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激蕩年華 > 第469章 分歧
中日韓科技圈有些像是西半球科技的宿敵,冥冥之中都有著易守難攻的特點。
  
  谷歌無往而不利卻無法拿下韓國搜索市場,naver搜索就是韓國的‘百度’,百度也曾進軍日本,如果你還記得這個新聞的話,可惜兵敗退兵,溫曉光所處的現在,雅虎在這里找到了存在感。Line也嘗試進入中國,結果也無法做到。
  
  科技圈里的三國真實發生著,在某個領域,總有本土企業頑強堅守。
  
  不過Line也算小小的意外,社交網絡掌握著國民的隱私,日本人卻接受了韓國公司line,究其原因,還是本土化做的好。
  
  這家公司在2016年上市,市值90億美元,但全公司600多號人全是日本人。實際上還令日本科技界感到振奮,因為這個民族總喜歡在大公司從一而終,致使創新不足。這600多日本人好似給了這種說法一記響亮的耳光。
  
  回過頭來再看溫曉光的野心,如果想要將想法變成現實,微信的海外版本甚至都不該叫微信,這從一開始就讓人家感到抵觸。
  
  Line這個名字很好,這個公司也很好。
  
  而且盡量要用本地人,社交軟件之中處處透露著民族文化,雖然說是同處于儒家文化圈,但差異還是很多的。
  
  例如紅包這個策略在國外就很難推廣。
  
  背后就是文化。
  
  重生者也要尊重客觀規律。
  
  只是這些溫曉光想著是一回事,真正說到團隊成員的耳朵里又是一回事。
  
  微信要出海?要開始開拓日本市場?
  
  黎文博始終皺著眉頭,“國際化的方向我是完全贊同的,但咱們目前在國內市場的挑戰還比較大,這個時候又去日本……”
  
  跨境經營的難度遠比想象的要打,你對一個環境都不了解,決策層就是很麻煩的事。不是說在app市場里放上自己的軟件就行了,這以后的每一天都要處理大量的事兒,而如果是在陌生的環境中,這要怎么操作?
  
  “雖然所有人都認為微信的挑戰還很大,但我們剛剛分析過,國內的問題不大,”溫曉光拿出一份陸勤給的報告,“從投資公司那邊來的,日本市場上的移動IM軟件現在幾乎還是空白,這個國家的創新不足,留下來的空間,微信是有機會的。”
  
  “如何落地呢?”林若生問。
  
  “我已經開始做了,微拓會首先注冊wechatjapan公司,挖日本人,聘用日本技術員工開發類似于微信的軟件,若生國內可以給一些技術支持加快速度,同時管理者也聘用當地的人,這方面我都在準備。”
  
  信任問題倒還好,現在企業管理靠制度,不是非得哭訴著對溫曉光表達衷心才行,事實上企業領導老是要求員工表衷心是流氓行為。
  
  大家是雇傭關系,不是主仆關系。
  
  都是為了恰飯,錢給夠,工作盡量讓他干的舒心,這就足夠了,買人家八小時就行了,不能指望人家奉獻全部身心。
  
  李一丹倒是較為樂觀:“我覺得可以嘗試,就算失敗了也沒關系,按照溫總的策略,不會對我們產生多么致命的影響,可這是個機會,一旦成功了潛力會很大。”
  
  溫曉光知道大家心里都打鼓。
  
  他說道:“實際上,我還提前投資了whatsapp,它在全球的進展更為神速,我認為這時候拿下日本市場是有力的堅實一步。反過來說,我們有這樣的條件,卻還是蜷縮在國內,是不是有些沒出息?”
  
  是沒出息,原時空的微信就讓人覺得不太給力,印度市場花了2億美金,毛都沒拿到。
  
  大家也都清楚whatsapp,陳北的離開為的就是這么回事。
  
  黎文博手指不停的摩挲,他似乎是低估了老板的野心,早早地竟開始布局了,不對……他當時都沒決定做會有今天,看起來是隨形勢變化而有的調整。
  
  不管怎么樣,黎文博的眉頭也是猛跳,話里沒有說出的龐大構想他已經想到了。
  
  很恐怖。
  
  但是不是有些執念太深,至少得等到國內市場穩定吧?
  
  “我還是覺得有些激進,目前的局面來之不易,你也說了我們一定要穩著來,這算什么穩著來?”
  
  “我有信心。”溫曉光說,“IM市場空白已經留給了我們機會,而且那邊的二次元和動漫文化滲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表情商城的創意更容易獲得成功。”
  
  Line就是這么火爆的,可惜這話他不能說出口。
  
  溫曉光又說:“我知道國際化很難,雖然有時也乾綱獨斷的做決策,這次我也可以,但這么難的事,如果不是大家齊心協力一起去做,基本也沒什么希望,所以我希望大家能盡量支持我。”
  
  黎文博問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們在那邊一點根基都沒有,如何開始呢?”
  
  他總是關注操作層面。
  
  “我們的投資人IDG資本會提供這方面的資源,但在國內只能自己靠自己,我今天就是和大家商量,我認為在坐的所有人包括我都要培養自己的國際觀。”
  
  這就叫人很難受。
  
  吃著國內的市場已經可以做到很大了,舒舒服服的過著精英生活,現在出海則吃力不討好,其實誰都會有逆反。
  
  “可能大家已經知道了,我找來了一個人,他有在跨國公司的經驗,不僅僅是CFO,實際上會從制度和價值觀上對微拓進行一個重新梳理,我不是否認大家的工作,但這是必要的調整。另外,我會花巨資購買咨詢公司的服務,對包括我本人在內都進行腦袋層面的更新。”
  
  國內國外有巨大區別,這是客觀現實。國際化做的好的華為公司是花了數不清的真金白銀,購買人家的‘培訓’服務。
  
  你都沒去過國外,就想坐在中國賺人家的錢,這肯定是不行的。
  
  但調整往往是艱難的,處在調整當中的人更是痛苦的。
  
  黎文博第一次有些反對溫曉光的策略,付與萱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太令人高興地因子,林若生還行,他依然會負責國內事務,國外不會叫他管的。
  
  李一丹是支持態度,她從國外歸來,對于走向國際化,既不陌生也不害怕,甚至還有些興奮。
  
  企業的創業過程,創始團隊之間的分歧再所難免。
  
  微拓已經開始出現這樣的種子。
  
  溫曉光有心理準備,馬蕓開除過十八羅漢,馬畫藤的騰遜五虎將包含他在內只剩兩人,連同學關系的張志東也卸任歸田。
  
  憑什么他溫曉光就可以帶著最初的團隊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就帶出一個互聯網巨頭?
  
  這不是,這是他的現實。吵架、分歧、各持己見都在真實發生著。
  
  第一次的討論沒有得到溫曉光想要的結果。
  
  黎文博沉默著,沒有說出絕對支持的話,他需要重新思考再與溫曉光重新談話。
  
  付與萱則在會議解散后留了下來,她仿佛感覺到了什么。
  
  重生之激蕩年華
  
  重生之激蕩年華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