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仙吟之尸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血魔蘇醒

第一百四十九章血魔蘇醒

ntent
  
  149
  
  納蘭素素想到了一個震驚的可能!
  
  那就是夜無涯會不會是某一方圣地的圣主!
  
  如果真是這樣,納蘭素素甚至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走向那處小院子,小院子沒有大門,納蘭素素直接就走了進去,對于這里,她還是相當的熟悉的,畢竟是她師尊的住所,經常來這里,可以說這里同樣充滿了她的童年。
  
  院子里面就兩間緊緊貼在一起的屋子。輕輕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房屋里面布局比較干凈,一張床,一張桌子,桌子上面一個茶壺,四個杯子,加上四張椅子,除此之外再無其他物品。
  
  一個穿著黑袍,滿臉傷痕的白發男子靜靜地躺在上面。
  
  氣息微弱無比,仿佛一盞搖晃不定的燈隨時會熄滅一樣,但好在氣息比較穩定。
  
  望著夜無涯,納蘭素素心里是五味雜陳,很不是滋味!心情無法言表。
  
  本來還想問東方嫣然是不是認識這個男人,畢竟夜無涯當時的那個模樣異常可怕。但是姜曉曉說只能讓她一個人進來,任何人不得靠近。
  
  越想越是頭疼,納蘭素素干脆就不想了,以后會知道的。
  
  夜無涯的神識的確是窺測過去與未來而導致枯竭了,姜曉曉的神識被阻擋在外自然是那團血金色古文字在作怪。
  
  夜無涯識海中的那團古文字不斷旋轉,一股強大的神識之力保護著夜無涯的靈魂不會枯竭而魂飛魄散。
  
  夜無涯并不知道,他使用那個能力是有副作用的,而且并不穩定,若是窺探的時間太過于靠前或者靠后,就會燃燒靈魂,并且神識枯竭。
  
  神識換一個說法就是靈魂力量,靈魂力量用盡之后,就會強行燃燒靈魂來補充,夜無涯可能在第二次想要看的更加清楚被自動燃燒靈魂了。
  
  與其說他是神識枯竭,倒不如說是靈魂受損,陷入自主防護狀態了。
  
  時間一晃三天而過!
  
  夜無涯依舊在黑暗中飄蕩,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
  
  在外界看來,夜無涯的氣息已經完全穩定下來了,雖然說依舊很弱,但是至少目前為止不會有生命危險。
  
  “行了,不要晃了!”
  
  突然間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夜無涯體內響起,讓他大驚失色!
  
  “你是誰?這是哪里!”夜無涯問了他最想知道的問題。豎起耳朵仔細聽著聲音的來源。
  
  那道聲音說了一聲之后就沉寂下來了。
  
  仿佛沒有出現過一樣。
  
  “難道我出現幻覺了?”夜無涯想著。
  
  “哼!出現什么幻覺!什么狗屁使命之人,就是特么一個籠包!差點害死本老祖。”
  
  那道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本老祖?
  
  夜無涯想到一個可怕的存在!
  
  “你是血魔?”
  
  夜無涯震驚的問道。
  
  “沒錯,正是本老祖!”血魔說道。
  
  “你沒死?”夜無涯一驚。
  
  “怎么,汝很希望本老祖死是嗎?”血魔的聲音響起。
  
  夜無涯沉默了,他當然希望血魔是死的,現在血魔不但沒死,還與他說話了。
  
  “這是哪里!”夜無涯沒有接血魔的話,而是問道,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汝的身體深處!”血魔回道,又補充了一句:“另一個空間!”
  
  我的身體深處?另一個空間?怪不得自己之前沒有查探到血魔的痕跡,涉及到空間恐怕也就血魔這些層次的大佬知道了。
  
  “你說我差點害死你,這話從何說起。”
  
  夜無涯此刻也不怕了,畢竟之前夜無涯一直是猜測的,現在知道血魔并沒有死,而且聽他的意思他也怕死,至于現在還活著,應該是與自己續承了血魔的能力有關。
  
  “哼!還不是因為汝使用的那個能力!”血魔冷哼一聲,并沒有多說,仿佛是在生氣一般。
  
  “你是說,窺視未來?”夜無涯說道。
  
  “不然呢?汝窺視虛妄的未來也就罷了,竟然還敢窺視過去!汝知不知道‘過去與未來’涉及到了時間與空間法則!汝就敢胡亂動用!若不是本老祖及時護住了汝,汝早就魂飛魄散了。”
  
  血魔淡淡的說道,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你是說,我窺視過去?才導致變成這樣的?”夜無涯疑惑不已,自己不是窺視未來嗎?血魔怎么提到過去的話題了,難道后面的那副景象是過去發生的?
  
  如果按照夜無涯的經歷,他上面看了門,后來門毀了,自己看了劍,那么豈不是說,自己看到的都與那柄藍色長劍有關?
  
  如果這么算下來,那柄劍就很不平凡了!
  
  哪個雷霆翻涌的世界應該也在藍色長劍身上發生過,很有可能就是那道人影使用的那道巨大黑劍!
  
  雷霆?藍色長劍?黑色長劍?人影?
  
  如果這是過去發生過的事情的話,那么未來是不是也是真的?
  
  可是血魔說的確是虛妄的未來,過去是真實的,所以消耗大,而未來只是一個虛妄的推測,隨時都會改變?
  
  至少夜無涯是這么理解血魔的話的。
  
  不但如此,聽血魔的意思,他能窺視未來與過去,那豈不是說他體內有著血魔所說的時間法則與空間法則?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空間法則與時間法則!這個詞匯。
  
  血魔沒有回答夜無涯的話,反而說了一聲:“白癡!”
  
  夜無涯不置可否,自己問的的確是白癡問題。
  
  “你什么時候醒的?”夜無涯問道。
  
  “汝第一次狂尸化的時候就醒了。”血魔沉默了一會,說道。
  
  果然!
  
  怪不得葉如月葉如雪說自己尸化之后就變了一個人,看來那個時候,的確是血魔在主導。
  
  “既然你都醒了,那么為什么不奪舍我?”
  
  夜無涯狐疑的問道,他自然知道血魔這樣的大佬,手段多的不勝其數,既然醒了又不奪舍是何意?
  
  “奪舍過了,又被你魂海中的那股力量轟出來了!”
  
  血魔毫不避諱,直接說道,顯得光明磊落坦坦蕩蕩。
  
  夜無涯先是一驚,然后又長呼了一口氣,這么看來他的安全的,只要他魂海(識海)中的血金色古文字不消失,血魔就拿他沒辦法,也奪舍不了他。
  
  不禁好奇古墓中的那個紅衣女子的身份了。
  
  推薦小舞的書《撿了一座仙島》
  
  尸仙書友群:789961921ntent
  
  p仙吟之尸仙57968dexhtlp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