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龍抬頭 > 1719 南王,現身
其實我們這次出來是非常冒險的,在這種大半個東洋都被戰斧控制的情況下,我們不該輕舉妄動。但是,我們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真的很想親自過來接應。
  
  我們躲得還是比較遠的,距離那個洞口至少幾十米的距離,即便有戰斧的人來了,我們也能及時逃脫。
  
  我們趴在一處山坡上,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洞口。
  
  仔細想想,小三子還是很厲害的,已經連續救出這么多人,還沒有被戰斧發現,天知道他是怎么辦到的,確實得到了盜圣和盜神的真傳啊。
  
  月亮慢慢升起來了,已經到了深夜,人也該出來了。
  
  我們一動不動,目不轉睛地盯著洞口。這時候的季節已經很冷,完全進入深冬,雖然無風,也是深入骨髓的冷。不過我們感覺不到冷,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個洞口處。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不知過了多久,洞口那邊終于有了動靜,一個人影漸漸爬了出來,接著慢慢站了起來,隨著身形越來越高大,在皎潔的月光下,在萬籟俱寂的平原上,像個高不可攀的巨人。
  
  我的一顆心幾乎要從喉嚨里蹦出來。
  
  是南王啊,真的是南王啊!
  
  我太激動了,終于見到了南王,恨不得立刻跳出去擁抱他。在我身邊的趙虎、程依依、韓曉彤和紅花娘娘也是一樣,想要立刻出去迎接南王,但是我們都忍住了,想著等南王過來吧,這個時候還是別引起太大的動靜了。
  
  南王出來以后,先是往手上一個個戴了指虎,顯然十分謹慎,接著左右看了一下,辨別了下方向之后,便疾步朝我們這邊奔來,這里也是回長樂村的方向,小三子顯然給了他一樣的指示。
  
  眼看著南王越來越近,我們幾個也準備站起來迎接他了,然而就在這時,旁邊的幾棵樹后突然竄出幾個人影,搶先我們一步擋住了南王的去路!
  
  南王立刻就站住了,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幾個人。
  
  我們幾個也傻眼了,不知從哪蹦出來幾個程咬金,定睛看去,竟然是春少爺、老乞丐、酒中仙和河西王!
  
  我去,他們幾個怎么來了,也是來接南王?
  
  不可能啊,他們哪有那么好心。
  
  尤其春少爺手里還持著劍,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讓我內心更不安了。
  
  我正想跳出去質問春少爺想干什么,但紅花娘娘拉了拉我的胳膊,示意我別聲張。我明白了紅花娘娘的意思,她想看看春少爺想干什么,反正我們都在這里,不會讓南王有事的。
  
  那就看一看吧。
  
  于是我們幾個都沒有動,仍舊趴在山坡下面往外望著。
  
  春少爺和南王等人距離我們很近,也就二三十米的樣子,所以他們之間說些什么,我們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看到春少爺等人,南王當然是很詫異的,立刻問道:“你們怎么來了?”
  
  春少爺一臉詭笑,陰沉沉道:“當然是來接你!”
  
  南王說道:“好啊,還算你有良心,那咱們一起走吧,是回什么長樂村吧?”
  
  南王說著,便擺擺手,讓春少爺等人和他一起走,好像還真挺和諧似的。
  
  春少爺卻“唰”的一聲撩起劍來,徑直攔住南王去路,兇巴巴道:“誰要跟你一起走了,我來要你的命!”
  
  春少爺果然不懷好意!
  
  看著這幕,我也怒火中燒,每到這種關鍵時刻,春少爺總是出來惹麻煩,上次在鳳凰山就是這樣,大家都在努力狙擊薩姆,就他腦子有病突然襲擊南王,搞得我們最后一敗涂地、傷重出山;這次也是一樣,圍攻喬戈爾在即,他又要玩這一套了,不搞內訌不能活是么?
  
  要不是他每次也被打成重傷,我都懷疑他和戰斧是一伙的了。
  
  得知春少爺的意圖,我哪里還坐得住,立刻就想撲出去,但紅花娘娘又攔住我,讓我再等一等。
  
  南王也怒極了,一張臉變得陰沉起來,盯著春少爺說:“你有毛病是嗎,一而再再而三地針對我,以前沖著杜鵑,你和我作對也就算了,現在杜鵑也沒跟我好啊,你還和我過不去干什么?有這功夫,聯手對付喬戈爾多好!”
  
  南王說得多有道理,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在點子上。
  
  可惜春少爺聽不進去。
  
  春少爺冷哼一聲,說道:“杜鵑是沒和你好,但我能看出來,她心里還有你!她現在只是生你的氣,才沒和你在一起,有朝一日等氣消了,你們兩個就會復合!為了不讓那天到來,我必須要殺掉你。還有,別扯什么喬戈爾,誰說和你聯手才能干掉他了,有我春少爺一個人就夠了!”
  
  南王沒好氣地說道:“春少爺啊春少爺,喬戈爾可是S級改造人,現在又恢復了年富力壯的身體,你到底哪來的底氣覺得自己一個人就夠了,一段時間不見你的腦子進水了嗎?”
  
  春少爺則驕傲地說:“你知道‘東洋劍圣’上原飛鳥嗎?”
  
  南王愣了一下,說知道啊,怎么了?
  
  “就前幾天,他敗在了我的手上!”
  
  聽到這一句話,南王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春少爺繼續冷笑著道:“上原飛鳥都不是我的對手,難道我還沒資格去挑戰喬戈爾嗎?再加上我這干兄弟,以及杜鵑、張龍等人,干掉喬戈爾綽綽有余了吧?你說,我還要你干什么呢,把你殺掉也沒問題!等干掉你,再干掉喬戈爾,功勞就是我一個人的,到時候我風風光光地回國,再把杜鵑給追到手,人生就完美了!”
  
  我真是謝謝春少爺,還把我加進了干掉喬戈爾的計劃中,這還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啊,難得看上我的實力一回。
  
  但他未免也想得太美了,功勞要搶、美人要占,好事咋就都落他一個人身上了?
  
  聽了春少爺的話后,南王卻陷入了沉思之中,似乎在思考這個計劃的可行性,最后還是搖了搖頭:“不行啊春少爺,咱們現在都知道,S級改造人相當于天玄境九重境界,和咱們師父是一個級別的。就算你能擊敗上原飛鳥,最多也就天玄境七重境界吧?和喬戈爾是能斗一陣子了,可其他人還是不太行,甭管河西王還是老叫花子,亦或是老酒鬼、杜鵑等人,在喬戈爾手上都撐不過一招,根本幫不上你多大的忙,最終結果還是慘敗收場的概率比較大……”
  
  “放屁!”春少爺怒火中燒地說:“你以為你是誰,又憑什么覺得我的分析就不如你?我說可以就是可以,你少給我來這一套!”
  
  南王還是搖頭:“春少爺,你一直都是師父最寵愛的弟子,從小就天賦異稟、資質出眾,你能突破天玄境第七重,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甚至還覺得你突破的晚了!但你從小驕傲自負、自大自傲,總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厲害的,這很容易蒙蔽你的雙眼,看不清現在的局勢……你就相信我一次,咱們兩個聯手干掉喬戈爾,拿到最新的基因改造液,接下來你想怎么斗都行,甭管在東洋斗,還是回國慢慢玩,我都陪你……”
  
  “少廢話,我現在就要你的命!”春少爺咬牙切齒地說:“南王,出拳吧!這次咱倆來一場正兒八經的較量!”
  
  南王嘆了口氣,還是搖頭:“春少爺,我不會和你打的,現在干掉喬戈爾才是正事,只有咱倆聯手才能將他擊敗,咱們兩個現在誰都不能受傷……春少爺,別再做自相殘殺的事了,之前你把咱們的計劃透露給喬戈爾,搞得我們隱殺組和龍虎商會全部鋃鐺入獄,我也不跟你計較了……只要你能回頭是岸、改過自新,和我一起對付喬戈爾……”
  
  “嘰嘰歪歪的,心煩死了!”
  
  春少爺一聲咆哮,持劍朝著南王刺了過去。
  
  都這樣了,南王當然不會再廢話了,立刻舉起手來接招,一拳又一拳地砸過去,甭管春少爺從哪個方向刺過來,都會被南王準確無誤地接住,“叮叮當當”的聲音不絕于耳。
  
  而我,也幾乎要氣炸了,原來之前南王他們襲擊喬戈爾的計劃,真是春少爺給泄露的。之前我一直是懷疑,現在終于能確定了,春少爺這個王八蛋,專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要原模原樣報給魏老,魏老都得槍斃了他!
  
  更何況,春少爺現在還想殺南王,我更加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當場就要拔出飲血刀來沖上去了。
  
  但還不用我出手,紅花娘娘就已經先出手了。
  
  “颼颼颼颼颼……”
  
  一時之間,至少有上百朵紅花飛出去。
  
  以前南王和春少爺打架,紅花娘娘兩不相幫,為了制止他倆,往往一人一半紅花。但是現在,這上百朵紅花,盡數朝著春少爺而去了。
  
  春少爺當然察覺到了,當然驚得不輕,立刻撩起手中長劍,一一將那些紅花擊落了。
  
  趁著這個機會,南王完全可以襲擊春少爺的,但他并沒有這么做,而是迅速退到一邊去了。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