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有一個庇護所 > 0132 無需道別
    貨船足足裝了三天,那幾千人也足足忙碌了三人。
  
      按照計劃,這些船將會由蓋爾的商船跟著,一路運送到詠風城東南方的碧水城去。那里距離此次大戰的前方要塞已經不遠。
  
      在路上,商會所派遣的各個商隊,會不斷加入到這支隊伍里。而這些商人,以及那些南方參戰的領主們,也將會將東西都運往最終的目的地。
  
      至于喬治的馬車隊,將會把糧食運往詠風城。那里第二批即將趕赴戰場的士兵們,將會帶著許多輜重,一同前往前線戰地。
  
      在這三天里,喬治等人沒有住進那所七星豪華酒店女伯爵沒有去提,喬治也心照不宣。
  
      他們就在莊園不遠處的一所廢棄的農莊駐扎了下來。抽時間還將那些挽馬都給抓了過來。
  
      除了這些抓馬的人之外,阿吉等幾個油滑的老土匪、老liu氓也另有任務。他們看起來四處游蕩,無所事事。但每天晚上卻是會將看到的、聽到的信息全都匯總到喬治這里來。
  
      所有的一切都證明,伊麗莎白所說的一切都屬實。而這些年來被送過來的女子,也都沒有人死。
  
      只是,這些人身上的某些部位,都有一些難以察覺的齒痕...包括那些貴族也是如此。
  
      隨著這些消息源源不斷的匯總而來,喬治漸漸的,已經有點猜出事情的真相來了當然,一切還得回去和安東尼確認之后,才能得出真正的結論。
  
      結論還沒有得出,但喬治心中卻是在不斷的想著許多事那個地圖上的“?”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
  
      不過,雖然這件事情他還沒有想明白。但他卻是終于明白了,莊園給他的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到底是什么東西那是一種充斥在這里的,一股絕望與希望相混雜的濃烈氣息。
  
      它們在不斷交戰...
  
      事實上,雖然這段日子,一切都在有序的狀況下進行著。但喬治心中還是有些緊張的。直到看見那些向南而去的貨船,他才安心組織人馬,準備離去。
  
      對于這些貨船能否駛向既定地點,喬治覺得還有待商榷。但這兩三萬蒲式耳的糧食、三百多輛馬車與五百多匹馬,卻都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所以當他臨走之前,有仆人騎馬過來告訴他女伯爵有請之時。在這個家伙的心里面,是拒絕的。
  
      但在聽說,只是在湖邊走一走之后,他還是叫上了亞歷山大,同自己一起赴約。至于其他人則是立即出發,向東行進,先行離開此地。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做出這個決定,畢竟在自己與車隊分開之后,兩邊會發生什么事,都有千百種可能。而如果這從頭到尾的一切如果都是圈套的話,那么現在就是收尾的最后時間,自己就是轉進套中的最后一個人。
  
      可那莊園上空不斷旋轉著的希望與絕望,卻是最終讓他拍馬而去...
  
      當喬治跟隨那名仆人來到城堡后方的黑湖畔時,那名仆人便先行離開了。而當喬治策馬走近,看見霧中那朦朧身影時,才發覺女伯爵是孤身一人。
  
      女伯爵的那匹至少價值八千銀狐以上的棗紅色安迪納斯戰馬,在霧中十分的顯眼,而她的那頂有金絲縫嵌、寶石點綴的大紅色披風也是如此。
  
      看到那匹馬之后,喬治才突然發覺,好像是這些天來,這匹馬是他在莊園中所見到的唯一一匹...
  
      說實話,雖然這里還處于莊園范圍之內,但一名女子孤身在此閑逛,怎么看起來都有點不太安全。但此刻,喬治卻是覺得,那個感到不安全的人是自己...
  
      會面之后,兩個人沒有像之前相見時那樣寒暄,不知是都感覺沒有什么話可講,還是因為心照不宣,兩人都沉默不語的在湖邊慢慢行進了起來。
  
      伊麗莎白似乎十分的隨意,她迎著那湖風,長發與兜帽微微吹起,俏白的臉上有一種十分舒暢的笑意。就好像是和一位老朋友在湖畔散步而已。
  
      但喬治渾身卻是有些不自在,直到他再三確認了卷軸之后,心中才安定了下來。
  
      當他抬頭之時,才發現兩人已經來到了湖灘。而伊麗莎白也已經不知道何時脫下了鞋子,牽著馬,踏著雪,站在了湖岸。
  
      “在我小時,這里有一個傳說在黑湖的深處有一座獨心島。如果有人在天上飄雪,但烏云卻又未能遮蓋滿月的日子里,放下所有的一切,心帶虔誠的游到湖中心。她便能見到那座升起的島嶼。而此時,她所許下的任何愿望都將會實現。”
  
      湖岸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冰,伊麗莎白的腳踩在了那上面,好像感覺不到冷的樣子。
  
      “但當我成年之后才發現,許多傳說故事往往都是真的。只是,你那竭盡全力,付出一切所得的到愿望,往往與你最開始的幻想恰恰相反而已...”
  
      她說道:“生活本身就是一場戲劇。”
  
      喬治撓了撓脖子,感覺這位女青年的話有點太過文藝,超出了自己所理解的范圍...他實在不知道說些什么話,但卻是覺得應該做一些表示。
  
      于是,他也下了馬,脫掉了鞋子,踩在了那冰雪上面。以這種笨方法來作為回應。
  
      一股刺骨的痛意,從他的腳心,傳到了心底。
  
      在這一刻,喬治看著伊麗莎白那張凍得發青的側臉,心中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滋味。而他也不知為何自己會張開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有時候,人往往身不由己。而這個世界,也需要有人負罪前行...”
  
      伊麗莎白的背影突然一顫,她低下頭來,良久過后,她轉身抬起頭來,看向了喬治的眼睛。
  
      “當血月升起,一切有序的,無序的。都將變得嗜血瘋狂,毫無理智...”頓了頓之后,伊麗莎白做出了最后的道別:“此行珍重,無需再做道別。”
  
      伊麗莎白最終騎著她那價值八千銀狐以上的愛馬,絕馳而去。
  
      喬治也向東行,追趕上了車隊。
  
      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
  
      到底要怎樣竭盡全力,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讓十萬生靈,在這場末日浩劫之中,安然的活到今天?
  
      阿吉:“我這回可真是滿足了自己的好奇。”
  
      杰克:“怎么說?你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將那副油畫給偷了出來??”
  
      “放屁,誰說我是去干那個的?我可是一直在盡忠職守的,執行者領主教給我的任務呢!”阿吉壓低了聲音,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馬上的一個油布卷,咳了咳之后,故作神秘的說道“我去了谷倉。”
  
      果然,旁邊的馬丁等人都豎起了耳朵來。
  
      “那里已經空無一物。”他說道:“所以說,頭兒猜對了。那里根本沒有什么百萬蒲式耳的麥子。”
  
      “那這些人怎么過冬?”“管他呢,這邊這么多領地,這么多貴族醉生夢死。一人拿出來一點,就夠這里過冬的了。”“沒準那些貴族,光喝酒就能飽了呢在那些騎士所在的廳堂里,我只見到了酒,沒見到多少吃的東西。”“嘿你還真別說,那么多大船,上面卻都沒有魚腥味...”
  
      風雪越來越大了,喬治緊了緊自己的披風。但卻感覺身體怎么也暖和不起來。
  
      安東尼說過,死寂不在明年,就是在后年。
  
      而那時,血月將會慢慢升起...
  
      “但愿這些糧食能讓公爵大人與各位領主所向披靡,一往無前...”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