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成為你的歌聲 > 第四十二章:頭條 二

第四十二章:頭條 二

    這一場歌謠大戰,s公司的藝人們當中誰是最忙的?
  
      這個問題在near第二次站上舞臺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懸念。
  
      為整個公司打頭陣的是nct全員。
  
      先是drea隊的表演,有著“專業出道人”這樣稱呼的李馬克在演唱完畢后不退場,從副舞臺走向主舞臺。
  
      加入u隊的隊形里,表演“第七感”這首歌。
  
      隨后,near帶著李東赫幾個人從升降臺起降加入u隊的隊形里,把舞臺變成了127隊“fire  truck”的表演。
  
      而在“fire  truck”之后,drea隊又重新入場,nct全員表演了那首從未正式發布,只是用于舞臺表演的、有著多個版本的“bck  on  bck”。
  
      截止到這個時候,全公司最辛苦的人是李馬克這個還沒有成年的孩子。
  
      而到了眼下,全公司最辛苦的人就將會變成near了。
  
      不過在即將開始第二輪“辛苦”之前,按照歷年的慣例,在接下來一個舞臺開始之前,所參演的藝人們都會和c們待在一起聊一聊。
  
      所聊的話題倒也沒什么新奇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今年過得好不好”“辛不辛苦”“來年有什么打算”這樣一類的常規內容。
  
      但即便如此,到了the  bald和c聊天的時候,現場還是爆發出了巨大的喧鬧。
  
      與話題無關,而是人的問題。
  
      “泰妍前輩,near哥,請到這邊。”
  
      站在采訪席前,在s公司預先采訪時相對沉悶了一些的邊伯賢笑容嚴謹地招了招手,把剛剛登臺正在和觀眾們打招呼的兩個人引導向了這里。
  
      喊金泰妍一聲前輩,這是公司里很正常的事情。
  
      但對near,他依然沿用了練習生時期的稱呼。
  
      ——你想跟我練氣息?
  
      ——是,我知道這樣有些突然,但我練習時間很短,想盡快跟上,允晟哥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我不會經常麻煩哥的!
  
      ——想練就一起練吧,不用這么緊張,你很有天賦的,要多自信一點啊。
  
      曾經一起練習,就算稱不上是朋友,但也是友好的練習生前后輩。
  
      現在見了面,卻是滿心尷尬,無論是工作方面,還是生活方面。
  
      媒體們的閃光燈晃得人眼睛都快花了。
  
      the  bald雙人組完全是一副走紅毯的架勢。
  
      大號風衣下是“why”打歌時期的同款打歌服,金泰妍抬手和觀眾們打招呼的時候也只能是堪堪冒出指尖而已。
  
      被金泰妍另一只手挽著臂彎的是白襯衫上略帶修飾的near,這一看就知道是“thk  of  you”的經典造型。
  
      [oppa把自己的風衣給了那個女人?near]
  
      [天氣這么冷,那個女人穿之前的打歌服自己要找涼快,oppa你傻不傻?near]
  
      [我家的笨蛋oppa……我真是快氣死了!near]
  
      [好暖啊,我興奮了!taeyeonear]
  
      ……
  
      雖然可以把采訪再一次交給柳熙烈和權侑莉,但電視臺的明確要求卻不能被忽視,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邊伯賢還是站到了姜允晟的身邊。
  
      [我看到了什么?這是什么場面?]
  
      [現男友和前男友同框,女友還就站在現男友身邊,電視臺會玩會玩……]
  
      ……
  
      翻看了評論里最開始的幾條,金恩星就收起了手機。
  
      后面有不少三家粉絲們之間的罵戰,對她來說毫無翻看的必要。
  
      金泰妍的粉絲們已經跟著偶像經歷了很多事情,現在算得上是相當佛系了。
  
      但是healer們正是最有活力的時候,和另一家粉絲們斗了個旗鼓相當。
  
      “只要oppa你心情好,一切都不是問題。”
  
      舉起相機,金恩星繼續專心做著很多healer們都對她抱有期待的事情。
  
      重新對準焦點以后,金恩星突然就笑了起來。
  
      鏡頭里出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今年是很有意義的一年,團隊里每一個人都非常辛苦……”
  
      near和邊伯賢在毫無營養地交換著話題。
  
      可是,站在near身邊的金泰妍也沒有閑著。
  
      之前在錄制nct表演的時候,舞臺上噴射了彩紙彩帶。
  
      現在,姜允晟的頭發、肩膀上多少都還粘著一些彩紙。
  
      于是,金泰妍就踮著腳,一手繼續挽著姜允晟的臂彎,另一手去捻那些小紙片。
  
      兩個人都非常自然,不管是表情,還是動作,仿佛是已經很習慣了。
  
      捻完了小紙片,金泰妍還不忘給姜允晟理了理頭發。
  
      觀眾席上粉絲們的反應……還好,不算很糟糕。
  
      反倒是路人觀眾們挺亢奮的樣子。
  
      當初第一次看到這種場景的時候,該勸退的粉絲們都已經勸退脫粉了。
  
      現在粉絲們再看到這種類似的畫面,雖然心里該難受的還得難受,想罵人的也依然想罵人,但多少都是有心理準備的。
  
      而且,這兩個人委實表現得太自然,看不出來有什么刻意的成分。
  
      “相信今天會和泰妍一起,給大家帶來不錯的舞臺的。”
  
      聽到這句話,邊伯賢挪開了看向姜允晟方向的視線,和柳熙烈、權侑莉開始按照臺本上寫好的內容“大發感慨”。
  
      于是,暫時沒人搭理的“taeyeonear”又開始制造鏡頭焦點了。
  
      金泰妍正在向歡呼的觀眾們比心。
  
      姜允晟看著正在比心也不放開自己胳膊的金泰妍,眉目舒和。
  
      不過這個舒和的眉目下一秒就變得愣住了。
  
      鏡頭里,金泰妍一臉惡作劇表情地看著姜允晟,然后不知道是說了什么。
  
      抬手掩著嘴咳嗽了一下,姜允晟眼神飄忽地掃視了一圈觀眾席,然后認命一般地嘆了口氣。
  
      觀眾席上有不少人發出了笑聲。
  
      都說near的比心是堪稱災難級的現場。
  
      現在一看,果真如此。
  
      完全不滿姜允晟對觀眾們的這個比心,金泰妍又做了一個比心的動作給他示范。
  
      長出一口氣,姜允晟認認真真地模仿了金泰妍的動作。
  
      得來了一片更加喧鬧的笑聲。
  
      以及金泰妍一副“我不認識你”的、憋著笑的表情。
  
      先是和說完結束語的c們鞠躬,然后金泰妍很明顯是對姜允晟“哼!”了一聲,又跺了一下腳,轉身就走向主舞臺。
  
      “我就告辭了。”
  
      和前輩們打過招呼,姜允晟三兩步追上了金泰妍。
  
      不知道這兩個人是說了什么,金泰妍抬眼故意用一種缺乏信任感的目光看了姜允晟片刻,然后又對觀眾們做出了比心的動作。
  
      先是深呼吸,然后活動活動肩膀和手腕,姜允晟跟著模仿了起來。
  
      沒等觀眾們先笑出聲,金泰妍自己就徹底繃不住笑了。
  
      怪不得公司從來不要求near做類似這種動作。
  
      這個寫歌詞的時候聰明得能戳破天花板的人,比心的時候卻笨得讓人說不出話來。
  
      看到電視屏幕上the  bald雙人組互動所引發的觀眾反應,沈正赫起身離開辦公桌,把一個文件夾放到了坐在沙發上的金俊植面前。
  
      “這就是你為什么會允許他們兩個這么做的原因了吧?”
  
      拿起文件夾,金俊植不忘伸手指了指對面的電視。
  
      “本來就是一件沒有先例的事情,能在正式公開前盡可能多地給大眾們展示出新形象,哪怕只有一點,都是需要的。”
  
      重新坐在辦公桌前,沈正赫拿起了另一個文件夾翻看了一下,其中放著一份宣傳申請和一份練習生管理記錄。
  
      這個文件夾是金俊植帶來的。
  
      “收入方面不會有問題,賺是鐵定的,只是輿論壓力會比較大,只要他們兩個人能承受得了,我這邊自然是沒有問題,宣傳部會全力運作。”
  
      “我知道你肯定會配合我,只不過……”
  
      沈正赫揮了揮手里的文件夾,一副好笑的表情。
  
      “崔怔國這是什么意思?這個時候想起來要找我分一杯咖啡喝了?”
  
      “大概是這樣,不過我已經簽字否決了。”
  
      “我不覺得他會死心。”
  
      “所以明天早上開會的時候,你的這個企劃案和他的宣傳申請必然會沖突起來。”
  
      “我覺得他是腦子拎不清了,這種時候就算再怎么笨,也應該能看出來我這份企劃案是會長默許的,他怕是現在心急了,顧不上想得有多全面。”
  
      “嗯……那豈不是你要贏了?就用你這個企劃案,用你的‘三駕馬車’。”
  
      金俊植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文件夾。
  
      標簽的位置上清清楚楚地寫著兩個英文單詞。
  
      [the  one]
  
      。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