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香港1968 > 164 怦然心動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工作了。”
  
      羅德丞看妹妹跟霍耀文聊得不錯,也是面帶微笑的說道:“霍先生我就先走一步了,律師樓那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霍耀文走上前跟他握手道:“這次又麻煩你了羅律師。”
  
      “霍先生客氣了,這都是應該的。”
  
      羅德丞握了握手,跟羅巧珍說了幾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霍耀文目送羅德丞離開,側過頭看向羅巧珍道:“羅小姐既然對基金會的運作很了解的話,那我就在這里安排一個辦公室給你吧,也免得你經常過來沒有一個辦公地地方。”
  
      羅巧珍也沒拒絕:“好。”
  
      基金會租來的辦公地兩百平米不到,大概只有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樣子,總共兩間獨立的辦公室,一間給了張承頤,一間就是留給霍耀文這位會長的。
  
      霍耀文自己不常來,所以他便把辦公室讓給了羅巧珍,親自領著羅巧珍到了會長辦公室,打開房門,里面收拾的很干凈,雖然只有十五平米左右,但辦公桌和書架等辦公設備一樣不缺。
  
      霍耀文道:“羅小姐基金會草創,所以辦公地比較簡陋,將就一下,這本來是我的辦公室,但我平時不經常在基金會待著,再加上我沒什么時間,這里就給你當辦公的地方吧。”
  
      羅巧珍微微一笑:“霍先生客氣了,這里的環境很好,我很喜歡。”
  
      “那就好。這樣,羅小姐我先帶你去認識一下這里的員工,晚點我讓人把基金會準備的檔案和資料送來。”
  
      “好的。”
  
      ......
  
      等霍耀文把羅巧珍介紹給基金會的眾人后,他在待了半個小時,就匆匆的去了一趟出版公司那邊。
  
      總編辦公室里,霍耀文把手中的文學世界遞給姚文杰,說道:“張婉君的新書已經在文學世界上連載了,下個星期就著手《秋天的童話》宣傳和發行。”
  
      姚文杰接過雜志,簡單的翻閱看了一下,點頭應道:“董事長,我們也早已經按照你的吩咐,跟多家報館的執筆主編溝通好,我們這邊宣傳一開始,只需要把寫好的稿子交給他們,就能夠直接在第二天的報紙上看到了。”
  
      霍耀文輕嗯了一聲,又問道:“最近有沒有新作家投稿的?”
  
      姚文杰道:“我們的征稿消息發出去后,就有很多人投稿,而且上次董事長幫忙介紹了東方日報的李主編,我也跟他溝通了一下,李主編答應會幫我們跟那些在東方日報上連載的作家商量,把出版權交給我們。”
  
      別看霍耀文的書本本賣的都很不錯,但出版公司并不是說必須要出版那些暢銷書,一些只要能賺錢,哪怕利潤微薄的書籍,都是可以出版的,一方面是填充公司的書庫,另外一方面也算是提高出版公司的知名度。
  
      香港大大小小的出版公司,出版社,甚至是包括一些獨立的印刷廠,亦或者是報館內部的出版部門,零零散散的超過上百家。
  
      這些有能力出版圖書的公司和部門,每年為香港圖書市場提供了最少五千本不同的書籍,而這五千本之中,小說占據了十分之七,只有十之三是有關學術、教育等題材的圖書。
  
      每年五千本不同的書,想要在目前的香港全部盈利,是很難得事情,畢竟此時香港的基礎教育還不夠完善,很多人都是睜眼瞎,四百萬人中,能夠讀書識字的可能不到一半。
  
      愿意花錢買書的人那就更少了,所以大部分出版的圖書都會銷往臺灣或者澳門,有個別的公司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會把書賣到南洋(東南亞)那邊。
  
      因為南洋那邊的華人同樣有很多,十幾個國家加在一塊,華人群體最少有一兩千萬人口。
  
      雖說很多華人都是來自祖國天南海北,不一定講的都是廣東話,可漢字卻是相同的。
  
      目前霍耀文的公司還沒有能力把手伸到南洋那邊,哪怕是澳門都沒有,只是在臺灣有跟青木出版社合作,算是有了一個市場較大的渠道。
  
      二人聊著公司未來發展的事情,也談論到了擴展圖書銷售渠道的事情,可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解決的,所以只是淺談了一下。
  
      姚文杰說道:“董事長,上次我同你說的,公司創辦一個周刊雜志的事情,您現在考慮的怎么樣了?”
  
      霍耀文沉思道:“這事我回去后也考慮過,認為是可行的。但香港目前的各類雜志報紙,大大小小的加在一塊總共有一百多家,我們如果想要做的話,那么就必須要有所創新。我們要確認我們雜志的定位,同時精準的去捕捉有欲望購買我們雜志的群體,不要盲目的一股腦的就去創辦。”
  
      “精辟!”
  
      姚文杰眼前一亮,點點頭十分認可霍耀文的話:“董事長您說的很對,我就是這么想的,必須要做好雜志的定位,選擇購買的群體。”
  
      霍耀文笑了笑:“所以這些事情都需要姚總編親力親為了,辦周刊雜志的事情我同意了,需要人的話就招,公司目前的資金還算良好,不過具體的實施就看你了。”
  
      “放心董事長,這件事我會親自負責的。”
  
      姚文杰信心十足的答應下來,這個創辦周刊雜志的事情,算是他加入耀文圖書出版公司以來做的第一個抉擇,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成功。
  
      ......
  
      第二天上午,香港大學教室內。
  
      “叮鈴鈴……”
  
      隨著一陣鈴聲響起。
  
      霍耀文把最后的內容講出來后,喊了一句“下課”,便把桌上的課本收拾好,轉身出了課堂。
  
      回教師辦公室剛把課本放下,安娜找上門來了。
  
      此時,辦公室內只有霍耀文跟安娜兩人,其余的教師都去食堂吃中飯了。
  
      安娜走進辦公室,看著在書桌邊收拾的霍耀文,見他手里拿著一個紅色的大盒子,面帶微笑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嗯?”
  
      突然有人說話,倒是嚇了霍耀文一下,不過在看清來人是安娜后,他笑了笑:“這是給我祖母的一個禮物,她今天過六十二歲的生日。”
  
      安娜捂著嘴,帶著一絲驚訝道:“你祖母今天也過生日嗎?”
  
      霍耀文把桌上的一些課本整理好,將桌上的鋼筆和墨水放進了抽屜里面,方才抬頭說道:“是的,等會我就要回家給祖母慶祝過生日。”
  
      安娜祝福道:“替我向你祖母問聲好,祝她生日快樂。”
  
      霍耀文感謝的說:“謝謝,我會把你的話傳達給我祖母的,我想她會很高興的。”
  
      說完,他看了一眼安娜,詢問道:“對了,你怎么有空過來了?是來找我的嗎?”
  
      “嗯哼。”
  
      安娜哼哼的點點頭:“我來是想約你晚上再去吃一次你上回請我跟莉莉絲吃的那個魚,但你今天有事,那就算了,下一回吧。”
  
      “怎么好好的想吃魚了?”霍耀文有些好奇,他記得上次帶安娜和莉莉絲去太白海鮮舫的時候,她似乎不是很喜歡吃哪里的口味。
  
      也是,沒有經過改良的中餐,有些菜一般的外國人還真的吃不慣。
  
      安娜猶豫了片刻,抿了抿嘴唇道:“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霍耀文一愣,停頓了幾秒,立馬說道:“抱歉安娜,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不過我想…現在祝你生日快樂應該不算晚吧?”
  
      “當然不算晚,謝謝你埃文,這是我今天聽到的第一個生日快樂。”
  
      安娜微微低頭,嘴角微笑,笑的很開心,那雙在碧藍色的眼睛,配上她那一頭漂亮的黑色微卷長發,屋外一律陽光照射進來,把她那張精致臉蛋的美,展現的淋漓盡致。
  
      霍耀文不是沒看過美女,后世網上各種PS,各種美顏開到爆的美女多的不知凡幾,但這是他人生第一次靜距離的,看到一個長的如此漂亮,可以用精致來形容的女人,還是個洋妞,這無疑令他有些心動,心臟在這一秒比平時更快的跳動了幾下。
  
      “我是第一個嗎?那我很榮幸。”說話的時候,霍耀文眼神有些閃躲,右手下意識的扶了一下沒有度數的鏡框,內心前所未有的帶著一絲緊張。
  
      霍耀文第一次在看到安娜的時候,是抱著看美女的心態,往后跟她的接觸,也都是以同事,或者朋友的身份,可剛剛那一瞬間,陽光照射到安娜臉上,將她精致的容顏展現出來的那一刻,怦然心動這個詞用在此時霍耀文的身上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安娜沒有注意到霍耀文的小動作,也沒有讀心術,看不透霍耀文心里的想法,只是帶著失落的語氣道:“是啊,你是今天的第一個,盧克教授并不知道我的生日,在香港我想也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安娜在香港的認識的人不多,朋友的話那就更少了,除了盧克教授和霍耀文外,其他人大都只是同事的關系。
  
      雖然學校有不少單身的男老師想追安娜,可除了那些鬼佬教師外,大部分華人教師都不好意思,或者說不敢行動。
  
      唯一說關系不錯的人,可能就是去年跟安娜一塊來香港大學的那位艾拉伊莫琴了。
  
      不過在今年初艾拉伊莫琴回英國后就沒有再來了,可能是不習慣香港這邊的環境,所以牛津大學那邊又重新派了兩名年輕的男教師過來。
  
      聽出對方話里的失落,霍耀文看著微微低下頭的安娜,此時她前額的秀發遮蓋住了小半邊的臉,此時陽光斜照著,令安娜看上去有些寂寥。
  
      霍耀文頓了頓,沉思了片刻說:“要不這樣安娜,晚上你等我,我陪你再去吃一次魚。”
  
      “真的嗎?”安娜猛地一抬頭,眼睛里帶著欣喜。
  
      霍耀文笑著點頭道:“當然,我們約好了。”
  
      ........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