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西游之武道儒僧 > 第四十五章 九陰絕胎

第四十五章 九陰絕胎


  孫悟空與劍奴一同走了進來,豬剛烈走在他們后面也一同走了進來。
  “劍奴!沒事吧?”陳長生見劍奴真氣不穩,詢問道。
  “主人!我沒事。”劍奴回了陳長生一句,而后跪下,慚愧道:“主人我辜負了您,敗了。”
  “哈哈!沒事,敗在他手里你不丟人,先去療傷吧!”陳長生笑道,揮手把劍奴送進了造化世界之中。劍奴出現在造化小世界里面一驚,他還沒有進來過,所以有些慌忙。這時陳長生的聲音響起,“這是師主人的小世界,你在此好好恢復,并好好消化今天的戰斗。”
  劍奴聽到自家主人的話,才心安了下來。同時感嘆道:主人家底果然深厚,連這么神奇的小世界都有,自己在仙劍之中走遍了三界,沒有一處地方比得上這個地方的。劍奴訝異了一會,便恢復了平靜,找了一處適宜的地方,端坐下來恢復修為了。
  外界,豬剛烈也是被陳長生的舉動一驚。還以為陳長生有什么高級的空間法寶呢!同時內心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人絕對不簡單,恐怕是隱世的大能者。自己要多加小心了。
  “豬剛烈,你看看你把我女兒害成什么樣子了。”高員外見到豬剛烈竟然意外的沒有害怕,而是想起自家女兒憔悴的樣子,火冒三丈的怒吼道。
  “翠蘭?翠蘭在哪里?”豬剛烈并沒有理會高員外的訓斥,聽到高翠蘭的消息,倒是激動的找起了自家媳婦。
  “相公我在這!”高翠蘭想走過去豬剛烈哪里,但是奈何被自家母親拉住,只能出聲回應道。
  豬剛烈聞聲轉了過去,見到自家媳婦果然在這里,便放心了,不僅放心了,見到高翠蘭的臉色好了很多,欣喜道:“翠蘭你好了?”
  “沒那么簡單,九陰纏命可沒有那么容易解!”陳長生出聲道。
  “你是?”豬剛烈見陳長生發話,估計陳長生深不可測的實力,不敢造次只能出聲問道。
  “我只是一名取經的和尚而已。”陳長生微微一笑。
  “取經和尚!”豬剛烈聽到此話也是一愣,看向陳長生不確定道:“可是,自東土大唐前往西天求經的唐僧。”
  “正是貧僧。”陳長生雙手合十,笑道。
  “師父!”豬剛烈連忙跪下,然后解釋道:“我受觀音大士教化,菩薩要我在此等候取經人,護送師父西去。”
  “我已知曉,你起來吧!”陳長生淡淡道。
  豬剛烈卻是不肯起來,跪在地上說道:“師父!我有罪,我雖入佛門卻是持心不正,犯了戒律,如今已經闖下大錯。無法隨師父去了。”
  “先起來!至于去不去,有沒有罪過的,再說。”陳長生手一揮,豬剛烈便被扶了起來。
  豬剛烈也是一愣,這神通自己居然無法抗拒。同時內心又對陳長生忌憚了幾分。忽然豬悟能想起了陳長生剛才說得話,自己對高翠蘭的病情束手無策,不過聽這位的話,似乎有辦法,內心又燃起了希望,問道:“師父!你是不是有辦法治療翠蘭。”
  “你師父玄都大法師沒有辦法嗎?”陳長生并沒又回答豬悟能的問題,而是問道。
  豬天蓬一驚,這位怎么知道自己前世的師門,就是在天庭也沒幾個人知道這是,這位是怎么知道的,看來這位很神秘啊!搞不好是和師父同一代的人物,甚至更早,只是,不是說取經人是為凡夫俗子嗎?不然怎么想要自己護送?難道是奪舍,不可能,難道是大能轉世。豬剛烈內心出現無數念頭,不過很快都被自己斬掉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自家媳婦。
  豬剛烈掙扎了一會,為了高翠蘭,豬天蓬并沒有隱瞞什么,而是直接道:“我去找過他老人家,可是他根本不見我。留下一顆金丹和一封信,說前世收我,只是為了了卻因果,還說念及我們當年的師徒情分,留下這金丹。如今已經了卻因果情分,讓我好自為之。”想起自己前世的師父,豬剛烈只有心寒和無奈。這就是現在的神仙,做事不是為了因果,就是為了謀取氣運和功德,算計蒼生,拋棄七情六欲,一心只求取大道。
  孫悟空一聽,臉色也是一滯,“祖師!當年你收留我是不是也只為為了因果,為了氣運,為了功德,為了...大道?”孫悟空不禁在內心之中發問,其實他已經知道答案了。只是他不知道他與祖師之間的情分還能有多深。
  陳長生聽到豬剛烈這么一說,心中有些感慨。看向豬八戒問道:“那金丹呢?”
  “給我夫人服用了。”
  陳長生一聽了然了,九陰纏命,如果沒有天地靈藥相助,高翠蘭怎么可能撐這么久。
  “師父你有辦法嗎?”豬剛烈見陳長生老神在在,知道陳長生有辦法,只是一直不說,內心不禁急了。
  “欲治此病。須知緣由。你可知道這并的起因?”陳長生問道。
  “不知道啊!要是一般的凡人有了仙胎只是會輸不負出,身體虛弱罷了!只需法力滋養即可!可是我娘子吃了仙丹,病情也沒有好轉,我實在不知啊!”豬剛烈說道。
  “這病的源頭在你。”
  “在我?”豬剛烈一愣。
  “高小姐的胎兒是被魔嬰纏住了,而且還不是一個魔嬰,而是九個。”
  “翠蘭與我的孩子被鬼嬰纏住,與我有什么關系,我怎么說也是金仙,享長生之壽,就是地府閻君都不敢輕易得罪我,區區幾個鬼嬰怎敢造次。”
  “你說得沒錯!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你下界投胎之時,投錯豬胎,惱羞成怒。將自己的生母與親兄弟統統殺死吞掉。你那九位兄弟都是剛剛出世的嬰兒來不及見到世間一眼便被殺掉怨念滔天,再加上你們的血脈乃是赤眼妖豬,魔性本來就極大。倆方一同作用便全部化為魔嬰,一直纏住了你!后來他們吸收了你生母的怨氣和后來被你吃掉的人的怨氣。漸漸變強化魔。但是就算如此他們也奈何不了你,畢竟你怎么說也是金仙。”
  “本來就算他們再這樣煎熬幾萬年也不能影響到你。可是千不該萬不該,也不該與翠蘭有了孩子。他們沒辦法找你報仇,只能報應在你的血脈之中。九魔聯合,要吞了你孩子的真靈取而代之。不過好在那一顆金丹護住了你的孩子。不然翠蘭和孩子早沒了。”
  豬剛烈越聽越怕,最后只剩下深深的自責。不過這些話,陳長生都屏蔽了高夫人高員外還有高小姐的聽聞。不然要是被他們知道,豬剛烈也算完了。知道別想和高翠蘭有任何可能。
  “師父!你有沒有辦法?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豬剛烈雖然極其后悔與自責,但是并沒有失去理智,想起的解決的佛法,如果自己師祖愿意出手,絕對有辦法解決,但是自家前世師門不出手啊!豬剛烈只能把全部的希望灌注到陳長生身上。
  “嗯!我有辦法,但是很難。如果你能求你師祖出手,就容易多了。”陳長生說道,自己卻是有辦法,但是想要做到很難。想到了那位,便說道。不過陳長生也知道那位不可能出手的,圣人最無情了。他們連兄弟之情都不顧,怎么會管豬剛烈這個放養的野孩子。這么說不過是要徹底斷了,豬剛烈對那一脈的情誼和念想而已。
  “他們不可能出手的。”豬剛烈想到自己的這么多遭遇只有心冷,對那一脈充滿了失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陳長生身上了,看向陳長生說道:“師父,你有什么辦法說吧!再難我也去做。翠蘭不能出事。”
  陳長生看了看豬剛烈堅定的眼神微微一愣,沒想到這豬剛烈倒是個情種。然后轉身道:“這辦法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只要斷了了身上的業力,然后鎮住翠蘭胎中的魔嬰,并度化,然后你慢慢積德為孩子改命就可以了。”
  “就這么簡單!”豬剛烈聽完,驚訝的說道。
  “簡單?”
  “鎮壓魔嬰和度化,有我在倒是簡單,但是你知道你身上的業力有多少嗎?要去除其中兇險,雖不能說九死一生,但是稍有不慎,也有生命危險。就是后面的功德,你知道要多少才能夠你孩子改命嗎?凡人要改命便想要天大的功德,別說你孩子還是個半妖半仙。”陳長生沒好氣說道。
  “這.....”豬剛烈聽陳長生這么一說,心里也是一顫,不過他并沒死心,而是看向陳長生說道:“師父我知道你有辦法,別賣關子了。”
  “唉!”陳長生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先解決你與高員外之間的心結吧!”
  豬剛烈聽陳長生這么一說,點了點頭,確實要先解決自己與自己丈人之間的心結,不然其他的事情必然受阻。答道:“是!萬事聽師父的。”
  “呵呵!”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