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深夜咨詢師 > 第一百三十一章:鄰桌送來的金屬牌

第一百三十一章:鄰桌送來的金屬牌

程陽扭了一下門把手,發現門從里面上上了鎖。隨即無奈的敲了敲門喊道:“陸秋,我程陽開門。”
  
  過了幾秒以后屋子里傳出了一陣細小的說話聲:“你是一個人嗎,程陽。”
  
  程陽聽到陸秋的聲音便回應到:“是,你丫的干嘛呢,趕緊開門。”
  
  剛說完就聽到門咯噔了兩聲,陸秋把門開了一個小縫看了看外邊,確定只有程陽一個人之后猛一下子把程陽拽了進去。
  
  程陽剛進到屋子里陸秋就把門重新的鎖了起來,然后就跑到了床上開始玩起了手機。程陽走到桌子旁邊看著座子上放著的一本典藏版的書籍,程陽隨手拿了起來,看到書中夾著一張早已泛黃的相片。
  
  “陸秋,相片是你放進去的?”程陽抽出那張照片給沖著陸秋揮了揮。
  
  “照片什么照片,我不記得我放照片了。”陸秋看著程陽手里的照片說道“是不是別人放進去的,這本書別人寄給我的,”
  
  “什么寄給你的?你下來看這張照片是不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程陽把照片放在桌子上仔細的打量著照片上的地方,照片上一共有11個人,是在一個山旁邊拍攝的,好像沒有什么細節可以知道拍這個照片是為了什么。
  
  “我去,這不是上次我們去的那邊嗎。那年咱們去的時候也在這個懸崖下拍過照,你都忘了。”陸秋這么一說程陽才想起來。
  
  那個春天程陽跟陸秋一起坐車到一個很高的山上去爬一下山,看看詩人筆下寫出的海岸到底是怎樣的壯闊之景。
  
  程陽和陸秋一起坐車來到了一個城市,從汽車站下了車就有當地干員的車在等著兩人了。
  
  “我說程陽,這回好不容易脫離的老頭子的魔掌,咱們好好的放松放松。”陸秋一臉的嘚瑟樣就對著程陽說道。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汽車站門頭停著好幾輛吉普車,一看就是這里干員的車輛。
  
  程陽拍了拍陸秋的肩膀笑著說道:“你這輩子都脫離不了你老爹的魔掌了,哈哈哈,看那邊。”
  
  陸秋看向程陽說的那個方向,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我去,我都出來好幾百公里了怎么還有他的人,悲哀啊!!!”隨后兩個笑呵呵的向那邊走去。
  
  “你好,請問你們是陸秋和程陽嗎?”一名干員走了過來沖兩人問道。
  
  程陽點了點頭問道:“對,請問你們是哪里的。”
  
  “我們是第十六隊的,這次接到通知特地來這里接二位游玩。我們一共出動了5輛車共兩個小組的人隨時保護。”那個干員很嚴肅的對兩人進行了一系列的匯報。聽的兩人都頭發漲。
  
  陸秋實在受不了便說道:“先帶我們去吃飯的地方,一會再去住去地方,明天再出去逛。”
  
  “是”干員說道。
  
  從汽車站出來后兩人來到了一家包子鋪,這下就清凈了多了。包子鋪里沒有幾個人,兩個坐在西南角的一個桌上,店家小二從后廚走了出來“二位客人,請問來幾屜包子。”
  
  陸秋翹著二郎腿一副吃貨的表情對著店小二說道:“先來5屜豬肉大蔥的包子,不夠再點。”
  
  陸秋剛說完店小二就無語中了“客人,您確定要5屜?您吃的完嗎?”,店小二一頭的黑線看著陸秋。
  
  程陽環視了一下這個包子鋪,包子鋪不算大,有十幾張桌子,在正北方向上有一個大概有四十多的人,左手帶著一個白色的手套,倒瓜子臉,有一個尖尖的鼻子,脖子上帶著一串上好蜜蠟做出來的串,寸頭多顯出刻板的冷。
  
  不一會小二就端著5屜包子就送了上來,小二一打開屜的時候我瞟了一眼,一個包子足足有一個拳頭的大小。一屜少說也有十個左右。
  
  程陽偷偷的笑陸秋,陸秋一看這么多包子一頓肯定吃不完,所以就對門口的的是揮了揮手。“請問有什么事嗎?”門口的干員走到陸秋跟前問道。
  
  “沒什么事,看大家還沒有吃飯你把這四屜包子拿出去大家分分,不夠再要。”陸秋邊說邊拿起一個包子吃了起來。
  
  那個干員拿走了4屜到外邊去了,程陽拿起包子來,包子從外觀就能看到里面那餡大多汁的肉球,隨即放在碗里輕輕的用筷子挑了一個口子,里面金色的豬肉特有的油從破的口子中流了出來。肉餡獨特的香味跟隨著油一起飄散出來,讓人食欲大增。
  
  在看陸秋基本就是三口一個包子,在哪里大嘴麻牙的吃著包子,滿嘴的油,還不停的吧唧著嘴。
  
  快到吃完的時候店家小二走了過來,端著兩碗小米粥放到了桌子上,又從兜里拿出來了一塊黃色的金屬制品,看起來還有一些重量。
  
  陸秋叫住店小二“我說兄弟,這牌子咋回事?”
  
  小二憨厚的一笑指著一旁坐著的人說道:“那邊坐著的那個人讓我送過來的說是見面禮。”
  
  程陽把牌子拿在手里仔細的端詳了一下,抬頭問向小二:“那個人還說什么了嗎?”
  
  店小二撓了撓腦袋突然想起來說道:“嗷嗷嗷嗷,對對對,還有一張紙條。”說著從兜里拿出來一張皺吧的紙條“你們這桌的費用已經付了。”說完小二轉身就離開了。
  
  程陽打開紙條看了一眼內容皺了皺眉,“這畫的都是什么鬼東西,陸秋你看看。”程陽把手里的紙條從桌子上一劃就遞了過去。
  
  陸秋把最后一刻包子塞進了嘴里用紙擦了擦手拿過紙條看了起來,也不禁的皺起了眉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個是什么東西,但是我知道我曾經在你家里看到過這個圖案。”
  
  “我家?”程陽左想右想還是想不起來“先吃飯,吃飽在想。”
  
  吃完了飯程陽拿起金屬板還有這個紙條塞到了自己衣服的內兜中,門外的干員們對這頓包子吃的非常開心,看到兩人出去也沒有了緊繃的表情熱情的走上前來。
  
  領頭的干員看了看四周問道:“我們現在去哪里?”
  
  陸秋看看程陽,程陽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他領會的點了點頭:“我們去爬爬山吧,反正也沒事干。”
  
  “現在爬山?還是明天吧,這邊天黑比較早,而且晚上不易進山。”帶頭的干員很神秘的說道,而且還時不時的看著自己手上手表的時間。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