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奪鼎1617 > 第七百七十二章 他們讀過戰國策?

第七百七十二章 他們讀過戰國策?

整個長江出海口周圍的沖擊平原,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戰場。以上海縣為中心,青浦、金山、嘉定、奉賢,寶山,甚至更遠一些的太倉,到處都是槍炮聲,喊殺聲,到處都是硝煙,到處都是烈火,到處都是清軍和南粵軍的營壘。千百面旗幟不停的被旗手擎在手中,轉眼間又倒在炮火里。
  
  長江上,從上游的鎮江、南通州一帶順流而下的清軍船隊,密密麻麻,帆檣如云,遮蔽了幾乎整個江面。向著長江出海口江心的崇明島沖擊而來!這里,是南粵軍的水師營地,如果這里被清軍控制,可以說,南粵軍的退路和生路就被清軍切斷,成為了困守死地的甕中之鱉。
  
  不論是陸路上的,還是在長江里的清軍,任何一路人馬都是以百倍的瘋狂向前猛撲。原因嘛,也很簡單。四個字,“升官發財!”
  
  勒克德渾到了上海前線。
  
  不等安營完畢,第一件事,便是命人將許友信、薩蘇喀梅勒等人請來見面。
  
  當八名親兵將兩個人用門板抬來時,不由得勒克德渾手下的將領軍官們個個都是倒吸一口冷氣。他們不是沒見過死傷之人,也不是沒見過殺得尸山血海的場面。但是,自從清軍入關以來,特別是多鐸渡過黃河以來,總兵、梅勒這一個級別的將領,不要說受傷,便是親臨戰場的機會都是鳳毛麟角。大多數都是在營寨之中指揮,等著前方傳來勝利的好消息,然后,進城,劫掠,分贓,享受子女玉帛。
  
  可是,今天,在他們面前的許友信和薩蘇喀二人的慘狀,無聲的告訴他們,戰爭還在進行當中。這頭以人命為食物的兇獸,剛剛吃了些開胃的點心而已。
  
  門板上,許友信的一條胳膊被炮子擊中,手肘以下,盡數被軍醫截了下去。“不然血止不住不說,回頭傷口潰爛化膿,也一樣會要了許大人的命。”身上除了幾處的銃刺所傷之外,另有大片的燒傷,大腿上被火銃的彈丸擊中,用厚厚的棉布包裹著。
  
  在他旁邊的薩蘇喀梅勒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
  
  許友信的傷是涵蓋了幾乎現在這個時代戰場上能夠受的各個種類,他甚至還被受驚的騾馬踩斷了腳腕的骨頭。而薩蘇喀梅勒,則是在受傷的慘烈程度上取勝。
  
  如果不是有人告訴勒克德渾,他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堆在門板上血肉模糊的破爛就是曾經意氣風發威風八面的薩蘇喀!“薩大人是率隊沖鋒時,被南蠻的六磅炮霰彈擊中。幸好薩大人騎術高超,提起了馬韁繩,戰馬人立起來,為他擋住了不少炮子。不然,薩大人的情形只怕會更糟。”
  
  已經很糟了!還會更糟到什么地方去?!勒克德渾心中罵了一句。也不知道在罵誰。在他勒克德渾看來,薩蘇喀除了臉上的五官還能勉強辨認出原先的形狀之外,從脖子以下,幾乎都是被炮子打爛了的。
  
  “幸好是戰馬擋了一下,薩大人身上又是披著重甲。這才勉強保住了性命!不過,郎中說,只怕救得了傷,救不了命。薩大人這輩子,估計很難自己行走了。”這話說得很是婉轉。勒克德渾鼻孔里哼了一聲,命人掀開薩蘇喀身上的被子,被子下面,薩蘇喀的小腿、腳也是血肉模糊,雖然經過了郎中的處理,但是,以勒克德渾的眼光、經驗來看,只怕不止一發霰彈和薩蘇喀的兩只腳發生了接觸。他的腳基本上已經被打爛了。
  
  那一天,在虹橋鎮外,許友信、薩蘇喀率部與烏長青所部激戰。結果,被烏長青依托陣地固守,不斷的發起小突擊、小反攻的戰術打得痛苦不堪。最后,二人更是發起性子,率領手下殘余兵馬發起沖鋒。不料想雙雙被炮火打落馬下,被手下人冒死搶回。
  
  虹橋鎮外,尸橫累累,斷槍殘旗,破車死馬,比比皆是。如果不是清軍的后續部隊跟進的及時,不像他們在明軍時那樣敗不相救,只怕今天勒克德渾見到的,就是掛在虹橋鎮城頭上的尸首了。
  
  即便是如此,許友信的這一鎮兵馬幾千人馬,以及薩蘇喀手下的數百八旗滿洲兵,業已傷亡殆盡。如果按照前明軍的慣例,許友信足可以因為作戰太過于賣力氣,損失過大,導致手中沒有了實力而被朝廷斬首示眾。
  
  “本王問爾等,他二人的傷可還有得救?”勒克德渾森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回響。
  
  “回主子,奴才們將許將軍、薩大人搶回來后第一件事,便是命郎中不惜血本的救治,前后用了近百個救命包。這才算是緩解了他二人的傷勢。主子如果不信,您請看,往常這么重的傷,只怕早就傷口化了膿,人開始發高燒。可您看眼下二位大人的情形,除了傷口處微微有些發熱之外,并無別的癥狀,也就是因為失血過多,才導致時常昏迷的。”在許友信與薩蘇喀低微的呻吟聲中,郎中頭領壯著膽子向勒克德渾稟告二人的傷情。
  
  “好!本王便以大將軍的身份號令全軍!一、許友信、薩蘇喀二人作戰英勇果敢,皆有功勞!二人回松江府養傷,所部一并到松江府休整補充!所需兵員由全軍統籌補充!二、許友信傷愈后,即以江南提督身份,出鎮蘇松太地區!開府蘇州!并報請朝廷,給他封爵位!薩蘇喀那是八旗滿洲子弟,官位本王不敢擅自做主,這就上本給攝政王,升他為本旗固山額真!加一個前程!你們回去查查,他的本身世職是什么,牛錄章京還是甲喇章京,不管是什么,一律都給本王照著加兩級上本!”
  
  “許友信、薩蘇喀二人,各自發給五萬銀子作為養傷費用。二人所部休整補充期間,糧餉全數照發!二人所部陣亡受傷兵丁官佐,一律加倍撫恤!等許友信這廝傷痊愈之后,本王問問他,愿不愿意做本王的旗下人!本王準備收他做本王的奴才!若是他二人不幸傷重不治,那他二人的功勞,賞賜,本王便向攝政王爺請道恩旨,由他們的兒子承襲便是!”
  
  勒克德渾一連串的命令,打得在場的人們頭暈眼花。沒辦法,他這套組合拳看似沒什么章法,但是,拳拳都打在了要害上了!許友信一個打光了部下兵馬的降將,不但沒有因為作戰失利的罪名而被推出去斬首示眾,反而升了官,而且還是這江南最為富庶的蘇松太地區!而且還要被冊封爵位?!打光了的兵馬,大將軍也說了,建制仍然還在,補充齊全了新兵,便是他這個江南提督的本部。在他養傷期間,他可以合法的大吃特吃空額,反正兵馬錢糧照著原樣發給他!這一場死命、拼命仗打下來,官職、地盤、銀子、兵馬實力都有了,還擔心什么?!更讓人羨慕的眼珠子都要發紅的是,如果他僥幸不死,除了上面這些好處之外,他就是正兒八經的八旗旗下人了。而且還是勒克德渾的包衣奴才!這等好事,就是因為他打了一場狠仗而得來的!
  
  在場的新附軍將領們,在許友信這個活生生的榜樣面前,暗暗的下定了決心。再有作戰,不論是打哪里,都要全力以赴,出死力去打!
  
  “給本王傳令下去!一旦攻破上海縣,所有繳獲的財貨物資,一半由各營各部分配!算是本王給爾等的賞賜!”又是一道讓所有人瘋狂的命令。
  
  勒克德渾對許友信的處置手段,讓整個清軍士氣大振!對南粵軍各處要點的攻擊也變得愈加瘋狂起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當鎮守上海的李華梅、李華寶姐弟二人面對著清軍近乎于瘋狂的攻勢而不解,好不容易從俘虜口中得知了這種打了雞血的行為根源是來自勒克德渾給部下所有的將領們樹立了一個好榜樣之后,不由得姐弟二人長嘆一聲,“想不到,勒克德渾這種沒怎么讀過漢家典籍的遼賊頭目,居然也能玩得出千金買馬骨的手段來!”
  
  千金馬骨的典故,出自《戰國策??燕策一》講的是公元前314年,燕國發生了內亂,臨近的齊國乘機出兵,侵占了燕國的部分領土。
  
  燕昭王當了國君以后,他消除了內亂,決心招納天下有才能的人,振興燕國,奪回失去的土地。雖然燕昭王有這樣的號召,但并沒有多少人投奔他。于是,燕昭王就去向一個叫郭隗的人請教,怎樣才能得到賢良的人。
  
  郭隗給燕昭王講了一個故事說:從前有一位國君,愿意用千金買一匹千里馬。可是3年過去了,千里馬也沒有買到。這位國君手下有一位不出名的人,自告奮勇請求去買千里馬,國君同意了。這個人用了3個月的時間,打聽到某處人家有一匹良馬。可是,等他趕到這一家時,馬已經死了。于是,他就用500金買了馬的骨頭,回去獻給國君。國君看了用很貴的價錢買的馬骨頭,很不高興。買馬骨的人卻說,我這樣做,是為了讓天下人都知道,大王您是真心實意地想出高價錢買馬,并不是欺騙別人。果然,不到一年時間,就有人送來了3匹千里馬。
  
  郭隗講完上面的故事,又對燕昭王說:“大王要是真心想得人才,也要像買千里馬的國君那樣,讓天下人知道你是真心求賢。你可以先從我開始,人們看到像我這樣的人都能得到重用,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就會來投奔你。”燕昭王認為有理,就拜郭隗為師,還給他優厚的俸祿。并讓他修筑了“黃金臺”,作為招納天下賢士人才的地方。消息傳出去不久,就有一些有才干的名人賢士紛紛前來,表示愿意幫助燕昭王治理國家。經過20多年的努力,燕國終于強盛起來,終于打敗了齊國,奪回了被占領的土地。這才有了后面的樂毅連下齊國七十余城,只剩下即墨和莒縣兩個城池,田單用火牛計一舉擊敗燕國軍隊,成功復國的后續橋段。(也就是因為這點意義,校長當了島主之后,最愿意題詞的就是“勿忘在莒”等詞語,不光是這個,連他的年度軍隊大戲都是以莒光命名。還有什么漢光軍演,內中意味都是大同小異。但是你也不想想,你是怎么當得島主?)
  
  (燕昭王收拾殘破之燕而即位,乃卑身厚幣往見郭隗先生曰:“齊因吾國之亂而破燕,孤知燕小力少不足以報。愿得賢士與之共執國政,以雪先王之恥,孤之愿也。敢問以國報仇者奈何?”隗曰:“帝者與師處,王者與友處,霸者與臣處,亡國與奴役處。折節而事受其學者,則勝己百倍者至;先勞而后息,不恥下問求教不止,則勝己十倍者至;人勞己勞,則若己者至;憑幾據杖,頤指氣使,則廝役之人至;若暴虐粗野,隨意呵斥,則徒隸之人至矣。此古代招賢致士之法也。王誠博選國中之賢者而朝其門下,天下之士聞王朝其賢者,必趨于燕矣。”王曰:“寡人將朝誰而可矣?”隗曰:“臣聞古之君人有以千金求千里馬者,三年未得。有人愿為其君求之,至三月后方尋得一千里馬,然馬已死。其人乃以五百金購其首,歸以報君。君大怒曰:所求者生馬,安可以此死馬而費五百金乎?其人對曰:死馬尚且值五百金,況生馬乎?天下必以王能重金購馬,今馬當至矣。果然年余左右,千里馬相繼而至者三。今王誠欲招賢,請先從隗始。隗且見用,況賢于隗者乎?豈因千里之遠而不至乎?”昭王乃為隗筑建宮室而師事之。于是樂毅等賢者爭相至燕,燕國大治,遂以樂毅為將伐齊,齊兵大敗。)
  
  面對著鋪天蓋地而來,眼睛和頭腦早已被勒克德渾許下的高額賞格刺激的通紅的清軍,李華梅和李華寶也只能是督率手下的水陸各部,堅定而熱情的用火藥、炮子、彈丸和手榴彈來招呼他們。
  
  “阿姐,你說這韃子頭目勒克德渾,是不是也讀過戰國策呢?”在上海縣的天后宮行轅,指揮戰斗間隙,李華寶大為不解的發問。
  
  “唉!你不記得父王曾經說過,有三種人不可讀書,一是鉆進故紙堆里尋章摘句做個蠹蟲的人不可讀書。二是讀了書干壞事的人不可讀書,這種人,讀了書只是他作惡的手段和工具,就像是盜匪手中的刀槍一樣。第三是天分高的人不能讀書,因為天分高,讀了書,不但不能幫他的忙,反而容易壞了他的事。父王當年還將漢高祖劉邦和大明太祖朱元璋拿出來做例子。他們二人都是讀書少的人,因為讀書少,所以行事顧慮就少。做事反而容易成功。”
  
  “這個我自然記得!”
  
  “你們必須得記得,當日父王說了這話之后,你們幾兄弟都不好好讀書了。一個個都把父王的話搬出來做擋箭牌,氣得阿娘掉了好幾次眼淚。結果呢?父王一頓板子,你們又都得老老實實的回去上課。”
  
  說起了當年的糗事,姐弟倆不由得莞兒一笑。
  
  “阿姐,你的意思是說,這個韃子王爺勒克德渾也是屬于那種天賦高的、不用讀書的?”
  
  “這個,我不敢說。不過,佟家這個家族,能夠從山林之間數十年一舉而成為與我李家分庭抗禮,據半個天下以爭奪的人物,想來也是老天有所眷顧的。”
  
  因為李守漢帶著李家、帶著南中軍民,二十年間從河靜一隅之地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李家也好,整個南粵軍和南中各地百姓、福建、兩廣,以及呂宋、十州、扶桑,甚至是倭國等地百姓,無不相信這是上天眷顧,氣運使然。
  
  所以,李華梅也不能免俗,她的潛意識里,也認為以佟家家族為核心組成的對面清軍,也是老天氣數造就的。所以,里面有些精英人物,也是題中應有之義。
  
  “能夠用區區幾萬銀元來給兩個重傷將領做賞賜,再以一些短時間內無法兌現的承諾輔助,向全軍樹立了兩個好榜樣。又以攻下上海,所獲的財貨物資一半由各營各部分享來做賞格,刺激部下。這個勒克德渾,果然是有些手段!”
  
  有道是變戲法的瞞不過敲鑼的。姐弟二人都是帶兵多年,深諳此道的人物,稍稍點評一下,便知道其中精妙所在。
  
  “沒關系。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個勒克德渾也是幫了咱們的大忙!我一直都要將這上海縣和周邊各縣變成一個大號的塔山。也讓韃子們嘗嘗側面是水,正面是敵人的深溝高壘,炮火密集的味道!這個勒克德渾,他懸出的這個巨額賞格,無異于是勾魂使者手中的簿子,驅趕著這些該死的鬼往咱們的炮口上沖來!”
  
  面對著勒克德渾的猛烈攻勢,李華梅談笑自若。
  
  “阿姐!我也當真是服了你了!勒克德渾如此手段,你居然還認定他幫咱們完成了預先設定,可是,萬一魚大網小怎么辦?”
  
  “魚大網小?阿第,你忘了,咱們不光有漁網,咱們手中還有用來敲魚的棒子!任憑它再大的魚,都禁不住在漁網里挨上幾棒子!”
  
  李華寶知道,姐姐口中所說的敲魚棒子,便是她統領的水師。可以逆流而上,消滅清軍水師。然后,沿江以炮火側擊清軍。這也是之前制定好的方略。
  
  走出有些氣悶的指揮部,李華寶仰頭望望天空,試圖從一閃一閃的星星里找到那代表著自己家和佟家的星宿來。
  
  “不讀書,居然都能玩出這等手段來。你家的氣運當真不弱呢!”他口中喃喃自語。
  
  (韃子也沒讀過戰國策,人家都能玩得這么好。你們出過國留過洋,受過高等教育的領導人,怎么還不如文盲呢?不如也沒關系,最起碼別往反方向去做啊!別一邊把你的基本盤給拆了,然后拿著從這些你應該依靠的人嘴里身上省出來的錢去企圖收買那些跟你有著不共戴天仇恨的家伙啊!就算是給他們再多的錢和好處,人家要得可是被你帶著那些泥腿子從他們手里奪走的天堂啊!你能還給他們嗎?我們村里不識字的老太太都知道,傻子過年瞧街坊。別人怎么做你跟著照樣做就是了。怎么你還不如傻子啊?)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14场胜负彩过滤技巧