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有一個庇護所 > 0071 修道院
    馬丁點了點頭,應聲下了臺階。
  
      有關于那個廢棄的修道院是否進行收復的問題,喬治考慮過一段時間了。
  
      現在領地已經徹底安穩,周圍也沒有了巨人這個隱患。是時候在農耕之余,讓庇護所擁有一處修道院了。
  
      不然那個巨人之顱的戰利品掛在校場,可起不到什么作用來。
  
      不過收復那座廢棄的修道院,顯然不是太好的決定。
  
      因為目前神恩太過緊張了,如果用來收復教堂,實在是太不劃算。而且以現在的能力,恐怕也沒辦法守住領地之外的區域。所以干脆還不如在領地重建了。這樣一來,領民們每周禮拜的時候也能更加的方便。
  
      擁有天國仆從這些勞力,興建起一座教堂,并不會花費太長時間。
  
      木材目前還是十分充裕的,就算不夠也可以再去一趟伐木場。至于缺少的石頭,也不需要拆掉老教堂。在南邊的石頭村,可是有著不少現成的。
  
      到時候哪天力量如果真的足夠了,那么再收復它也不遲。而那時候的教堂,完全可以充當一座葡萄莊園,畢竟那里的田地,都是特等良田。
  
      至于今天去那里,主要是制作藍圖。另外再撿撿垃圾。
  
      他記得那教堂附近,可與還是有著一個酒窖的。
  
      ‘算一算時間,旅行商人應該就在這兩天過來才對。希望他們手里面能有好東西。’
  
      鐘聲響起之后,霧中出現了一些身影,似乎領地附近的僵尸都被集中了過來。喬治找到了廣場上的杰克,告訴了他幾個怪物所在的位置。之后,這位守衛隊長便帶著巡邏隊前去清理了。
  
      目前巡邏隊大多都是杰克來帶的,馬丁在處理防務事宜之外,領地中的許多雜事,也需要他來處理。
  
      借著這個時間,喬治又對老鐵匠和領民們叮囑了一番,此后便忽略了亞歷山大那盯著馬的目光,帶著他與狼群走了。
  
      在路過那些田地的時候,喬治特地觀望了一會。
  
      領民們正拉著那些耕犁車,費力的犁地。
  
      第一個耕犁車是老鐵匠做出來的,按照老鐵匠所說,那些有馬的大領主們,領地里面都用得這玩意。
  
      與喬治印象中的那種牛犁車不同,老鐵匠做出來的這些耕犁車上面有著兩個輪子。在使用的時候,一個人坐在小車上面,前面則有幾個牲畜來拉一般都是馬匹。
  
      只是在這里,前面拉著的是人,而且是那些粗大的農婦!犁頭上安的,也是石頭!
  
      領地實在是太缺鐵了...
  
      ‘不光是慢,而且效果也非常差勁。每畝種下一兩百斤的土豆種子,才只能收回來650斤...哎,不管怎樣,也算是增加了100斤的產量。不過按照這個速度,領地周圍的這三百多畝的田地,恐怕是都沒法全都種完...’喬治突然發現,他此前還是有些太過想當然了。
  
      這秋種的時間還是很緊的,如果沒有牛馬的話,領地周邊能種上就算不錯了。至于迷霧之中的那些田地,如果沒有耕犁的話,種土豆,恐怕都收不回來成本,最多只能種種卷心菜而已。
  
      而且就算種植卷心菜,時間恐怕也會不夠了...
  
      搖了搖頭,喬治感到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只能嘆了一口氣,催馬趕往了修道院。
  
      “頭兒,你不說這馬先再借領民們用幾天,進行耕田嗎?”當兩人漸漸遠離領地,亞歷山大終還是忍不住向領主問了一句。
  
      “多一匹少一匹沒啥區別...咳咳,下午的,下午再借。哎呦呦,我的腿,我的腿又抽筋了。”一邊說著,喬治還一邊悄悄的摸起了那金黃色的馬鬃。
  
      在亞歷山大發現巨人之血能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壯之后,他將原本還剩的那點巨人之血偷了出去,全家都用來洗馬了!
  
      現在,如果這匹馬再吃胖點,沒準還真能禁得住那個‘大傻哥’的屁股。
  
      這件事情差點讓喬治當時直接昏倒在原地。可當那真正的毛色干凈出來之后,在那陽光下一曬,喬治便再也不心疼他的那點私留藏品了。
  
      當初阿吉他們這幫臭土匪,可能真的不是忽悠人。
  
      因為喬治所見過的最純血,最珍貴的‘安迪納斯’馬,便是這獨特的白金色毛發。
  
      ‘白馬王子。’這幾字出現在了喬治的腦海,同時在他的腦海里,也出現了一個滿頭白發,拿著魔杖,騎著白馬的老頭...
  
      ‘呸呸!這個顏色正配我的神官袍!’
  
      唯一讓喬治有點想不明白的是,阿吉為什么偏偏就認為這肩高一米三左右的馬,是戰馬最為標準的身高。
  
      喬治所見過的那些養尊處優的大貴族們,所騎乘的‘小威廉’可都是比它高大威武得多了。
  
      沒錯,這匹馬現在已經叫‘威廉’了。
  
      ...
  
      修道院距離領地不算太遠,不到一個小時之后,葡萄園便漸漸的從喬治眼前的迷霧之中展露了出來。
  
      在第一次來的時候,因為馬丁這幫家伙的存在,葡萄園附近根本沒有什么野獸有機會糟蹋這里。而現在才半個多月的時間,不少葡萄架便已經被野獸弄倒了。
  
      在遠處的霧中,似乎還有一些生物在葡萄架之間亂竄著,好像已經把這里當做自己的家。
  
      喬治有些心疼的下了馬,在那些葡萄上面看了看,發現許多葡萄已經開始腐爛了,并且爬滿了許多小飛蟲。
  
      “亞歷山大。霧里面好像有野豬...”喬治對那個正打算偷偷騎上馬的大塊頭突然說道。
  
      喬治顯然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但卻是又加了一句:“很肥,和牛一樣大。”
  
      嗖的一聲,亞歷山大像一頭靈活的山虎那樣躥進了霧里,而七頭狼也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跟了過去(那多出來的兩頭狼,是在這幾天忽悠過來的)。
  
      今天帶著這些狼與亞歷山大過來,最主要的目的,其實就是清理一下這葡萄園中的禍害們。當然,那些肉也是重要的收獲。
  
      ‘有那個大塊頭,有熊也能獵回去了。哎,上次那張熊皮,可真是可惜了啊。再過一段日子天就要冷了,領地可以用于過冬的衣物可是少得很。’
  
      最近這幾天,喬治有空便會帶亞歷山大出去轉一圈,除了收獲了不少毛皮之外,士兵們的伙食也完全足夠了。
  
      不過麻、鹽這類的東西,卻是沒有地方可以尋。
  
      ‘真是頭疼得很。’
  
      領主嘆了一口氣,撓了撓自己那新刮的下巴,騎上馬,向山坡上走去。
  
      這片丘陵上其實并不止一處修道院孤零零的豎立在這里,實際上,周圍還有一些農莊。
  
      修道院事實上是一座‘本堂’,負責這一整片的教區。而包括約翰內斯的領民,此前也經常到這里來禮拜。
  
      但許多來此禮拜的領民們所不知道的是,在幾個世紀之前,這里的這整片區域,都是屬于約翰內斯首任領主的那座修道院便是他所建立。
  
      但在那位雄心勃勃的領主死去之后,他的后代卻是越來越不爭氣。
  
      直到他的后代在一場決斗之中,輸給了某位領主。此片土地,便正式交由他人之手了。
  
      決斗,這說得好聽。但事實上就是因為摩擦產生的小規模戰爭,所引發的割地賠款。很顯然,在一個王國所統治的領主之間,出現這種事情并不好看,所以貴族們便冠上了這類好聽的詞。
  
      那個得到這片寶地的領主,雖然十分珍惜這片肥沃的土地。但約翰內斯的那些領主們卻是很會惡心人。
  
      所以在那個家族經營了幾代之后,終于不堪那些‘強盜’們的襲擾,最終將這片土地轉手‘捐獻’給了教廷。并獲得了一大筆豐厚的獎勵,修建起了一所大莊園。
  
      那所莊園就在約翰內斯的南邊,現任的領主便是杰弗里子爵大人約翰內斯的大債主,擁有煤礦的那位。
  
      實際上,在黑珍珠谷地,像修道院這類獨立、自由的土地還有很多。但大多是一些荒地,與自由民的自留地。它們共同組成了這片廣袤的山林...
  
      在教堂的門前喬治展開了卷軸觀察了一番。之前他在‘神國檔案庫’查看過有關于教堂的資料。在庇護所的評定中,教堂或者說修道院一共分為五個層次:禮拜堂、本堂、座堂、圣堂、圣殿。
  
      所對應的主持者也共分為五個層次,也可以分別被洗禮為五個職位:牧師、神官、大神官、主教/大主教...至于最后的圣殿,自然也就是教廷的紅衣主教做主持的樞紐教團與教皇所呆的地方了。
  
      圣殿當然只有一個,其中的紅衣主教,在庇護所的評定中,實際上與主教一樣。但在現實之中,他的行政級別還是更高的。一般也都是由教皇從各個主教之中任免出來的。
  
      至于教皇,則一般由樞紐教團推選而出又或者根據時代的需要,根據需要七神之中那位守護者為主時,教皇應運而生。
  
      其中喬治曾經進修過的那所‘圣.維爾萊克大教堂’便屬于圣堂級別。能進入那座大圣堂,一方面是憑靠著祖上的一點親戚關系許多年前,在約翰內斯曾經出現過‘圣堂騎士’這種大人物。不過那人卻是一位私生子...
  
      但慶幸的是,這點八竿子都難打著的關系,還是能用錢來疏通。
  
      當然,一方面是他爹掏干了家底,另一方面,也是他走了狗屎運。
  
      ‘只要建立起修道院,‘圣堂騎士’這種地位的大人物,對于我們來說也不再是可望不可即了。’看著眼前的這座修道院,喬治的眼光不由熱切了起來。
  
      在卷軸的描述中,信徒可以通過在修道院進修成為圣職人員,又或者如果信仰足夠虔誠的話,也可以通過神恩洗禮直接成為圣職人員!
  
      當然,一座本堂對于圣堂騎士來說還有些遙遠。但這對于庇護所來說,這類修道院的作用卻是不言而喻。
  
      事實上,只要有人力與材料,建造什么建筑都是可以的,但目前庇護所的等級只是村鎮(村鎮、城鎮、城市、城邦、王都),所以即使建造出來一座‘本堂’級別的修道院,也無法庇護也就是說無法將其籠罩在神恩之中。
  
      但如果通過消耗神恩,將其改造為神恩建筑的話,庇護所還是可以將它容納的。
  
      制作藍圖沒有花費喬治太多的時間。做完這件事情之后,喬治又在教堂不遠處的墓地轉了轉。
  
      他發現這里并沒有死人鉆出來,似乎都已經被原來的教士們所超度了。而如果沒有巨人的話,想必那些教士們,也能讓這里充當起一處避難所的。
  
      ‘不過現在倒是也不錯,沒了那些教士之后,我收回這片曾經屬于祖先的領地,便更加的合情合理了。’喬治微微踢了踢馬腹,走進了更深處的迷霧,臉上顯得很開心。
  
      不過他來這里并不是為了查看未來領地的這件事他凝思苦想了一番,翻找起了自己那零碎的記憶。終于在一處農莊中發現了一個疑似倉庫的廢墟。在記憶之中,這里便是教士與教民們存放東西的位置。
  
      ‘那戈隆可真是一大禍害,所過之處真是沒有一處完整的村子。’
  
      看著那些殘桓斷壁,喬治只希望那下面的地窖能夠保持完好。但從那些腐爛發霉的木板碎片上,似乎能夠看出,情況并不是很樂觀。
  
      這里被山洪淹過。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