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古今俠侶 > 第一百一十章 火云拳

第一百一十章 火云拳


  “垃圾,你真以為我怕你嗎?艷華,你宣布開始吧。”李敬心里真的火了,就算李樂不來,我也跟你拼了。
  “好吧,如果你準備好了,那么我宣布,比武開始。”艷華說道。
  沒有功力的李敬對上從小就練習武功,擁有很高武功造詣的劉二少爺,結果可想而知,李敬干脆白給,沒幾個回合,被劉二少打的鼻青臉腫。
  “暫停!”艷華發現不對勁,李敬不是說他武功很高嗎,怎么上來就干挨打,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李敬!你怎么樣,你怎么回事?你的武功哪去了?怎么不還手?”艷華驚訝的看著鼻青臉腫的李敬。
  “這就是個樂色,哪有什么武功,這樣的樂色也敢和本少爺比武,簡直是對本少爺的侮辱,哈,哈,哈,......”劉二少爺和他的手下一陣哄堂大笑。
  猛然間,劉少爺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突然想到昨天在公司里,這小子不是一下就把自己的保鏢打倒在地嗎,為什么今天變得這么弱,難道這小子在使什么陰謀詭計?哪有這樣用詭計的?自己
  被打成這樣還不還手,還有這樣的詭計?難道是苦肉計?劉二少爺對李敬異常的表現感到疑惑。
  “李敬,不要再比了,看來你說你武功很高是在說假話,你根本就不會什么武功,你這樣和劉少爺比武,這不是自尋死路嗎?你認輸吧,認輸也沒什么丟人的,我值得你為我這么拼命嗎?”
  艷華看到李敬被打成這樣,心里真不是滋味。
  “艷華,你不要說了,我不會認輸了,沒錯,我承認,我就是為了你在拼命,你問我值得為你這么拼命嗎,我回答你:值得!”李敬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堅定的說道。
  “值得”二字一說出口,艷華的內心為之震顫,這個男人對自己如此深情,是為什么呢?自己和他還認識不長時間,為什么他為自己這么拼命,難道他說自己是他古代的未婚妻是真的?不可
  能的,怎么可能呢?艷華心里矛盾而又難過。
  “暫停時間到了吧,難道你這個樂色要靠女人保護不成?”劉二少說著一把扯過李敬,當胸就是一拳,把李敬打的翻身栽倒在地。
  “劉少,你干什么,我還沒說開始呢,你也太不把我這個裁判放在眼里了吧。”艷華氣憤的說。
  “那好,我就等你說開始,再等下去也沒用,認輸吧,樂色,樂色就是樂色,劉小姐,你不要和這個樂色靠這么近,不怕弄臟了自己的身體嗎?”劉二少說。
  “是嗎,我的確不怕啊。”艷華說著,就要過去扶李敬,還沒等艷華走過去,李敬自己從地上站了起來。
  此時的李敬看上去精神好了不少,眼里也有了一些神采,因為李樂來了!
  “我去,李敬你夠慘的,我再晚來一會兒,你都被打成熊貓眼了。”李樂心里和李敬說。
  “是啊,幸好你及時趕來,不然我今天非歸位不可。”李敬心里和李樂說。
  “艷華,開始吧,我準備好了,暫停的確該結束了。”李敬對艷華說。
  “樂色,不要叫的那么親切,‘艷華’二個字是你叫的嗎?你有什么資格叫劉小姐‘艷華’,你配嗎?”劉二少聽見李敬總是艷華,艷華的叫,聽的他醋意大發。
  “是我允許他這樣稱呼我的,劉少爺管得也太寬了吧?”艷華鄙夷的看了一眼劉二少,發現這劉二少兩眼充滿嫉火,狠狠的盯著李敬。
  “比武繼續。”艷華說道。
  艷華的聲音剛落,李敬一個逍遙游,竄到劉二少面前,也是當胸一拳,劉二少都沒反應過來,中拳倒地,痛的呲牙咧嘴的。
  “這小子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變得身法這么快?而且拳頭上有電,好厲害的電拳,和昨天打倒我手下用的一樣的招數和剛才完全被動挨打判若兩人。”劉二少倒在地上,捂著胸口琢磨著。
  李敬其實也控制了電閃神功的威力,現在是法制社會,李敬也不能胡來,要是不控制威力,一拳把這家伙打死了,那是要吃官司的。
  劉二少被他的手下人地上扶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說道:“好小子,有一套,這樣還有點意思,剛才你那種樂色的表現,真的不配和本少爺對打,看來本少爺也得露一手才行。”
  說話之間,這劉二少,右臂抬起,凝眉瞪眼,五官挪移,似乎在發功,突然之間,這劉二少的右臂突然粗了不少,顏色開始發紅,猛然間,這劉二少的緊握的拳頭上竟然出現了火苗,火苗開
  始變大,整個拳頭上被烈火包圍,只見這劉二少對著李敬一拳擊出,同時大喊一聲:“火云拳!”
  一股烈焰夾雜著強烈的沖擊波直奔李敬而來。
  這股烈焰夾雜著強烈的沖擊波讓李敬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這種威脅讓李敬感覺自己不出全力,必有危險!
  李敬立刻發功,使出了自己目前最強的武功,初級境界電神功,對著這股夾雜著強烈沖擊波的烈焰發出一道閃電!
  “轟”!一聲巨響,電閃和烈焰在空中相撞,但是很遺憾,李敬的初級境界的電閃神功竟然敵不住劉二少的火云拳發出的沖擊烈焰,這沖擊烈焰抵消掉閃電后,余下的部分擊中了李敬的胸口
  ,李敬頓時受到沉重沖擊,翻身栽倒在地,“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胸口還有一片燒傷,將衣服燒壞,胸口皮肉被燒黑。
  李敬躺在地上,心里劇烈波動,想不到這劉二少竟然有此等功力,自己會電閃神功,竟然不是這劉二少的對手,難怪人家叫自己樂色,看來自己還真是樂色。
  “哈哈哈”樂色,怎么樣,知道本少爺的厲害了吧,樂色就是樂色,憑你也想和本少爺搶女人,你真的不夠資格!不過你剛才居然也能發出一道閃電,這倒讓本少爺很好奇,如果你肯認輸,
  本少爺既往不咎,你的武功本少爺有興趣,我想學,你開個價吧。”這劉二少本就是個武癡,對于新奇的武功一向有興趣。
  “暫停!”艷華又用了自己做為裁判的權力。
  艷華趕忙跑到李敬身邊:“李敬,你怎么樣,早跟你說了,這劉少爺武功很高的,再這樣下去,我真怕你出了事,你認輸算了,他贏了又怎么樣,我也不會跟他的,你何必這么死腦筋呢?”
  李敬聽艷華這么說,真是滿面羞愧,自己夸下海口,說自己武功很高,對付一個劉二少這們的紈绔子弟根本不成問題,現在看來是打了自己的臉,在艷華面前出丑,自己的臉往哪擱。想到這
  里,李敬猛然站起:“艷華,比武繼續。”說著,李敬對著劉二少就發出一道閃電,劉二少見李敬突然襲擊自己,很是惱怒,立刻還以一記火云拳,結果還是一樣,李敬又被打倒在地。
  “劉小姐,這算什么,你沒有喊開始,他就襲擊我,你這個裁判不應該公平裁判嗎?”劉二少說。
  “這,好吧,李敬下不為例,我不喊開始,你不可以進攻。”艷華心里很矛盾,為什么這個李敬這么執著,就是不肯聽勸,難道自己在他心中真的這么重要嗎?
  “李敬,這樣下去不行,我看你需要獎勵,需要鼓舞,如果艷華能獎勵,鼓舞你一下,也許你就能恢復戰斗力。”李樂心里對李敬說。
  聽李樂這么說,李敬覺得好象是自己內心的想法與李樂不謀而合,自己一真覺得缺少什么精神支柱,原來是缺少艷華對自己的關愛。
  按李敬的想象:艷華看到自己受傷倒地,應該立刻哭泣著跑到自己身邊,扶起自己,連聲呼喚自己‘敬哥哥’,并且關切的問自己怎么樣,并且立刻撕下身上的衣服,為自己包扎傷口,親吻
  自己的臉龐,以對自己進行安慰,可現實是這些全都沒有,艷華只是蹲在自己身邊,希望自己認輸,那些想象中的對自己關心更是無從談起。
  現代的自己和現代的艷華可以說是萍水相逢,她又不知道古代的情況,不知道她是自己古代的未婚妻,她對自己關心不夠也是很正常的,憑什么讓人家特別的關愛自己,她做裁判偏袒自己,
  已經算是不錯的了,自己還能有什么更高的要求?
  李敬心里很苦楚,古代的李敬和古代的艷華已經是沒有了愛情,現代的自己和現代的艷華更是萍水相逢,讓她更關心,更體貼自己顯然是不切實際的,至少目前是不切實際的。
  李敬躺在地上,艷華就蹲在旁邊,這個美麗的女子是自己真實版的夢中情人,但自己對她卻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咫尺天涯?
  “哎呀,哎呀,我好痛呀,哎呀,疼死了,啊,我不行了,艷華小姐,快來看看我呀,看來關心我一下,我受不了了。”劉二少見艷華總是關心那個姓李的,從來不關心一下自己,心里很不平衡,洶涌的醋意讓他也躺在地上裝死,好讓艷華過來看看他,關心關心他。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