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有一個庇護所 > 0203 塔尼婭.最有資格的繼承者

0203 塔尼婭.最有資格的繼承者

    當安東尼回過頭來的時候,便看見阿吉與喬治兩個人‘色瞇瞇’(安東尼的眼中)的打量著他的女保鏢,羅娜在一旁臉色蒼白。
  
      緊接著,這家伙就像是顯擺一樣別了別腰間的魔法權杖,隨后便幾步上來,摟住了喬治。
  
      “你可總算回來了!這段日子我可焦頭爛額啊!”安東尼說著,從阿吉的懷里掏回了自己的權杖,幾步走回了自己的書桌前。在桌子上面的文獻中翻了起來:“放在哪兒來的,塔尼婭,你放在哪兒了,快來幫我找找。”
  
      話音落地之后,女騎士的手從短劍上松開。而在這一刻,那向三人釋放出來的殺氣便突然消失不見,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她的肩膀塌了下來,攤了攤手,就像是剛剛只是開了一個玩笑一樣,臉上帶著一股懶散無聊之意,走到桌前幫安東尼翻找起東西來。
  
      喬治的目光一直未從塔尼婭的身上離開,而這位早就有仇的家伙的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更是氣的他胸口都快要炸了起來。
  
      此時黎明之光將一行行備注又顯示在了他的眼前,就好像在提醒他以前發生過什么事一般。
  
      【猩紅妖姬:塔尼婭】
  
      【這位伊麗莎白貼身大騎士并非黑珍珠騎士長,但卻有著比騎士長更高也更特殊的地位如果不是她進入莊園較晚,灰霧來得又太早,她必定有著一個爵位。】
  
      【她專注于靈巧與技藝。在成為血裔并覺醒出自己的女巫血脈之后,更是放棄了沉重的鎧甲與長劍,改用輕甲與雙短劍。而在那之后,血裔的身體優勢被她徹底發揮了出來,鬼魅般的身影猶如黑夜中的幽靈。
  
      魔武雙全她,曾帶領黑珍珠騎士們前往群山與巨人決戰,另食人魔一度極為恐懼。在感受到女王死后,她渾身的鮮血都燃燒了起來。所有伊麗莎白的自系血親也與她一樣,在痛苦之中實力大減。而無心戀戰的血裔騎士,也最終在那群山之中一潰而散。】
  
      【但這并非因為懦弱與逃避,而是塔尼婭的心中升騰起的那復仇的火焰,讓她無法再將時間浪費在那群巨人身上面去。】
  
      【在與克拉克那群懦夫爭執一番之后,他們最終分道揚鑣。塔尼婭帶領一部分騎士悄悄的潛入了莊園,但沒有想到的是,等來的卻是一場精心策劃的伏擊。】
  
      【至今她對于自己的敗北都感到十分的不忿,她認為如果不是自己那燃燒的血液所造成的影響,那么即使無法使用魔法,也必定能將那可恨的兔崽子一擊梟首!而那神官口中狂笑之時所謂的‘無敵’也在自己的速度之下根本不會有施展出來的機會!
  
      也許自己當初的目標應該針對那個呆頭呆腦的大漢,至少如果當初先廢掉了他,而不是那個賣肉的卑鄙神官,自己也不會在那怪力與裝備差距之中陷入苦戰,從而被那無恥小人偷襲鎖住!】
  
      【全盛時期綜合戰斗力評級:s(狂化:大惡魔級惡魔領主(獲得伊麗莎白的墮落之血)】
  
      【當前綜合戰斗力評級:a-(r)她正在重新適應自己的身體,終有一天會恢復曾經的力量。】
  
      【獨白:“為了族人的未來與自由,為了女王的遺愿,我對血宣誓!!”】
  
      【如今黎明之光已經可以告訴你更多的事了:】
  
      【相比于德麗娜,塔尼婭雖然進入莊園較晚,也并非第一個獻血者。但卻是第一位被初擁之人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來自于伊麗莎白對塔尼婭那堅定意志的信心。她相信著塔尼婭將能夠保持初心不變,帶領血裔破除魔咒,走向未來。】
  
      【所以千萬不要小看你這位手下敗將,如果當初得到鮮血女王之血的是這位最有資格的繼承者,恐怕你們無法全身而退。】
  
      【在伊麗莎白死后,塔尼婭等人身上的那部分屬于伊麗莎白的血脈,在伊麗莎白燒掉了一部分,但女王體內那純凈善良的一部分血液,依然流淌在塔尼婭的血管中。】
  
      【雖然這部分血液已經不完整,極大的影響了血裔騎士們的實力,但這卻也解開了她們身上那惡魔枷鎖,讓她們從魔王手中得以擺脫。而伊麗莎白那純凈的血液,雖然無法再為她們提供力量。但卻是影響著她們的心靈。】
  
      【如今塔尼婭在安東尼的指引下,心結已經慢慢解開,繼承了伊麗莎白的遺愿。大學士認為,她會為你提供許多的幫助。而最新型的‘逐血懷表iii’所使用的血液,便來自于這位塔尼婭小姐。】
  
      ‘原來真正的繼承者在這里...之前抓到的時候,只是說這個人有點特殊要留下。他娘的,留下這樣一個刺客,這段日子我可真是心驚膽戰...’喬治至今對那次‘賣肉’心有余悸塔尼婭的身影簡直形同鬼魅!
  
      在莊園之戰結束之后,喬治等人便守株待兔。而這批血裔騎士也的確自投羅網。
  
      通過黎明之書與隱藏著的守夜人們,喬治他們在第一時間便發現了這些血裔們的動向,但這場精心策劃的伏擊還是出了點意外。要不是亞歷山大這個大坦克,身上穿戴著的那一百八十多公斤的鎧甲讓塔尼婭直冒眼淚,搞不好自己就真的得在她被捆住之前,身上被捅出幾個大窟窿來。
  
      塔尼婭到那邊翻了兩下便找到了。安東尼示意她將清單交給喬治。
  
      她將那份清單擺在了桌子上,隨后便雙手抱胸靠在了那里,看向了別處。臉上露出了一股厭惡。隨后她的注意力從喬治的身上挪走,眼角的余光帶有著審視之意,打量起了安東尼一直與她提到的那個人。
  
      如今她已經對那預言不再懷疑,也相信以大學士的品格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騙自己。但她卻是有些懷疑,那個瘦瘦的孩子,是否真的能承擔起那重任。
  
      安東尼說道:“第一批‘防曬霜’已經快要生產出來了,但有一種重要材料已經在實驗中消耗光了。我發布了一些任務,但響應寥寥。所以這件事還得你親自跑一趟才行。”
  
      “要我跑?去哪啊?”喬治愣了愣,那在尷尬之中伸出來的手,在半空中停留了片刻之后,抓向了桌子上的清單。查看了起來。
  
      安東尼解釋道:“這里面我畫圈圈的那個,需要你之后順路幫我帶回來一些。其它的都有人辦了。我打算收集各種草藥種植在庇護所。畢竟這里有著陽光,所以只種植糧食的話實在太浪費了。其中有一部分,是血裔們可以用到的。另外的都是我們未來的庫存。”
  
      “你畫圈圈的那個?安東尼,你畫的圈圈也太多了吧?!”
  
      “白癡!矩形、三角與圓你分不清嗎?!而且我在上面寫了注釋的吧?!”安東尼罵道:“矩形的,是我已經安排別人去做了的,三角的那些都是魔藥。能不能找到算運氣,不過如果能收集來一些的話,我就可以搞一個魔藥圃啦~”
  
      說到這里,安東尼搓著手心興奮了起來。
  
      喬治聽完之后點了點頭,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并不多。
  
      他觀察了一下發現,這上面有不少東西,其實庇護所已經有了。都是從大墓室中采集到的,其中一部分目前已經種植在了庇護所墓地的暖房中,生長得似乎還不錯。另外一部分則是栽培到了英靈圣殿與教堂、城堡的地下室中。由血裔們時常打理。
  
      還有些草藥就都是山林中的東西了,學者們此前會帶隊學徒與民眾們在山上尋找,目前因為學徒們與一部分民眾對這些草藥已經熟悉,所以學者們最近就很少上山了。
  
      從注釋上能看得出,不少的草藥安東尼都發布了任務,其中有一種沼澤之中的產物最為珍貴,似乎是一種魔藥。不過開春之后沼澤那邊詭異危險,恐怕能響應的傭兵不是太多。
  
      但最難搞定的還是安東尼交給自己的那些,它們并非特別珍貴,但卻的確十分難搞。因為那種名為‘閃光草’的玩意的生長環境,需要一些稀有的金屬元素。目前有生長的地方就那么幾處,而除了蜘蛛洞穴,其它的都已經被血裔們老早就采光了。
  
      “看來這種‘防曬霜’已經可以大量生產了是嗎?”喬治問了起來。他對這個問題十分關注。因為如果血裔只能在迷霧中生活,那么便意味陽光成為了血裔們絕望的源泉。這使得他們將與人類站在絕對的對立面上。
  
      “黑珍珠莊園在這個方向上的研究,實際上一直都是正確的。配方來自于某個貴族家族所收藏的殘卷。但因為其中有不少東西極其昂貴,甚至無法在谷地找到。所以在替換原料上面,有些難點一直無法突破。”安東尼說道:“有著這么多實驗基礎在,好好梳理一下,得出真正的東西并不難。不過這種防曬霜還是不夠完美真正的好藥,是可以藥到病除,并且成本低廉的。”
  
      “也就是說,這玩意得天天往身上涂了?”喬治想起了城堡大院中,那名血裔貴族身上的香味來。
  
      “當然,所以它叫防曬霜。”安東尼說道:“真正的好東西已經進入了我們的研究課題,它可以讓陽光不再像那樣的致命,而血毒也將被解決。這份靈感來自于一封匿名信,以及‘奧爾德斯’在金麥芒小鎮的發現...”
  
      說到這里,安東尼的眼中露出了一股意味深長的神色:“信與奧爾德斯的發現其實可以歸結為一個。似乎除了我們之外,還有某些優秀的學者,一直在研究著這份課題。”
  
      聽到這句話之后,喬治的腦海之中無緣無故的想起了一個今天才剛剛見過的人。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