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深夜咨詢師 > 第一百三十章:曾經在療養院的日子

第一百三十章:曾經在療養院的日子

    程陽點了點頭,其實他自己也是這樣想的,畢竟這是一個洞穴,各種機關夾在里面,一不小心可能就要了自己的小命。
  
      程陽剛剛準備往回走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后出現了沉重的撞擊聲,程陽心里想不對。立馬向剛剛進來方向移去。
  
      聽到響聲后程陽連忙向外跑去,發現石門已經關上了,不知道是有人誤碰了機關還是到時間就會自動關上。
  
      程陽一只手沖著石門旁邊的墻摸去,一般這種進出口的石門都是可以兩側同時開啟的,但是程陽摸了半天都沒有摸到內部的機關,這時頭聽到墻內出現了類似水庫開閘放水時的那種聲音,而且這種聲音越來越大,似乎聲音來源正在向自己靠近一般。
  
      這時程陽才發現王鑫他們并沒有跟著一同前來,程陽繼續向剛剛前進的方向找去也沒有發現他們三人的身影。
  
      突然感覺有點餓了,那從兜里拿出手機看一下,距離外邊那個老頭離開還有一天的時間了,程陽心里有些著急,畢竟不知道從這里出去還需要多長時間,而且王鑫他們也找不到了。程陽把手機又放回到了兜里,檢查了一下背包。
  
      背包中除了最開始給的裝備和6,7個彈夾外,里面只又很少一部分吃的,更多的都是一些探險所用的東西。程陽心中有些響罵人,這么大一個洞穴就在包里給自己放了這么點食物,要是體能消耗大的話,沒有探完洞穴自己早嗝屁了。
  
      從背包夾層中拿出了一小袋壓縮餅干,一邊吃著一邊向前走去。慢慢的通道里的石像越來越少也越來越稀,很多的石像都有些殘缺,跟剛剛外邊看到的那些相比,好像外邊的那些更像是新的一樣。
  
      走了大概有20分鐘左右程陽發現通道的盡頭出現了亮光,程陽走進一看居然是一個出水口,看起來這個出水口是通向外邊的,為了避免水中有食人魚什么的程陽把背包中放置的唯一一塊肉扔進了水里。大概過了4,5分鐘后,程陽發現沒有什么變化后把外衣都脫了下來放進背包中,跳入了水中。
  
      巨大的水流把沖向了一條流道中,水非常的清涼,可能是山上的清泉。
  
      一天后程陽重新回到了老宅中,回到家中程陽用qq在一次叫了王鑫,可是對方卻沒有回應,似乎沒有回來一樣。
  
      程陽仔細的想了很多事,感覺王鑫他們并不是跟他們說的一樣,他們不知道那個洞穴的事,從一些細節上來看,他們并不是被人帶進了洞穴,很可能他們是自己進去的,而且自己出來的那個地方跟他們說的逃出來的地方及其相似。
  
      程陽腦海中不停的回放著這幾天發生的事,在里面尋找著各種線索的存在,他感覺對父母下的那個洞穴并不是非常熟悉,隨后再次拿出了那本筆記翻看了一起。
  
      外邊的天慢慢的黑了下來,程陽還沉浸在筆記中。突然感覺到背后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因為在老宅能進自己屋子的人用手都能數的過來,程陽合上了筆記轉過頭看去說道:“陸秋回來了。”
  
      “是呀,這次我可是拿回來一個寶貝,給你看看。”說著他從兜里拿出來了一個玉玨,程陽接過來一看發現這個玉玨跟平時看到的并不是一樣的,因為上邊刻著的一套旋轉的圓圈,而且背面還有用小字雕刻這幾句話。
  
      這時候程陽不禁的回想起和陸秋在療養院那時的場景。那時候的他整日躺在病房中盯著窗外發呆,而程陽是他的室友,兩人的關系并不是其他人想象出的那種只是朋友的關系。
  
      程陽感覺有些無聊就在到走廊的盡頭開著一點窗戶,靜靜的吸著一支煙,吐出來的煙順著窗戶縫飛了出去,消失在空氣之中。
  
      “又在這里抽煙呢,這都是第幾次了。”一個女人特有說話的聲音從程陽的后方傳入了到他的腦海之中,程陽連忙熄滅的手中的煙頭。
  
      “今天又是你在值班呀。”程陽笑著說道。
  
      “對呀,以防你偷著來這里抽煙,所以我倒班了!”她說著程陽轉過身去看向她,看著她手里拿著一個信封,程陽笑了笑說道:“那我以后要注意了,在抽煙不能讓你抓到了。”
  
      她瞥了程陽一眼,遞過來一個信封說道:“不知道誰還用這種老的信封的,吶,寄給你的。
  
      程陽接過信封,看了一眼發現上邊居然沒有標明發送的日期,看來這種想要回執也回執不了了。
  
      “謝謝你了。”說完程陽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里。程陽這個病房還不錯兩個小臥室,一個客廳,一個餐廳,而小房間中都有廁所和電視機,隔音效果也很不錯,最起碼陸秋打呼嚕程陽是聽不到了。
  
      程陽把門反鎖起來,坐在桌子上用小刀輕輕的劃破了信封的紙袋。用鑷子把信封里的東西都拽了出來,本以為會是一堆紙爛七八糟的,誰知道信封里還有一個信封,而且還用膠帶里三層外三層的包了起來。
  
      程陽用手擴了擴信封,發現信封里面有字,連忙從信封的粘貼處展開了信封,秘密麻麻的小字,讓人都不想看里面寫的內容。從抽屜中翻了半天找到了一個放大鏡,開始看信封上邊到底寫的是什么東西,心想如果這封信寄給了陸秋,陸秋絕對不會看到里面還有字。
  
      程陽、陸秋:
  
      “我知道你們已經相互認識了,我也知道你們一直很疑惑為什么我為什么會把你們兩個人放在一起,其實你們都是進過那個洞穴的人,當初的時間是我看錯了,跟我一起進去的其他人都變老反而我卻固定了一切。”
  
      “我和你們一樣也是被人救出來的,只不過你們兩個卻是在開始之后被人救出,看到這封信你們就知道了,我不多說了還要跟你們的父母去一個新的洞穴,我有一份資料存放在李家包子鋪,你們有空就過去取回來,保存好不要說出來。”
  
      “張挺”
  
      程陽看完了這封信發現還有一些亂七八糟內容,挑去了幾個比較重要的仔細的讀完就放下了信封袋,夜已經來臨,雖然這里不是中心區域,但是街道上也開始迎來了晚高峰。
  
      已經一天沒有看到陸秋了,程陽怎么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性子,向陸秋那個屋走去,程陽趴在門上聽了一下,屋中并沒有什么聲音,似乎屋里就跟沒人一樣。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