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大國重器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期刊 上

第五百三十八章 期刊 上

    “總編!部里明明已經創辦了我們行業期刊中國物理,可為什么還會同意和工大聯合,創辦中華物理!你
  
      看看,中國物理、中華物理,兩本刊物幾乎一模一樣,就只有一個字的差別。
  
      這不就是李鬼和李逵嗎?
  
      不懂的外人,還不知道哪本才是真正的行業刊物,說不定稀里糊涂就買了冒牌的中華物理,轉過身還笑話我們在假冒!”想
  
      不通的,何止是李副部長一個人。那
  
      些被莫名其妙突然冒出來的中字頭期刊,惡心到了的同類型老牌期刊編輯、工作人員,更是怒不可遏,一個個跑到總編面前憤怒聲討。面
  
      對群情激憤,總編坐在椅子里老神在在。他
  
      當然知道這是為了什么。
  
      為了與工大聯合創辦新期刊的事情,部里特意將他叫了去,跟他做了長時間溝通和安撫,說明了部里這么做的用意,并讓他不要擔心。他
  
      還清楚地記得,部長所說的話:“
  
      老王啊,你是老同志了,主持中國物理幾十年了,大家都知道你勞苦功高,為我們國家的物理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所以部里才會找你來,想跟你通個氣,告訴你,我們之所以會和工大聯合創辦中華物理,并不是要砸你們飯碗,你一定不要多想。
  
      中華制造最近提交了大批科技成果,這事你知道吧?
  
      知道啊,那就好!
  
      他們提交的這批成果,對于填補國內在科技研究中的空缺和薄弱環節,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上
  
      面嚴厲命令,一定要完完整整地接收到手!
  
      誰要是破壞大局,誰就要負起破壞國家科技建設的責任來,無論是誰,都絕不姑息!
  
      你看看,在這種形勢下,對方提出與我們合作聯辦中華物理,誰能冒著破壞大局的風險,出聲拒絕?
  
      就是拖也不行啊。其
  
      他行業答應痛快,雙方立即簽訂了合作協議,共同注冊成立了期刊,隨便找了間辦公室、拉了幾名主編、編輯過來,三下五除二雜志社就成立起來了。我
  
      們拖,又能拖幾天?而
  
      且我們雖然要維護本部門的利益,可也不能不顧全大局啊。中
  
      華制造展現出了令人震驚的超強科研實力,這次一下子就拿出了數千件科技成果。為了這批資料,各個部委從全國召集了各國營大廠的總工、副總工、高級工程師,研究機構、高校的教授、高級研究員,一共上萬人齊聚蘇城,共同展開對這批資料的鑒定工作。而
  
      僅是經過第一批趕到的專家們,借用中華制造實驗室初步鑒定下來,就確認了這些資料全部真實可靠。其中達到國家特級科技創新的技術,至少有數十件一級科技發明創造數百件二級、sn科技成果上千!最
  
      次的,都達到了國家科技評獎的門檻之列!別
  
      看國內一年展開的科研項目多達數十萬,但能達到科技創新級別的,每年能有多少?
  
      十件也沒有!而
  
      他們一次就拿出來了數十件之多,每一個都對國內的科技發展,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不是促進了許多重大科技、工程、國防項目的突破性進展,就是對未來發展方向,給出了超出理論的成果。
  
      這是何等可怕的科研實力!
  
      這還只是他們交出來的,背地里還有沒沒有交出來,秘密研究的、更大的成果,誰也不知道。
  
      這次他們肯交出來,也是為了評那個什么95,為了達到評分標準,才將這批數量龐大、價值珍貴的技術,呈交上來評獎。
  
      這種機會可遇而不可求。
  
      我們總不能每次都給他們設個限,讓他們用技術來交換吧?還
  
      要不要臉了!就
  
      算拼著個人利益得失不要,厚著臉皮那么做了,一次兩次也就罷了。長此以往,你說我們究竟是在拉近與他們的關系呢,還是根本就想讓雙方關系徹底破裂啊?
  
      所以這次中華制造,呃,是工大,工大提議和各個部委商量,希望能聯合創辦幾本行業期刊,當即就與我們的目的一拍即合。
  
      于是經由政策辦、專家組、各部位聯合會商,就決定各家都辦一本:snb就跟工大聯合,創辦中華生物交通部就跟工大聯合創辦中華汽車、中華船舶而我們,則和他們聯合,創辦了這本中華物理。
  
      光是辦了還不行,還要人家心甘情愿把好東西拿出來。怎
  
      么辦,當然就是讓聯合創辦的刊物,成為行業頂級專業期刊!
  
      我們自己都不支持,還能奢望人家上心不成?經
  
      過嚴密的論證,我們才決定將這批新刊物的影響因子,定到與我們自己的中國物理同一等級。并且將選稿、審核的權力一分為二,我們和中華制造、呃,工大各占一半!但
  
      是你也不要有顧慮。你
  
      想啊,國內的稿件是由我們來選。那么好的稿子你們完全可以通知作者,說是給換到中國物理上嘛!反正兩者的影響因子是一樣的,放到哪本對他們又有什么區別?
  
      國內的專家人選,也是由我們來挑選,那么選誰不選誰,不還是我們說了算?要是中華制造、呃,工大挑選的稿子質量不行,你們也完全可以把它槍斃了嘛?
  
      是不是?”
  
      就是這番語重心長,情理并重的談話,讓總編熄了心頭之怒,接受了與中國物理僅一字之差的李鬼的存在。也能在面對全社上下一片憤慨的時候,還能神情泰然地坐在椅子里,看到大家表現出對雜志社的深厚感情和忠誠,心中頗感欣慰。
  
      一眾主編、編輯、工作人員吼了半天,發現總編始終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一名脾氣暴躁的編輯憤怒地一拳頭砸在他的辦公桌上,怒道:“總編,難道你眼看著那個冒牌貨鳩占鵲巢,就沒有一點點著急、憤怒嗎?”其
  
      他人也極為不滿地瞪著他,希望他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
  
      “著急?我也著急啊,可這是上面的任務,我有什么辦法!”總編一點也不生氣,表情無奈地說道。“
  
      可你是總編啊,難道你沒去部里據理力爭?”某個主編怒其不爭地吼道。
  
      “你要我怎么爭?說我不同意創立這本中華物理?你們搞清楚,這是部里的決定,并不是我們能左右的!那說我們不同意同時兼任中華物理的編輯部?行啊,那部里另組一套班子就好了,我們又能怎么辦?去把人家辦公室給砸了?幼
  
      稚!”總
  
      編忽然發火,一拍桌子,將所有的主編、編輯、工作人員都給嚇了一大跳,隨即想到這事的確怪不了總編,不由得一個個都低下頭來,神情黯然。
  
      幾個女同志甚至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都別哭了!”總編看到女同志流眼淚,心軟了,忍不住透了個底,“其實呢,讓我們同時兼任中華物理的編輯,這是好事”
  
      “你還說是好事?人家都快把我們的老窩都給抄了!我看你就是尸位素餐,堂堂總編,一點用也沒有!”那名脾氣暴躁的編輯對編輯社關心過切,指著他鼻子破口大罵道。
  
      總編唾面自干,毫不生氣。
  
      “我說是好事,你說不是,那我就說出來,大家聽聽究竟是誰對。”他笑了笑,不跟對方一般見識,“我們兼了這個編輯部,那么國內的投稿,怎么選嘛,呵呵”
  
      在場的都是頭腦靈活的文化人,不需要他把話說透,頓時眼前一亮。眾
  
      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原本惶惶不安的心情,奇妙地平靜了下來,相互間忽然露出詭異地笑容,嘿嘿一笑。“
  
      我們可以把好的稿子篩下來”還是那個性情急躁的編輯,脫口而出。
  
      “咳咳!我可沒這么說啊,不管怎么說,我既是中國物理的總編,也同時還是中華物理的總編。這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怎么可能厚此薄彼!”總
  
      編假意咳嗽了一下,義正言辭地批評道。“
  
      就是就是,總編一心為公,怎么可能為了本部門的利益,打擊兄弟單位!”“
  
      什么兄弟單位,是我們自己單位!”
  
      “對對對,我們也跟總編一樣,既是中國物理的編輯部,也是中華物理的編輯部工作人員嘛!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么自然是秉公辦事!”
  
      “說得對!既然都是一家人,那么我們當然應該將符合發行初衷的稿子,集中放到合適的刊物上,為我國的物理事業發展作出應有貢獻!”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表面看似大義凜然,很快就商定了以后的應對辦法。
  
      “好了好了,都知道了,那還待在我辦公室干什么?還不趕快出去工作!”總編一拍桌子,不讓這些家伙在人多嘴雜的時候胡說道,萬一傳出去,影響不好。有
  
      了主心骨,眾位編輯心也定了,嘻嘻哈哈,你推我攘就往外走。“
  
      那個,老何等一下!”“
  
      還有啥事?”那名性情急躁、出言頂撞總編的編輯愣了一下,停下腳步。
  
      其他主編、編輯們相互一對視線,然后呼啦一下從他身邊溜過,飛快地跑了出去。
  
      房門還沒關嚴,就聽到總編詢問了一個稿子的事情,似乎是作者一稿多投,不但投了中國物理,還投給了另外一家由兄弟部門主辦的物理期刊。老
  
      何在選稿時沒有發現,現在被總編找去問話。
  
      眾人各歸其位,然后果不其然,很快就聽到總編辦公室內傳來劈頭蓋臉的罵聲。縱然辦公室的門隔音效果很好,還是能聽得清清楚楚。叱
  
      罵持續了將近一刻鐘,何編輯才垂頭喪氣從總編辦公室走出來。“
  
      怎么樣?”
  
      一名平時跟他交好的編輯,用口型向他詢問道。
  
      “沒有認真審稿,工作責任心不強,讓雜志社成了同行間的笑話,扣當月獎金!總編說,若有再犯,就把我撤離編輯崗位,去干校對!”何編輯痛苦地閉眼道。其
  
      他人同情地看著他,都不敢跟他說話。就
  
      算是那名和他交好的同事,也只是拍拍他手臂,低聲說了句:“找個機會,去給總編道個歉。最好是晚上去,順便帶點禮物。”就
  
      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我是犯了錯,可也扣了獎金啊,還道什么歉?還要讓我帶禮物!不去!”老何犯了倔,也不理同事,昂頭回了自己座位,氣鼓鼓一屁股坐了下來。其
  
      他人聽他重重坐到椅子上的聲音,都是搖了搖頭,然后迅速低下頭,埋頭工作。過
  
      了一會兒,辦公室門開,總編一臉笑呵呵地走了出來,見大家都在緊張工作,很是滿意。“
  
      老何!”他向何編輯招了招手。
  
      其他人趕緊低下頭,手里在看稿子的,捏緊了筆桿,全神貫注,比自己寫論文還要認真投入,渾然物外。而在打字的,也手中速度陡然加快,鍵盤聲噼里啪啦如同疾風驟雨,響了很久都沒停,也不知道給作者的回復,為什么需要寫那么多內容,大概是愛之深、恨之切吧老
  
      何還啥都不知道,抬起頭,茫然地望向總編:“總編,您叫我?”“
  
      對!老何啊,你也知道的,我們現在兼了中華物理的選稿工作。我看其他同事都很忙,你是我們編輯部的老同志了,我想來想去,你來做這個工作,是最適合的。”總編全然沒有剛才在辦公室劈頭蓋臉痛罵的怒容,一臉慈祥笑容,看上去對何編輯非常看重。其
  
      他人身子一抖,看稿的更加認真,幾乎就差把人鉆到稿子里了。打字的也手速更快,打字聲幾乎連成了一條線,每一擊都鏗鏘有力。“
  
      總編,可我也很忙啊”何編輯可不想去干幫競爭對手選稿的工作,難得叫苦道。
  
      “沒有辦法,大家手里的工作都重,你說你不干,我叫誰去干?老何啊,你也是老同志了,就需要發揚老同志的風格嘛,你說是不是?總不能光是見到好處就上、看到苦活累活就推給同志們嘛!”總編臉上帶笑,卻眼神凌厲地盯著老何,讓他無法推卻。
  
      老何沒辦法,只能應承下來,但還是提了個條件:“那好吧,我暫時先兼著這邊的工作。不過總編,先說好了,我只是暫時兼著,等以后有了合適的人選,還是要把我換回來!”老何委屈道。
  
      “當然當然,你是老同志了嘛!你這樣的干才,放到中華物理我也舍不得啊,可這不是沒辦法嗎?你放心,等來了新人,我立馬把你調回來!”總編語重心長地拍拍他肩膀,說道。
  
      辦公室內,所有人都是一股寒意涌上心頭。等
  
      到總編笑瞇瞇轉了一圈,回到辦公室,其他人呼啦一下就全都跳了起來。“
  
      老何,你死定了!”
  
      “不是死定了,是已經死了!看著吧,總編馬上就會把你的手續調到中華物理,你就等于從我們社里除名了!”
  
      “老何啊老何,我讓你去給總編道歉。早聽我的話,你至于會有這下場嗎?”“
  
      我靠,你剛才可不是這么說的,你是讓他晚上去的。”“
  
      我哪知道總編心眼這么報仇都不帶過夜的,直接就把老何打發到了中華物理!”
  
      “我就知道,既然我們掛了中華物理的牌子,多多少少總要有幾個正式編輯裝點門面。剛才我就瑟瑟發抖,生怕點到我的頭上,幸好哦,不是,是不巧老何撞到了總編的槍口上,然后呯!他就代我們犧牲了!”
  
      “是啊是啊,剛才我好怕啊,打字的手都在抖,就怕點到我頭上”
  
      “唉,老何也是,太耿直了!”
  
      一眾編輯們嘰嘰咋咋,又是同情,又是慶幸,又是安慰,鬧成了一團。
  
      只有老何,還兩眼發直坐在椅子里,不敢相信自己只是一轉眼,就很可能已經被總編,從自己熱愛的編輯部除名了,扔到了那個冒牌的中華物理編輯部。
  
      “憑什么!不行,老子不干了,媽的,敢騙我!”辦公室里,陡然響起他暴怒的吼聲。“
  
      老何老何,你冷靜,冷靜一點!”
  
      “是啊是啊,你可是自己親口答應的,你不干誰干?就算你去找總編,他就給你換工作?”“
  
      老何,你閨女還在上初中,你總不能這時候下崗吧”
  
      一群人見他發怒,立即圍了上去,苦苦相勸。
  
      2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