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控制不住?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控制不住?

“粵語?”
  
  “他怎么唱粵語?”
  
  “太詭異了。”
  
  “他會說粵語嗎?”
  
  “沒聽說過……”
  
  “這……”
  
  “怎么突然冒出粵語?”
  
  “???”
  
  “……”
  
  燈光時明時暗。
  
  陸遠唱得很認真,也很用心。
  
  陸遠不會說粵語話,但并不代表不會唱粵語歌。
  
  因為他特地學過,而且曾經很認真學過一些經典的粵語歌。
  
  很好,現在派上用場了。
  
  評委們,觀眾們全部驚悚地看著陸遠。
  
  這是一首粵語歌,同時又是一首原創的粵語歌。
  
  從來都沒有人在這種舞臺上突然唱粵語歌!
  
  為什么?
  
  因為這里是大陸,而且沒有參賽的港臺選手。
  
  所以,隨著這首歌腔調慢慢升起后,所有人有一種匪夷所思,卻又不是滋味的感覺。
  
  同樣匪夷所思的還有那些站在場下的選手選手。
  
  特別是站在一旁的夏牧,他英俊的臉上全是震驚!
  
  他本以為陸遠會唱一首深沉的,或是高亢的歌,甚至是那種爆炸性的歌也正常。
  
  但是陸遠卻沒有這么干。
  
  他反而在講故事,剛開始不緊不慢地講一個,仿佛自嘲般的故事。
  
  那年十八……
  
  母校舞會……
  
  嘍嘍……
  
  每一個詞語看起來都是血淋淋的,這種感覺仿佛是一個普通人面對舞臺時候的掙扎,掙扎之中又頗為無力,想博個出彩。
  
  舞臺上,陸遠搖晃著身體,話筒似乎有些拿不穩,整個人表情開始逐漸開始變得嚴肅,嚴肅又開始變得苦澀。
  
  他并沒有跳舞,但是他在表演。
  
  是的,他將表演融入了演技當中,同時開始默默展現著那一抹難以形容的氣質與力量。
  
  歌聲在他喉嚨里釋放出來,頃刻間所有人都跟著陸遠走,他們感受到了那股歌詞里面的酸澀感。
  
  是的。
  
  是酸澀感。
  
  “有人來拍照要記住插袋
  
  你當我是浮夸吧
  
  夸張只因我很怕
  
  似木頭似石頭的話
  
  得到注意嗎……”
  
  隨后,陸遠爆發了,嘲諷的感覺越發的深邃了,站在舞臺上,陸遠似癲似狂,完全放縱了自我,不在壓抑任何東西……
  
  ………………………………
  
  “握草……”
  
  “……”
  
  “這歌,實在…”
  
  “一如開往的瘋,和《死了都要愛》一樣震撼,但味道卻不一樣,這首歌我聽起來酸酸的。”
  
  “不過,我聽不太懂粵語歌……雖然氣勢唱起來真的很足,而且那種滋味也很強烈,但是……不對頭……”
  
  “我也有點,聽不懂歌詞的意思……”
  
  “等等!”
  
  “怎么了?”
  
  “他變了!”
  
  “變了?”
  
  “握草,這,這……他是瘋了嗎?這首歌唱完了,怎么變高亢了?”
  
  “這……”
  
  “等等!”
  
  觀眾們吃驚地看著舞臺上的陸遠。
  
  他依舊在唱。
  
  依舊努力在拼命唱著,似乎要將自己聲音里面最后一絲的力量唱完。
  
  最后一句……
  
  “我非你杯茶也可盡情地喝吧
  
  別遺忘有人在為你聲沙……”
  
  以后,他整個人彎腰下去。
  
  當所有人以為這首歌即將唱完結束以后,陸遠瞬間又突然轉音了。
  
  “夜晚星空你只看見最亮的那顆
  
  人海中你崇拜話題最多最紅的那個
  
  誰不覬覦著要站在舞臺中央
  
  光環只為我閃爍
  
  散場后落幕后誰關心你想什么……”
  
  …………………………
  
  “干什么!”
  
  “他在做什么?”
  
  “他……換歌了嗎?”
  
  “這……”
  
  “繼續,繼續!伴奏,快!別愣著!”
  
  “好!”
  
  當所有人以為陸遠已經唱完以后,陸遠突然再度飆了起來。
  
  這一次,他并不是唱粵語,而是脫口而出國語。
  
  并沒有亂。
  
  但歌聲卻完全變了,從剛開始的瘋狂的低沉,尖銳瞬間就轉換成了高亢,厚重……
  
  兩種風格!
  
  兩個唱法!
  
  同一個腔調。
  
  同一個曲子。
  
  但是……
  
  代表著的意思卻似乎開始不一樣了。
  
  這讓伴奏團隊也愣住了!
  
  大哥,你能不能別突然這么玩?這很容易讓我們無語知道嗎?你是唱嗨了,但我們卻無奈了!
  
  這個時候一個年紀長一點的突然瞪起了眼睛,站了起來繼續再來了一遍伴奏。
  
  鋼琴曲再度響了起來……
  
  “拼排場包裝比身價誰是大贏家
  
  誰是大贏家只要畫面夠驚訝
  
  只要內容夠爆炸
  
  一張嘴開出了天花嬉笑怒罵
  
  只能在夜里鏡子前偷偷講實話……”
  
  依舊是帶著那么一點諷刺的味道,但是諷刺的感覺卻不太一樣,之前以小人物的風格在諷刺的,但是現在陸遠卻站在了舞臺上,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
  
  內容夠爆炸……
  
  開出了天花……
  
  嬉笑怒罵……
  
  這些詞語給夏牧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甚至他覺得自己臉開始紅紅的,他已經分不清陸遠是在自嘲還是在諷刺他,甚至是在自我諷刺……
  
  粵語在自嘲在諷刺夏牧,夏牧是明白的,但是第二版的國語,夏牧怎么聽都怎么感覺著貨在自我諷刺!
  
  這人如此喪心病狂的嗎?
  
  打別人的臉還不夠,現在開始自己打自己的臉?
  
  有必要這么拼命嗎?的
  
  他覺得一切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不對,不單單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甚至是超出了其他評委的想象,其他評委都震驚了。
  
  誰都想不到,對,是的,誰都想不到陸遠會這么瘋!
  
  平日里看起來挺正經,挺老實的一個人,這個時候似乎完全拉不住了。
  
  這人的轉音,風格,竟可以隨意切換,同一首歌也唱出了不同的味道!
  
  簡直是一個怪物!
  
  …………………………
  
  歌唱完了。
  
  最后一句落下以后陸遠長長呼了口氣,覺得肺部都要炸了,同時,他感到自己嗓子也啞了。
  
  頭暈目眩的感覺再度襲了過來,如果不是站得還算穩的話,恐怕他會踉蹌一下。
  
  事實上他也很奇怪自己剛才的那種狀態。
  
  他進入了自己都無法琢磨的狀態之中,感覺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本來是唱一個歌手的,但是唱到最后以后,另一個歌手的畫在他腦海浮現出來,和那個歌手高亢的聲音一起形成了一股莫名的沖擊感。
  
  然后陸遠就沒忍住,在舞臺上唱了起來!
  
  他需要宣泄一下!
  
  但是,宣泄以后他卻發現全部人都傻眼了,特別夏牧看自己的眼神異常的精彩,好像在看一個變態的人一樣。
  
  夏牧似乎有些害怕。
  
  掌聲并沒有第一時間響起……
  
  觀眾們不知道現在是鼓掌好還是不鼓掌好,畢竟在同一個舞臺上,這個人突然來了這么一個比剛才更騷的騷操作,實在是讓他們無法適應。
  
  歌是好歌,唱得也極為不錯,甚至他們都覺得沒什么好挑剔的。
  
  但是……
  
  完全可以分成是兩首歌。
  
  大概二十秒的沉寂以后,觀眾們這才鼓起掌來,起初零散,隨后突然爆發一般熱烈了起來。
  
  觀眾們終于反應過來了……的
  
  “咳,咳……兩位的歌唱得都不錯,一時間讓我感覺難分伯仲,各位評委老師,各位觀眾朋友,你們覺得呢?”
  
  主持人這個時候走上臺,開始說起來了一些官話,隨后看向了評委。
  
  “……”
  
  “……”
  
  幾個評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先說話的意思。
  
  因為他們感覺這不好評價,特別是陸遠唱歌的感覺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象。
  
  直到現在他們腦袋里面仍舊殘余著陸遠唱歌的嗡嗡聲,同時一會國語一會兒粵語……
  
  陸遠的聲音有毒!
  
  他們覺得自己已經中毒了!
  
  當評委這么長時間,他們還從來都沒有這種中毒的感覺過。
  
  “羅老師,你怎么看?”
  
  “容我緩緩……”
  
  “陳老師呢?”
  
  “還是其他老師先說吧……”
  
  “安老師?”
  
  “夏牧唱得非常好,我很受感染,不過我投陸遠,本身我應該避嫌的,畢竟陸遠之前幫我寫過一首歌,但是我是評委,而陸遠是選手,同時他在舞臺上的表現真的很不俗,明明是原創歌曲,但卻能唱出兩種味道,這讓我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怪物……”安曉支持了陸遠一票,隨后微微晃了晃頭。
  
  該死的。
  
  陸遠這王八蛋的聲音直到現在還在她腦袋里響個不停!
  
  真是,魔性!
  
  “那,羅老師呢?現在輪到你了哦,你可不能再推了。”
  
  “小夏,抱歉,我選陸遠……”羅大路選了陸遠,選完以后他舒了口氣,感覺身上的力量慢慢開始抽空了。
  
  “陳老師?”
  
  “夏牧……”
  
  “徐老師呢?”
  
  “夏牧……”
  
  “那錢老師?”
  
  “陸遠……”
  
  五個評委,三個選陸遠,兩個選夏牧……
  
  這種情況讓夏牧臉微微變白了。
  
  陸遠突然的彎道超車讓他猝不及防……
  
  直到現在他的耳朵里還在嗡嗡嗡直響!
  
  他敢發誓,不管是誰站在舞臺上都會被陸遠的瘋操作嚇到的。
  
  不過,他輸了嗎?
  
  不!
  
  他沒有輸!
  
  他還有場內觀眾投票,場外觀眾投票呢!
  
  他為這次復出準備了好長時間!
  
  雖然陸遠騷了一波,但是,他不覺得自己會輸,他還有機會!
  
  陸遠今晚只能當配角!
  
  我不可能一直當陸遠配角的!
  
  “場內觀眾投票是……六十八比三十二……夏牧勝出!”
  
  當主持人宣布了場內投票的成績以后,夏牧笑了起來,隨后覺得還是有些驚訝。
  
  他現場里還是有很多鐵桿的!
  
  但現場并沒有多少陸遠的鐵桿!
  
  然而,現場竟然還有三十二票投陸遠。
  
  這實在是有些可怕!
  
  “現在,陸遠與夏牧的分數已經持平了,下面,請電視機前的朋友們和網絡的朋友們拿出手機,投出你們寶貴的一票!”
  
  “……”
  
  場內你輸了!
  
  場外你也會輸!
  
  畢竟我現在回歸這個圈子里,我也是有許許多多粉絲的!
  
  王者重臨。
  
  就是這種感覺……
  
  但是,當看到場外的票數以后,夏牧心臟猛地一抽……
  
  這……
  
  這……。m.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