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前任無雙 > 第二一九章 平安歸來

第二一九章 平安歸來

這是暗示,羅康安松了口氣,知道可以結束了,嘴巴都說干了,終于可以結束了。
  
  他也不知道林淵究竟在干什么,總之肯定是沒干什么好事。
  
  現在也不想管那么多,只想快點結束這場拖拖拉拉費口水的事,連他自己都覺得惡心了。
  
  自從競標回來后,羅康安覺得自己干了太多自己不愿干的事情,長期在背后咒某人祖宗十八代。
  
  他此時故意當著朱莉的面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之后指指點點的提意見開始簡略了,光幕里的內容也加快了進度。
  
  很快就把播放內容指點完了,對朱莉總結性的來了句,“朱莉小姐,你覺得怎么樣?”
  
  怎么樣?朱莉不知道怎么樣,反問:“羅生提的意見,是秦氏最終的修改意見嗎?”
  
  如果非要這樣改的話,她也沒什么好說的,秦氏自己非要這樣弄,她又能怎樣?
  
  羅康安:“不能這樣說,還需要征求你們更專業的意見。”
  
  朱莉有些無語,那我們在這里瞎扯半天是什么意思?你閑得無聊,我可還有好多事要忙呢。
  
  又不好說不好聽的話,羅康安老是這樣弄,她也有點不高興了,牽強笑著,但說了些脾氣話,“羅生想怎么改,我們視訊按您的意思去改就行。”說著看了看腕表時間,“不過已經這個點了,今天恐怕是沒辦法在播出時間之前再做修改了。”
  
  羅康安點頭,“好,那我再和廣告處這邊商量商量,讓他們明天給你們最終答復,你看怎么樣?”
  
  朱莉點頭:“好的。羅生,還有其它吩咐嗎?”
  
  羅康安站了起來,“算了,時間也不早了,結束吧。我還有點事,就不留朱莉小姐用餐了。”
  
  朱莉暗暗哭笑不得,你就算留我,我也不敢留。
  
  當即婉謝道:“羅生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那里也還有點事要趕回去處理。”
  
  于是散場,羅康安伸手請,堅持要親自送送。
  
  經過自己辦公室門口時,一名員工過來提醒羅康安,“副會長,諸葛女士在您的辦公室等您。”
  
  羅康安錯愕,諸葛曼下班不回去,跑這里來干什么?
  
  隨行的林淵給了句,“是我通知了她,說你今天下班有點晚,讓她過來等你。”
  
  搞什么鬼?羅康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為何把諸葛曼也給扯進來了,但對方既然這樣安排了,他也不好當眾說什么,只能是假裝應該如此的“嗯”了聲,肚子里卻在嘰里咕嚕。
  
  而此時,林淵揣在口袋里的朱莉的電話響了。
  
  不用說,是晉驍來電話了,他是估計著時間去給了羅康安暗示的,羅康安又啰嗦了一陣,略有耽誤。
  
  不過也能理解,羅康安要結束會談也得有個順當的樣子,咔嚓掐斷和朱莉的會談,不像話。
  
  林淵略作回避,直接到了一旁的另一條走廊,摸出了手機接聽。
  
  晉驍的聲音傳來,“我到了秦氏大門口,進不去。”
  
  林淵:“稍等,幫你安排。”說罷掛了電話,快步追上了羅康安一行,扯了下羅康安的袖子,令其滯后,在其耳畔嘀咕了幾句。
  
  羅康安微微點頭,表示知道了。
  
  幾人抵達升降梯口時,朱莉再三說不用送了,羅康安這次堅持要送。
  
  朱莉盛情難卻,拗不過他,只好隨他。
  
  升降梯內,林淵又站在了陸紅嫣的身后,拿出了朱莉的手機,快速調整一番后,悄悄塞進了陸紅嫣的手中。
  
  陸紅嫣不動聲色地靠近了朱莉,只見朱莉口袋里的那只手機又悄悄飄了出來。
  
  羅康安是修士,有人在他邊上施法,他不可能察覺不到,瞥了眼,眼睛余光注意到了陸紅嫣的“盜竊”行為,不由暗暗吃驚,沒想到長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會偷東西。
  
  稍候看到陸紅嫣又放了另一只手機進朱莉口袋,他頓時明白了點什么,不是偷東西,在置換東西,也不知這對狗男女暗中折騰著在搞什么鬼。
  
  朱莉卻是絲毫未察覺到什么。
  
  出了升降梯,朱莉要去自己的停車位,林淵卻提了聲,“晉驍有事出去了一趟,在秦氏大門口等你。”
  
  “啊?”朱莉愣聲,不疑有什么,只是奇怪晉驍跑出去干嘛了。
  
  羅康安伸手,表示要送朱莉去大門口,非送不可,朱莉只好領了這情,眾目睽睽之下也不擔心這邊會害她什么的。
  
  一行沒走多遠,突然不得不靠邊站,只見會長秦儀的車隊駛過。
  
  車內的秦儀偏頭看了看這群人,便過去了。
  
  一行繼續前行,抵達了大門口,看到了被門衛攔在外面的晉驍,還有晉驍身邊的張列辰。
  
  晉驍內心焦慮,不知結果如何,見到朱莉氣色正常有說有笑的走來,明顯平安無事,他才重重松了口氣。
  
  而張列辰則在東張西望,看到林淵和陸紅嫣走來,頓時揮了揮手,表示自己在這里。
  
  幾人出來,朱莉對晉驍怪嗔一聲,“你跑哪去了?”
  
  “……”晉驍略怔,上下打量朱莉,發現這位不像是被綁了的樣子。
  
  “哎呀,辰叔。”羅康安一見張列辰就樂呵呵上前握手。
  
  張列辰也熱情握手道:“聽說你現在成了秦氏的副會長,難怪不去我一流館了。”
  
  羅康安嘿嘿道:“忙,有點忙,等抽空了,一定去坐坐。”
  
  張列辰:“羅副會長,以后多多關照啊!特別是小林子,一定幫忙關照啊!”
  
  媽的,誰關照誰?羅康安腹誹不已,皮笑肉不笑道:“好說,好說,都是自家兄弟,好說。”
  
  林淵對張列辰插了一嘴,“你沒事吧?”
  
  張列辰撓了撓頭,似乎有點尷尬,“回頭再說。”
  
  能回頭說,那就肯定是沒事,林淵略頷首,放心了。
  
  而一旁目光閃爍的朱莉竟也主動向張列辰伸手握手道:“您是一流館的老板吧?我是闕城視訊總執事朱莉。”
  
  張列辰趕緊接手,“久仰久仰。”
  
  朱莉笑道:“有空一定去一流館叨擾,辰叔不會當做不認識吧?”她絕對是說真的。
  
  晉驍當然知道她是說真的,盯著她,很想問問她,你還嫌不夠,還想不知死活的往這些人身邊湊?
  
  “不能不能,恭候大駕。”張列辰忙允諾下來。
  
  雙方一番話別,晉驍和朱莉走向一旁的座駕,雙雙鉆入了車內。
  
  晉驍駕車轉彎時,從車窗內盯了林淵一陣,才駕車呼嘯而去。
  
  目送之后的羅康安樂呵道:“辰叔來了,今天又初見紅嫣姑娘,看來是個好日子,我做東,找個地方請大家搓一頓怎樣?”
  
  林淵暫時沒說什么,羅康安當他同意了,立刻邀張列辰一起返回停車場,讓張列辰去他的座駕,同時摸出了手機聯系諸葛曼,讓她下來到停車場會面。
  
  有羅康安親自露面作保,這些人進出秦氏自然沒多大問題。
  
  滯后慢步的陸紅嫣等前面兩個走開了些,才問道:“讓晉驍把人帶到秦氏來交換人質,有什么用意嗎?”
  
  她倒沒想過一旦晉驍亂來王爺不是其對手的問題,哪怕林淵采取手段逼晉驍去救人,她也認為是王爺不想親自出手暴露自己才讓晉驍去了。
  
  用意是有的,但有些事情林淵也不好跟她解釋,他知道秦氏這邊肯定有那伙人的耳目,在這里交換人質的目的,就是要把晉驍給推倒前面去,一旦有變,也好讓晉驍成為那些人的首選目標。
  
  說白了,就是要把晉驍給暴露出來,讓那伙人知道救人的是誰。
  
  這就是知情對比不知情的優勢所在,晉驍不知這場綁架是怎么回事而處處被動。
  
  對林淵來說,他早就警告過晉驍帶朱莉離開,可晉驍不為所動,非要在這渾水里打轉轉,那就怪不得他了。
  
  林淵盯著張列辰的背影道:“下班前我就接到了晉驍的電話,他那時就得手了。”
  
  見他答非所問,既然不想說,陸紅嫣也就不再多問了,也多少有些訝異,“這來回的時間除掉,這么快?”
  
  林淵:“這么快就把人給救出了,比我想象的更快,動手的人肯定是我們知道的那些人中的一批,能這么快從那些人手中把人給救出來,這個晉驍不一般,有點意思。”
  
  陸紅嫣若有所思的微微頷首。
  
  “我修為被人下了禁制,能不能幫我解了?”前面的張列辰忽冒出一句。
  
  “啊?”羅康安停步,詫異道:“怎么回事?剛才那個晉驍干的?”
  
  張列辰尷尬一笑,沒說什么。
  
  羅康安嘿了聲,“那跟屁蟲膽子不小,竟欺到咱們辰叔頭上了,辰叔,這事你放心,回頭我幫你收拾他,一定幫你出這口氣!”他早就看晉驍不順眼了,奈何林淵一直阻攔,如今張列辰吃了虧,想必林淵不會再有什么意見,他認為自己找到了給晉驍顏色看的機會。
  
  也不推辭,施法查探了一下張列辰的情況,當場解除了張列辰身上的禁制。
  
  走近的林淵和陸紅嫣在旁看著沒說什么……
  
  副駕駛位的朱莉突然出聲,“晉驍,你還沒告訴我,你究竟去哪了。”
  
  晉驍緘默了一會兒,反問:“他們沒為難你吧?”
  
  朱莉奇怪道:“無非是聽那個羅康安啰嗦一下,他們為難我干什么?”
  
  晉驍略偏頭:“他們把你給控制了,你就一點都不懷疑什么?”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