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有一個庇護所 > 0090 我不想管...

0090 我不想管...

    這一聲猶如驚雷閃過之后的爆響,將眾人突然間拉回了現實。
  
      這些領主一個個的慢慢站起了身,然而卻沒有人行那扣胸禮。
  
      更沒有人單膝跪地。
  
      正在這讓喬治感到有些緊張的時候,突然有人仰天跪倒,胡言亂語的大喊了起來。
  
      隨后,整座大廳便在吶喊與狂笑聲中暴動了起來。
  
      “感謝神的庇佑啊!”“我的兄弟可以閉眼了!”“這下終于有救了!!”“我原本已經快要放棄希望了!”
  
      “咳咳,不必...不必如此激動。我只是一位大主教而已。”
  
      喬治一臉懵逼的看著那群目光灼灼,像瘋了一樣的人們。在尷尬之中,怎么也想不到這個逼會吹出這樣的效果來。
  
      ‘不應該啊...’
  
      “沒錯了主教大人!我們這里的情況的確已經緊急得不能再緊急了!”加維狠狠的拍了一下石椅,振奮的站了起來說道:“那神諭一定是為了那件事!”
  
      “???”
  
      喬治突然有了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的確已經迫在眉睫了!再不來人,我們就全都得等死了!”“我們今天聚在這里就是為了談這件事,而神使便剛好前來!”“七神一定是看到了我們的危難!”“現在終于有人能對付那群惡魔了!”
  
      “等等,你剛剛說什么??”喬治瞪了瞪眼睛,掏了掏耳朵,看向了那位最后發言的人。
  
      “對!就是惡魔!為了這件事我們已經死了六位領主了!”巴布爾接過話來大聲說道:“主教大人,看來只有您能解決這件事了!”
  
      “......”
  
      ...
  
      喬治看著不遠處那些搬運物資的士兵們,收回了神。看著這邊跟著他在園中散步的領主們說到:“糧食真的已經這么少了嗎?”
  
      加維男爵踢開了腳下的一顆蔓藤,接過了話茬來:“您知道,大人。最好的田地都在更南邊,我們這邊除了鹽礦之外,雖然也有不少的農場,但都是養殖牲畜的。至于那些適合產糧的土地,在那場野火與洪水之中,已經全都完了...”
  
      喬治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加維嘆了一口氣,說道:“往年,我們都會趕在秋收之時,去更南邊搶收那些‘野麥’。但自從丹尼爾那幫家伙不聽勸告,闖入那莊園之后。隱藏在那里的某些東西似乎蘇醒了,而他們也在死后成為了‘褻瀆者’,與那些怪物游蕩在了南邊...”
  
      “從那以后,那里徹底成為了一片禁地...我們試過繞過那里,去搶收一些野麥,但那片區域中的東西已經開始向外游蕩了。它們不光污染了糧食與土地,也讓我們損失慘重...今年我們恐怕已經無法再維持下去了,但不管采用何種方法,也都與飲鴆止渴沒有區別...”
  
      不知道領主們對那里保有著怎樣的恐懼,使得他們一想到這件事,便臉色發白。
  
      “大人!現在唯有您能解決這件事了!”“沒錯,大人!您的圣堂騎士一定能夠消滅那些東西的!”“大人...野火、洪水接踵而來,現在又是污染...”“我的土地也被污染了...大人,您帶來了多少牧師?一定能將那里凈化干凈吧?!”
  
      喬治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看向了這些人。那冷冷的目光,讓他們都心中忐忑的閉上了嘴。
  
      瞟了一眼這群亂插嘴的家伙之后,喬治看向了加維,問道:“現在你們手上還有多少人。”
  
      “整片區域還活著的人恐怕只剩下了一萬多人,大部分已經都聚集在了我們七個人的手里。其中能拿起武器的人...大概兩千吧。”
  
      看到喬治微微瞇起的眼睛,加維臉色不太自然的咳了咳。微微猶豫了一下之后,說道:“真正的士兵不到二十分之一。”
  
      喬治點了點頭,他大概明白了。
  
      這是一群極為擅長跑路的人。
  
      從人員結構上來看,這些人手中的騎士加在一起應該還有一百。而在這400為‘真正的士兵’里,恐怕大部分都是在屢次戰斗之中,跟著他們逃命回來的侍從。
  
      在喬治的記憶之中,整個谷地雖然人口分散,但所有居民加在一起,也要達到了五十萬。其中東方這邊,占據了三分之一的人口。
  
      可現在卻是十不存一。
  
      他多少能夠感覺到這些人的絕望了。
  
      “那所莊園是一切的源頭,如果不解決,可怕的東西將會越來越多。”加維男爵對事情了解得更多,想得也更遠,更多:“按照之前的情況,如果在今年大雪來臨之前,那里沒有被清理。那么即使大家有糧食吃,涌出來的怪物,也會將所有領地淹沒...”
  
      “的確,主教閣下...”其他領主似乎也知道一些事情,但卻是沒有往深說,而是頓了頓之后,說道:“我們向伊麗莎白伯爵夫人求援過,但東邊的情況也并不樂觀。”
  
      這句話不由讓喬治感到有些詫異,他張口問道:“伊麗莎白?她還活著?”
  
      “當然,大人。”“伯爵大人當然還活著。”“前段日子還派來了一位信使...”
  
      喬治皺了皺眉頭,看向了遠處沒再多言,他將一張安東尼書寫的清單遞給了加維,說道:“準備好這些東西吧,我會幫你們解決這件事的。”
  
      看著那些領主們熱切的目光,喬治知道他們在等著自己接下來的話:“我會給你們需要的東西的。”
  
      ...
  
      黃昏的松林有些潮濕,馬蹄踩在那松軟的針葉上稀稀疏疏的,偶爾還有幾聲樹枝折斷了的聲音。
  
      喬治從遠方那一個個從霧中露出來的樹木上收回了目光,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看向了與他騎馬并行的米山,忍不住把剛才的話又問了一遍:“你說,這些人加在一起,原本足有兩千的兵力?”
  
      “差不多吧,大人。另外還有兩百多名的騎士。”米山抿了抿嘴,臉上有些嚴肅:“看來上一次他們至少折損了一大半的人手。那群東西,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啊。”
  
      “那里的情況看來要比我想象中的要更為嚴重...”喬治轉回目光,眼神發散的看向了前面:‘而就算他們只剩下了一千多個民兵,我的庇護所,現在恐怕也難以對付這些人啊。’
  
      這個世界就是這么的有趣,一千個膽小鬼肯定打不過巨人,但卻能夠打敗那干翻了巨人的勇士。
  
      所以對于領主們提出來的這個幫他們搶劫的需求,喬治也只能采取合作的態度。并且沒法反悔。
  
      時間還不能拖得太久...
  
      “的確大人,加上咱們的話,恐怕也...咳咳,我是說,我感覺...”米山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感覺他們已經都嚇破膽了。”
  
      “呵呵呵...”喬治想起了在圣典中,有關于惡魔的記載來...
  
      “頭兒,他們騎在野豬上面了。”“是啊,現在是把咱們當做救命的獵人了。”“一群窩囊廢。”“虧我還以為這群活到現在的家伙們,都有多大的膽呢。”“他們這群軟蛋要是見到了那個巨人,還不嚇尿了褲子?!”(扈從們沒注意到喬治的臉一黑)“哈哈哈哈~”
  
      周圍的扈從們一邊說著,一邊摩拳擦掌著,為領主大人最后的決定振奮不已。
  
      顯然,相比于米山,這群已經被喬大錘敲蒙了腦袋的老土匪們,沒有他那樣的冷靜和理智。
  
      ‘騎在野豬上面的那個人,現在是老子!’喬治暗暗的搖頭了起來。他現在只想說一句‘我不想管...’。
  
      惡魔不是巨人能比的。
  
      那是一種極為詭異的東西。米山與扈從們沒有經歷過領主們的那場戰斗,不了解他們曾經面對過什么玩意...
  
      同時,他們也將那群領主想得太簡單了。
  
      白天的聚會談得十分順利,在喬治羅列出了需求的貨品后,領主們便表示,會將貨品恭送到他的領地來(收集物資加上路程,可能要五六天)。
  
      在喬治看來,這種送貨上門的形式,簡直就是在逼宮‘這幫混蛋,是不信朕啊。如果讓他們看見了我領地的狀況,恐怕還得想搶朕的龍椅...’
  
      所以,對于這個合理的要求,他自然是只能答應。
  
      因為他已經騎虎難下了。
  
      況且,這些人手里面有他需要的每一樣東西除了那些鐵礦,還有大量石英沙、長石,堿,鹽等等許多領地急需等等的物資。
  
      領主們對于此次交易做出了極大的讓步兩車食物,便可以換來一車鐵礦來!所以哪怕冒險風險,他也絕對要把這個大便宜吃到口中來!
  
      當然,雖然一點食物就能換取大量的物質,但喬治卻是沒有打算用多少食物與他們交換。
  
      他打算用賒的...
  
      這個想法可謂是瘋狂無比,無異于一個夜行的商人,打算從一群強盜的手中去搶黃金。
  
      然而這個向來喜歡玩大冒險的領主,卻是沒有把自己的小命放在心上,反而是擔心起了這些人領地的安危來。
  
      ‘南方不光是重要的糧食產地,各個領主手中還掌握著與西邊交易的渠道。如果庇護所未來想要壯大,這領地不容有失。況且唇寒齒亡,如果他們都完蛋了,我也進入了慢性死亡...’
  
      喬治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前方,在他的心里面,正在計劃著一場大牌局。
  
      他要整合這些人的資源,去對抗那個惡魔。并在此后,讓他們成為庇護所的一個個臟器,從他們的身上不斷吸血。
  
      當然,是否能讓自己吹出來的這個牛逼變成真的,就得看過幾天,他能不能將那些領主擺平了。
  
      此時太陽已經徹底落山,隊伍中已經豎起了一支支火炬,在林間不斷穿行著。
  
      今天他們商議得事情實在太多了一點,搞得不得不在今晚夜行。
  
      喬治掏了掏耳朵,看著卷軸上那一個個突然亮起的幽靈,聽著那遠處隨著風聲朦朧著的呼喊,忍不住心底發毛,嘆了一口氣。
  
      ‘他奶奶的,以圣名懲戒怎么唱來的?’翻了翻圣典之后,他在心中默念了起來。
  
      當然,他舍不得用法力,所以只是壯膽。
  
      天色越來越暗,秋夜的風夾帶著水汽,十分的寒冷。喬治縮了縮衣領,總感覺有人的撓他后背,他又不敢回頭,看向卷軸有沒有什么東西。不由又在心中胡思亂想了起來。
  
      幾聲狼嚎打斷了喬治的思緒。他張開卷軸,發現遠處的狼群附近,有兩個紅點。
  
      其中一個是巨型棕熊,因為了解過這種猛獸,所以能直接被看清。按照備注的顯示來看,那頭熊的塊頭應該并不比他此前見過的那頭小上多些。
  
      另外一個就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了。但看樣子,好像應該是正追逐著那頭棕熊往這邊來。
  
      ‘什么東西,這么猛?山貓?’從卷軸上來看,那個生物似乎極為靈敏。
  
      這片山林,雖然喬治只來往過一次,但卻沒有碰到過什么怪物。林間的腐化程度也很低。所以除了到處都能見到的冤魂之外,不應該有什么像‘食腐鬼’這樣污染嚴重的怪物存在。
  
      顯然那東西不會是什么冤魂。
  
      而山貓雖然能與熊斗,但它可不會把這樣巨型的棕熊逼急才對。
  
      ‘米山這個家伙,真的是長了一張烏鴉嘴...’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