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激蕩年華 > 第468章 先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王星離開香港后跑到武漢去了,他在這里約見了第一個因溫曉光而走運的創業者,張旭豪。
  
      原時空里的兩人是什么關系外界不得而知,但在2011年,若不是溫曉光應當沒有什么機緣會促使他們的碰頭。
  
      張旭豪現在忙的很,他只有半個小時時間。其實他本不想見的,但他說溫曉光已經開出了條件,那就不一樣了。
  
      溫曉光愿意見這個人,能說明很多事情。
  
      至于王星關心的問題,雖然他盡量繞開,但張旭豪開始馬上就聽懂了,過來人。
  
      可涉及公司控制權,這種話題敏感,素昧平生的,張旭壕才不會講太多呢。
  
      王星也是失望而歸,人家三言兩語給他糊弄過去了,能見他可能還是看在溫曉光的面子上,至于要說點啥,更加不可能。
  
      一時間也無其他人可以咨詢,心里頭也不敢拖太久,萬一溫曉光反悔對他而言也是巨大的損失。
  
      帶著些紛紛擾擾的想法他又回到北金,再次約見溫曉光時被延后時間了。
  
      張旭豪都告訴他了,此人現在糾結,那估計也談不出什么,延后一些時間還可以幫他下決心。
  
      “延后到什么時候?”宋一秋問道。
  
      溫曉光想也不想,“告訴他,我有時間會去找他的。”
  
      宋大美女眉毛一抖,這話說出去不是叫人急的么。
  
      “去啊,就這么告訴他。”
  
      “好的。”宋一秋也沒替旁人心疼,“對了,溫總,3月初日內瓦車展時,去年咱們訂的蘭博基尼Aventador已經放出來了,再過不久就要運過來,您看……”
  
      溫曉光滿腦子的國際化忽然聽聞這個有些沒想到,仔細一想去年好像是訂購過這樣一輛車,雷文頓買不到,全球就21輛,所以就訂了這新車。
  
      時間過的好快,沒想到已經好了。
  
      “那就運過來吧,別運到北金,官兒多,官二代也多,扎眼,運到中海去吧,停在我湯臣一品下面的車庫里,那邊也有人會打理的。”
  
      “行,我這就去辦。”
  
      這筆錢從個人賬戶劃走,裸車大約730多萬,此外還有不少稅之類的,基本上開到手需要800萬。
  
      對于現在的他來說,也不算什么大錢。
  
      活這么兩輩子光看別人開過,他自己沒試過,有條件就買一輛,其實國內的限速本就開不快,就是感受感受那拉風的感覺。
  
      這事還提不上他的日程。
  
      不久后,黎文博、李一丹、林若生、付與萱都到辦公室來,劉以琦還在羨州沒有回來。
  
      溫曉光先隨意問著:“南邊有什么動靜嗎?”
  
      李一丹回答說:“好像是一直嘗試與餓了么建立聯系,但我已經再三表達過我們的態度,張旭豪也的確沒有回應。”
  
      嗯。
  
      所以說就要有影響力,說不上話的時候,人家都當你是個屁。
  
      “除此外,他們的勁頭不小,”黎文博說:“在qq端一直推送自家產品的廣告,集團旗下的充值業務挪過來支撐支付,我們拿不到具體數據,但用戶應該也是有一些的,尤其是非城市地區,那些聽說過的群體。”
  
      鵝廠要使力氣,用戶還是抓得到的。
  
      “沒什么關系,”溫曉光講:“關系鏈一旦穩固,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自己,只要我們不犯錯,他就沒辦法。IM軟件可以共生,但只是短暫的,我們數量領先并且不斷擴大,集群效應已經顯現,他可能吸引過去一定數量的用戶,但活躍用戶比例一定不高。”
  
      其實原時空中,微信用戶破億也花了鵝廠一年多時間,不是說有qq推廣就一下子捕捉到五六億用戶的,你說用我就用啊,聽你老板喊一聲,咱都得立即下載一個了?
  
      馬蕓形象比他正面多了,京東和拼多多還是搞的風生水起。
  
      用戶是用腳投票的,微信出來的早,現在一部分人已經習慣了,不樂意換,而且微信可以點外賣,用著方便。
  
      微信還讓搞表情包的人發了一筆,那些搞傳銷出身的人已經在打造‘如何通過微信致富’的課程了。
  
      其實還有一張牌。
  
      讓鵝廠頭皮發麻的牌,就是得燒些錢,也得張旭豪同意。
  
      溫曉光右眉上揚,說:“反正支付咱們已經做出來了,這個策略的條件是具備,他天天通過qq推,我們不能干坐著看。”
  
      黎文博和林若生對視一眼。
  
      “你又有什么好主意?”
  
      溫曉光神秘一笑吐出兩個字,“紅包。”
  
      但并非微信紅包,這個得到過年的時候用,還可以弄出什么集五福之類的,今年過年之前,馬畫藤還搞不定自己,那么基本上他就結束了。
  
      現在么,可以先教育用戶怎么用,通過外賣。
  
      “點一份外賣后,分享到微信群或者分享給好友,點擊后領取紅包,兩塊錢,三塊錢,五塊錢的都可以。”
  
      林若生撓了撓頭,“思路我聽懂了,他們暫時還沒有外賣這一模塊,咱們通過這里做工作鵝廠無法模仿,不過你說的點擊領取紅包是什么?”
  
      溫曉光打開微信,一點一點操作,“從這里進入是餓了么的界面,點了一份外賣后是不是就結束了?現在我們不,點擊一份外賣后跳出紅包分享的畫面,設置一個分享按鈕,分享到微信,讓朋友去搶。搶到了,再點外賣就可以扣除這部分錢。”
  
      黎文博聰明,立即明白了,“其實就是真金白銀去吸引用戶,關鍵在于分享到微信這一步,分享到其他地方不行,但這個錢是補貼到了餓了么用戶的頭上,是不是他們得掏錢?而且這像是外賣平臺之間的粗暴競爭手段,可餓了么現在沒有競爭對手,他們樂意么?”
  
      “有什么樂意不樂意的,對他們也是好事。”李一丹默默說了一句。
  
      “那可不一定,相互利益不統一,他們就不會同意,對于餓了么來說消化微信所帶來的流量已經是壓力很大了,如果再進行這種程度的超級營銷,他們受不了的。”
  
      黎文博考慮的更多是落地問題,想的再好,餓了么承受不住也是個問題。
  
      溫曉光的想法天馬行空,說到底還是需要他這樣的人來實現。
  
      看了溫曉光的表情,黎文博又道:“但這的確是個絕妙的想法,可以上工作日程,和張旭壕那邊接觸,而且這也要技術上的更新,不是明天就能做好。都需要時間的話,我們就把它安排在下半年,這事兒交給我,我來辦。”
  
      溫曉光點頭,“盡量加速,他們看餓了么無從下嘴,說不定就會另找別家,或者自己下場親自做了。”溫曉光聽了他的意見,另外說:“林總,把紅包這個事在技術上確立起來,錢上面出問題,咱們大家就一拍兩散了。”
  
      林若生汗了一句,“我知道,我們也一直在擴充安全團隊。”
  
      溫曉光預告:“今年一年我們進行廣告營銷,以及我本人的營銷,過年的時候會采用紅包策略,這個是個新詞,我前陣子剛想出來,在心里對它寄予厚望,文博,方案可以先做,記住要高度保密。我想通過這些手段,微信地位會越來越好而且趨向于穩定。先穩之后……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聊,微信海外版本的事兒。”
  
      國內大家一直都有信心,畢竟處于領先地位。
  
      海外的事,可能想過,但沒說過。
  
      因此眉宇之間都凝起了十分認真,出海,可不是個小決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激蕩年華》,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