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戰國萬人敵 > 238 恐怖如斯
    州來城,正在補強河堤的楚人突然慌亂起來,這里距離潁水很近,水路相對的要發達。
  
      短暫的慌亂過后,一個身穿甲胄的軍官到了大堤之上,沖一個華服中年人單膝跪地行禮:“主公!淮下有舟師來襲!”
  
      “嗯?!吳人?!”
  
      “非是吳人……是吳人!”
  
      “嗯?!”
  
      軍官一臉糾結,艱難地描述了一通之后,華服中年人這才明白過來:“竟是吳國江陰子?”
  
      眉頭微皺,中年人正色道:“聽聞此人號召攻蔡,此行……”
  
      “主公!不可不防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李解這個鳥人,什么事情干不出來?他手下沙哈能夠沒事干滅舒龍國玩玩,難道就不能路過州來城的時候,也搞一把?
  
      “公輸氏仿造器具,成效如何?”
  
      “稟主公,雖不如逼陽城之利器,亦不差幾何。”
  
      “河堤諸事停下,全部入城!”
  
      “嗨!”
  
      “命爾部入東小城,以備不測!”
  
      “嗨!”
  
      等到軍官離去之后,左右才有士人上前,行禮之后問道:“主公,近來多有傳聞,淮上諸國結盟,欲同江陰子共討蔡國。州來城為楚國疆土,江陰子若是觸怒強敵,孰為不智。”
  
      “諸君以為李解行事,有跡可循?”
  
      中年人目光深沉,嘆了口氣:“吳地野人,豈用禮法揣測?”
  
      你想講道理呢?人家跟你講物理。
  
      根本講不清的。
  
      一眾士人都是神色愕然,然后微微點頭,常理這種東西,也的確只有對正常人有用。這樣才有跡可循,但江陰子李解是正常人嗎?
  
      顯然不是啊。
  
      鬼知道這家伙怎么冒出來的,鬼知道這家伙怎么就突然成了老妖怪勾陳的心腹,鬼知道這家伙怎么就打破吳國的格局成了高爵,鬼知道這家伙怎么就不在吳國廝混跑國外去浪了。
  
      關鍵問題是,他娘的還浪遏飛舟啊。
  
      就現在列國掌握的情報來看,至少郯國已經成了吳國湯鍋里的***陽國則是燉了一半,也快熟了。
  
      薛國……薛國死透了,已經被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連薛國國君都準備南下打工,這時候,大概已經在邗溝南下的船上,準備進入姑蘇城好好地休息休息。
  
      州來城的楚國貴族本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精神,開始了加強巡防,同時在城郭外圍大量設置障礙,鹿角拒馬總歸是要的,河溝中都是臨時打好的樁頭,避免李解的船只直接沖進來。
  
      只是這些工作做完之后,站在城頭的楚軍并沒有松一口氣,尤其是東南小城中的駐軍,在瞭望臺上,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入眼看去,一條長龍從淮下逶迤前進。僅僅是“大船”,可能就有六七百條,還有大量各種奇怪的小船、竹排、木筏,甚至是木桶一樣的東西。
  
      “這是要攻蔡——”
  
      有個楚軍驚叫起來,僅僅肉眼可見的船只,就有千余條。這種規模,已經和當年老妖怪發飆沒有任何差距,甚至在船只數量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這個楚軍身旁有個老者,伸手略微測量了一下船隊長度之后,也是聲音發顫地說道:“舟船相連,二三十里,王命猛男,恐怖如斯……”
  
      居高臨下看去,整個船團就像是一條出來覓食的巨蟒,在淮水之上緩緩地游動著,朝著州來城,就這么緩緩地前進。
  
      只不過,這條巨蟒在淮水南岸游動,而州來城,在北岸。
  
      “諸君——”
  
      楚國軍官準備號召一下,喊喊口號拉一下士氣,結果話到嘴邊,怎么都喊不出來的。
  
      因為楚國士兵此刻也看到了那驚人規模的船團,這絕對不是攻蔡!
  
      士兵也不傻,這種規模攻蔡?!十分之一就夠了吧!不,二十分之一就夠了!
  
      士兵無法判斷到底有多少人,但能感覺到這有很多,非常多,多到根本不是蔡國應該承受的。
  
      “這……這……”
  
      “公輸先生!”
  
      “這……這莫非是要攻楚?”
  
      “啊?!上邪——”
  
      東南小城一陣慌亂,立刻有騎傳前往州來城,入城之后,騎傳小卒急急忙忙稟報:“吳、吳人舟師,大船小舟千余,舟船相連,二三十里,兵卒之數,尚未知曉!”
  
      “啊?!”
  
      原本站著的華服中年人,突然驚呼一聲,一屁股就跌坐在了案幾上,“這……這是要攻楚,是要攻楚啊!”
  
      “求援!求援!求援!”
  
      連道三聲求援,此刻楚國在淮上列國,都還是有駐軍的,數量不多,但每個地方有個千幾百人,加起來也有數千兵馬,再加上淮上列國的烏合之眾,湊個幾萬人,也不算太難。
  
      只是,時間上可能會來不及,萬一援兵未到,州來城已經被攻破,援兵豈不是也要倒霉?
  
      “主公,不若棄城!前往蓼國!”
  
      一人出列正色道,“我等先行求援,集合援兵,于蓼國同李解決戰!倘若戰勝,再復州來城!”
  
      “可!”
  
      華服中年人連忙道,“快開城門,命城中之人,隨吾西行!”
  
      “嗨!”
  
      州來城一陣騷動,李解拿著望遠鏡查探,只看到東南小城,這種衛城非常惡心,不搞死衛城,州來城打起來也是比較麻煩。
  
      “先把這小城炸開。”
  
      “是!”
  
      李解打定主意,先搞定小城,再搞定州來城,晚上在州來城好好地洗個熱水澡。大夏天的,黏黏糊糊,不洗干凈渾身難受。
  
      這他娘的大暴雨真厲害,只是很好,大暴雨居然只是局部地區強降水,沒有擴散到州來城。
  
      此刻,義士們精神抖擻,義從們也是躍躍欲試,打下州來城,他們也不用在船上繼續飄了。
  
      太惡心,相當的惡心,非常的惡心!
  
      陸地,干爽的陸地,竟然成了一種奢望和享受,真是聞所未聞。
  
      “嗯?!”
  
      船隊開始朝著北岸靠攏的時候,李解收起望遠鏡,突然一臉的奇怪:“這是什么鬼?!這怎么會城門大開的?難道沒看到老子的部隊路過嗎?難道楚國人是腦殘,以為我這千幾百條船是人畜無害的?”
  
      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李解已經可以看到州來城,仔細看了看,李解才破口大罵:“操!王八蛋楚國人居然跑路!不要臉!”
  
      叫罵了一聲,李縣長大吼:“準備進攻——”
  
      “輕裝上陣,咬住西逃楚人!不可放走一條漏網之魚!”
  
      “是!”
  
      當二三十里長的船隊靠近之后,才真的給敵人帶來了絕望。
  
      那種壓迫感,讓東南小城的守軍直接放棄了抵抗。
  
      沒辦法,說是說要給大部隊殿后,可他娘的攏共就三百來號人,怎么干得過對面光玩搶灘登陸的就有兩千來號人的“義膽營”?
  
      “臥槽!真的跑路了!臥槽!”
  
      李解叫罵聲中,就看到州來城城門大開,東南小城的守軍,也老老實實地投降了。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