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西游之武道儒僧 > 第八十章 入局

第八十章 入局


  本來低頭誦讀四書五經的陳長生,忽然抬起頭了,看向了西方。
  不久,小白龍和孫悟空便出現了,由遠及近。走之前他們本著嬉鬧的情緒,但回來時卻臉色顯得很嚴肅,仿佛收到了什么驚嚇一般。
  陳長生知道一定有事情發生了。
  “何事如此慌張?”待到孫悟空和小白龍兩個到了地上,陳長生問道。
  “師父,你有所不知啊,前方有一家大院。”小白龍回答道。
  “大院?怎么了。”陳長生疑惑不解,一家大院,有什么好緊張的。
  “那大院氣運綿長,里面的氣息更加恐怖,就是大師兄都寒毛豎立。”小白龍解釋道。
  “連悟空都如此?”陳長生有些不信,這洪荒大世界能讓孫悟空,寒毛豎立。感到不安的可不多。
  “是真的,師父。那感覺就像.....”
  “就像之前遇到那老媽媽一樣,不,不應該和那位老媽媽比較,那位老媽媽雖然很恐怖,但是卻讓人很安心。而這一個確實恐怖無比,讓人不安。”
  “....”陳長生聞言,沉默了。
  算算時間,應該是到了四圣試禪心這一難了。可是原著里面的四圣,乃是黎山老母、觀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按道理來說應該沒有讓會讓孫悟空如此才對呀。雖說驪山老母有這個實力,但是她對孫悟空只有善意,哪里會讓悟空不安。看來這里有變數。
  應該是之前暴露的實力,讓有些人忌憚,所以才引來了其他強者。看來這一難沒那么好過了。
  “沒事,我們走吧!”陳長生說完,便騎上了白馬。
  小白龍見陳長生去的那個方向,連忙到前面攔下陳長生說道:”師父,別走那邊,那院子的方向就在那一邊。我們還是繞路吧!“
  陳長生掃了小白龍一眼,說道:“你不往這邊走,那院子就不在我們前面嗎?該來的總會來的。”
  小白龍聽陳長生這么一說,沉默了,默默跟在陳長生的后面。隱約有些擔心。孫悟空就完全沒有這個情緒,他雖然感到不安,但是孫悟空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連命運都不怕的人,會怕這么一劫難嗎?
  “小白,萬事有師父在。”陳長生看出了小白龍的擔心,說道。
  小白龍聽陳長生這么一說,心安定了下來。
  ...
  沒走多久,陳長生等人的眼前便出現了一家宅邸。
  院子其實并不是很大,但給人的感覺仿佛面對天宮一般。在高人氣勢的影響之下,就連門口的石獅都給人一種洪荒巨獸的感覺,就連墻上的老藤都有化龍之勢。這便是傳說中的,有仙則靈吧!
  陳長生定睛一看,果然恐怖,這么一間小院子的氣運居然有著化龍之勢。看來來人不簡單啊!心里不安的感覺越靠近院子越來得強烈。
  陳長生壓住心里的不安。
  “小白,敲門去!”
  “我!?”小白龍聽見自己被點名了,一愣,不過并沒有退卻,鼓起勇氣走上前去,敲了敲門。
  “來啦!”
  門響了三聲,主人家才出聲。
  聲音由遠及近,聲音一落,門便開了。開門的是一位半老不老的婦人,雖有老態,但風韻猶存,氣質比九天上的仙女還要高出不少。
  “師父有何貴干啊!”那老婦人開口道。
  那老夫人雖然沒有一絲的破綻,與凡人一般無二。但是陳長生一行人都知道她,不簡單。可惜,一絲破綻都看不出來,也就是因為一絲破綻都看不出來,才顯得他們更加恐怖。
  反而孫悟空見到這位老婦人,顯得很是從容,不安的心安定了不少。
  陳長生沒有看透這位老婦人的跟腳,倒是看出了孫悟空的反胎,對這位老婦人的身份有數了。能讓孫悟空心安的,也只有驪山老母和那一位大圣人而已了。
  陳長生不知道的是,除了這兩位人,能讓孫悟空心安的還有一位,那便是他自己。
  “小僧是東土大唐來的,奉旨向西方拜佛求經。一行五眾,路過寶方,天色已晚,特奔老菩薩檀府,告借一宵。”雖然知道這位是個大佬,但是臉色不變,說道。既然人家要演戲,陪她演下去又何妨。
  “好,此地偏僻,鮮有人至,少有說話的人。好不容易遇到來人,師父快請進。”那老婦人打開大門。
  “多謝老菩薩。”
  說完陳長生便跟在那驪山老母的身后,進院子去了。
  院子里,有一個枯瘦的老和尚正坐在一顆菩提樹下,誦讀著經書。
  陳長生仔細一聽,頓時便被那梵音吸引住了。天花亂墜,遍地金蓮。梵音陣陣。
  陳長生一時不查,被拉入幻境里面。
  陳長生發現自己端坐在一朵金蓮上面,在一片漆黑的海洋上飄搖不定,一個不起眼的浪花就能將陳長生淹沒。
  那漆黑的汪洋大海想必就是苦海了,一旦墮入其中,只能永世沉淪了。
  陳長生一睜開眼睛便知道這是幻境,但是任憑自己怎么掙扎施展諸多手段,都無法掙脫幻境,逃脫不了。
  只能作罷,看看事態的發展了。
  在這苦海飄搖了不知道多久,就連陳長生都覺得有些枯燥了,轉念把思緒放在了苦海之上。
  水除了黑以外,跟凡水并沒有多大的區別呀!
  陳長生把手伸進水中,臉色微微一變。
  這水的念極其強烈,僅僅沾染了一絲,就讓陳長生那剔透的道心都受到了巨大的影響,一時之間連道基都微微動搖了。不過僅僅一瞬,陳長生立馬將其他雜念祛除,恢復了那顆清明的道心。
  見識到這苦海的恐怖,陳長生想起了一些說法。
  好像有一個高人曾經說過,人間便是一個大苦海,我們任何人都在這無盡的苦海爭渡著,掙扎著。
  陳長生回味起剛剛苦海之中那強烈的念,什么的念有這么的恐怖。
  圣人?
  圣人也許有這么恐怖的念,但是品階層次不同。
  這苦海的念,品階并不高。但威力是無窮的。仿佛天地都能吞滅。就是圣人也要沉淪一般。
  這是眾生的念,世界萬物的念匯聚在一處地方才有這么恐怖。
  難怪說世間便是一個大苦海。
  這苦海雖然恐怖,但是卻不失為一種好寶物,雖能影響道心。但也能磨礪道心。陳長生甚至都有了收取它的念頭。
  不過陳長生并沒有動手,陳長生可沒有忘記,自己還在別人的幻境之中。
  這苦海也不過是別人匯聚出來的罷了。
  威力恐怕還沒有真正苦海的萬分之一。但能聚集這么一片苦海的人,實力絕對不簡單。
  天下何物最難堪破,最難參悟。不是天道,而是萬靈之念。是洪荒億萬生靈的氣數。如果有人真的能堪破這萬靈的氣數。
  就是一個凡人,也能與天道平起平坐,甚至超越天道也不無可能。這也就是為什么有那么多人為了權力不惜犧牲一切。
  能聚集出這么一片苦海的人,不簡單啊!恐怕最少也是一方大勢力的掌權者。
  苦海,掌權者?
  陳長生對來者的身份有了一些眉目了。
  苦海,是佛教的說法。佛教的掌權者有幾位,世尊如來、彌勒佛、藥師琉璃佛……在排除一下就沒有幾位了。
  陳長生從金蓮上面站了起來,走下金蓮,赤腳踏在苦海之上。與之前用手觸碰海水有所不同。陳長生絲毫不受苦海的影響。
  也許天下人都怕苦海的威力,但是有一種人不怕,那就是擁有赤子之心的人。這種人,靈臺天生有偉力守護,纖塵不染。心靈永遠如同孩子一般清澈。修煉起來極快。
  陳長生并非有赤子之心,不過陳長生也不怕這苦海之水,不是陳長生道心堅固,而是他有作弊器——萬靈愿火。此火聚萬靈之愿,以萬靈之念為薪。自然不怕這苦海里面的念頭了。
  陳長生緩緩在苦海之中散步著。
  要破這個陣法不難,只需用愿火引燃整片苦海即可。到時候就是施法者都要受到這苦海的反噬,除非是圣人可幸免。其他人不管是什么強者,就算是亞圣都要掉一層皮,沒有萬載休想恢復過來。
  但是陳長生不能這么做,一旦這么做雖能傷到一尊亞圣,但是自己以后的處境將會極其劫難,現在還不是時候。
  陳長生緩緩向著苦海的一處仙氣氤氳之處走去。
  ……
  陳長生沉入幻境的只有元神,肉體還在外面。
  “師父!”孫悟空第一個看出了陳長生的異樣,叫了幾聲。可惜陳長生并沒有半點回應他。
  小白龍,豬八戒還有沙悟凈等人聽到孫悟空的呼喚才看出了陳長生的異樣,不禁都著急了起來。
  確實第一個看出陳長生異樣的并非是孫悟空,而是黎山老母。但是她并沒有說什么,直到孫悟空有些著急了。才出口道,
  “小師傅不要急,大師傅想必是聽了家弟的梵音,一時有所感悟,得見‘我佛’了,這是好事,小師傅安心。”
  孫悟空明明知道這話不可相信,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下意識的相信了那老婦人,本來因為自家師父亂如麻的心,瞬間安寧了下來,只是不免少不了一些擔心。
  “我信你個……”鬼哦!
  小白龍自然不會相信,他與黎山老母可沒什么聯系,內心自然不會有太深的感應,雖然自己受到驪山老母周身氣息的影響,下意識的親近驪山老母。
  現在他太東西自己師父了,這種好感,親近瞬間被祛除了。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孫悟空瞪了一眼,把話咽回去了。
  對此,八戒都摸不到頭腦。只是大師兄一向穩重,豬八戒并沒有反駁孫悟空。而是在一旁守護著陳長生。
  與黎山老母拉開了一段距離。
  “小白,相信師父。”孫悟空并沒有說道黎山老母,而是把話題引導到了陳長生上面。
  小白龍聽孫悟空這么說,點了點頭。掏出龍淵劍。護在了陳長生身旁。
  不懷好意的盯著黎山老母。對此黎山老母很是無語。
  要不是有孫悟空在,老娘絕對要好好教訓教訓這條小蟲。
  算了,就當給他老祖個面子吧!
  “”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