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秘密的森林 > 今天要請個假,另附后續補更計劃

今天要請個假,另附后續補更計劃

這一天晚上林深時和林允兒自然都沒睡好。
  
  大致的情況就是其中的一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控制不住發了條消息過去,然后另一個也睡不著的人就立馬翻身坐起來回復。
  
  如此循環,直到凌晨時分,不斷告誡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的林允兒向林深時提出了終止聊天的要求。
  
  林深時也欣然應許,只不過兩人kakao上用文字消息互道晚安后,林允兒又忍不住打了通睡前電話給林深時。
  
  磨蹭了十來分鐘,兩人才重新睡下。
  
  比較要命的是,這股興奮勁兒連林深時都無可避免,等到他睡了幾個小時后就從床上睜開眼睛起,他就發覺自身的精神狀態似乎還非常亢奮。
  
  無奈之下就提前出門晨跑,大概等到天色完全亮起后,他才氣喘吁吁地回到家里。
  
  順帶一提,在出門前去衛生間的時候,他特意留意了下書房的方向。
  
  這一次,他就沒再和裴珠泫湊巧撞到一起。
  
  “所以飲溪這幾天不在,你家里就只有你一個人嗎?”
  
  清晨,站在鏡前整理衣裝的林深時聽到耳機里林允兒的詢問,就很老實地回答說“嗯。她差不多要等到七月初才會回來。”
  
  “這么說……晚上的話,艾琳不就和你同處一室了嗎?”果然在談了戀愛之后,林允兒抓住重點的角度渾然不同了。
  
  林深時的穿衣動作微頓,哭笑不得地對著藍牙耳機說“你這‘一室’的范圍未免也太大了。珠泫她晚上又不是出現在我的房間里。”
  
  “珠泫?”林允兒很平靜地又問了句。
  
  林深時愈發失笑,卻也沒繼續慣著她,說“如果你以后能對所有親近的異性都不稱呼名字或者歐巴的話,我也向你保證,我以后和別的女生說話絕對都用敬稱。”
  
  “呀,為什么聽你這么一說,感覺我自己很小氣的樣子?”
  
  “難道你實際的樣子不是很小氣嗎?”
  
  電話那頭的林允兒又氣又笑地抿起嘴唇,她拿著手機說“總之,你給我注意一點。當然,如果艾琳那邊出了什么問題,你也不要太顧慮。”
  
  “只是在房子里面活動,應該不會出現意外。”
  
  “這可不好說。事情不是和‘三神奶奶’有關嗎?”
  
  現如今,林允兒提起“三神奶奶”的名字,不知何時起就充滿了敬畏。
  
  林深時啞然失笑,順從地應道“是、是,我知道了。”
  
  林允兒這才心滿意足,完了看看時間,很不舍地說“我差不多該和阿爸他們一起出去逛街了。”
  
  “嗯,去吧。”林深時微笑地回答。
  
  “今天之后,我是不是就不能再像這樣打電話給你了?”
  
  “馬鹿小姐。”
  
  “怎么了?”
  
  “我們就酷一點吧。嗯?明明堅決的人是你,你這樣搞得我也很糾結了。別把別人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心情又撩動起來,好吧?”
  
  聽完男人的話后,林允兒隔著電話沖他輕哼了一聲,下巴揚得老高,片刻后又可憐巴巴地說“可是怎么辦?我好像沒辦法酷一點……要不然你先掛斷電話吧?”
  
  “我也做不到。”林深時面不改色地說。
  
  “那該怎么辦才好?”
  
  “不然我們就這樣通話,等到手機都沒電怎么樣?”
  
  電話的兩頭都靜了一會兒,之后女人“噗哧”一聲笑出來,男人也是低頭而笑。
  
  “呀,林樹先生,你說實話,你以前真沒談過戀愛嗎?”
  
  “沒有。”
  
  “那現在怎么會這樣?”
  
  “我怎么樣了?”
  
  “你現在比我還熟練啊!”
  
  林深時沒好氣地反問她“你談過戀愛很值得自豪嗎?”
  
  林允兒一下子就閉起了嘴。
  
  很奇怪,明明不是需要感到抱歉的事,但在現在的戀人面前提起以前的戀情,很多人都會覺得心虛和弱氣。
  
  即便是被萬眾追捧的藝人,林允兒也無法免俗。
  
  她開始很乖巧地拿著手機說“生氣了嗎?”
  
  “沒有。”林深時的語氣里聽不出多少的情緒起伏。
  
  林允兒一時拿捏不準,聽到爸爸和姐姐在外面叫自己,她就有些著急地說“不許生氣!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
  
  “都跟你說了沒有。”林深時的話里總算出現了點笑意。
  
  林允兒稍稍放下心來,瞅了眼外頭說“那你剛剛干嘛不吭聲?”
  
  “沒什么,只是突然有點遺憾。”
  
  “遺憾什么?我們沒有早點相遇?”
  
  “不是,遺憾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晚上,我沒能給你一個安慰的擁抱。”
  
  林允兒愣了愣。
  
  “我很難對別人的感情產生共情,尤其是像戀愛這樣的情況。所以那天晚上,現在想想,我大概也是想當然地對你說出了那些勸解的話。慶幸的是產生了好的效果,遺憾的是……我沒能做得更好。”
  
  話說到這里,電話那頭的男人就低笑了一聲。
  
  “不過我只是遺憾而已,不是后悔。我那時候的行為在當時的情境下是比較恰當的做法,因為有了這份恰當,我們之間才能走到今天。所以只是遺憾而已。我為自己沒能擁有你的過去而遺憾,但也為了和你的現在感到高興。”
  
  電話里安靜了幾秒,林允兒口吻古怪又甜蜜的聲音才傳進他耳中。
  
  “你就非要在大清早說這些讓我起雞皮疙瘩的話嗎?”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林深時笑了笑,“就是話到嘴邊,自然而然說出來了而已。”
  
  “你跟我說實話,你真的沒談過戀愛嗎?”
  
  “再問我就真該生氣了。”
  
  “是。”林允兒在那頭立馬很恭敬地應了一聲,“那么,祝你擁有高興的一天,我們男親。”
  
  林深時站在家里眨眨眼,然后就較為支吾地應“嗯……嗯,我知道了。”
  
  “呀,為什么不說?”
  
  “不說什么?”
  
  “你再裝傻!”
  
  “哎,不是要出門了嗎?我先掛了,等會兒再聯系。”
  
  不等林允兒在那頭繼續抗議,林深時就掛斷了電話,抬手按在心口上,苦笑地自語“這種難為情又忍不住去做的心情還真是……”
  
  他很快嘴角含笑地搖搖頭,做了幾下深呼吸,繼續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沒等多久,電話那頭就接通了。
  
  “讓我猜猜看,你專門打電話給我,應該不是專門想確定一下,東西送到了沒有吧?”
  
  正坐在辦公室里擺弄秘書剛才送上來那個禮盒的曺詩京一邊對著手機這么說,一邊眉眼間就浮現出了濃濃的疑惑來。
  
  “你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盤?”
  
  林深時頓了頓就問“禮物已經送到了?”
  
  “禮物?”曺詩京面露詫異,“什么禮物?你送我的禮物?”
  
  “當然不是。是飲溪送給老頭子的父親節禮物。”
  
  聽到林深時的話后,曺詩京就陷入了沉默中。
  
  林深時也知道她為什么會這樣,耐心地等待起來。
  
  過了幾分鐘,坐在辦公桌后的曺詩京才把復雜的眼神從面前那個禮盒上收回來,正色問電話那頭的林深時說“說吧,找我到底干嘛?”
  
  她的口吻不大好,可能是認為林深時是為了公司的事才找她。
  
  “你不會還想繼續請假吧?我跟你明白地說了,頂多就容你到七月份而已。小孩子也不像你這么任性!”
  
  林深時無奈又好笑地說“放心吧。問題解決了,我自然就會回到我應該在的位子上。”
  
  “那你到底想干嘛?你和我之間有什么話沒說完嗎?不是說不再來往嗎?”曺詩京這才顯露出了內心的怨氣。
  
  “所以我現在只是拜托你而已,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問題也沒關系。”
  
  “什么問題?”
  
  “你偶媽的行程表。最好是剔除掉那些公開場合的行程,告訴我她最近的私人行程就行。”
  
  “你沒事問這個干嘛?”曺詩京剛流露出疑惑,旋即就意識到了什么,蹙眉問,“你盯上我偶媽了?”
  
  “沒必要用那么具備危險性的詞匯。”
  
  “問題是你現在的行為在我看來就很危險!”
  
  曺詩京斬釘截鐵地拒絕說“雖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不可能告訴你這些事。”
  
  “你以為除了你之外,我找不到其他渠道拿到這些消息嗎?”林深時淡淡地噎了她一句。
  
  曺詩京蹙眉抿起了嘴。
  
  “我之所以打電話給你,也算是提前知會一聲。而且不管是我還是你,應該都不想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吧?所以你就安靜一點,把我要的東西給我就行了。”
  
  曺詩京被氣得胸脯一陣起伏,她嘴硬地說“反正你不可能從我這里拿到消息!”
  
  “耍小孩子脾氣嗎?”
  
  “閉嘴!”
  
  “確實是耍小孩子脾氣沒錯。”
  
  “呀!”
  
  曺詩京還想說什么,結果卻聽到電話里傳出了掛斷的忙音,整個人當即怔住。
  
  片刻后,她沒由來地重新蹙起眉頭,又看了看手機,嘴里嘀咕“莫非……故意的嗎?”
  
  ……
  
  在林深時家里,似笑非笑地收起手機后,林深時就轉身下樓,離開家后在路邊徑直招了輛出租車
  
  秘密的森林
  
  秘密的森林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