憋3年的查克拉。
  
      “解除!”
  
      吳敵毫不猶豫的說道,他才不會用3年的時間去等待陰封印的恢復,而且30萬直播值,相當于陰封印從熟練提升到精通所需要的直播值,還是可以接受的。
  
      嗡!
  
      頓時,吳敵的身子微微一顫,一股磅礴的查克拉向著額頭眉心處匯聚而去,最后形成了一個紫色的菱形印記。
  
      陰封印。
  
      恢復!
  
      吳敵重新感覺到一股力量感在眉心匯聚,隨時可以解開,讓自己處于一個非常舒服的狀態中。
  
      當前直播值:1143721點。
  
      “現在剩余100萬直播值。”
  
      “不如……”
  
      吳敵嘴角微微翹起,他在經過一番心里活動之后,最終做出了一個決定。
  
      “現在我的各種技能都處于差不多的等級上,絕大多數都是精通,110萬點直播值能提升的技能不多。”
  
      “三種屬性中,精神和查克拉提升1點需要10點直播值,體質提升1點還不知道需要多少。”
  
      “剛剛我對團藏發動了別天神,雖然得到了止水的眼睛,但終歸少了一張底牌。”
  
      “三個里程碑任務里面,曉組織的暫且不說,通過中忍考試這一項在待完成的路上,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個了。”
  
      “將柔拳法提升到極致,剛好需要100萬點直播值,我可以完成一項技能提升,還能解鎖里程碑任務。”
  
      “現在是這個時候了。”
  
      吳敵做好決定,打開技能列表,將注意力集中在柔拳法上。
  
      柔拳法:精通(+)
  
      點擊加號!
  
      頓時,冰冷的提示音響起。
  
      “柔拳法。”
  
      “當前等級:精通。”
  
      “提升等級:極致。”
  
      “本次升級需要1000000點直播值,是否確定升級?”
  
      確定!
  
      吳敵點了點頭,在他看來,這是先階段對直播值最好的利用,頓時全身涌起一股玄奧的感覺……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