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虎女追夫 > 冬紅 三

  堯群主目光輕抬,移向我這邊。
  “沈小姐呢?”
  我一頓,立即將口中的吃食咽下,接過小花遞來的帕子擦了擦嘴,輕描淡寫的瞥了她一眼后,垂眸似含羞帶怯的掛著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自是做不了主。”
  “你父兄寵你自是不用說了,你還有個那般疼你的老師,又怎么會舍得你嫁入一般人家?”
  我心下疑慮,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魏凌霜疼我這種話,還是他前未婚妻,怪異感層出,但她看似說的無心,又摸不準她的意思,只能隨意打個哈哈,一笑帶過。
  說罷我收回目光時,順帶朝芝越那邊看了一眼,發現她正在看我,眉眼雖是含笑,卻應付的,有股道不明的澀意,與我相視,眉頭微舒,也還是帶著意味不清的落寞。
  芝越與我同歲,也未許人家,但與我不同,她沒有喜歡的人兒,就算遇到英俊瀟灑的公子,她也僅是真誠的稱贊一聲,沒什么歪心思,可就算這么不挑不揀,無欲無求,她家里人還是把她的婚姻耽擱下了。想來是那句做不了主的婚姻之事的話,讓她傷了神,我心下登時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還有這堯群主,就算以前在相府,我也沒有過多的向她接觸,不知道她是個什么樣的,一張口便是令人莫名其妙的話,也不知道什么用意。
  而后的菜我吃的不順,貴女們喝的酒在我看來不過爾爾,她們不顧形象的七葷八素,我如同飲茶,待席散后,各位小姐向東道主表達感謝并告了別,便由自己的侍婢攙扶著回到自己的小院子。
  我環顧一周,找到亭口的芝越,忍不住微笑,大步朝她走過去。
  芝越亦看見我,朝我伸出手臂。
  我的手自然的同她的手挽在一起,兩人并肩,迎著月光而行。
  “我覺著這冬紅宴也沒什么,京都貴女為何總以受到群主之約為榮?皆是為了證明才名美名?”
  亭路漫長,四面燈籠高掛,指引一條明路,倒是顯得不那么清冷。眼下沒有那么多人,我十分放松,忍不住向芝越親昵的抱怨。
  “噱頭罷了,各自貴女的身份崩累了,聚在一起抱怨抱怨彼此都明了的痛苦。”
  “說閑話面前,大家都是朋友。”
  “你聲音這么大,也不怕別人聽見。”她捂著帕子輕笑一聲嗔我。
  “這兒哪有什么別人,不過你我,小花,赤玉罷了。”我拉著她停下,四處看了一圈,冬天的夜冷清的很,連蟲鳴都沒有,已然應驗四下無人。
  “好好,無人,無人……快走吧。”
  她無奈的拍了下我的手,拉著我繼續走。
  “冬紅筑不遠處有一處寺,聽說求姻緣特別靈驗。”
  “你要求嫁如意郎君?”我有些驚訝,想來莫不是真的因為那句話,讓芝越有了這般心思,同時但也開心,她從來沒有這般過,現如今不再無欲無求,才像個滿懷憧憬的姑娘家。
  “我求什么,”她嘆了口氣,“你不是喜歡季家公子嗎?明日我跟你去轉轉,陪你求求姻緣。”
  我登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季嵐舒還用求嗎?這已經是我的人了啊!
  見我不說話,芝越偏頭看我,目光稍稍疑惑。
  “我不要緊,得先讓菩薩保佑你覓得如意郎君。”
  “瞎說什么呢?你怎得不要緊?”
  在我們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中,不知不覺就到了岔口,我的院子在左,她的院子向右,兩人在此站定,相對而立,她看向我的面容平淡溫柔。
  我心下想起季嵐舒,不由得喜悅,這件事本來應該首先分享給芝越,但因種種耽擱了,倒是沈秋魏凌霜率先知曉,現在想同芝越說時,仍然還是帶了羞:“我同季公子已互訴心意。”
  “什么?”
  我見她不明白,便一口氣將那日我鼓起勇氣的事說了出來,越說臉越紅,心里越開心,控制不住表情的開始傻樂,小花仿佛被我感染,嘴角也忍不住掛上傻笑。
  芝越還沒什么反應,倒是跟了她多年的貼身丫鬟赤玉聽著聽著捂住了嘴巴,也是嘴角彎起:“恭喜沈小姐!”
  我心里猶如蜂蜜再加糖,甜到發慌,含糊又喜悅的“嗯”了一聲。
  “真的嗎?”
  她這句莫名其妙的確認讓我來不及細想,我想說千百萬句話,但感覺都是廢話,什么都說不出口,只會嗯,心里是想起季嵐舒的悸動和羞意,待稍稍冷靜些平復些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正色看她道:
  “千真萬確。”
  她的身形突然晃了一下。
  我趕緊伸手扶她,芝越垂了頭,在明明暗暗的燈光中我看不清她的神色,只覺得她的恍惚有些不對勁,與她相握的那只手被她漸漸抓緊,正當我準備開口詢問之際,她抬起臉,朝我露出微笑:
  “這是好事啊,算不算是夙愿已成?”
  “夙愿哈哈…你怎么了?”
  “酒喝多了,乏得厲害。”
  她說完還打了個哈欠,似乎是真的困了。
  如此,我松開了她的手,她朝我笑了笑,又像是要睡著般困倦的垂了頭。
  “那就趕緊先回去歇息吧,明日再見。”
  “好,明日再見。”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