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西游之武道儒僧 > 第七十九章 四圣將臨

第七十九章 四圣將臨


  “大師兄,來比比看是你的筋斗云快,還是我的紫金翼飛的快。”
  西游路上,遇到妖怪還好,要是沒遇到妖怪,只有趕路,是真的枯燥。
  偷得浮生半日閑。要是陳長生的話,還蠻享受這種枯燥的。但是小白龍就不行了。得找一些事情來做,不讓他會無聊死掉。
  “……”孫悟空本來就是頭猴急的猴子,雖說跟了陳長生以后,心性好了很多,少了幾分鋒芒與急躁,多了幾分穩重和成熟。但說到底還是猴子。性本‘自然’,一路上這么磨人,他早已有幾分不耐。聽小白龍這么一說,心里不禁癢了起來。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
  “好!”見孫悟空答應了,小白龍眉開眼笑,腳尖輕輕一點。飛到半空,一對紫金龍翼展開。
  “花里胡哨!”陳長生看了一眼,十分無奈,這小白龍永遠這么騷包,果然很有當小白龍的潛質。
  跟小白龍比起來,孫悟空豪氣了不少。
  雙腳用力一蹬,番了個筋斗,站在了筋斗云上面。下面煙塵滾滾。
  好吧!悟空確實也蠻騷包的。非要搞起這么大的風塵惡心人,哦!應該叫造勢。無聊。
  “八戒,為了公平。你喊開始。”孫悟空對著地上的沙悟凈說道。過去這么久了,陳長生估計下一劫難應該快到了,便讓他們三人都出來了。
  而且確實也應該讓他們松一松,一直苦修也不好。
  “哦!好。”豬八戒本來吃著高翠蘭種的大西瓜,美美的躺在光滑的巨石上休息,見自己師兄叫到自己很不樂意。但是礙于孫悟空的‘淫威’。只能屈服了。
  “預備!”
  倆人瞬間緊繃了起來。
  “跑!”
  小白龍雙翼一震,瞬間消失了。消失之處,空間一陣波動。陳長生一看,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小白龍距離領悟空間法則已經不遠了。
  孫悟空也好不落后,身子一串,消失了。
  陳長生見倆人這么較真,來了興趣,仔細看了看。如果倆人同等修為,孫悟空必敗無疑。
  現在的孫悟空資質太過逆天,遠超百分之九十九的大羅金仙,速度比上小白龍的紫金龍翼還不一定會輸。
  雖說不一定會輸,但要贏也夠嗆。如果小白龍化為龍軀,孫悟空拼盡全力最多和小白龍打成平手。果然神通很重要。
  孫悟空的筋斗云,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聽起來很厲害。但比起金翅天鵬,金烏等一些天賦種族還是有一段差距。不說天賦種族,就是遇到一些會大神通的強者,速度也不夠看。如縮地成寸大神通,佛門神足通等。孫悟空還真的追不上。
  看來有機會得為孫悟空找個好點的飛行神通。
  行字決還不錯,之前系統空間里面的商城還有的賣,但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商城莫名其妙的就關閉了。現在想買都買不了。
  只能碰運氣了。再不行,等遇到鎮元子,向他求取個縮地成寸。以他們倆人的交情,鎮元子還是舍得的。再說了,悟空與他還有一段因果。倆人乃是天定的結義兄弟,為孫悟空求取神通。他于情于理都不會拒絕。
  結果陳長生已經算到了,便失去了興趣,閉目誦起了多心經。到現在他還沒有放棄喚醒那十個洞天里面的白眼狼。
  忽然陳長生心頭一動,修行起了九轉輪回功,因為他發現,在修行這天功的時候,總能從九世輪回身上面牽引出來輪回的規則,這不僅能加快自己對輪回規則的領悟,更讓自己與那九道輪回身建起了極其微弱的聯系。這聯系感覺虛無縹緲,但又確實存在。
  這讓陳長生有了零的突破。陳長生相信不久自己就能喚醒一道元神來。
  到時候便可離開洪荒世界,自己到時候一定能有一個大的進展。
  ……
  極速飛行的小白龍,突然一個急剎。把孫悟空嚇了一跳。也只能停下,來到小白龍旁邊問道。
  “小白,怎么了?”
  “猴哥,你看下面。”小白龍臉色發緊,有些急迫的說道。
  孫悟空順著小白龍的眼神往下看去,發現下方有一個人家。說是尋常的大戶人家吧!
  尋人人家上面哪里有那么龐大的氣運,在人間怕一方王府也沒有這么大的氣運吧!恐怕只有帝王家才能擁有的吧!
  只是帝王家哪里會待在這種深山老林,“鳥不拉屎”的地方。
  而且這大院里面還有幾道讓孫悟空都惶恐不安的氣息。雖說不是很強烈,但孫悟空心里直發毛。
  “走,先回去跟師父說一下。”孫悟空真的不想在這個地方帶下去了,連忙拉著小白龍離開。
  被這么一攪和,小白龍已經完全沒有了比較的心思,跟著孫悟空連忙離開這里。
  大院里面,一位老嫗往天上看了一眼,會心一笑。孫悟空果然長進了許多。要是五百年前早就找上門來了。
  “驪山姥,你覺得此事如何?”一位枯瘦的僧人詢問道。
  這里并非只有驪山姥察覺到了孫悟空他們的到了,燃燈古佛實力不下于驪山姥,自然也注意到了,不過他并沒有提及其他事情。
  “可!”驪山姥吐出一個字節,除了看了孫悟空他們那一眼,眼睛就再也沒有睜開。就是燃燈這位副教主實力的人,她同樣也不給面子。
  驪山姥的態度很冷淡,但燃燈卻沒有發作,他性子本來也淡,或者應該說是薄情寡義。除了大道沒有什么能影響到他的內心。
  “你們二位覺得如何?”燃燈看向了一旁的文殊和觀音。
  倆人在一旁已經站了很久,只是有燃燈和驪山姥在,完全沒有他們插話的地方。
  觀音還好,道心堅毅,佛法高深,就是面對這倆位他也同樣處之泰然。而文珠比起觀世音就差遠了。大氣都不敢喘。惶惶不安的站著。
  “善!”聽到燃燈的問話,文殊連忙道好,哪敢說個不字。
  “大士覺得如何?”燃燈見觀世音并沒有回答,再次出口。
  “有倆位尊者做主,此事當然可行,大善。不過……”
  “嗯?”燃燈示意觀音大士說下去。
  “不過,金蟬子的性子我有幾分了解,當初如來世尊都壓制不住他,此事恐怕不能太過強硬,或者適得其反。”
  “嗯!不錯,金蟬子的性子我倒是聽說過,我自有分寸。”
  “善!”觀音淡淡說了一句,重新合上佛眼。
  文殊和觀音的表現,燃燈都看在眼里,說實話他對文殊很失望。觀音的表現倒是讓他意想不到。再看了觀音一眼,心中感嘆道,
  “佛門后繼有人了。”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