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在火影開直播 > 第126章 宇智波佐助的挑戰!

第126章 宇智波佐助的挑戰!

    吳敵雙眼望著木葉村,剛才的震動,已經說明團藏使用了里·四象封印,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主播,這是怎么回事啊?」
  
      「萌新粉求解釋!」
  
      「我也沒看太明白。」
  
      「主播這波操作666!」
  
      「真的牛批!」
  
      「……」
  
      吳敵看著眼前的彈幕,其中有一些在詢問,數量不多,但還是可以解釋。
  
      隨即。
  
      吳敵坐了下來,雙腳懸與半空,下面就是木葉村,淡淡的微風吹拂在身上,反而透著一絲絲蒼涼。
  
      “可能有些新的粉絲來看直播的晚。”
  
      “我簡單的解釋解釋。”
  
      “具體的時間因為現實世界和火影世界的差異,我還有點說不好,就在我重回木葉之前,我完成了成為醫療忍者的里程碑任務。”
  
      “這是我完成的第三個里程碑任務。”
  
      “我得到了別天神單次體驗卡。”
  
      “前面兩次分別是血繼限界尸骨脈和轉生眼的體驗卡。”
  
      “也就是說。”
  
      “我現在只剩下轉生眼體驗卡一張底牌了。”
  
      “是底牌,也是王牌!”
  
      “回到正題上。”
  
      “別天神是宇智波止水萬花筒寫輪眼獨有的幻術,能夠在不被對方發現的請胯下,徹底的改變對方的思想意志。”
  
      “剛才團藏想要用幻術讓我自殺。”
  
      “我就在他用幻術的時候,使用了別天神的體驗卡。”
  
      “瞬間增加的100點精神,讓我的精神達到了170點,遠遠超過了影級,致使團藏的幻術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與此同時。”
  
      “我向團藏植入了一個意念,一個能讓他安然赴死的意念。”
  
      “你是陽光下的木葉,我是藏在土里的根。”
  
      吳敵重新說到了這句話。
  
      這句簡單的話,并沒有看起來那么簡單。
  
      他沒有要團藏聽命于他,也沒有要團藏去做什么,而是給了團藏一個機會,讓團藏自己去選擇自己的命運。
  
      “這句話看似很普通,但對團藏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
  
      “這句話里蘊含著三代對他的包容,也有著他們兩人難以割離的羈絆。”
  
      “我原本以為團藏會直接回到根的基地,然后以這句話所說的那樣,在三代宛若陽光下的木葉以英雄的方式謝幕之時,他這個埋藏在黑暗土壤里面的根,在木葉的地下結束自己的一生。”
  
      吳敵說到這里,緩緩起身,剛才他站在火影巖的上的時候,剛好看到前往三代火影辦公室的團藏,因而知道了團藏去了火影辦公室,更是以白眼觀察了團藏的動作。
  
      團藏的這些動作,直播間中的觀眾們,全都清楚的看到了。
  
      “只是,我沒想到。”
  
      “團藏最后會為三代守護一些秘密。”
  
      “算是用他最后的黑暗,守護了三代最后的光明。”
  
      “兩人相愛相殺多年,愛也好,恨也罷,終歸是屬于他們兩個人難以割舍的羈絆。”
  
      “或許。”
  
      “死在黑暗地下基地中的團藏,連三代那樣光明的葬禮都不會擁有。”
  
      “光明就讓他屬于光明吧!”
  
      “而黑暗,也讓他依舊屬于黑暗吧!”
  
      “這就是我給團藏的結局!”
  
      “我很討厭他,討厭他的膽小和懦弱,討厭他的野心和冷血,那我就給他一些熱血和勇氣吧!”
  
      “一切的是非功過,隨著兩人的死去,為木葉村的這個時代畫上了句號。”
  
      “至此。”
  
      “木葉村新的時代開始了。”
  
      “大蛇丸確實做到了。”
  
      “他轉動這個緩慢的年邁風車,讓木葉重新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就像三代臨走時說的那樣。”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吳敵說話的時候,轉身準備離開火影巖了,這可能是他能為木葉村老一輩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有些人死了,比活著更值得尊敬,不是么!
  
      吳敵不覺得自己偉大,也沒有往那些地方上去想,他只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讓這原本可能是悲情的故事,變得稍微圓滿一點。
  
      這也算是他對《火影忍者》這個故事最大的致敬吧。
  
      「主播你有點牛逼啊!」
  
      「你居然能算出團藏的想法和行動!」
  
      「這個真的有點厲害了,你解釋的話,我們聽得懂,但若是讓我們自己想,根本做不到啊!」
  
      「主播,不管怎么說,我佩服你,至少給我別天神,我會更自私的讓團藏做我的手下,更多的是利用。」
  
      「三代和團藏都死了,木葉村的老一輩,真的要謝幕了……」
  
      吳敵看了看彈幕,沒有再說什么,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現在即將是屬于木葉村的新時代了。
  
      咣當!
  
      突然間,吳敵的直播間震蕩了起來。
  
      “叮咚!”
  
      “恭喜主播收到大額禮物炸彈!”
  
      “炸彈留言:略盡綿力,聊表喜歡!”
  
      這個炸彈是沒有署名的,顯然就是想要支持一下自己,頓時令吳敵很感動。
  
      吳敵剛要開口感謝這個人。
  
      咣當!
  
      直播間就再次震蕩了起來。
  
      “叮咚!”
  
      “恭喜主播收到大額禮物炸彈!”
  
      “炸彈留言:主播我很喜歡現在三代和團藏的謝幕方式,雖然我是他們兩人的黑粉,很討厭他們,但在這一刻,我心里還有點感動!”
  
      咣當!
  
      直播間再次顫動了起來……
  
      “叮咚!”
  
      ……
  
      說來也是奇怪,直播間不震的時候,那就真是的是好久都不震。
  
      但突然震動了一下。
  
      就連續出現震動。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里,吳敵已經收到了6個炸彈,總計30萬的直播值。
  
      再加上普通粉絲的禮物,現在的總直播值達到了140萬。
  
      “謝謝大家的支持!”
  
      吳敵對著面前的空氣深深鞠躬,表示對直播間觀眾的感激。
  
      “我要回去了。”
  
      吳敵從火影巖上走下來,沿著原路重返木葉村。
  
      他沒有選擇在火影巖上加點。
  
      反正點數已經在了,早一會晚一會差別都不大。
  
      就在他走在回歸日向家的路上,突然看到前面路上的座椅上坐著一個少年,少年看到他出現,立即起身迎面走來過來。
  
      這個少年。
  
      吳敵認識。
  
      整個直播間的人都認識。
  
      宇智波佐助!
  
      “日向雛田,我能跟你聊聊嗎?”宇智波佐助淡漠的聲音從來人的口中響起,看似不是不期而遇,而是早就等在這里了。
  
      “可以。”吳敵看著面前這個少年,點了點頭,剛好現在沒什么事情,回去也是睡覺,跟佐助在一起待一會,還能讓之間多停留一會,畢竟佐助的顏值都是看點。
  
      「佐助!!!」
  
      「哇!佐助啊!」
  
      「宇智波佐助!」
  
      「二柱子居然主動找你了主播!」
  
      「佐助可不能追主播啊!」
  
      「佐助是我的,你們誰也別跟我搶!」
  
      吳敵看著眼前的彈幕,頓時一陣無語,似乎能跟你們搶佐助的,只有太子爺鳴人了吧。
  
      “跟我來吧。”
  
      佐助很裝酷的走在前面,帶著吳敵向小樹林里面走去。
  
      一直走出很長一段距離。
  
      兩人來到了湖泊邊上。
  
      隨即。
  
      佐助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吳敵,說道:“日向一族一直自稱是木葉最強的家族,但我不這么認為,我認為木葉最強是宇智波一族!”
  
      “然后呢?”吳敵淡淡的問道。
  
      “我聽說你打敗了我愛羅,我要跟你比一比!”佐助雙眼盯著吳敵,言辭間充滿自信:“我現在已經學會了千鳥,我們之間誰勝誰負完全說不準,就讓我們看看,木葉最強是宇智波,還是日向!”
  
      “學會千鳥就能贏我了?”吳敵微微愣了一下,這大兄弟有點飄吧,裝遁再上頭也不至于這樣啊!
  
      “是的!”佐助點了點頭,臉上的表情極度的自信,他在掌握千年的第一時間,就跟卡卡西趕到了中忍考試的會場,可是那個時候,大蛇丸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并沒有看到吳敵與我愛羅的戰斗。
  
      “算了吧,我還以為你要跟我談談心呢,打架的話沒意思。”吳敵擺擺手,轉身就要走,正如他所說的,他以為佐助心態有點崩,他剛好沒什么事,索性就跟佐助聊聊,誰知道佐助說的是切磋的事情。
  
      “你是怕輸給我嗎?”佐助不依不饒的說道,在他看來,戰勝鳴人不是問題,在之后的比賽里,他還是會面對雛田的,他希望現在能在這里,分出高下。
  
      “我是懶得欺負弱者。”吳敵冷冷的說道,這句話完全沒有給佐助留下任何的面子。
  
      “弱者!”佐助臉上的表情一變,這句話眼中的刺痛了他的自尊心。
  
      「二柱子是真的有點飄啊!」
  
      「這得吃點花生米,不能光喝啊!」
  
      「火影三大錯覺,鳴人覺得自己誰都打不過,佐助覺得自己睡都打得過,小櫻覺得自己追上了前面這倆掛壁!」
  
      「佐助確實是從一開始裝到最后,一直很高傲啊!」
  
      頓時。
  
      佐助的雙眼變成了雙勾玉的寫輪眼,緊接著雙手結印,左手滑落著地,掌心雷光爆涌而出。
  
      呲呲呲呲呲……
  
      強橫的電流聲在樹林之間響起,佐助的左手噙著千鳥,地面上被雷遁查克拉劃了一個深坑。
  
      “日向雛田。”
  
      “我現在就讓你看看。”
  
      “我是不是一個弱者!”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