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香港1968 > 181 杜老志夜總會

181 杜老志夜總會

出了公司。
  
  安娜挽著霍耀文的胳膊進了車內。
  
  “等著急了吧?”霍耀文一邊扭動鑰匙發動引擎,一邊笑看身旁的佳人。
  
  安娜報以微笑:“還好,我在辦公室里一直在看你《1999》的第二部,時間過的挺快的。”
  
  霍耀文看了一眼手表,此時中午十一點五十分鐘,到了中午的飯點,他踩了一腳油門,專心開車的同時問道:“時間還早,我們找個地方吃飯,你中午想吃什么?”
  
  安娜想了想,搖搖頭道:“我對香港不是很熟,而且吃菠蘿包我也吃膩了。”
  
  霍耀文回答道:“那就去吃西餐,我想你來香港這么久了,應該還沒怎么吃過西餐吧?一直在學校里忙著,昨天剛好我看到中環那有一家新的西餐廳開張,我們去那嘗一嘗味道怎么樣。”
  
  “好啊,只要是跟你,在那吃都行。”安娜甜甜的笑了笑。
  
  .......
  
  “素貞這件衣服怎么樣?”
  
  霍婷婷牽著呂素貞的手,在女裝店內看起衣服來。
  
  呂素貞看了看衣服的款式,又打量了一眼霍婷婷,點點頭道:“還可以,應該很配你的。”
  
  “是嗎?”霍婷婷掃了一眼價格,要一百多塊,猶豫了幾秒,方才朝著一旁的老板說道:“老板這衣服能便宜點嗎?”
  
  女老板笑著說:“小姐這已經很便宜了,全都是國外進口來的大牌子。”
  
  霍婷婷看著這件棕色的毛衣,款式的確很漂亮,就是價格有點高,想到自己的生活費,咬了咬牙道:“那我能試試嗎?”
  
  女老板問道:“可以,小姐你穿多大尺碼的?”
  
  “這件就可以。”霍婷婷指著衣架上的衣服說。
  
  女老板拿下衣服看了一眼尺碼,回頭道:“有的,我去給你拿。”
  
  說完,女老板轉身去后面的倉庫拿貨去了。
  
  霍婷婷轉頭看向呂素貞:“素貞這衣服真的好看嗎?”
  
  “試試就知道了,我感覺很不錯的。”呂素貞笑了笑,跟霍婷婷出來買衣服,每次她都要問很多遍才行。
  
  霍婷婷摸了摸毛衣的面料,手感很好,不刺人,穿在模型模特身上的確很漂亮,心里頓時有些歡喜道:“那就這件吧,過短時間就能單穿了。”
  
  “嗯。”呂素貞轉過頭在店里面看起別的衣服來,她也準備買幾件衣服,忽然目光被玻璃窗外的人給吸引。
  
  隔著大約一條街的距離,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對于呂素貞來說,那個每天讓她魂牽夢縈的人,怎么可能認不出來。
  
  可還不等她欣喜,卻發現車內又下來了一個洋人,還是個鬼妹,兩人相擁在一起,一塊步入了對面的西餐廳,這一幕令呂素貞的臉色一下子煞白煞白的。
  
  “素貞這件衣服不錯,你穿起來一定好看。”
  
  霍婷婷拿起掛在衣架上的一件長衫,忽然發現沒人回答自己,回頭看去,只見呂素貞站在玻璃窗外一動不動的。
  
  好奇的走上前,霍婷婷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怎么了素貞?看到什么了?”
  
  “啊!”
  
  呂素貞回過神,轉頭看向霍婷婷,蒼白的臉,擠出一抹微笑道:“剛剛在想事情,怎么了婷婷?”
  
  見好友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霍婷婷用手碰了碰她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似乎沒什么不同,沒有發燒,奇怪的說:“素貞你怎么了?看你臉色一下子變得不怎么好。”
  
  呂素貞遲疑了幾秒,有心想要問問霍耀文的情況,但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只是報以微笑:“哦,沒什么,可能就是逛的久了,有點疲憊。”
  
  此時,女老板拿著衣服走過來道:“小姐,衣服拿來了,你要不要去更衣室試試看。”
  
  “好的,我馬上來。”
  
  霍婷婷回了一句女老板,隨即轉頭指著店內不遠處的一張凳子,跟呂素貞道:“那你去那坐一下,我先去試衣服去。”
  
  “嗯,去吧,我沒事的。”
  
  呂素貞點點頭,看著霍婷婷去了更衣室,她再次回頭看向了對面那間西餐廳,似乎想要再次確認一下,但餐廳的玻璃是深色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等到傍晚。
  
  呂素貞回到家里,直接往臥室走去,把門給反鎖上,躺在床上,想著下午看到的那一幕,一想到剛剛霍耀文跟個鬼妹挽在一塊,兩人親密的樣子,她的心里就十分的難受,難受的要命。
  
  應了那句:少女心事濃如愁,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下午四點多。
  
  霍耀文開車載著安娜回香港大學。
  
  路上,安娜突然的問道:“上次莉莉絲是不是讓你帶她看看香港的夜景是什么樣子的?”
  
  霍耀文愣了幾秒,隨即尷尬的說:“是有這么回事,不過我不是帶你跟莉莉絲一起去太白海鮮舫吃海鮮了嗎?”
  
  “香港的夜景好看嗎?”安娜好奇的問。
  
  霍耀文隨口道:“沒什么好看的,也就維多利亞港那邊的風景不錯。”
  
  “維多利亞港……”
  
  安娜若有所思。
  
  幾十分鐘過去,霍耀文送安娜回了學校,等他到了宿舍的時候,就被王伯叫住,說是有個姓熊的人一個小時前有打電話找他,還留下了一串電話號碼。
  
  “姓熊?”
  
  霍耀文思慮了幾秒,自己好像不認識什么姓熊的人?陡然想到了一人,頓時恍惚過來,是古龍啊。
  
  按照古龍留下的號碼打了過去,在電話局那邊轉臺后,很快電話那頭的古龍就接了電話。
  
  古龍爽朗的笑聲在電話里響起:“哈哈……霍生我還以為你今天是不會打電話來了!”
  
  霍耀文問道:“不好意思熊先生之前有事出去了一趟,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古龍笑道:“怎么?霍生這么快就忘記了?上次不是約好了我再來香港的時候,一同出去喝酒的嗎?”
  
  一聽這話,霍耀文哭笑不得,當時是古龍喝的大嘴,含糊不清時說的話,本以為只是醉話,卻沒想他還真記得。
  
  “這怎么會忘,熊先生說個地方,我現在就趕過去。”
  
  古龍直接說道:“晚上六點鐘,杜老志道的杜老志夜總會,剛好還有我幾個約好的朋友,同霍生你介紹介紹。”
  
  對于香港的舞廳、夜總會等風月場所,古龍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他有五成的稿費就用在這種地方,剩下的五成就是日常酒水費。
  
  ......
  
  杜老志夜總會原名杜老志舞廳,成立于1948年,當時香港南下了大量的滬商,他們手握重金,在香港這片風云地大肆投資舞廳、地產、工廠、煙館等,杜老志舞廳就是其中之一。
  
  后來杜老志舞廳因經營不善被原老板賣了,到60年代初期的時候,被新老板重新翻修整頓改為了夜總會。初期的杜老志夜總會因當時沒有酒牌,只以茶和瓜子奉客,一些舞女在場內賣香口膠及魷魚絲。
  
  時至今日,杜老志夜總會已經成為除了東方舞廳外,最大的一家夜總會,比之北角的麗池舞廳要更加的奢華。
  
  霍耀文開車到了杜老志夜總會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鐘多了,他把車交給門口的泊車仔,便朝著夜總會內走去。
  
  作為此時香港最大夜總會之一的杜老志,一到晚上來這里玩的人自然是多的數不勝數,剛進門,霍耀文就發現里面大廳的位子早已經坐滿了人。
  
  打量了一番杜老志夜總會內景,發現這里的裝修風格還不如后世一家量販KTV,哪怕是私人的那種小歌房都不如,看上去那一排排沙發椅和桌子以及墻壁上貼的亮片,在燈光的照射下華麗的很,可怎么看都有一種城鄉結合部的既視感。
  
  一名服務生上前問道:“先生是找人還是訂位子?”
  
  “找人。”
  
  還不等服務生再說什么,古龍這時候跑了過來,一把攬住霍耀文的肩膀道:“哈哈,霍生我就猜到你要來了。”
  
  “你去忙吧,我找到朋友了。”霍耀文朝著服務生說了一句,隨即轉頭笑道:“熊先生什么時候來的香港?”
  
  “昨天就到了,本來昨天就該約你出來喝酒的,但出版社那邊還要我過去商談出書的事情,耽誤到了今天。”
  
  古龍皺著眉頭,似乎不想多提工作上的事情,連忙摟著霍耀文的肩膀朝著不遠處的包廂內走去,一邊走一邊說:“今天出來玩就不談這些公事了。走,我約的人差不多都到齊了,就差你了。”
  
  霍耀文問了一嘴:“熊先生約了那些人?”
  
  “等進去你就知道了。”古龍賣了個關子。
  
  二人一前一后進了包廂。
  
  剛進來,都不等霍耀文看清人,就被一個人抱住,那人哈哈大笑道:“霍生你總算來了!”
  
  他定睛一看,是臥龍生,嘴角一笑說:“牛先生也來香港了。”
  
  臥龍生呵呵道:“哈哈,這不是老熊來香港談出書的事情,我剛好有事情想要找一下霍生,就跟他一同坐船過來。”
  
  “好了老牛先不說了。”
  
  古龍拉著霍耀文的胳膊,往前走了一步,朝著包廂內的幾人介紹道:“這位是霍耀文霍先生,想必我不說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了吧?前段時間香港那么多報紙報道的大作家,你們作為香港同行應該很熟才對。”
  
  “那是自然!香港寫書的作家,現在有邊個不認識霍先生的!大唐天魔志我可是每日拜讀啊!”
  
  一位穿著襯衫梳著油頭的中年男子站起身來,面帶笑容的朝著霍耀文伸出手道:“霍生你好,鄙人余揚新。”
  
  “余先生你好。”霍耀文禮貌握手回笑。
  
  這個時期的作家大部分都是使用筆名寫書,所以無論是讀者還是同行,很少有能夠知道其本人姓名的。
  
  一旁的古龍怕霍耀文不認識,也是為其一一介紹在座的幾人:“霍生,這個大鼻子是百劍堂主陳凡,這個賴皮臉的家伙就是跟金鏞起名的張夢還,至于這位長了一臉麻子的唐斐吳筠生……”
  
  ....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