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香港1968 > 048 又要讀書 8000票加更

048 又要讀書 8000票加更


  校長主動的介紹道:“張老師,這位是英國倫敦大學哲學系的盧克教授,盧克教授在倫敦大學教學了三十年哲學。”
  張承頤笑著跟盧克教授握了握手,用英文說道:“盧克教授你好,我很早之前在英國著名的文學雜志上就看到過您發表的文章,特別是那篇《這個世界》寫的特別好,一直很想跟你見見面探討一下,或許是上帝聽到了我的心聲,真的讓你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無論是什么人,聽到別人吹捧自己,還能說出自己的得意之作,自是心里高興的很,仿佛是尋覓到了知音一樣,這不盧克教授伸手高興的說道:“那都是快三年前的文章了,最近我在泰晤士報文學增刊又發表了一篇論文。”
  “哦?那太可惜了,在香港買不到泰晤士報。”
  校長插話笑道:“我想盧克教授應該是有帶那篇論文的對嗎?”
  “是的,mr張,晚點我可以把論文拿給你看看。”
  “那太棒了。”
  張承頤滿臉笑容。
  還在兩個老教授討論哲學的時候,霍耀文卻是一直在打量著站在面前,只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安娜伊莎貝爾。
  他雖然知道西方女性的普遍都很高,但這位伊莎貝爾老師的個子高的有些過分了吧,他自己一米八三,只矮了半個頭,雖然有穿帶跟的鞋子,可最少也有一米七二左右了。
  這時,張承頤介紹身邊的霍耀文,朝著盧克教授說道:“盧克教授,這位是我的學生,同時也是現在香港大學新任的哲學老師,當然還在試用期中,不過他的表現很棒,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哲學理論,我想晚點可以讓他跟你交流一下。”
  聽到張老師提及自己,霍耀文回過神,面帶微笑的伸手,用英語道:“盧克教授你好,我叫埃文(Evan),很高興見到您,之前張老師可是一直都有提及過您在哲學界的地位和發表過的一些文章,我很喜歡您的那篇《這個世界》。”
  “你好埃文,很高興見到你,我很高興能有年輕人喜愛哲學,愿意從事哲學教育,哲學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懂卻又最容易讀懂的知識,這是能留給后世人們思考的一門學問。”
  盧克教授夸贊了一番,隨即介紹自己身邊的伊莎貝爾,說道:“伊莎貝爾也是我在倫敦大學教導的學生,她很聰明,很好學也很喜歡哲學,我相信未來哲學界一定會有她的一席之地的。”
  “你好mr張,你好埃文,我是安娜伊莎貝爾,很高興見到兩位。”伊莎貝爾主動伸出手跟張老師還有霍耀文握了握手。
  此時校長說道:“好了,我想幾位已經認識了,雖然我們學校沒有開設哲學系,但早早的有開設哲學課,不同于沒有任何基礎的法學系,在這方面我想張老師應該有經驗,所以往后張老師盧克教授你們要共同努力,將哲學系的大致教材還有評分標準,以及一些內容制定好。”
  “當然,沒有問題。”盧克教授點點頭。
  張承頤同樣點頭道:“可以。”
  等事情辦妥后,校長率先帶著黃主任離開,他要去向港督那邊說明一下情況,然后開始邀請一些香港知名的律師大狀來學校擔任名譽老師,或者教學老師。
  光靠幾位聘請來的法學教授,是很難完成開辦一個學系任務的。
  在盧克教授領著伊莎貝爾在一邊交流時,
  霍耀文也是朝著張老師詫異道:“老師,就我們四個人?開辦一個哲學系?”
  “不知道校長是怎么安排的,不過現在應該的確只有我們四個人。”張承頤道。
  “不是吧。”霍耀文眉頭一皺。
  張承頤此時又道:“我在美國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就讀哲學系的時候,總共有八門課程:倫理學、宗教學、美學、邏輯學、人類學、心理學、管理哲學和現代哲學。而我這么多年來教的只有管理哲學和現代哲學,所以接下來有你忙的了。”
  “老師,你這是什么意思?”霍耀文忽然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既然學校要把哲學課單獨劃分出來,成立一個哲學系了,總不能只教學生管理哲學和現代哲學這兩門課程吧!所以肯定還會聘請其他的老師來教學,在這期間,你作為我的學生,不說其它幾門課程樣樣精通,最少也要有點常識吧?!”
  “我還要學?”霍耀文愣了。
  張承頤笑著道:“不錯,我想哲學系正式開課應該是明年新生招生,所以現在這大半年的時間,耀文你要每天準時的來我這,我指導指導你其它的課程。”
  “啊!~”
  “別叫,如果只是哲學選修課的話,你當老師完全沒有問題,畢竟只是一門選修課,而且教導學生現代哲學和管理哲學就足夠了,但既然開辦哲學系,你不用把別的課程完全學會,但總得有個基礎吧。”
  一聽張老師這么說,霍耀文面面相覷,這又要重新讀書,實在是有點太折磨人了吧!!但他知道張老師是為他好,想了想,點點頭答應道:“好吧老師。”
  張承頤看霍耀文難過的神色,笑了笑道:“除了我外,或者你可以去找那位伊莎貝爾老師,她曾經是倫敦大學哲學系畢業的學生,現在又當了老師,無論是從知識面上,還是從教育上,我想她現在應該比我更適合教你,畢竟我的很多知識已經落后了。”
  說完,張承頤莫名的嘆了口氣,如果早個五年,香港大學開設哲學系的話,他倒是有希望升職,但現在馬上就要退休了,自是沒什么希望。
  而且,張承頤這么多年來,只教學生管理哲學和現代哲學,其它的課程也忘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香港讀哲學的人太少太少了,沒有專門成立的哲學系,無論是知識點還是其他方面很難有進步。
  讓他現在簡單的教個選修哲學課完全沒問題,畢竟選修課只是加學分而已,選擇的學生除了少數喜歡的外,幾乎都是為了學分考慮。
  但開辦了哲學系就完全完全不同了。
  所以,張承頤自是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夠學到更好的知識,能夠有個更好的前途,這次開辦哲學系未必不是一次好的機遇。
  霍耀文其實猜到了張老師讓自己重新學習一下的原因,無非就是為了自己未來在學校的前途著想,但他好歹有著幾十年的記憶,未來不一定要死磕在學校老師上面。
  但看著張老師那滿臉的期望,霍耀文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反正現在除了寫小說教學生外,他的空余時間還是很多的,填充一下自己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這時,盧克教授忽然走過來,笑著說道:“mr張,埃文,我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兩位能不能幫忙?”
  “當然,你說。”張老師點點頭。
  “我剛來香港,對學校和周圍的情況不是很熟悉,本來是想著跟伊莎貝爾一起參觀參觀學校的,但我有頭疼病,最近幾天有點復發,所以我要回宿舍休息一下。我跟伊莎貝爾聊了幾句,她說很想看看香港的一些情況,不知道兩位能不能幫忙領著她四處逛逛。”
  張老師看了一眼霍耀文,朝著他咧嘴笑了笑,隨即跟著盧克教授說道:“這沒問題,不過我要還有兩節課程,所以只能讓埃文帶伊莎貝爾老師四處逛逛了。”
  盧克教授聞言,回頭望了一眼伊莎貝爾,只聽她點點頭,十分有禮貌的說道:“可以。”
  安娜伊莎貝爾伸出手面露微笑的看著霍耀文道:“埃文老師,麻煩你了。”
  霍耀文下意識的伸出手跟對方握了握:“不麻煩,很高興能帶你參觀學校。”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