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零五章 許愿蠟燭!

第五百零五章 許愿蠟燭!

    老大額頭上沁出一顆顆汗珠。
  
      他一手連接著無窮源力之主的黑暗觸手,另一只手按在冰晶地面上。
  
      一層暗紅色的鮮血圍繞著他,不斷的游走,看上去就像有生命一樣。
  
      顧青山看在眼里,低聲問道:“這是在干什么。”
  
      老大道:“它在觀察我的潛力。”
  
      顧青山閉上嘴。
  
      冰晶深處,有著一個未知的存在,這個存在僅僅憑借一灘血就創造了無窮源力之主,甚至是后來的整個世界。
  
      它這樣做是為了對抗末日。
  
      這一點顧青山也知道.
  
      老大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某段奇遇,以至于他現在竟然能與這樣的存在溝通。
  
      那血液一會兒融入老大的身軀,一會兒又飛出來,圍繞他飛快轉圈,終于,在經過了許久的試探之后,血液沒入黑色觸手之中,消失不見。
  
      “成功了?”顧青山問。
  
      老大渾身顫抖不停,朝他微微點頭,說:“現在才是開始。”
  
      一根根深紅色的血線從地底深處探出來,接連插在他的身上。
  
      不等顧青山繼續問,他就飛快的下去:“我將開始侵入無窮源力之主的核心位置,逐漸實現對它的替代,這是一個異常兇險的過程,一定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
  
      顧青山、赤鵠、小夕都點了點頭。
  
      老大看了顧青山一眼,悄然傳音道:“我和無窮源力之主現在處于不設防的狀態,任何一個擁有神靈屬性的存在,現在都有機會吞噬我和無窮源力之主”
  
      “顧青山,你一定要守住我,最好不要讓任何人注意到我現在的狀態,否則一切都完了。”
  
      顧青山心中一沉,傳音道:“明白了。”
  
      老大點點頭,閉上眼。
  
      只有無窮源力之主才能撐住整個萬神殿。
  
      在這個前提下,就算顧青山和蕾妮朵爾聯合起來,有辦法殺死無窮源力之主,也不敢去嘗試。
  
      因為殺了對方,等于讓自己也陷入必死境地。
  
      老大能不能成功替代對方,將是眾人活下去的關鍵。
  
      想明白了這一點,顧青山立刻開始思考。
  
      如何才可以守住老大?
  
      那些在半空中戰斗的神靈,乃至蕾妮朵爾,都是神靈屬性的存在!
  
      最好不要讓他們看到老大現在的樣子。
  
      既然如此……
  
      顧青山伸出手,從懷里摸出一根蠟燭。
  
      戰神界面上閃現出一行行螢火小字:
  
      “因果律道具:許愿蠟燭。”
  
      “一次性用具。”
  
      “光輝屬性神器,具備許愿性因果力量。”
  
      “當你對著蠟燭許下心愿,你的心愿必將落空。”
  
      “使用方法:點燃,許愿,吹滅。”
  
      “注意:本蠟燭力量極其有限,你的心愿若想落空,還必須完成蠟燭要求你所做的事。”
  
      時間緊迫,顧青山看了一眼,確認使用方法后,就立刻點燃了蠟燭。
  
      蠟燭燃起一朵小小的光焰。
  
      戰神界面上飛速顯現出一行小字:
  
      “請開始許愿!”
  
      顧青山閉上眼,許愿道:“老大的狀況將被我、赤鵠、小夕之外的人察覺。”
  
      整只蠟燭立刻燃燒殆盡。
  
      耀眼的光焰在虛空中排列成一行字:
  
      “你必須吸引在場所有神靈的注意,本蠟燭才可以暗中發動因果律力,讓你的愿望落空。”
  
      光焰小字展示完畢,迅速消失不見。
  
      顧青山目光依然停留在半空,神情微怔。
  
      這其實也算是有道理。
  
      假如所有神靈都被另外一件事吸引了注意力,那么許愿蠟燭自然就更容易以因果律力暗中去影響他們。
  
      這樣才能確保他們不會察覺到老大的狀況。
  
      要怎么做呢?
  
      “唔”
  
      老大突然發出一聲低低的痛苦呻吟,身上血光閃動。
  
      顧青山神色一凜,趕忙抬頭望向天空。
  
      只見蕾妮朵爾依然率領著手下,與大片圍攻她的神靈交戰。
  
      現在戰斗正激烈,所以暫時沒有人注意到老大。
  
      突然,老大身上又閃現了一道血芒。
  
      這血芒卻有三米多高,雖然很快消失,但依然讓人心驚肉跳。
  
      老大這樣太引人注意了,遲早會被注意到。
  
      赤鵠忍不住道:“不如我放出死亡烈焰,遮擋住這里的情形。”
  
      “不行,那樣反而更引人注意。”顧青山立刻道。
  
      小夕伸手在虛空中快速抽牌。
  
      她一連抽了十二張牌,從中挑出一張,展示在顧青山面前。
  
      只見那是一張蒙著面紗的女子肖像。
  
      “善意的假面,可以指定一個過去的景象,展示在所有人面前。”小夕道。
  
      “這個可以!”顧青山道。
  
      小夕把卡牌拋出去。
  
      霎時間,四人被一層光影籠罩住。
  
      如果有人從外面看,就會發現他們四人站在原地,似乎正在交談。
  
      這正是蕾妮朵爾剛沖上天空之時,他們四人的交談景象。
  
      “這下好了,你這張卡可以持續多久?”顧青山問。
  
      “一分鐘。”小夕吐了吐舌頭,抱歉的說。
  
      “……”顧青山。
  
      一分鐘怎么夠!
  
      看來還是得按照蠟燭說的那樣,由自己親自出面,吸引那些神靈們的注意。
  
      ……自己該怎么做?
  
      顧青山身形沖天而起,化作渾身繚繞著烈焰的黑暗魔龍,朝著天空深處飛去。
  
      黑暗魔龍在天空中連續閃爍幾次,就飛到了比眾神戰斗更為高遠的天空之中。
  
      它朝著下方吼道:
  
      “安靜!安靜!都聽我說”
  
      兩幫神靈繼續交戰,沒人搭理它。
  
      只有一個表情呆滯的神靈嘲笑道:“我,傳說中的萌力之神,為什么要聽你說話?”
  
      他說完就不再搭理黑龍,朝蕾妮朵爾的一名手下撲去。
  
      黑龍默默的聽完,心中有些毛了。
  
      黑暗魔龍深深吸了口氣,張開大口,朝著下方的戰圈噴吐出無窮龍息。
  
      兩幫神靈一邊躲避龍息,一邊繼續交戰,依然沒有人搭理它,
  
      “搗什么亂!”蕾妮朵爾抽空瞪了他一眼,冷聲道:“實力這么弱,就像剛才那樣去一邊兒找兩個神靈玩兒去,戰場中間不是你來的地方。”
  
      說完她就朝著另外五名神靈撲了過去。
  
      “……”黑暗魔龍。
  
      這下它真的毛了。
  
      打開戰神界面,選中“戰神名號”選項,直接從里面挑出“最風騷的男人”,鎖定名號技“好有道理”!
  
      “好有道理:因為你無與倫比的風騷魅力,當你與人交談的時候,可以發動此神秘系能力,讓聽到你說話的人都覺得你說的對。”
  
      “注意:此名號技每天只能發動一次。”
  
      黑暗魔龍深深吸了口氣,沖著下面的所有神靈大吼道:
  
      “你們這群垃圾,整個萬神殿都要塌了還在內斗,為什么不先解決那些壓在萬神殿上的東西,再來打過也不遲!”
  
      所有神靈漸漸住手。
  
      “有道理。”一神靈盯著黑龍道。
  
      “恩,現在打來打去,贏了又如何?”另一神靈道。
  
      “我們這樣對戰,其實完全估計得出來,最終的結果是兩敗俱傷,何必再打?”又一個神靈道。
  
      蕾妮朵爾喃喃道:“也是,我就算贏了無窮源力之主,也不敢殺它,何不等外面的情況解決后,再來戰一場?”
  
      戰斗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過了大約幾分鐘的功夫,那些腦后插有黑色觸手的神靈忽然全部頓住。
  
      他們整齊的抬頭,望向天上的黑暗魔龍。
  
      “讓人驚訝的力量,竟然差點奪走了我對神靈的控制權,你是怎么做到的?”所有神靈一起開口道。
  
      現在說話的是無窮源力之主!
  
      黑暗魔龍立刻反應過來,不過現在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吸引所有人注意,自然不會怯場。
  
      “咳……這件事說來話長,其實這是一種特殊的名號能力。”黑暗魔龍道。
  
      “哦?什么是名號能力?”無窮源力之主借著神靈們的口問道。
  
      黑暗魔龍心中一跳。
  
      什么?
  
      現在還沒有名號技這一說?
  
      他去望蕾妮朵爾,只見蕾妮朵爾也露出感興趣的神色,正認真聆聽。
  
      無論是誰,只要是對力量有追求的強者,只要看見一種從未出現過的力量,無不是想要立刻弄明白這種力量的威力和來源。
  
      這一刻,無窮源力之主和蕾妮朵爾都被這種新的力量吸引了。
  
      黑暗魔龍心念飛閃。
  
      雖然“好有道理”被處于場外的無窮源力之主破掉,但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注意,這個時刻絕不能掉鏈子。
  
      老大還在地面,偷偷的鏟除無窮源力之主的后路。
  
      自己要為他爭取時間!
  
      黑暗魔龍再次深吸一口氣,說道:“所謂名號能力,其實說來話長”
  
      “我之所以知道這個能力,是跟我的個人經歷有關。”
  
      “在很久以前,我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當時撞見了一個打著燈籠的巡邏者……”
  
      “……那個伍長獰笑著對我說讓我去死,然后用刀來砍我……”
  
      “等一下,我們似乎在說名號能力的事。”無窮源力之主道。
  
      “馬上就說到了。”黑龍不耐煩的揮爪道。
  
      它繼續講下去:
  
      “后來我在路上,遇見了兩個人,一個叫公孫智,另一個叫寧月嬋……”
  
      “我去了百花宗求救,當時有一頭鵝站在石頭上,讓人作詩……”
  
      “然后我就開始修行,我呢有一個師兄,他不學無術,但做飯很好吃……”
  
      “在我們那地方,末日特別厲害,平時我們都喜歡多修行一下,但他卻喜歡去青樓……”
  
      “停!”蕾妮朵爾不耐煩的道,“你能不能說重點,究竟什么是名號能力?”
  
      黑暗魔龍瞪她一眼,道:“我馬上就說到了,你急個什么?”
  
      蕾妮朵爾只得按捺住性子。
  
      又說了好一會兒。
  
      “然后……”
  
      “參加歲試的時候,有一個人欺負我師妹……你們說可惡不可惡。”
  
      “我呢,自然是不饒他,你們猜我怎么做的?”
  
      “夠了!!!”
  
      無窮源力之主與蕾妮朵爾再也按捺不住,一同怒吼道。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