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戰國萬人敵 > 237 士氣高漲

  淮上列國這幾萬人,正規軍數量不多,但基本上已經算是國內的精銳骨干。一次打沒的話,想要緩過來,也得一兩年的。
  李縣長算了一筆賬,這次淮上列國的部隊在徐城這里休整,那么一旦國中有變,基本上只有烏合之眾可以拿出來撐場面。
  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全面打爛仗。
  蔡國只要正規軍不是太水,輕步兵就能迅速收割這些弱雞,而且是弱到虛脫的超級弱雞。
  “水位居然漲了這么多!”
  命令義士略作休整的時候,公子巳帶著大部隊前來“歡迎”他。
  勞軍還是要的,畢竟是準儲君,就差最后的一哆嗦,只可惜這一哆嗦,還得等明天。
  天公有點不作美,但公子巳也好,公子小雀也罷,都不想再等了。
  麻煩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哪怕他們不是江淮長大的,也知道這種突然爆發出來的水災,必定會引發一系列的大問題。
  大災之后的疫病很可怕,但大災之后的大亂,憑他們的威望,未必能夠壓下去。
  “李君這就要前往淮上?”
  姬巳原本想要留下李解,一起參加會盟儀式。但是門客幕僚們提醒了公子巳,李解現在是得勝之師,在淮泗之間的威望,正處于一個微妙的頂峰,如果參加吳晉會盟,搞不好會“喧賓奪主”。
  一旦出現這種尷尬的局面,以后公子巳要是登位,跟李解相處,就會相當尷尬。
  這把李氏快刀,可能有時候出鞘就不會那么利索。
  為了避免麻煩,這樣的功業,顯然只能集中在主上一個人身上。
  聽從建議之后,公子巳按照幕僚們的設想,只勞軍慰問,絕不留下“義膽營”。哪怕這些“義膽營”能夠給他壯膽,然后壓晉國公子小雀一頭。
  “義之所在,舍生取義!解為王命猛男,自當為大王揚威域外!”
  客套話張口就來,公子巳聽了之后,也只覺得渾身舒服。這一聲“大王”,說不定就是喊他這個未來的吳王呢?
  “好一個‘舍生取義’!”
  姬巳擊節贊嘆之后,又是感慨道,“大吳有猛男,可謂穩如磐石!”
  有心裝逼說自己就是“大吳擎天柱”,但想想還是算了,自己能夠對著陳國蛇精一柱擎天就好,做擎天柱這個帶哥,還是算了。
  雙方聊得很愉快,還吃了一只超級大的老鱉,可能是斑鱉,反正超級大,一通亂燉,貴族們很痛快,湯水也讓人舒服了起來。
  天氣變化極快,之前還是特大暴雨轉小雨,到傍晚就開始放晴,而氣溫逐漸又升了起來。
  李縣長感覺這種態勢,還是趕緊滾,這要是起來了瘟疫,扛不住啊扛不住。
  吳晉會盟的那一天,東方剛泛起魚肚白,李解直接讓“義膽營”開拔,數量恐怖的船團,緩緩地朝著淮上而去。
  淮水水流沒有揚子江那么湍急,水面寬度也有限,沿著岸邊撐船,撐船工只要配合好,照樣可以逆流開火車。
  十條船一組,頭尾撐船工就能讓十條船逆流前進,速度不算太快,但和陸地行走比起來,已經是相當的迅捷。
  尤其是現在水位上漲,岸上使用纖夫的可能性為零,只有到了州來故地,才能找到有河堤的部分。
  有了河堤,就能讓纖夫拉船,效率大大提高,甚至有的堤壩路段,還能使用大牲口來拖拽,效率更高。
  “首李!尸首!”
  有浮尸被水流沖走,但有的浮尸,則是卡在了岸邊的蘆葦蕩或者樹枝之間,已經有了大量蒼蠅聚集。
  氣溫升得很快,哪怕是義士,這時候也只是靠著日常的訓練在機械堅持。而義從們,則是叫苦不迭,甚至有些不安分的,開始偷懶。
  他們原本的職責,是嚴查別人的偷懶,現在輪到自己了,又沒有人來管,自然是散漫起來。
  更何況,原本他們也是“義士”,現在,只是“義從”。
  “附近有城邑?”
  李解沒有去理會那些浮尸,而是打開了地圖,疑惑地問道。
  “首李,這里已經是鐘離國故地。”
  “附近城邑是哪個?”
  “是‘童麗’,再往西,就是采珠鄉。”
  “鄉?”
  “原本是童麗城所屬,因豐產明珠而得名。”
  行軍過程中,跟李解一條船的,是嬴劍。他畢竟曾經是舒龍國的卿士,江淮一帶的見聞,相對要豐富得多。
  公子巴的故鄉六國雖然離淮水更近,但公子巴一向喜歡在富庶之地廝混,和更窮的舒龍國比起來,肯定好一點。
  所以論對地方上的細致了解,公子巴和嬴劍,是互相補充的情況。
  “這個童麗城,為何這般稱呼?”
  “童麗即是鐘離。”
  “原來如此。”
  嬴劍果然熟悉這一帶的狀況,跟李解解釋了一下之后,連忙道,“附近有浮尸,淮水自西向東,如此看來,童麗城只怕也是被淹。”
  “劍,你的建議是什么?”
  “不在童麗城停留,采珠鄉雖小,卻多有淺灘緩流,不若在采珠鄉接船連營,傍水休息。”
  “也好。”
  在地圖上做了個標記之后,李解略微估算了一下,這個采珠鄉,估摸著可能跟他穿越前的蚌埠差不多。
  只不過顯然采珠鄉沒辦法跟蚌埠相提并論,因為正如嬴劍說的那樣,這一帶到處都是淺灘,淮水兩岸的沼澤相當密集。
  沿岸也的確又緩流,但正因為有緩流,水草極其豐盛,水草之上,盤成一團曬太陽的白眉錦蛇到處都是。
  一眼望去,昂然綠意之間,總能看到一坨屎黃色或者淺紅色的水蛇。
  不時地水面上還有一條波紋在晃動,仔細一看,就是一條水蛇露著個腦袋,整條身子在那里“S”形扭動前進。
  “不是好地方,但已經相當不錯了。”
  李解嘆了口氣,這里雖然各種蛇蟲出沒,但總比被水泡著的人類城池要靠譜得多,一旦有瘟疫爆發,他這“義膽營”,只怕就要改稱“保護傘”。
  嘔——
  扶著船舷,臉色糟糕的蛇精在那里干嘔,只是什么都沒吐出來,反而看到一條水蛇路過,把蛇精嚇得臉色又紅潤起來。
  一聲尖叫之后,躲到了李解身旁,這才緩了過來。
  眉頭微皺,李解道:“希望明天能夠趕到州來城,更希望州來城不被水淹。”
  大暴雨范圍有多大不是很好估計,或許只是局部降雨,又或許大范圍降雨,如果是前者,那州來城只要干爽,就能真正地休息一下。
  “首李,州來城有楚軍把守。”
  嬴劍提醒了一下老板,楚國雖然現在正內部激烈斗爭,但因為楚國制度奇葩,到處都是山頭,這種在外的山頭,往往都能得以保全。
  “不管是誰把守,命全軍準備,明日到了州來城,直接攻城。”
  “這……”
  “公主身體不適,需要一個優良環境來休息,難道不應該嗎?”
  臉皮顫抖的嬴劍很想說點什么,但一看老板正摟著陳國蛇精一副驕傲狀,頓時閉了嘴,帶著兩個鱷人,直接劃著獨木舟,前去各大隊通知。
  在嬴劍看來,這樣的理由,怎么可能讓將士們有士氣有戰斗力?
  夏日炎炎,不好受啊。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嬴劍把這個攻城理由傳達下去之后,義士也好,義從也罷,都是紛紛發出叫好聲,戰斗情緒非常高漲!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